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图说 新闻 笑话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沣 360图书馆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天天阅读 -> 小说推荐 -> 倾冷颜没有彼之息[作者:慕容の月儿][来源:网游小 -> 正文阅读
 

[小说推荐]倾冷颜没有彼之息[作者:慕容の月儿][来源:网游小

作者:彤彤幺儿
脱水贴”百科:将贴吧内的小说或直播连载贴经人工处理,将原文章里作者发布的小说或连载正文以转载的形式发布到本贴内,让用户流畅阅读完小说内容.
与成员零距离交流专贴:http://tieba.baidu.com/f?kz=1016172654
本文脱水成员:彤彤幺儿
脱水贴标题: 【热门直播】倾冷颜没有彼之息 [作者:慕容の月儿 ][来源:网游小说吧]
原文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1333372360
原文作者:@慕容の月儿
原文出处:网游小说吧

倾冷颜一边走在路上一边数着仓库里存的钱,六位数的金币让她笑得合不拢口,这可是金币啊!在游戏里只能充值RMB兑换出来的商城货币,一元RMB= 一金币,比游戏里通用的货币铜钱不知道要值钱多少,而现在她手上有六位数的金币啊!
没想到烽火城里的那些土鳖子这么有钱,前几天她为了炼造一副盗贼的特殊武器而耗光了她所有的积蓄,她刚刚只是因为无聊找乐子跑到烽火城里扫荡一遍,就搜出了那么多金银珠宝,她开始考虑以后要不要逐个把整个《梦靥》世界里的城池都给攻下来。
不但可以看见那群土鳖子因为钱财荣誉尽失而痛哭流涕,还可以拿着大把大把的钱财花天酒地一把,倾冷颜爽了,爽爆了。
就在倾冷颜刚回过神的时候,突然发现远处有几个人在打斗,其中有四个是技术老手,而他们围殴的那个只是小小100级的盗贼。
“快把彩虹之泪还给我们!”为首攻击的那个法师说出了令倾冷颜振奋起来的一句话。
彩虹之泪是城池排行前十的师团城中的镇殿之宝。
师团是专门招收世界各地的元素师、法师、召唤师和巫师这些职业名为“XX师”的组织,而当他们被排入全服前十城池的时候,城里的人为了庆祝而炼造出了一条名为“彩虹之泪”的项链,只要佩戴上彩虹之泪项链,就可以全属性提高30%,这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个诱惑,更何况是喜欢搜罗宝物强行掠夺的倾冷颜?
只是竟被一个小小盗贼盗了去,还真不明白是为什么,当初她潜入师团的城池中搜寻了整整三天都没有找到,竟这么轻易地就被别的盗贼偷去了?倾冷颜有点不服,藏在暗处偷偷跟着那群人跑向了无尽火山。
无尽火山可谓说是整个世界里最可怕的地方,首先这里有修罗级的BOSS出没不说,另外若是在火山洞口处观光的时候不小心失足,那就真的成千古恨了。
若你只是区区仗着级别在《梦靥》里刷怪打发无聊时间那倒没什么好心疼的,心疼的是当你穿着几百万金币弄回来的炫酷帅装备的时候在洞口处这么轻轻的滑了一下下……
倾冷颜顿时明白了为什么那个小盗贼会把那四个师团的人引来火山了,她冷冷笑了一下,师团人身上穿着的金光装备,闪得她的双眼发红发红的呢。
“哟,有热闹让我凑一脚,如何?”她出其不意地从那群人身后走出,妖娆的身姿出现在火光冲天的火山上,不论是谁,看见刚刚把第一城池给毁灭掉的恶毒凶手,都会觉得全身发寒,更何况她总是那么一副狰狞的笑颜?
为首的法师看了一眼那个偷了宝物的小盗贼,接着狠狠地提起法杖直指着倾冷颜,道:“你这个臭女人,上次入侵我师团为非作歹我已经不再追究,如今你还要过来捣乱,是要与我整个师团的人成为敌对么!?小贼,别以为你有倾冷颜撑腰我们就会退缩!”最后一句话是对着那个小盗贼说的,但显然,那小盗贼一脸的不明所以表示出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倾冷颜缓缓从腰间取出佩刀,抓在手中随意摆弄,笑道:“这么说来,还真是要多谢师团的好友上一次贡献了那么多好宝贝给我呢,不然我又怎么炼得出我的宝贝?”她手中的这把刀并不是刚才屠城的那一把,如果说那把刀充满了血之气息的话,那么这一把,便是凝聚了上千万怨灵的万鬼之洞!即使是在火山处,也隐隐令人感到背脊发凉,被那把刀的寒意侵蚀着身上的温度。
“倾冷颜,这个人盗取了我们师团的宝物,我们师团与盗窃者之间的事与你无关,你最好不要插手。”
“宝物?”倾冷颜根本没有把这些人的话放在心上,而是迈着一步又一步婀娜的步伐,从他们身后走到他们眼前,挡在那小盗贼与师团之间,“难道你们不知道,哪里有宝物哪里就会有我倾冷颜出现么?”她的眼里充满着杀意,虽然嘴上依旧是挂着冷笑,但不知何时已经变成恶魔般的笑容了。
“小弟弟,等会儿姐姐再来收拾你,如果你想跑的话,尽管试试。”倾冷颜紧紧抓着短刀对身后的小盗贼说,而她看似松散的模样却在无形中摆出了备战的姿势。
“倾冷颜,你若执意要与我师团作对,那我们就……”战前还在长篇大论地说废话的召唤师早早的就被倾冷颜闪身过去砍了一刀,另外三人全部被惊了一下,朝着被倾冷颜控制住的召唤师大喊:“大长老!快召唤神兽!”
