天天阅读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新闻 |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小说吧 鬼故事 原创 推荐 恐怖小说 微小说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天天阅读 -> 鬼故事 -> 民国盗墓往事 -> 正文阅读

[鬼故事]民国盗墓往事[第1页]

作者:儿东水寿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10] [放入我的收藏夹]
    
    第一章 鬼戏

    一九一九年夏初的某个夜晚,东北某地一处大村镇沈家堡的戏台上,几个浓墨重彩的戏子正在咿咿呀呀的唱着什么。    台下稀稀拉拉的坐着三四十来个人,当中坐着的是当地首富沈连城,沈老爷是前清时候的举人,也是本地一大姓沈家的当家人。    

    这几天沈老爷一直都别别扭扭。    五六天前县长亲自带了几个大鼻子的西洋人,说这几位都是张大帅请来勘探矿藏的英国工程师,让沈老爷给他们找个向导。    沈连城是正经经历过八国联军的老人,对这些英国人没什么好脸色。    不过碍着县长的面子,还是找了村子里挖草药为生的二柱子给几个洋鬼子带路。    说好了一天一块大洋两三天就能下山的,可现在已经过去五六天还不见人影。    这几天二柱子家里的天天来闹,沈老爷被那个老娘们儿折腾的脑袋都大了一圈。    

    今天晚上沈老爷本来已经睡下了,迷迷糊糊地被人拖来看戏的。    村子什么时候安排了戏班子,自己怎么不知道?而且台上台下看什么都不对,台上一个唱黑脸的那个是包公吧?为什么对着地上的一个瓦盆骂骂咧咧的?还有就是自己身边的这些人,一个一个的看着都眼熟,不过怎么都叫不出来名字。    这些人脸色好像擦多了粉一样的惨白,阴沉沉看自己的眼神不善,什么地方得罪他们了吗?

    沈老爷身边坐着的就是沈夫人了,不过这位沈夫人的脸色也不好看。    这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脸色煞白紧闭着两眼,黄豆大小的汗珠顺着鬓角不断的流淌下来。    沈连城看着奇怪,拽了拽自己老婆的衣角想问问她出了什么事情。    但是沈夫人好像没有感觉到一样,任凭沈老爷将她拽的左右摇晃。    这女人就是紧闭双眼一言不发。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间响起来了一个炸雷。    “轰!”的一声巨响之后,竟然将沈连城的七窍震得清爽了起来。    雷声过后得一瞬间,沈连城已经知道了问题出在哪里……

    戏台上面唱的是乌盆记,之前的两出戏是探阴山和钟馗嫁妹,三出戏可都是鬼戏……

    这时候,身边的这些人沈老爷也都认了出来。    坐在自己身边的是两年前得了肺痨死的远房三叔沈增寿,自己老婆旁边坐着的女人是自己的堂弟妹,她是被自己男人揍了之后,这口气出不来吞了烟土死的。    剩下的也都不是外人,都是这些年死掉的亲戚。    难怪刚才想不起来他们是谁,自己压根就没忘死人那里去想。    再看周围的这些看戏的人,脸上都挂着阴沉沉的笑容,看着沈连城一颗心差点跳出来。    

    认出来了这些死人之后,沈连城的脸色比他老婆也好不了多少。    不过沈老爷毕竟还是见过些市面的,当下他逃出来手帕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水,随后哆哆嗦嗦的站起来,陪着笑脸对着身边的三叔说道:“叔,我去上个茅楼,立马就回来……”

    “连城,你小子终于把三叔认出来了。    别着急走啊……”还没等沈老爷离座,坐在一旁的沈增寿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阴森森的冲着沈连城笑了一下,这个时候的沈三叔脸色惨白的就好像是一张白纸一样,两只眼睛血红。    盯着已经哆嗦成一个的侄子,没见沈增寿的嘴巴动,但是飘渺的声音已经出来了:“今天不给三叔和我们这些沈家老人们一个交代,你小子就跟着我们一起到下面去。    请阴司的老爷们来给断断,看你做的事情地不地道……”

