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图说 新闻 笑话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沣 360图书馆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天天阅读 -> 小说推荐 -> 三叔葬礼上我得到一本超自然笔记可能会颠覆中国历 -> 正文阅读
 

[小说推荐]三叔葬礼上我得到一本超自然笔记可能会颠覆中国历[第26页]

作者:藤羽哀榕
首页 上一页[25] 本页[26] 尾页[26] [放入我的收藏夹]
天出奇的冷,溪水好像都要结冰,抹了几把脸,我做了件不道德的事,溜达到附近山上的居民晾衣服的地方,我偷了几件换上了。
这是第九天,等我赶到东山别墅,天已黑,我没有立即冲进去跟三叔一决雌雄,先上了院墙周围的树,往里偷窥。就跟当时被偷窥一样。
果然看的很清楚。
长发白幼秀小萌神抱着个婴儿,在屋内赤脚走来走去,没一会娜美和洛进来,叫小猫一块下楼,好像是吃饭。
那不会是……我心里猛然咯噔一下,翻过围墙,轻车熟路,攀上阳台,闪进屋子,桌子上有小丫头的日记本,瞥了眼紧闭的房门,我便打开来看。
这一看不要紧,除去大量信息,字里行间,情真意切,我顾不得那么多,只想下楼与她们相认,即便当面与三叔撕破脸,又有什么好可惜的?
这样想着,我推开门,正待冲楼下喊叫,走廊暗处中蓦的闪出个影子,一把捂住我的嘴巴,生生将我扯进了另一个房间。
《超自然笔记》完结篇(3)止战之殇
身子一挣,我竟然摆脱了控制,待看清楚眼前人,不觉又惊又怒。
你变强了,小侄子。三叔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你怎么还有脸跟我谈笑自如:乖,别闹这么大动静。
混蛋,为什么……我的胳膊被三叔格挡,可这不能消除我进攻的欲望:你要这样对我!
因为,我们要把你打造成一把武器。别墅房间内突然闪出另外一个人,长身星眉,目光洗尽铅华,神采奕奕:你是我们现在唯一相信的人。
黑黑黑……我目瞪口呆,这什么意思,你,你什么时候,你们,什么时候,走到一起了?
这个说来话长,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尤其是在目标一致的时候。三叔望望黑手套,换了副认真的表情,又对我道:相比我们这两个老家伙是如何联合起来的,你恐怕有更想知道的事吧。
我不觉一怔,如坠五里雾中,这他妈究竟什么情况,望着这两位,虽然新仇旧恨,确实不在这一时,顿了一顿,我轻声问黑手套:你们在藏地,究竟发生了什么?美人跟现在的血族亲王是什么关系?他还……活着吗。又转向三叔,基地那个黑发女人是谁,世界在哪?
我们可以告诉你一切,还可以带你见一些东西,黑手套跟三叔互望一眼,又看看外面,说:但你要忍二十四小时。
After 24 hours,第十天。
夜幕刚刚拉下,政府大楼附近的广场不断涌入民众,人头攒动,一片鲜明的绿色,与血族全副武装的士兵对峙。
三叔曾出现的中央大屏幕上,这会儿报复性的换成了被囚禁的“恐怖分子成员”,我认出了爷爷,胖子,姑姑奶奶,小兔牙,小虎牙,他们可能被关押在政府大楼的任何一个房间内。
混在其人潮中,我心急如焚,又浑浑噩噩,摸摸怀中早已准备好的物品,掌心出了汗,这二十四小时的经历,耳闻目睹,那些话语,那些场面,带给我颠覆性的震撼。
“这次行动必须万无一失,为避免一切可能产生的问题,我们把关键部分压在一个“死掉”的人身上——我们唯一信任的人。”
“基地的黑长发女子,是玉娘活过来的那一部分,她治好了你的朋友,并照顾着血族公主。”
“我们在藏地鬼城斩首了真正的血族亲王。奇怪的地方你也见到了,那家伙跟跟美人长得一模一样。当时我们都很震惊,接着我们全部被俘虏,在血族的实验室内,我眼睁睁看着美人被杀,现在这个血族亲王,拥有他的身体,但意识好像还是自己的。”
“我们一直隐瞒着一个真相,你三叔恐怕早就知道,其实美人跟你状态相似,从小就有超自然血统。美人是血族后裔。他的生母是一个迷。也许这个谜的答案会解开为什么他跟血族亲王长得一模一样。但是现在,我们只能猜测。”
“炸掉政府大楼是幌子,把血族主力引来,我们就成功了一半。”
“你准备好,牺牲了吗?”