鲜血在流,暖热却又带着腥臭的液体染红了倾冷颜雪白的双手,她从背后挟持住召唤师,短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深深的插了进去,空气里弥漫着血的味道,还有倾冷颜清幽幽的笑声。
“你召唤个试试啊,我等着……”倾冷颜猛地把短刀从召唤师的脖颈上抽出来,鲜血肆无忌惮地从召唤师的身上喷涌而出,趁着血量还没有完全流失,召唤师边吃着大量药物边念动着召唤的咒语,可是眼前那里还有倾冷颜的身影?只有满地被自己鲜血染红的土块。
突然,被吓得发愣的另外三人中发出一声“救我!”,放眼望去,元素师瘦小的身子早已被倾冷颜的快速攻击划得全身是伤了,身旁的法师手忙脚乱地晃动手中的法杖企图为他回血,但是元素师被倾冷颜快速的身影拖得到处乱动而无法瞄准。
元素师心知求助已经没什么作用了,心想在死之前能拼上一把帮助战友,于是不再挣扎着逃离攻击而是抓紧时间念动咒语,身旁的巫师、法师和召唤师也趁此机会一鼓作气,大家都念起咒语来。
元素师的咒语渐渐在半空中形成一个水球,水球举着耀眼的光,拼尽自身力量而形成的水元素破坏光球只要光看着都能感到它的力量之大,若是低防低血量的盗贼受了这么一下肯定会一招毙命,站在远处观战的小盗贼不禁为倾冷颜捏一把冷汗。
然而,就在元素师的手触碰到水球准备转身投向倾冷颜的时候,倾冷颜冷笑着突然消失在他身后,随即不知从哪被踢了一脚,元素师的身子向后倾去,手中的水球瞬间脱离自己的控制,向天空飞去,而此时,在天空中施放着流星火雨般杀招的法师,正迎着出其不意飞来的水球不知所措……
空气中弥漫着的血气一瞬间浓重起来,元素师倒在血泊中,瘦小的身体因为被掠夺过而显得光溜溜的,本在天空上的法师因为及时歪到一边而侥幸避开水球,但是手中的法杖却直指了巫师,巫师的身体因为受到法师的攻击而被击飞出去,飞出去的那一瞬间本是为了倾冷颜而准备的诅咒之光一下子脱离自己的控制,向只剩一层血皮的召唤师射了出去……一瞬间,师团的长老四人几乎全军覆没,而倾冷颜只是被打掉了20%的血量,正舔着刀刃上的鲜血阴笑着望向飘浮在天空中法师。
“三长老!四长老!”被击飞到远处的巫师冲倒在血泊里的光溜溜尸体大喊,充满愤恨的双眼在瞄到倾冷颜的那一刻,便溢出无尽的杀意。
风在吹拂,火山洞口冒出来的浓烟被风卷到这片已经布满血色的战场,朦胧的烟雾笼罩在这静寂不动着的三人之间,站在远处的小盗贼仿佛听见了空气中有恶鬼在嘶吼,有怨灵在哀嚎。
倾冷颜说:“还剩两个,是想下地狱呢,还是想上天堂?”
对方两人不语,杀气弥漫,倾冷颜笑,说:“在我手上,只有被黑暗吞噬埋没的份!”
她手中的短刀狠狠地向天空一飞出,一道银色的雷光被劈了出去,划破血色天空,刺痛了所有人的眼。
谁都认为那是一道雷,谁都认为那是从倾冷颜手中发出的华丽丽的技能,但是直到那道“雷”停息在半空中的时候,他们当时就震惊了!
什么雷,什么技能,简直就是红果果的笑谈!这道所谓的“雷”正连接着倾冷颜飞出去的短刀和她的手腕,仔细一看,这分明就是一道细长的链条!