    一句话没说完,周围坐着的沈家故人连同台上的戏子全都站了起来。    异口同声的对着沈连城尖声吼道:“不地道……”

    当下吓得沈夫人直接翻了白眼晕倒在地,而沈老爷双膝一软跪在了沈增寿的面前。    对着这些故人连连磕头,同时嘴里哆哆嗦嗦的说道:“请……各位叔叔大爷给句话,连城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惹得长辈们生气了。    连城一定改,一定改……”

    听到了自己侄子这句话,沈增寿这才笑了一下。    露出来嘴里几颗孤孤零零的牙齿,说道:“凭什么每年祭祖的时候,你们长房的贡品都是整羊整猪,烧的纸钱都用大车拉。    我们这些旁支老少爷们几个人才能分到条一拿(一巴掌)长的臭鱼,纸钱也就那么两三张?你们长房姓沈,我们就姓王姓赵吗!”

    这几句话才让沈连城知道了问题出在什么地方,自己是沈家的长房长孙,加上又是方圆百里数一数二的富户。    每年清明、鬼节祭祖的时候,旁支的沈家人都赶到他这里帮忙凑热闹,反而将自家的先人都晾在了一旁。    想不到这些故去的远房亲戚们挑眼了,不过就算要闹也是去闹自己的不孝子孙吧?找他来闹算是什么事……

    不过事到如今,闹到了沈老爷的头上他不认也不行了。    当下,沈连城一边磕头一边继续说道:“连城知道了,以后不论清明鬼节还是各位长辈的阴寿,都是长房牵头一起办了。    几位长辈还有什么训斥说出来就好,连城一定照办。    ”

    说到这里的时候,沈连城偷眼看了看身前的沈增寿。    见到他的脸色缓和了一点之后,继续说道:“要是再没什么事情,就让我们两口子回吧。    我家里的没见过市面,再把她吓个好歹……”

    “别急着走,你以为这些多叔叔大爷回来看你,就是为了那仨瓜俩枣的贡品吗?”说到这里,沈增寿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起来。    顿了一下之后,看着沈老爷继续说道:“今晚我们是来给你报信的,明天咱们沈家将会有一场塌天的大祸。    办的不好,不止是你们长房,就连旁支的沈家老少都会受连累,弄不好姓沈的就要绝了根。    连城啊,不是叔叔大爷们吓唬你,天亮之前,你就要带着堡子里的老老少少逃。    往沈阳那疙瘩跑,你们离沈阳越近就越安全,记得啊,一定快点逃……”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天空中又响起来一声炸雷。    这声雷响的声音巨大,整个地面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沈连城被吓的一闭眼,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    

    沈老爷第一眼见到的是黑乎乎的房顶,缓了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自己家中的床上。    这时候的沈连城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正在“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的时候。    突然听到睡在自己身边的老婆一声大叫,随后沈夫人一下子坐了起来,浑身冷汗的呼呼喘了几口粗气之后,瞪大了眼睛颤着声音沈老爷说道:“当家的……我做噩梦了,咱们俩陪着一群死鬼们看戏……可吓死我了……”
    新故事,因为写勉传,不能天天更新,希望大家谅解
    @xwmei 2017-03-16 12:02:00
    沙发非我莫属!!!!!!!!
    -----------------------------
    恭喜你
    第二章 噩梦的开始

    两口子坐在床上,将各自做的梦对了一遍。    两个人的噩梦一摸一样,沈连城说出梦里叔叔说的前半句话,他老婆就能把后半句话接上。    几句话说完,两口子的背后都嗖嗖的冒凉气。    说到打雷的时候,都不敢继续往下说了。    

    沈连城哆哆嗦嗦将屋里面能找到的蜡烛都点上了,满屋子都是光亮之后,两口子这才缓过来神。    坐在床上呆楞了半晌之后,沈连城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    当下披上了外衣,仗着胆子就要推门出去。    

    海还呆坐在床上的女人见状,急急忙忙的从床上跳了下来。    一把拉住了沈连城,说道:“当家的,这大半夜的你想要干什么去?刚刚做了那个梦,你还敢现在出去吗?”