我压抑着起伏的胸口,不断在人群中穿梭,游移,三叔和世界自然不会轻易出现在大军中,可是我看到了娜美小猫洛,即便她们脸上都涂着绿漆。小御姐的微卷长发 和略带西域风情的鼻子眼睛出卖了她,洛的特色半长短发和平胸出卖了她,小丫头则更不必说了,那样小小的人儿,水汪汪的大眼睛,守着一辆货车,还带着一个婴 儿,尽管她们在远远观望,这几只站到一起,还是太引人注目了。
如果没出错,按三叔说的,车内会是一些涂满燃料的尖木桩和火把。在近距离博弈的时候,枪弩会受限制,而这些则能起到很大作用。
很快,广场产生一阵骚动,伴着气流漩涡和嗡鸣,几架黑色长弓阿帕奇围着一辆白色特制专车,血族女王不早不晚,准时来临。
这是一个雍容华贵的绝色佳人,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左右,从下车到政府大楼前搭起的台子上,美人二号和一群高等级的黑衣特工始终护在她身边。
女王举止优雅,目光如炬,不紧不慢的在政府门前发表了一个简短的讲话。大意是,这里不会有什么恐怖袭击,政府大楼不会被炸,你们大可安守本分,各回各家,平静度日。
我的目光始终停留在美人二号身上,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死党,现在只剩下一具皮囊,和若干意识碎片了吗……
人群在女王极具感染力的声音中安静下来,面对黑压压的血族武装,动摇有之,散去有之,但大部分还是待在原地。
血族女王见这个没起多大效果,倒不生气,举步下台歇息,换了一个黑衣头目上前,这人一脸暴戾之气,显然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再不散去,一律按恐怖分子处理。你们可想好了。”
时间差不多了,按约定好的,我开始朝三只靠近,人群中另外一个向着小猫她们移动的,是黑手套。我冲到时,这三只都惊呆了,一个个说不上是什么表情,小猫喜极而泣,扑到怀里,呜呜呜的叫大家伙!
半长发小洛怒瞪起眼睛,问,这些天上你哪去了?我们还以为你死了,混蛋大家伙。
娜美眸光闪烁,挥动粉拳狠狠砸了下我的肩膀,却什么都没说。我望着她们,我知道,我都知道。
我……我活着回来了。
我知道你的感受,我知道你们的感受,我只是不知该说什么,从娜美怀中接过那个幼嫩的小宝贝,我内心一阵柔软。嘿,看看你,小家伙,你就是我的女儿吗。你怎么这么漂亮啊。
她在冲你笑咧。小猫莞尔。
真的是呢,我不觉扬起嘴角,抱着这个柔软的小生命,几乎要忘了我们的危险处境。
还不赶紧给她起个名字啊,大家伙!洛嚷嚷。
额……
“回来再起名字,小猫抱混血儿,跟我们走。”
可能我的诈尸太过震撼,挤过来的黑手套并没有引起太大波澜,三只面面相觑,难以置信的望着他。
轩辕先生……娜美眨巴着黑亮的眸子,惊道,你,你……干什么去……
我们三个去谈判,黑手套对我跟小猫说,扭头又对着娜美和洛道:外面就交给你们了。
跟谁谈判?三只还蒙在鼓里,异口同声的问。
跟血族女王。黑手套望着护卫森严的女王仪仗,说道:如果可以,最好避免流血。
劫持着世界的三叔是最后的杀手锏,现在目测黑手套是老大,我们虽然觉得不靠谱,最终还是依言而行,刚沿着街道空隙移动到对峙区边缘,血族的武装马上把枪弩对准我们。黑手套摆出投降的姿态,说道:我们要见女王陛下,有公主的消息。
血族士兵一怔,立即前去报告,我心跳的厉害,我们是不是太轻信了,如果这时候再被摆一道,那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很快,整齐的队列闪出一个入口,小丫头抱着世界和我刚出生三天的小女儿,在我和黑手套的簇拥下,迈着小猫步走了进去。