“这……这是……”远在一旁的巫师看呆了,他从没见过这连着链条的短刀,虽然的确听说过有这么一种武器,是盗贼的特殊武器,但是眼见,却是第一次。
“这是盗贼的特殊武器,长链刀?”站在火山洞口旁的小盗贼瞪着双眼看那道停留在半空中的链条,这一头由倾冷颜的手牵着,而那一头已经紧紧的绑住了法师的身体,而那把带着鬼气的短刀已经在法师的身体里没了半段刀刃……
血在缓缓地流,法师依旧停在半空中,长链束缚住他他根本动弹不得,或者说他根本就没办法控制住自己太过惊讶的情绪……这把刀他有听说过也有见过,在倾冷颜把他的师团扫荡一遍过后没几天这把刀就问世了,当时只是他的一位小侦察员发现的,也不知道这把刀出自谁之手,只清楚这刀黑暗如地狱,配上链条以后更是称霸蓝空的黑暗飞鹰。
当时侦察员给他的只有一张模模糊糊的截图,截图上隐约看见一道雷光和一把短刀,持有者的身影被灰蒙蒙的烟雾掩住了看不清楚。
侦察员问他:“长老,我们也要炼造自己的特殊武器么?每个职业都有自己所属的特殊武器,不如我们也炼造吧!像当初炼了彩虹之泪那样,只要我们拥有这些武器,全服第一城的位置就离我们不远了!”
而他只是冷冷的笑了一下,回答说:“炼造特殊武器?你在开玩笑么?特殊武器不但取材难而且炼造条件也苛刻得坑爹!就算是特级的装备炼造师也懒得动手,那个人弄了这么一把东西肯定只是侥幸,若是没有大量的宝贝材料一起堆着,就算炼出来了也是垃圾!他那把估计也是垃圾。”
骂完小侦察员他就转身走了,但好像又想起什么事情,再回头补上一句:“你忘了前几天我们才刚被倾冷颜洗劫么?仓库里的东西还不够我们塞牙,炼什么狗屁武器!?”
………………
对啊,炼什么狗屁武器?原来那把长链刀是倾冷颜炼造出来的,原来那个看不清楚的影子是倾冷颜!他怎么就没想到呢?倾冷颜前几天才刚在他的师团里洗劫而空,这么过几天一把需要大量材料符咒当祭品的特殊武器就问世了,当时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真是个试刀的好用具。”倾冷颜手中紧握着细长的链条,满眼杀意,“这是你们的贡献啊。”她看着瑟瑟发抖着说不出话的法师,就像窝在蜘蛛网深处的毒蜘蛛看见了等了很久才出现的猎物,正要一步一步靠近他,吞噬他……
“倾冷颜!!老子杀了你!!!!!”远处按捺不住的巫师举着魔杖向倾冷颜跑了过来,身后飞沙走石卷起一大片黑暗的雾气,他巫师的最高技能“无底黑洞”正吸食着周围的一切物体,带着最后的力量,他要给倾冷颜来招致命一击,让她落入无尽的黑暗的诅咒中!
不单是为了被掠夺过去的宝物,不单是为了死去的战友,更多的是被她毁灭得差不多的师团的荣誉!!
倾冷颜微微一皱眉,那黑暗的雾气正带着巨大的吸力往这边靠近,她开始有点站不住跟脚了,但是让她死在这种地方,她怎么可能会接受?
倾冷颜将手中的链条用力一收,半空中的法师被猛地一扯下来,几乎是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他就被倾冷颜甩了出去,血量几乎尽失的法师手忙脚乱地为自己回血,却没见到自己的脑袋正往着巫师深厚的黑洞砸过去,巫师被狠狠地惊了一下,想收住黑洞但无奈范围太大一时收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往地狱飞过来……
“三长老!!”巫师拼了命的喊了一句,法师抬头望去,只能望见无尽黑洞与黑洞前的那张因为焦急绝望而扭曲的脸。
他想逃,但是太迟了,巨大的吸力是恶魔的爪子,将他紧紧抓住就不再放开。
哧——法师被卷进了黑洞中,他手中的法杖掉落在洞外,沧桑的痕迹和未干透的鲜血遍布其上,黑洞猛地收缩最后化成朦胧黑雾消失在无尽火山中。
“哼。”短刀被收回手中,倾冷颜冷笑一声。
这也算是前十的城池么?面对敌人就如此慌乱,到底是《梦靥》堕落了,还是这些人根本就是一群蝼蚁?果然,用钱财支撑起来的权力、荣誉,只是这么轻轻一打击就会垮掉,昔日的光辉,只是在别人看不见的地底下用利益堆砌起来的罢了。
巫师绝望地看着周围地上一滩又一滩的血,倾冷颜不但自己沾上满手鲜血,还会让敌人也沾上他们战友的鲜血,这个女人……不,她不是人,根本就是只懂得杀戮与血腥的恶魔!