    “要不是做的那个鬼梦,你以为我敢出去?”沈连城本来就是提着一口气才走到门口的,现在被自己的夫人这么一搅合,又想起来刚才梦到的死鬼们。    当下身子又开始哆嗦起来,使了半天的劲竟然连房门都推不开。    

    最后沈连城也是急了,当下将睡在外间屋等着侍候的丫鬟喊起来开门。    这时候才发现是慌乱当中门栓忘了拔下来,将外间屋的灯烛也都点亮之后,沈老爷的心里这才多少有了底。    当下让小丫鬟家中所有的人都叫起来,让管家沈德泉赶快跑过来,沈老爷有事要吩咐他去做。    

    当沈德泉睡眼惺忪的站在沈老爷的面前,听到了刚刚自家老爷梦到的场景之后,沈管家当下睡意全无。    他们父子两代人都是沈家的管家,从小和沈连城一起长大,知道自家这位老爷从来不开这样的玩笑,当下一股凉意顺着他的后脊梁一个劲的往上涌。    打了个激灵之后,沈德泉提心吊胆的对着自家老爷说道:“老爷,这梦里面有我没有?”

    听到沈老爷的鬼梦里面没有自己,管家这才长出了口气。    正当他打算安慰沈连城几句的时候,沈老爷先开口说道:“德泉,你现在马上带上住家的长短工。    去挨家挨户的把人都叫起来……”

    说话的时候,沈老爷看了一眼桌子上摆放的座钟。    已经是凌晨四点半了,还有一个多小时天就要亮了。    沈家堡里几百号人都睡的迷迷糊糊,就这一个小时有一半的人能被叫起来就算不错了。    当下,沈连城改了主意,对着沈德泉说道:“去场院敲钟!就说山上的绺子(土匪)下山借粮来了,让他们都赶紧都起来,我带着他们一起跑!再把家里的老套筒带上,一边敲钟一边放枪!”

    就这样一顿折腾,还是没有在天亮之前将所有的村民都集中起来。    开始还真的以为是绺子下山抢粮,所有的人起床之后不是想着逃命,而是先开始收拾家里的细软。    随后总共也没有一块两快大洋。    不过破家值万贯,就算人跑了家当没了,回来这日子也过不下去。    

    沈连城喊哑了嗓子,一连打了十几枪都没有在天亮之前将沈家堡一半的人召集到场院。    眼看这就要天亮的时候,只有一半的村民拖家带口的到了场院。    气的沈老爷牙根直痒痒,恨不得只带着眼前这些人逃走,不过又舍不得其他那些磨磨蹭蹭的老乡亲。    

    就在沈老爷让管家带着家里的长工,挨家挨户的将那些还在磨蹭的村民们拉到场院的时候。    天边的第一抹晨辉已经照耀了下来,随后天色开始慢慢的亮了起来。    看着越来越亮天色,想起来昨晚梦中沈增寿对自己说的话,沈连城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天亮之后,沈家堡的百姓们才算聚齐,就在沈连城要带着他们往火车站那里赶的时候。    远处突然一片尘土飞扬,片刻之后,两辆日本造的黄皮子大卡车便出现在了村头,转眼之间便冲了了过来。    那年头全中国有一大半人都没见过汽车长什么样子,当下村民们都被两个大家伙吓住,连四散奔跑的意识都没有。    

    两辆卡车一前一后的将这些惊恐的村名夹在了当中,大部分的村民都在疑惑:不是说绺子下山抢粮吗?这家伙直接都干出来两辆大卡车了,哪一伙的绺子有这么大的手笔?整个东三省才有几辆这样的大卡车,这一下子就造出来俩,这哪是绺子抢粮,分明就是扯旗造反。    