血族女王威严的坐在为此行特意设立的王座上,我与旁边的美人二号目光相触,不由得心中一凛。
目光扫过我们,停在黑手套身上,女王一挑眉,笑不露齿:轩辕,好久不见,命运这种事,终究是逃不过。
我不是来叙旧的,这是公主的女儿。黑手套话一出口,高高在上的血族女王脸色微变,拖着华丽长袍走下了王座。
外面的对峙还在僵持,我扫了一下这个半露天的大厅,暗自戒备,长发小白幼秀美眸轻眨,看看混血婴儿,又望望女王。
美人始终不离血族女王半步,因此我们站的很近。女王难以置信的盯着这个婴儿,伸出保养很好的手指,摸了一下她的小脸,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便一言不发的上下打量我,好像无需多言,自己什么都明白了。
女王要从小猫怀里抱过混血婴儿,小丫头扑闪着大眼睛,望了望黑手套,见他示意可以,才松开怀抱。女王就像天底下所有的母亲一样,逗弄着世界跟我的小女儿,还不知从哪摸出个透明小球,晃动着吸引混血儿的注意,半晌歪过头,对美人二号说:你小时候,我也这样抱过你。
美人二号没有说话,可从他的眼睛里,我能看出,他对这个女王有爱。也许她给了他最想要的东西,也许,她就是他最渴望的东西。
我还记得,美人说我的妈妈是一个妓女时,悲伤而又天真的样子。你们不是一个人吗,我又恍惚了。
“你们的内阁,已经被邪恶力量操控,”黑手套盯着血族女王:“不用我多说,我想,统治人类并不是你的本意。超自然族群一直是隐世的,历史上无数次阴谋阳 谋,最终的赢家始终是人类。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我们可以把公主归还你们,只要你们和平撤出永安,不再圈地殖民,图谋不轨。”
女王莞尔:你还是那么可爱,轩辕。多年前,我曾预言过你的死亡场面,你知道此行有去无回,可还是来了。可惜,巫奴死后,再没有人能启动我的水晶球。
说这话的时候,女王瞥了眼长发小萌神,好像在打什么主意。
我心里早翻起了波澜,跟小猫互望一眼,这俩人,竟是老相识?而黑手套曾经说过的那个预言,难道竟是现在!?
黑手套一声叹息,盯着女王道:我个人有没有未来,已不重要,你何必让这个地方生灵涂炭,本族元气大伤。对了,你可识得这水晶球?话头一转,黑手套对小处子巫说:启动它,便能预见未来。
大眼睛小萌猫一直拉着我,这时候懵懂的伸出柔荑,小心翼翼的碰到了血族女王的水晶球。
血族女王身躯一颤,陡然变色,不过这是刹那间的事,就好像放录像被卡了一下。
女王晶莹深色的双眸一个接一个扫过我们,阴晴不定。
如果你愿意和平撤出,黑手套下了最后通牒:我们立即将血族公主归还,否则……
容我思量片刻,血族女王抱着婴儿,缓缓走到王座上,盯了我们一会,面不改色的道:没有人能威胁我,公主也不行,清场!
随着女王的这一声令下,广场的大屏幕上,两个人头滚了下来。
是银发假面爷爷和胖子的,我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这是奶奶,挣扎的老太太随即被射杀,接着是姑姑,通过扩音器,中央广场上空回荡着小虎牙小兔牙和小兔牙的凄惨的哭声。
美人二号护住女王,说时迟,那时快,大厅内的黑衣人都已举起了枪弩,射了过来。我大惊失色,抱住小猫,翻地打滚,而黑手套则大叫一声,竟顶着钢针和子弹扑了上去,踢翻一个,鬼手掐起一个摔了出去,回首大叫:“谈判失败,快通知三叔行动!”