“还犹豫什么?”倾冷颜的冰冷声音从远处传来,巫师猛地抬头,本以为她会像从前那般消失在眼前再出现于身后杀敌人个措手不及,但是这次并不是,他抬头,只见到那把沾满血气的鬼之刀拖着长长的链条如惊雷一般向自己飞过来。
“记住了。”她的手一伸一收不停地挥动着,长链刀在巫师身上划下无数伤痕,“这把刀的名字,鬼魅流影!”话音刚落,短刀直直插入他的身体里,长链也不知何时将他的身体紧紧缠绕住,恍惚中望见倾冷颜恶魔般的笑,再就是眼前画面一闪身体一晃,长链将他往炽热的火炎中甩了过去……
鬼魅流影? 哼,他会记住的,这把鬼刀,还有这个恶魔,他会一辈子都记住的,总有一天,他要让她落入无尽的炼狱之中不得翻身!
“哇啊!”小盗贼喊了一声,倾冷颜望过去。
糟! 刚刚只顾着把这个被自己击溃的窝囊废甩进火山洞口而忘了站在火山洞口旁的那个小盗贼,一个不小心竟然让那个没了神智的家伙把小盗贼撞了一下,两个人一起掉进火山洞里了!
谁死谁活她可不管,她的目的本就是为了取得彩虹之泪,夺了师团的最高利益和师团的无尽荣誉,但带着彩虹之泪的那个小盗贼如果也一起掉进洞里了,那她刚才那么辛苦打拼不全成了白费力气!? 白费力气的活她不干。
嗖——陆眉摸着键盘快速地敲击着早已烂熟于心的快捷键,从包裹里拿出普通的短刀换下鬼魅流影,接着用很一般的抛飞技把刀甩进洞里去,紧张跳动的心并没有扰乱她手上的速度工作,那个家伙一定要保住,彩虹之泪她一定要拿到!哗——!!!火山洞里放出一大束金光,绚丽的火光宣告着消逝与毁灭,到底是谁掉进了熔浆中,到底是谁被还原成数据,倾冷颜不知道,倾冷颜很紧张。
到底是谁?她迈着一如既往的婀娜步伐,心里七上八下地往洞口处靠近,越是靠近,她的心跳就越是加快……
“把彩虹之泪扔过来吧。”倾冷颜伸出手,那只沾满鲜血的手。
又是一阵惊悚,小盗贼下意识地握紧了彩虹之泪,总感觉只要丢失了这棵救命稻草,下一刻倾冷颜手上的沾着的鲜血就会是他的。于是,他把手藏在身后,说:“万一我给了你你就把我扔下去怎么办?”
说出这句话,有一瞬间倾冷颜的表情僵了一下,随后她好气又好笑的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气氛尴尬了一小会儿后,她抬起头,语气冷峻地回答道:“我从来都只杀手握金钱权力的人,你不过是个土包子一只,我才不稀罕杀你。”
岩浆在脚底下噼里啪啦作响,一阵浓烟涌上来淹没了对面人清冷的容颜,有一小段空隙,小盗贼回想,的确,倾冷颜从来不杀也不鸟那些无辜又没钱的土包子玩家,例如他,若是他现在手上没有抓着彩虹之泪的话。
“其实,你是不是有些什么难言之隐才会做些令人讨厌的事?”小盗贼没头没脑地问出一个连自己都不明白什么意思的问题,却让对面的倾冷颜陷入了沉思。
难言之隐?
她……一开始为什么会成为一个这么嫉恨利益与权力的人?……
回想到从前的事,陆眉的手僵住了。
小学,她爸爸跟着一个富婆波霸跑了,当时要强的妈妈一手担当起家里的经济来源,自己开了家公司当了老总,接下来的日子便是早出晚归,有时候她甚至连续好几天都见不到妈妈影子。
那时候,妈妈总是在无意中狠狠地说出几句话:“等我有一天发达了,让他知道当初离开我是要有多后悔!就算他再怎么恳求,我也绝不会心软,哼,不就是钱么?”