    卡车停下之后,从车上面跳下来五六十号穿着奉军军装的士兵。    这些当兵的下车之后举着手里的步枪,连打带骂将已经吓蒙的村民赶回到了场院当中,等到把村民们都赶在到了场院当中的戏台上之后,第二辆卡车上面才跳下来一个军官模样的中年人。    

    在一队当兵的簇拥之下,军官走到了众村民的面前。    看了一眼这些好像准备去逃荒的老百姓之后,军官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副官说了几句。    随后副官走到了前面,对着戏台上面的百姓说道:“各位老少爷们,兄弟是张大帅统下一零八团郎团长的副官。    郎团长奉了张大帅的军令前来咱们这嘎嗒剿匪,现在土匪已经流窜到了你们堡子后面的嘴子山上。    郎团长有令,你们堡子派两个向导带路剿匪。    如果因为你们耽误了战机,你们堡子的人都按着通匪论处!”

    村民们什么时候见过这阵势?当下所有人都吓得不敢出声。    副官又重复了一遍,依然不见有人应声。    当下骂骂咧咧的打开了枪套,就在他打算杀一儆百的时候。    后面的郎团长突然走过来,一脚踹开了挡路的副官。    随后亲自对着站在戏台子上的百姓们说道:“老子也不和你们这些穷棒子废话,都竖起来耳朵听着!选上的向导,每人赏五块大洋!如果顺利抓到匪首的话,每人再赏大洋十块!你们这些穷棒子,这辈子也没见过十五块大洋吧!有胆子想挣钱的就出来!”

    听到了只要带路上山有十五块大洋拿,当下这些村名都开始兴奋了起来。    当下就有年轻的壮劳力跃跃欲试起来,如果不是面前这些大兵还在举枪对着自己这边,他们这个时候已经冲过去了。    

    狼团长看的哈哈一笑,对着那些举枪的士兵说道:“把枪都放下,你们哪个瘪犊子走火,谁还敢带我们去蛤蟆嘴……”

    本来几乎都要冲过去的村民们听到蛤蟆嘴三个字之后,都好像被雷击中了一样。    身子晃了晃最后又退回到了原地,这些人脸上兴奋的表情荡然无存。    取而代之的是各自脸上惊慌失措的样子……

    郎团长也没有想到会这样,他将赏金加到了三十块大洋,也没见有人敢过来。    当下这位狼牙团长也是急眼了,他从枪套里面拔出一把小巧的勃朗宁手枪。    “啪!”的一声冲天放了一枪之后,狰狞着说道:“你们堡子的村长呢?滚出来!”
    第三章 蛤蟆嘴

    这个时候,沈老爷心里已经明白了昨晚的梦应在了哪里。    当下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要是按着梦里沈增寿的话,今天他们这些村名就要都死在这些当兵的手上了。    

    那个年头当兵的和土匪也没有什么区别,经常有当兵的假借土匪的名义抢劫。    两者之间也有明显的区别,真土匪虽然也抢劫,不过他们的大头是绑票。    而且真土匪的家伙也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好点的有几只老套筒,混的差点拿把菜刀也算是把家什。    

    当兵扮的假土匪因为没有藏肉票的地方,因此只是抢劫,其少有干绑票的营生。    这些假土匪的家什也是一水的真家伙,再不济也有支老套筒充门面。    赶上像奉军张作霖治下的部队,那都是清一色的辽造八九枪,远非一般的土匪可比。    

    不过论起来心狠手辣,那些当兵的假土匪可比真土匪要狠的多。    真土匪主要是点到为止,吓唬吓唬就得了。    假土匪担心事发被人认出来,经常都是整家整户的灭门。    也有过整个村子的老百姓都被假土匪屠干净的消息传出来。    