与此同时,中央广场上响起枪弩声和惨嚎,屠杀开始了。人群四散,洛给还留在广场上的青壮分发木桩和火把,娜美施展火术掠阵,冲过隔离区便可肉搏。只是这火阵还未茁壮成型,绿色阵营内部突然卷起一股水雾,一个大巫缓缓现出身形,正是上水祭荷。
情况已经失控,一切都没按照预想的发展,我哆哆嗦嗦燃起一支信号弹,向空中高高扬起,回过头再看小猫时,她已经不见了。
待瞧清楚状况时,我心里猛然咯噔一下。
那个发表讲话的黑衣头目,不知何时掐住小猫的脖子,直接让她的足尖离开了地面。白幼秀小丫头俏脸憋得通红,胸口起伏不止,黑衣头目却冲我狞笑,捏起小猫的下巴,眼见是举止不善。
“放下她,冲我来!”
小丫头会被拧断脖子么,我心里一沉,没把握速度比这家伙快,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这个危险状况,却很快被解除了,握住黑衣头目手腕的,是美人二号。
女王冷冷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仿佛两人心有灵犀:这个小女孩,能带走为我所用,就留下活口,用不得,再杀之。
血肉模糊的黑手套,已在围攻中被射击、撕咬的不成样子。我不由得一阵晕眩,长发小萌神和我的混血骨肉,都落入了血族阵营,作为秘密武器的三叔,为什么迟迟不到?
我们不会再次被开涮吧,突如其来的恐惧攫住了我的喉咙,还来不及有所动作,我眼前一花,格挡间,已被股巨力撞得飞起,一直滚到冰水两重天的大厅外面。
死心吧,你。有多远滚多远。
美人二号适时止住身躯,赫然抬眸:你永远过不了我这一关。
火女小御姐正在与上水祭荷单挑斗法,洛混在绿漆阵营中,捡漏子攻击,眼看绿营是支撑不了多久了——血族不仅更强,还在数量上占了绝对优势。
即便如此,只有死亡能阻止我。我不敢多待,立即起身,径直朝美人二号杀去。
这个血族亲王则大踏着步子迎了上来。在群架一般的暴动中,我们各自解决掉一个挡路的敌手,近身相搏。
一击之下,美人二号面色微变,但转瞬即逝。这次完全是硬碰硬,他攻击,我也攻击,他拆解,我亦拆解。
而黑衣头目捉着小猫,陪抱着混血婴儿的女王走了出来。
我心里有牵挂,每一击都不遗余力,扑打闪咬跃摔,可即便是经过深渊炼狱一般的打磨,还是没能占到这个血族亲王的便宜。广场上连小兔牙小虎牙的哭声都戛然而止,时间宝贵,我害怕在这样耗下去会全军覆没,到最后,我们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终于,就在此时,空中响起一阵长啸,银光闪过,一条缆绳钩爪射穿了政府大楼的高层门窗。挟持着世界的三叔,从远处的顶楼,飞速滑了下来,纵身一闪,正好跳入血族武装最密集的中心区。
被三叔绑架的这个美目盈盈小臀后翘小乳前挺的妙龄少女,血族上下都认得。虽然枪弩转向,立即围住,却不敢轻举妄动。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绿营的压力。
“好热闹。”非法集会的发起人三叔,目光扫过四周,高声道:“一个换一个,怎样?”
交换,黑衣头目阴阳怪气的回敬道:你们还想着活着离开这里?妄想。
我的乖女儿会更喜欢死在她爸爸怀里,是不是?三叔掐着世界的脖子,望向小猫,徐徐说道。而世界清澈的黑眸,穿过人群,沉默的望向我,就像我望着她。
我们心里都明白吧,这是一段孽缘。
黑衣头目回望了眼血族女王,女王闭上眼睛,头轻微点了一下。
得到明确指令,黑衣头目慢慢松开长发白幼秀小猫,把她推入了血族武装的包围圈。
这的确不是明智的交易。
整个过程中我不免走神,美人二号立即将我扑倒在地。防御间,我感觉自己至少在爆发力上,已不比他弱了。
三叔慢慢放开了这个万众瞩目的妙龄少女,世界却没有动,远远的注视着我,突然开口:喂,我们的孩子,要叫什么名字?