但是后来她习惯了啊,习惯了事业有成的妈妈每个星期都扔来一沓钱给她当零花,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坐在窗前发呆,习惯了心里堵着一个结不对任何人说,从此她变得孤言少语,郁郁寡欢。
她曾问她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而她妈妈总说:“很快,等妈妈把这份文件整理一下。”
是的,整理文件,为了整理这份文件妈妈一连几天没有出现在她面前,尽管她坐在家门口好好等着,一等便是好几天。
她是那么的满怀期待,期待着妈妈下一刻便推开眼前那扇门,就算是轻轻地拍一下她的头她也就知足了。可是呢,没有,她等了好久好久,等得手脚发凉了,连心都发凉了,她一直等着的那个人都还是没有推门进来。
再后来,她连等都没有耐心继续下去,每天抓着那一沓纸币陪着自己。
而在学校里,她本来和同学们是很有交情的,只是某一天她的眉间结了一块挥不去的阴霾,尽管微笑也如同苦着脸,说话也越来越悲观无力,终于,她在学校也变成了一个人。
她曾等着朋友们过来和她一起讨论问题,曾等着朋友挥着手喊她一起回家,可是终究,她只能形影单只的站在远处看着别人成群结队的玩耍、回家。
一个人的时光,她的口袋总会装着一沓纸币,只有那一沓一沓发着铜臭的纸币才不会离开她,只有那没有感情也不会发出声音的纸币不会长腿跑出去。
这孤单的日子延续了没多久,直到她上初中那年,换了学校,学校里的新同学告诉她玩网游可以交到很多很要好的朋友,她才第一次接触这叫“网游”的事物。
渐渐地,她发现玩网游的确可以交很多朋友,但是却不能长久,为什么?不就是因为她是个菜鸟么?不管她坚持不懈地练了多少级,拿到了多少成就,单是因为她没有操作技术也没有牛13的装备、时装,再多的朋友也只是泛泛之交,说了一两句话以后便再无联系。
于是,她想起了总被她装在口袋里的那些钱。
钱,她不缺,或者说她只剩下钱了。
什么时候妈妈就开始每星期扔下那么一沓钱给她就出去忙生意她已经记不清,说什么很快就会回来,说什么真的很爱她不愿意离开她,结果还不一样是把她丢在一边不再理会?
母女之间的联系、关爱、保护,就这么被钱财硬生生的阻隔开了。
那天,陆眉从抽屉里拿钱出来,学校放学铃刚响她就往网吧里跑,果断充值N多的游戏金币就立马上线。按照朋友们所说的,按照自己所看见的,她找遍了整个游戏世界里各种各样的珍宝,不管玩家开出多高的价钱,她只有一句话:好,我买了。
好,我买了,不管要多少钱我都要买下来,只要有了这些,就会有很多人来崇拜我,就会有很多人来争先恐后的跟我做朋友,我将不会再寂寞,我将成为所有人的中心!
不过短短几天时间,陆眉的游戏角色便穿金戴银,再不是从前那个只有高级别没有牛13装备的她,而是穿戴着所有人都求之不得、令所有人都为之眼红的装备、珠宝,走在大街上,新手也好老鸟也好,无不回头偷偷瞄着她擦肩而过的身影,对着她的装备垂涎欲滴。
这种感觉很好,陆眉很开心很享受,也如她所想,没多久就有一批傻兮兮的菜鸟和一群装13的RMB战士围过来求勾搭,用花言巧语捧她,用各种手段亲近她,一时间有关她的事情成为整个游戏世界里人人疯传的传奇。
从此以后,每次上游戏前陆眉都要在网吧柜台前洒出大手笔,把白花花的银子全都变成一串数据好让自己享乐。在这个游戏世界里,有了钱,无所不能,朋友、荣誉,果断如同奔腾汹涌的浪潮向她扑打过来,她沐浴在这澎湃的浪潮里,感觉万般享受,乐不思蜀。
而那个冷漠的家庭,冷漠的学校,不再是她所向往、所期待的世界,在游戏里她爱干嘛干嘛,没人敢拦她,她的装备最牛13,看谁不爽杀谁,她的钱财堆积得最高,朋友什么的源源不断地涌过来。
后来,她开始逃课来网吧打游戏,跟一帮子哥们儿上山打怪扫BOSS,她的牛13 装备一出手震慑全场,呼声在她身后连连响起,让她叉着腰踩在BOSS的尸体上笑不拢口。
直到后来遇见了一个男人,陆眉情窦初开。
这个男人是在她抄着一大票哥们儿上山秒特级BOSS的时候出现的,在BOSS面前,她向身后大喊说:“今天老娘出手自个儿打,打完了掉落品归你们,谁插手我砍谁啊!”
话说得很霸气,内容也很诱人,那票义气的兄弟就这么堆在陆眉身后看着她如何去秒杀这个特级BOSS,面带笑容,双手抱胸。
然而只有这个陌生的男人突然从人群中走出来,对她说:“不,我跟你去,这个怪连本服第一都说难,你自己去是打不过的。”可他刚说完这句话,陆眉就火了,抄起大刀指着他一通乱骂,没想到身后的特级BOSS似乎是等得不耐烦,三两下蹿到陆眉身后一爪子就往她身上拍。
此时此刻,那票在附近看戏的义气兄弟被吓到了,一个劲儿喊着“快跑啊”就这么一哄而散,他们的大姐头还在BOSS的魔爪下受苦,竟没有任何一个人上前救她,甚至连一个普通的远程法术球都没扔就这么全跑掉了!