    现在看到这位郎团长的脸色不善,沈连城急急忙忙从人堆里面挤出来。    快步走到了郎团长的面前,陪着笑脸说道:“在下沈连城,蒙乡亲们抬爱,让连城做了这一村之长。    郎团长奉命剿匪也是为了咱们堡子的老百姓不让土匪祸害,别说您还给钱,就是一分钱不给。    派俩人给大军带路也是应当应份的,只不过您不是当地人,不知道这蛤蟆嘴的厉害……”

    听着沈连城满嘴的官话,说的一套一套的,比当地的县长都利索。    这位郎团长也不敢小看,上下打量了几眼沈连城之后,郎团长摆了摆手打断了沈老爷的话,等着眼睛说道:“别整那么多没用的,你马上找俩熟悉蛤蟆嘴的人当向导。    只要这次能抓到土匪,他们俩一人三十块大洋照给,你们堡子每家每户我再赏一块大洋!不过你们要是给脸不知道要的话——全体上刺刀!”

    说到最后的时候,郎团长突然翻脸一声大吼。    随后就见几乎所有的士兵都将刺刀上好,明晃晃的刺刀对着已经吓哆嗦的村民们比划起来。    看着这些村民瑟瑟发抖的样子,郎团长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要是因为你们这些穷棒子,再给脸不要的话。    老子省下一颗枪子,用刺刀就把你们都挑了。    ”

    看得见的刺刀可比看不见的枪子有威慑力,当下胆子小点的女人、小孩子已经都被吓哭。    沈连城见了急忙将身子挡在郎团长面前,说道:“郎团长息怒……乡下人没见过市面,有什么您都冲我了。    这样,也不用找别人了。    您这三十块大洋连城我挣了,我也是在嘴子山上长大的。    去年老帅派人过来画地图那会,就是我带着他们上去的。    蛤蟆嘴那疙瘩闹鬼,没人敢上去还是连城我带着人上去的。    不信您扫听扫听,堡子里的人都知道。    ”

    沈连城穿着讲究,一看就不是缺三十块大洋的主。    不过看着对面那些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村名,郎团长也只能点了头。    看了面前的这个半大老头子之后,郎团长将手枪重新塞进了枪套里面。    随后对着沈连城说道:“就你一个可不行,要不你让土匪崩了,我还要重新下来找向导吗?你去,在你们堡子里面再找个人。    凑一对……”

    “别难为沈老爷了,算俺一个吧”没等郎团长说完,一个身穿破皮袄的壮汉从人堆里面走了出来。    壮汉没走几步就被当兵的用刺刀拦住,看见了此人之后,沈连城急忙和郎团长介绍:“这是我们沈家堡的猎户,整个堡子敢在蛤蟆嘴附近晃悠的也就是他了。    老三,你自己和郎团长说,你姓什么叫什么。    ”

    壮汉的两只手揣在袖筒里,冲着郎团长一哈腰,说道:“俺叫沈兆生,堡子里面的老少爷们都管俺叫沈老三。    蛤蟆嘴俺比沈叔儿熟,不过俺不要大洋,下来之后你得给条大枪……还要三十个枪子。    ”

    说话的时候,沈老三有些眼馋的看了一眼横在他面前的13式步枪。    他藏在皮袄里面的老套筒早就磨平了膛线,子弹都是翻着跟头打出去的,最近上山打猎他都背上了弓箭。    

    “只要能抓到土匪,我给一百发子弹让你打鸟去。    ”郎团长摆了摆手,示意当兵的将沈老三放过来。    将沈连城和沈老三都塞上了卡车之后,郎团长留下了两个当兵的看着这些村民,随后带着大部队开车向着嘴子山的山脚下行驶过去。    

    上了车之后,沈连城和沈老三两个人才看到车棚子里面都是铁锹、铁镐之类的家伙。    不是说去抓土匪吗?带这么多干活挖地的家什干嘛?