我用蛮力将美人二号轰开,美人止住身躯,没有立即攻击。他像我一样,一言不发的望着世界。
视野开始模糊,抹抹嘴角,我踉踉跄跄,挺直身躯,我想到很多人,想到他们为之奋斗为之牺牲的东西,很快,我压抑着颤音说:我们的孩子,就叫她未来吧。
这可能是这个夜晚的惨剧中,最平和的几秒。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不在之前二十四小时内提过的安排中。
三叔,以极为变态的速度,杀掉了世界。
这个临时变卦的疯子,把我刚出生三天的女儿的生母的头颅举起:小姑娘,其实我一点都不恨你。这样做,只为祭奠我族人的在天之灵。对不起。
世界!我一声惨嚎。我们的混血小女儿好像感觉到什么,突然放声啼哭起来。四周的血族沸腾了,一双双红眸燃起空前仇恨,围杀时起震慑作用的枪弩被扔掉,这个狂热的族群,潮水一般聚集,似乎顷刻间就要把三叔生吞活剥。
而三叔抱起小猫,高高跃起,大吼一声,接住!在变身的同时,把小丫头抛了出来,落地则以巨大的狼形发起自杀性攻击,瞬间被尖齿红眸淹没。
三叔已经是个死人了,这一点谁都不会怀疑。人已经死了的话,还有什么是无法原谅的吗?
我的灵魂好像早已出窍,整个人只在本能的驱使下移动,一跃而起,去接飞身而出的小猫。我没有看清楚血族女王的表情,但是我听到了一个女人悲恸的声音,她指着我们说了句什么,我也没听清楚,可那语气歇斯底里,完全失去了控制。
如同这场面一般。
我大口喘着粗气,翻滚中,目光与撞到怀里的白幼秀小美人相遇,我安全的护到了她,即便在这样的情景下,大眼睛充满惊恐的宝贝小猫,白嫩俏脸还是冲我浮起了的酒窝。
只是,我不太理解,为什么明明已经停了下来,小丫头还要生硬的多一个转身?
“大家伙,小心!”
意识到这是远处的娜美在叫时,夹着破空之声,一根形状如收好的雨伞的锋利冰柱,刺进了小猫纤柔的背部。伴着穿过骨肉的闷响,将我和她,钉到了一起。
这个宝贝的前胸撞上我的胸膛,她的脸蛋贴着我的下巴,一如既往的光滑柔软,却不再那么滚烫。
“……”
小猫张了张嘴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你要说什么,宝贝,你想说什么。
小丫头什么都没有说,只有殷红鲜血,从她嘴角渗了出来,像绽放在雪地中的红梅。她虚弱的眨巴了下美眸,好像很累,需要睡一觉。
我从未这样感受过小猫的身体,她的小腹和肩膀,都在轻微颤动,我茫然的抚摸着丫头的小脸,哆哆嗦嗦擦去她嘴角的鲜血,宝贝,你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你看,把血擦完,就没事了。
可鲜血还是不停的涌出来,就像我眼眸里闪烁的东西。
世界无声灰白,血族海洋的中心,尸体四周,咬过三叔的血族,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一个个表情古怪,双眸变色,仰天长啸。顷刻的沉默过后,更为吊诡的变故爆发了。外围的血族,竟咆哮着咬向了内层已发生了变化的血族。
一场血淋淋的饕餮盛宴开始上演。
“你知道核裂变吗,小侄子,那种一个原子核分裂成几个原子核的无休止演变。你能想象,当血族沾上我浸泡过秘药的血肉,被还原为正常人时的力量吗?被还原的 血族,本身就会变成原药,这种原药对血族有致命吸引力,比新鲜血液的渴望还要强上百倍。就像我们眼前,这些互相啃咬的干尸。只要有一个被还原,就会产生一 串连锁反应。当整个永安的吸血佬,都聚到一起时,我跳到里面,激怒它们,你能想象,这会是怎样的场面吗?”