唯独那个男人举着剑向她冲去,不顾一切地就这么冲了过去。
当时她想,若是没有她这一身巨牛叉的装备能够撑一下BOSS的攻击,估计她就会死回城里跟这个好男人就这么擦身而过。然而,结果是两个人一起死回城里,从此成为好朋友。
自那以后,陆眉终于发现,自己靠钱财而束缚住的友情并不可靠,于是她的重心逐渐偏移到那个男人身上去。依旧每天的逃课并不是为了交朋友,而是想要快点见到他,每次见到他就会送出一大堆礼物和他增进彼此之间的感情,然后两人一起打怪、周游世界,好不亲密。
坠入爱河的陆眉对那男人千依百顺,他要什么她都给他买,他看什么不爽她就帮他杀,很快,传奇人物陆眉从人们的饭后茶话中渐渐淡去,而随之跟上潮流的便是陆眉的那位亲亲老公。
陆眉说:“老公,你爱我么?不如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那男人说:“我最爱你了,咱俩当然要永远在一起啊!”
于是她开心了,于是她觉得这个世界只要有这个男人,就够了,身边那些冷漠的人,那些眼里只有金钱利益的人,都见鬼去吧!
而某天,两人约定好到现实中见面,陆眉突然发现,自己还是错了。
那个男人牵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一起来到他们约定好的咖啡厅里,还只是个小女生的陆眉顿时就怔住了,她有点反应不过来,不,她根本就是不愿意相信眼前的场面!
他……他们之前不是已经约好了要永远在一起的么?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她不管这个男人比她大多少岁,她也不管这个男人是不是高富帅了,这里只有他会对她好,她愿意跟着他逃离这个冷漠的世界。
可是……可是……怎么,她好像又错了?
“眉眉,你看,这是我女朋友。”他亲密地揽着那个女人的肩膀,对陆眉笑道。
陆眉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两个人之间完全没有缝隙的亲密接触,一动不动。
那男人笑了笑,接着又凑到陆眉耳边轻声说:“多亏你在网上给我的那些钱让我找到这么靓的妹子,谢谢你啦!对了,见面前让你带的钱你带了么?”
钱?陆眉回头看了看男人的笑脸,从包包里拿出厚厚一沓红色毛主席,他说这是带她去旅游用的,所以要带多点不然不够用……可是,现在看起来,并不是这个样子呢……
那女的一看见陆眉手上那么多钱,顿时两眼放光,抱着男人的手臂嗲兮兮的一通乱叫:“老公老公,你妹妹好有钱啊!你家里做生意的吧?让妹妹拿那么多钱出来不怕你家里人反对么?”
“怎么会反对呢?这些钱就是赚来给我们花的,对吧?”男人朝陆眉笑,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手上的钱。
“哈哈就是就是,好开心~老公你真好~快想想我们今晚去哪个酒店,一定要最豪华的!”
看着这对男女在自己面前跟两只鼻涕虫一样黏来黏去,陆眉抓着那一大把钱冷笑几声,她还能说些什么呢?敢情自己的真心付出真心等待,在这金钱面前又化为泡影了?
她深吸一口气,极力抑制住因为太过生气而无法控制的颤抖,理清了思绪,她终于看清了这个人的真面目……果然这个世界,还是被金钱利益埋没了么?感情什么的,真的很不可靠啊,没有金钱基础的感情,根本就是狗屁不如!
陆眉抬起手把那一沓钱“唰”的一下砸到男人的脸上,咬着牙喷了他一脸口水:“去你妹的狗男女,肮脏!”接着,甩下那对错愕得来不及反应的男女,大步流星地离开咖啡厅。
街道两旁的霓虹的异常绚烂,晃得她两眼发昏,再美丽的街景再美丽的黑夜,都是那么的冷冰冰,她连遥望都觉得凉透了心。
在她心里,她所期待的那个世界已经开始崩塌、破碎,一道道裂痕划过那片天空,温暖、感动,破碎成粉末被风吹散。什么时候那个世界已经不复存在,自己只不过是个一直傻等的笨蛋,明明……明明很早以前就已经察觉了的……
那晚,陆眉哭了,自爸妈离婚以来第一次哭泣,哭得死去活来,把自己的梦化为那怎么拭都拭不干的泪水从眼里流出,让自己的心慢慢变得冰冷,慢慢变得坚硬。
真情什么的都是骗人的、不存在的,只有将那些刺痛人心的利益、荣耀都给毁灭掉,只有不顾一切地把自己想要的东西都得到,她才能获得救赎、寻得解脱!
“所以才会有现在的陆眉吧。”倾冷颜自言自语道,那么的无奈。
自那以后,她突然懂了,在游戏里再怎么装也不会有人在乎你,因为这些充满金钱利益的游戏,所有人都是一张冷漠的面孔,而那张冷漠的面孔,才是他们内心最真实的模样!
在游戏里,她放弃了伪装,放弃了想要取得别人的关注这样令人不禁发笑的傻念头。握住手上的刀,她要做的,只是挥刀、抢夺、还有毁灭,毁灭别人的梦,让自己得到满足;毁灭别人的面具,让自己能够耻笑他面具下的懦弱!