    当下,沈老三用胳膊肘碰了碰沈连城,低着声音说道:“叔儿,瞅着可不像是抓土匪的……”

    沈连城看了沈老三一眼,示意他不要继续说下去。    看着没有当兵的注意到他们俩,这次用蚊子叫一样的声音说道:“别吵吵,让干嘛干嘛。    到了蛤蟆嘴就没咱爷俩的事了。    ”

    沈连城的话刚刚说完,就见两辆卡车突然停下。    随后听到郎团长的副官在前面那辆车上喊叫道:“站住,说你呢!你小子鬼鬼祟祟的什么人?躲什么!再躲老子一枪崩了你……”

    随后,一个多少有些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老总,别吓唬我,你说你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什么?我就这里的人,在外面念书回来。    你们这是刚刚从沈家堡出来的吧?我就是沈家堡的人,我叔叔就是沈家堡的沈连城。    你们一定见过的……”

    听到了这个人提到自己,沈连城急忙拔着车棚看了一眼。    看清了那个说话人的相貌之后,急忙对着前面那辆卡车上的人喊道:“郎团长,别难为那孩子,那是我侄子沈炼……”
    第四章 沈炼

    听到被副官抓住的人是沈连城的侄子,郎团长总算是网开了一面。    当下命令将沈家堡的村长都从卡车上带下来,仔细辨认这人到底是不是沈老爷的侄子。    

    在车上的时候,沈连城已经扒着车棚看清了这人的相貌。    这人确是自己在北平念洋学堂的侄子沈炼无疑,只是现在不年不节的,既不寒假又不是暑假他怎么回来了?

    不过侄子毕竟还是没错的,沈连城急忙陪着笑脸对郎团长说道:“长官,这确确实实是连城的侄子沈炼,在北平的辅仁大学上学。    大侄子,快点向郎团长问好……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    回去让你婶子蒸馒头炖肉,叔陪几位老总去一趟嘴子山,一两天的就能回……”

    “既然来了就一起上山,你侄子算一个,也算三十块大洋。    ”郎团长没有想到这穷乡僻壤的小地方,竟然还能有北平的大学生。    当下对这个年轻人高看了一眼,而且放他回去也是不妥。    一旦这半大小子没回沈家堡,直接去了县城报官。    再耽误了自己的大事,那就麻烦大了。    

    不管沈连城怎样的哀求,郎团长都没有放了沈炼的意思。    当下,三个姓沈的都被当兵的押到了第二辆卡车上,两辆卡车载着几十个人继续向着嘴子山山脚下行驶。    沈家堡本来距离嘴子山不远,一脚油门十来分钟便到了山脚下。    

    沈连城有晕车的毛病,本来还想问问自己这侄子没事怎么跑回来的。    无奈卡车在土路上行驶的异常颠簸,沈老爷头晕脑胀的也问不出来什么。    还好时间不长便到了嘴子山,要不然时间在长一点,沈连城可能会在车里吐出来。    

    被自己的侄子扶下车,吹了吹凉风之后才算好了一点。    这个时候,两辆卡车上的士兵已经将车上的铁锨、铁镐之类的工具都扔了下来。    在山脚下排成队列之后,才在姓沈的三个人引领之下,向着山上走去。    

    这个时候,沈连城才缓了过来,一边爬山一边缓解气氛的对着自己侄子说道:“小子,这又不是年节,又不放假的。    你怎么说回来就回来了?不是惹什么祸了吧?你上学的时候,叔可是提撸你耳朵交代过,你小子要是敢在北京嫖院、耍钱、抽大烟,叔就打断你的腿……”

    沈炼听到自己的叔叔打听这个,当下脸色便开始有些尴尬。    看了一眼走在他叔叔身边的郎团长,支支吾吾了一阵之后,有些尴尬的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叔儿,你听说过最近在北平学生们为了抗议巴黎和会上的卖国条约,打了政府大员,烧了赵家楼的事吗?几万名学生上街游行抗议,其中就有我一个。    那什么……侄子我给你惹祸了,北平不敢待寻思着回老家多一阵子。    ”