“为了永安的未来,你准备好牺牲了吗?我准备好了。”
我紧紧抱着气息微弱的白幼秀小猫,蹭着她的脸蛋,泪眼模糊。可是,连这个样子的小丫头,都不给我抱了。
美人二号硬生生把小猫拎了起来,一脚将我踢出去老远。我感觉左肋生疼,不知道断了几根。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大部队失去控制,还原大爆炸,动荡中,黑衣头目咆哮着要女王赶快登机。
“取下她的首级。”抱着混血婴儿的女王回头,恶狠狠的对美人二号下了指令:“像这些低等生物对公主世界做的那样。”
伤口染红白裙,小丫头的残留的血液,沿着插入胸口的冰柱,流到我身上,她嗫嚅着说了三个字:救……未来……
美人二号木然的望着我,掐住小猫脖子,高高举了起来。
不……不……她还活着呢,你看,她还在动,还在说话,不可以……是,三叔杀了世界,是我们的错,我的错,我赔罪……我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喃喃自语。
大家伙,娜美的颤声回荡在广场上:起来!记得那晚我跟你说的话吗……起来!
血族溃败如山倒,上水祭荷被娜美用火牢控制,只是不知能支撑多久,而几根冰柱却围在娜美身旁,悬而未落。
满脸血污,衣衫不整的洛,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美人二号身后。
她紧紧攥着一根尖木桩,大叫着朝他刺去。我失魂落魄,但是慢慢站了起来。
眨下眼的功夫,上水祭荷在火焰中化为灰烬,与此同时,冰柱插入了小御姐娜美的身体。
洛则疑惑的瞪大黑亮的眸子,低头看自己胸口,一只干净漂亮的手穿了过来,攥着她原本跳动在胸腔里的心脏。
美人二号拔出右臂,将洛的尸身摔了出去,胳膊控制住奄奄一息的小猫,兜住起她的下巴往上抬,超过自然的限度,越抬越高。
那一刹,我好像听到了我的宝贝骨骼碎裂的声响。
可是我没有放弃,因为是你,因为是你们,我怎能放弃。
拔出沾染着我和小猫鲜血的冰柱,我突然加速,我觉得我跑的很慢很慢,但每一步都是我的极限。不能再快了。
可是为了你,为了你们,我要再快一点,燃烧吧,燃烧,让我飞。
”小狼崽,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右瞳的能力远远没有开发。其中最厉害的一项是,当你集中精神,加速度够大的时候,就能改变时间尺度,是真正的改变喔,不只 是感官。这是天赋,你爷爷甚至能让时间静止。不过这样做的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旦激发时光瞳,你就会开始逆生长,使用次数越多,对身体伤害越大。首次 激发时,你越年轻,余下的寿命就会越少。你可能永远都无法跟你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也会让喜欢你的人痛苦。这样想来,一起慢慢变老,是件多么幸福的事。不 是吗,大家伙……咳咳,你……怎么……不动了。”
我不知道我在哭还是在笑,是在笑着着哭,还是在哭着笑,不成功,就让我化成灰,随着夜空下降落的初雪,散在风中吧。
宇宙,宇,整个空间世界,宙,古往今来所有的时间。超自然的力量,使星空更加浩瀚璀璨。
雪花降落的速度突然变慢,连开始上升的黑色直升机的螺旋桨都好慢,可是,我需要它再慢一些,再慢一些。
像突然摆脱了地心引力一般,我越来越快,万物越来越慢,我们的距离急速拉近。
可即便如此,随着美人二号不断累积的动作,我最最最漂亮最最最可爱的小猫,那个小可人儿,白嫩脖颈一歪,头垂下来,随着美人二号的松手,开始跌落。
画面毫发毕现,像被放慢数十倍的电影,可它还是发生了。
美人二号定定的注视着我,没有半点愧疚。
我大叫一声。我叫了什么?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加速度让自己的胸腔快要爆炸。
穿过美人二号身体那刻,我好像在拥抱他。