从初中到现在,多少年了呢?她练得一手好绝技,在游戏世界里肆意驰骋,没有人能阻止她。在现实中,她用笑容与温和包装自己得到身边人的关注,在游戏里,她化身成为无人能与之匹敌的刀刃,发泄与发泄,却没想到原来真实的自己,竟是那么的令人畏惧……
什么时候会因为伪装过多而累倒,什么时候朋友们对她的关心会突然离去,什么时候当她在现实中展示自己真实的一面时,会让人不敢靠近……她太害怕失去了,所以只好在游戏里对别人抢夺……
“倾冷颜?”对面的小盗贼见她陷入沉思,又见自己手中握着的刀已经再不能撑多久,他鼓起勇气打断她的思绪,“我是真心觉得,你并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你只是……害怕孤单所以才想办法得到别人的关注的,对么?”
咯噔——像是有块石头重重的砸在心上,倾冷颜抬起头,看着眼前被烟雾模糊了身影的小盗贼,她突然……突然有点想要哭出来的感觉?
难道自己埋藏的这么深的感情,都要被看出来了吗?
“少废话!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倾冷颜手臂用力一扯,把插在火山洞口边上的短刀抽了出来,眼看着她的身体就要往岩浆里掉下去,忽的她向身后的石壁用力一蹬,接着整个身体犹如离弦之箭向小盗贼那边飞过去。
小盗贼看着倾冷颜带着恶狠狠的表情向自己飞来,心想是真的碰到她心里的那根刺了,看来……再无情再冷血的人,也会感觉到无奈的痛,一种即使伤口愈合了也会感觉得到的刺痛。
不过,自己是要死了吧?戳到倾冷颜的痛处,一定会必死无疑的吧……他练了那么久的级啊都要化为数据了!真的心痛死了!就算是重申小号过来再玩过,他也会感到心里那阵无时无刻不在的刺痛啊!
小盗贼闭上双眼,只感到倾冷颜冰凉的刀刃划在自己身上无比刺痛,血量在流失,握着刀柄的手也渐渐地失去了力气。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感到全身无法言喻的刺痛,冰凉的身体,血量也流得差不多了……
嗖——有什么柔软的东西碰在他的胸口上,转瞬即逝。
【系统】玩家倾冷颜夺得彩虹之泪。
小盗贼缓缓睁开双眼,朦胧的雾气模糊了倾冷颜的模样,只见她手中那把黑暗得如同有万千厉鬼在呜咽的短刀架在自己的脖颈上,一阵寒毛竖起,接着她轻声哼了句:“彼之息,我会记住你的名字……”,那短刀抹过他的脖子,痛楚与冰凉瞬间冲袭着他的脑门……
最后一眼,看着倾冷颜矫健的身手蹬着石壁跳上洞口,还有她手中的彩虹之泪被火光映得闪闪发光……假如,假如他能练出跟她一样的好身手,或许就不会死了呢?
【系统】请问您是要回城吗?
倾冷颜消失在洞口边上,他的尸体浮在半空中,身体下是冒着火泡的岩浆,炙热遍布他的身体,他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
但,事实就是他已经死了,可又没有。
倾冷颜杀了他,同时也救了他,她实现了那个承诺,要救他就要献出彩虹之泪。
彼之息点击确认回城,下一瞬间他就完好无缺地站在城中,身边来来往往的路人将他的身影埋没,一阵清新的空气向他袭来,他感觉自己简直如同重生一般。
其实,倾冷颜真的是无情无义非常冷血的女子么?她的黑衣是为了什么而穿上,她的利刃又是为了什么而紧握,她到底,在这个《梦靥》世界里,带着的是面具,还是真面孔?
“喂?”
“眉眉!你该不会还是在玩游戏吧?”
“对啊,在家没什么事好做,就玩玩游戏嘛~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们几个姐妹要出去逛街啊,你要一起么?”
“嗯……好吧,等我洗个澡我就跟你们一起去~”
“那我等你~要快点哦!”
嘟、嘟、嘟、嘟……
合上手机,陆眉撑着下巴坐在电脑前,倾冷颜站在高塔上俯视地上如同蝼蚁一般行走的人们,淡漠的双眼透露出的凶光似乎要吞没整个世界,天下的风风雨雨她该如何去把握如何去掠夺?
更有,她为什么要去掠夺……是让那个小盗贼说中了吧,自己是那么的害怕孤单……
利益、感情,无论她再怎么抢夺再怎么毁灭,为什么总是得不到无所谓利益与荣耀的感情?
这两者之间,到底孰轻孰重,这两者之间,她要怎么做,才能让曾经离开过她的人,再回头看看她?
为了那些生带不来死带不去的利益和荣耀,那些人就真的可以放弃自己的感情么!?