    北平学生们闹事的事情,沈老爷还是前两天去县里听县长秘书说起来过。    听说抓了上千个学生,后来因为全国的舆论太大已经将抓获的学生们都放了。    看来自己这傻侄子还是年轻经不住事,看到出事就跑回来了。    当下,沈连城虽然还在这一群当兵的手上,还是端起来当叔叔的架子,对着自己的侄子说道:“你怕个球,知道什么叫做法不责众不?上万个学生游行还能都抓起来?老沈家怎么有了你这么个废物?下山之后你在家住一宿,第二天就给我滚回北平继续念书……”

    “叔,回不去了。    ”没等沈连城说完,沈炼已经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    随后这个从北平跑回来的大学生苦着脸继续说道:“真回不去了,侄子被通缉了……”

    沈连城吓了一跳,当下瞪大了眼睛对着自己的侄子说道:“几万个学生游行,就通缉了你?”

    不知是沈老爷,就连郎团长这些当兵的都有些惊讶。    当下谁也没有去拦这一对叔侄,就听沈炼再次说道:“叔,听说火烧赵家楼吗?那就是我们几个干的。    本来那天指派我做放火的活,不过侄子我听叉劈了,赵家楼听成曹家楼,带着人把街对面百货公司曹经理他们家点了。    这次学生运动抓了两千多个学生都放了,就把侄子我通缉了,说我蓄谋纵火。    实在没有办法,还是问我们同学借了五块大洋才跑回来…….”

    “小兔崽子!我看你有爹没妈的可怜,才收养的你,还供你去北平念洋学堂。    你就是怎么报答你叔的吗?你让老沈家丢人丢到了天上!不过了……今天我就打死你个小兔崽子……”说话的时候,沈连城连抓带挠的向着自己侄子扑去。    

    看着沈炼吓得跑出去老远,沈老爷左右看了一眼,冲着正在看热闹的郎团长说道:“长官,让您见笑了,今天我非弄死这个小畜生不行,您把枪借我,我打死了他就还您……”沈连城一边说话,一边伸手去郎团长的枪套里掏枪。    

    这个举动吓了郎团长一跳,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两只手捂住了枪套,嘴里对着沈连城说道:“多大点事儿,不就是点火烧房子吗?那次出兵我不烧它个百八十房子?看我了,都看郎某我——老家伙你还敢抢枪!”

    说到最后郎团长才明白了过来,一把将沈老爷推开。    这时候,已经有后面当兵的扑过来,将沈连城、沈炼叔侄俩按到在地。    对着两个人一顿拳打脚踢,一边的沈老三是乡下的猎户没见过什么市面,愣是没敢上前找郎团长说情。    

    最后还是副官上前求情,怕打坏了他们俩没人带路。    靠着沈老三自己一旦有什么差池,再回沈家堡找人也来不及,当下郎团长才下令停了手。    别看刚才沈连城对自己侄子喊打喊杀的,真出事的时候,沈炼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扑到了自己叔叔的身上,八成的打都挨在了这个北平大学生的身上。    

    郎团长掏出手枪,在这叔侄俩的头上点来点去,嘴里跟着说道:“你们爷俩老老实实的带路,到了蛤蟆嘴抓到了土匪,你们一人三十块大洋。    要是还敢这么闹,就当你们俩通匪,就地枪决!”

    这个时候,沈炼才明白他要去的地方。    当下长大了嘴巴对着郎团长说道:“蛤蟆嘴?你们要去那个闹鬼的蛤蟆嘴……”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10]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几十年前,一个青工在云南大山里的奇遇
地狱究竟有几层?贫困农村女子的奇葩经历
聊聊一些灵异事
生命不止,探索不息
我的真实修行经历,愿能帮到欲入玄门的你
我收集的咒语,试过了大部分有效
法师亲述民间真实的法术,
山海经密档——解密上古神话中的隐匿密码
一个28岁功德先生的城市生活(从业经历)
长篇连载一个普通中学生无意中掌握了“五行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9-10-09 13:37:53  更:2019-10-09 13:57:33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