眼前人双眸一怔,瞳孔收缩,光泽退散,慢慢眨动。他栽进我怀里,平静的说:好奇怪,这感觉,就像……就像一下子,过完一生。
这个家伙把眼睛转向我:现在想起来,是不是太晚了。
说完这句话,他就不动了。
我嘴唇嗫嚅着,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慢慢合上了美人的眼睛。
人生也许就是不断的失去,而痛心的是,我都没能好好的与TA们道别。
抱起三叔那个大眼睛怯生生乌黑水华的长发中梳着一个小辫子的养女小猫的尸体,我吻了下她的额头,鼻尖,嘴巴。
我爱你一次,我爱你两次,我爱你胜过世间一切。
宝贝,宝贝,这是个狂野世界,仅靠微笑是不够的。
宝贝,宝贝,我会永远记得你天真的模样。
我抬起头,映入眼帘的画面,除了夜空下飘落到广场上的雪花,蝼蚁一般的尸骸,血族女王落跑的黑色直升机,投下巨大阴影。
未来……
在沿着建筑攀援,一跃而起,冲进直升机并大吼变身之前,我总共启动了三次时光瞳。
绝望的血族女王亮起红眸,尖牙毕现,朝一个护女心切的狼族爸爸扑了过来。
机内发生了血腥事件。在快坠毁那一刻,一个男人从浓烟烈火的爆炸中跳了下来,怀中的婴儿哇哇大哭。
血族女王的头颅,紧随着掉落,断掉的脖颈处,鲜血滴淌,一双玛瑙似的红眸,栩栩如生。
星月无声,大雪渐渐覆盖了一切。
※※※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开始的那么多人,就只剩下了男主角……桌子对面的女孩紧张的问。
结束了,我说。
很开心听到这么精彩的故事,可是你没有把故事说圆喔,政府大楼确实炸掉了啊,你却没有交待。
嗯……这可能,是一个未解之谜。
好吧,很开心认识你,我会仔细考虑我们的关系的。
我也很开心,谢谢。
走出餐厅,还没上车,老妈就打电话来盘问。我真的见了那女孩,我说,不信再打牌的时候,你问她妈。
挂掉电话,我开了一会车,手机又响起,看到号码,不觉皱起眉头,接通蓝牙免提,注视着前方的风景,我问:又出现了什么邪物?
“联盟和星尘合并之后,邪物可安分了不少。只是我们又发现一个目击者,地址发给你,速去处理。”
我一激灵,在车上换了身常备的衣服,准备好证件,一个小时候后,赶到西城,敲开了一家住户的门。
先生你好,我是X周刊记者,对于几个月前政府大楼爆炸事件,想采访一下您。
男子有点激动,左右看了一下,把我请进屋,神神秘秘的说:那晚,什么都没发生。人们在广场上呆了一会,政府大楼就突然爆炸了。那些异族坐飞机坐车撤走了。事情就是这样!我不懂为什么有那么多风言风语……什么绿色阵营炸掉大楼,与异族同归于尽啦,没有好吗!
我静静的望着这个可怜人,半晌,打断他的叙述,轻声说道:看着我的眼睛。
男子一怔,张开的嘴巴没有合上,目光登时呆滞起来。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传奇,不管好与坏,那晚,恒州所有异类都死光了。
把这个看完,烧掉。记住,这才是发生过的真实事件。我把一个文档放到桌子上,封面上几个字很清楚:
超自然笔记,终章。
噢,关门的时候,我回过头:忘掉我曾经来过。
谎言说多了,有时候,自己都很难分清真假。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在我的记忆中,它是这样的——我不敢保证自己的记忆不会出错:
女王颤了一下,触电般缩手,良久,血眸回过神来。我们表情各异,如梦初醒,但不约而同的望向她。
你确定,这样的未来,是你想要得结果?黑手套目光从水晶球移到女王眼睛。
清场的命令一下,预言中的未来,就真的要发生了。
这个血族最高统帅有点迟疑,望了望身边的美人,思量半晌,说道:好,我答应你们的交换条件,我们可以撤走,甚至亲自炸掉这里,掩人耳目,但是她,女王指指小猫,要跟世界和这个小混血儿,一起走,给做我十年贴身巫奴。
不行!我急道。
我足够老了,而人生如此漫长。你认为,我会怕死,年轻人?女王盯着我们,咄咄逼人:这自然不是我们想要的未来,那你们就确定,这是你们想要的未来?