无声的叹了口气,陆眉合上电脑,拿起浴巾走向浴室。
夜晚,陆眉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自己的单人小公寓里,屋子里一片昏黑,即使是夏天也总觉得这黑暗中在透着一阵凉气,一阵噬人骨血的凉气,她的身体有些僵得站不稳。
摸着黑打开了屋子里的灯,把手提包往沙发上一扔她便转身回到卧室里,熟练地打开床边上的电脑,刚爬上床就打开了游戏登陆。
太累了,真的是太累了……只有在这里才能发泄,那群女人……她们只是看中了她手里的钱罢了,每次说得好听就是一起去逛街,到最后结账的还不一样是她?就因为她的母亲是金融公司的老总所以就看上了她手里那大把大把的钱么?变相的傍大款?可笑,陆眉冷哼两声,点击了“登陆游戏”,倾冷颜一身黑衣以及那双冷漠的眼神便出现在眼前。
这次……要去杀谁好呢?谁比较有钱有势值得她去毁掉呢?
这一刻她还站在原地思考着该去干什么好,下一刻她的身体就被一个激光球击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墙上,留下一个大大的如同蜘蛛网一样龟裂的坑。鲜血从嘴角溢出来,倾冷颜倒在地上气喘吁吁,这一激光球和撞在墙上被打掉的血量,足足掉了25%!
“谁!”她立马抽出插在腰间的鬼魅流影,那双充满杀意的眼和手中宛如捕食中的猛兽之刀,无不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让人毛骨悚然寒毛直竖。
偷袭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天时被她教训得落花流水师团长老,那个元素师,那个复仇者,正站在她的面前愤恨地看着她,手中慢慢聚集的第二个激光球随时会脱离他的控制向她飞过去。
哼,是他?他是嫌没死够么?白天的时候才刚把他扒光,现在又是全身金装闪闪的出现在她面前,果真是不识好歹!
“倾冷颜,你伤我师团之荣誉,伤我师团之人,今天我一定要把你的命和彩虹之泪一并夺过来!”他的身体如离弦之箭猛的从原地飞出,夜晚黑暗的天空毫无光亮,野外的精灵之光映得他的身体,竟如同一只发现了猎物踪迹的黑豹!
糟糕!他的速度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飞快!?来不及躲避的倾冷颜暗暗咒骂一声,硬生生接下了元素师扔过来的一连串激光球,一瞬间血色和激光球的白光混在一起向四处溅开,倾冷颜身后的那一堵墙被轰得粉碎。
“哼,看你还不死?”元素师瞪着那一抹刺眼的光亮恨恨地从牙缝里挤出这些恶毒的字眼,但是真当他准备为倾冷颜吃了他一招而感到无比兴奋的时候,突然发现脚踝处传来一阵冰凉以及剧痛!
“糟了!”他低头一看,正是鬼魅流影的长链!如赤练毒蛇的冰凉身体一般,紧紧缠绕在他的脚踝处,那把黑暗得如同无尽地狱的短刀紧紧贴着自己的小腿,那是赤炼毒蛇的信子,正舔着它的猎物!
她、她怎么没死!明明他已经开了BUFF,那一击的威力相当于必杀,她竟然还活着!
“赤练蛇”将他的身体往地面上一拽,元素师连喊叫都来不及就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扬起一大阵灰尘和碎石块,模糊了周围的世界。
“长老!”暗处跑出来一群师团成员,为首的是刚才一直在暗处为元素师开BUFF的高级牧师,身后是给倾冷颜开了僵硬诅咒的巫师,两个人暴露在寒凉蚀骨的空气中,望着那尘土中正闪着凶光的双眼,不禁感到背脊一阵发凉……
“是你们在从中作梗啊。”幽冷的声音从黑暗传过来,那牧师和巫师站在其中,感到仿佛那是千万只从地狱里伸出来的怨魂之手,在抚摸着他们身上的每一寸皮肤,激起一阵阵鸡皮疙瘩。
灰尘慢慢被微风散去,微弱的精灵之光照映下,一身黑衣的倾冷颜几乎要隐匿于黑暗之中,她脚下踩着受了伤的元素师,鬼魅流影缠在他的脖颈上,短刀的刀刃紧紧贴着他的咽喉,只要倾冷颜握住铁链的额手稍微一动,他的鲜血将会肆无忌惮地喷涌而出。
夜晚安静极了,静得跟死了一样。
“准备好接受死神的邀请了么?”倾冷颜舔了舔嘴角自己的血迹,杀气一阵一阵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本文已tj
  小说推荐 最新文章
三生石上写三生,来生是否再相逢[作者:烟波
心里没底
[不要以为很拽就很嚣张][作者:邀星·文七][
《因一具女尸,爷爷带我走遍大江南北》[作者
多好的一个吧怎么成了这样
神续之雾锁亳州[作者:倦倚东风][来源吧:神探
和初恋重逢,他让我做他的情人,对我虐心又
个人认为的中国大学排行榜
我的相亲对象居然是dota美女[作者:变体精灵
以前看过的好看的小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6-10-23 20:07:29  更:2016-11-28 05:22:02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4-23 2:24:08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