一时间,气氛格外紧张,小猫仰起白嫩俏脸,扑闪着大眼睛,看看我,又看看周围所有人,突然奶里奶气,体柔音清:我可以跟你们走。但是,你们必须让我跟大家伙每半年见一次面。
不行,女王想了一下,说:两年见一次。
一年,小丫头美眸轻眨,认真的说。
女王目光扫过我们,松口了:一年。
成交,小猫伸出小指头,女王笑了,但还是跟她勾了一下。
这个宝贝水眸荡来荡去,扑到怀里,抱了我一下,就没再说什么,默默站到了血族女王那一侧。
我想,这就是我们的告别。
※※※
花开花落,四季交替,江湖儿女容颜老,又到了飞雪满山的季节,一个黑衣男人站在顶峰,久久矗立。
直到一个灰衣男人出现。
十分钟后,她就到了。她脚上有定位器,别想着带她逃跑,会害死她。
嗯,知道了。
听说,你开始吸烟了,来一根?
好,额,没带火……
我这有。
谢谢。
就是那一架,我先走了。明天这个时候,我来接她。
我点点头。
掐掉烟,再回首时,一个小小的身影已出现在视野中,你可以用很多可爱美好的词来形容她,但那永远都比不上惊鸿一瞥。
确认过眼神,我等到对的人。
确认过眼神,我等到对的人。
未来长得很快,她都要和我一般高了。据说,这样的混血儿到六岁就停止生长,她很想见爸爸,但是女王婆婆不让。“
我知道。
对了,世界要结婚了,跟一个英国的王室。小丫头扑闪着大眼睛说:你想见见她吗?
我不知道……
娜美姐姐,洛呢,怎么没来接我,我还想见见WandaLinda!
明天再见她们,今晚你只属于我。
哼,你好无耻。
是的。
嘿嘿,你看我长高了没呀。
好像有哎。
——额,你重了。
当然,我正在发育嘛。
银装素裹的世界,留下一串足印,很快被大雪覆盖。
大家伙,你跟那个冰山美人,现在是什么关系啊?
很冰山吗?还好啊,我跟他,是一支烟的关系……
嗯哼,想我吗,大家伙。
想。
等我自由的时候,正好可以结婚啦,合法夫妻喔。
那么远的事……我可不一定会娶你噢。
你敢。
……
睡着了吗,宝贝。
没有。大家伙,给我讲个故事吧。
好,我想想,嗯……
“中国北方,太行山脉,数十年后……”
超自然之外:
这一年岁末,我独自驱车回故乡老家,准备在荒废很久的老宅中小住一阵,过节,休假,顺带写一部小说。
情节我都想好了:一个非著名作家,回故乡老家准备在荒废很久的老宅中小住一阵,过节,休假,顺带写一部小说,结果,却开始了一段不凡的奇幻经历。
不得不说,这里的夜晚,很适合写带悬疑色彩的魔幻现实主义小说。只是第三天晚上,写到正恐怖的地方,突然停电了,我不由得脱口而出,艹。
于是气氛开始变得诡异起来,我点起了蜡烛,还没放到桌子上,门外却突然有人说话。
“道道,玩不玩。”
我一怔,熟悉我的作品《超自然笔记》的读者都知道,为什么这几个字会带给我这样大的触动。可这听起来,更像是一个尖细的女声。
我推开门,走到黑漆漆的院子里,环顾四周,终于发现葡萄架的阴影中,好像有什么东西。
“是谁在那?”我皱着眉头问。
半天,没有动静,正当我要举蜡烛看个究竟时,一双似曾相识的清澈黑眸,抢先显露出来:
“PaPa,我是未来。”
-------------------------------------------
完,或者未完待续。斯道杨 于2012年平安夜。
首页 上一页[25] 本页[26] 尾页[26] [放入我的收藏夹]
  小说推荐 最新文章
三生石上写三生,来生是否再相逢[作者:烟波
心里没底
[不要以为很拽就很嚣张][作者:邀星·文七][
《因一具女尸,爷爷带我走遍大江南北》[作者
多好的一个吧怎么成了这样
神续之雾锁亳州[作者:倦倚东风][来源吧:神探
和初恋重逢,他让我做他的情人,对我虐心又
个人认为的中国大学排行榜
我的相亲对象居然是dota美女[作者:变体精灵
以前看过的好看的小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6-11-05 23:25:49  更:2016-11-30 17:27:53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2-22 20:38:35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