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网 -> 小说推荐 -> 与女友拍拍发生灵异[作者:酒后随笔][来源吧:鬼 -> 正文阅读

[小说推荐]与女友拍拍发生灵异[作者:酒后随笔][来源吧:鬼[第1页]

作者:小沫家的狐狸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6] [放入我的收藏夹]
“脱水贴”百科:将贴吧内的小说或直播连载贴经人工处理,将原文章里作者发布的小说或连载正文以转载的形式发布到本贴内,让用户流畅阅读完小说内容.
与成员零距离交流专贴:http://tieba.baidu.com/f?kz=1016172654
本文脱水成员: 小沫家的狐狸
脱水贴标题:【恐怖悬疑】艺校天台,与女友拍拍时发生了灵异事件[作者:酒后随笔][来源吧:鬼吧]
原文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3877179601
原文作者: @酒后随笔
原文出处:鬼吧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严重声明:胆小勿入,后果自负。
陆旺玲是我的女友,高二刚开学的时候,在别的同学还在忙着洗澡睡觉的时候,我已经带着她来到了学校食堂的天楼上,我躺在地板上,她依偎在我怀里,甜蜜地诉说着相思之苦。
  可能是因为暑假刚过,我们许久没有见过面的缘故,我和她在天台上待了很久,直到快到十一点的时候,我们才站起身来,打算回宿舍睡觉。
学校食堂的天楼很大,保守估计也有四千多平米,由于食堂距离教学楼很远,所以除了吃饭,很少有人来食堂,更别说是上天台了。
我带着陆旺玲朝着楼道口的方向走着,一边走还一边开玩笑说以后除了跟我以外,别一个人在晚上走夜路。
她问我为什么,我说要是遇到了鬼怎么办?她吓得不轻,把我的手臂搂得更紧了。
我的手臂被她夹在双峰之间,那种感觉很舒服,所以就半开玩笑似的说你知道吗?
以前我们学校没现在这么大,那时候我们现在所在的食堂就是学生读书的地方,而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老师办公的地方。
后来莫名其妙地发生了一场大火,将整栋楼烧了个精光,政府这才不得不拨款修建了现在的学校,据说那场大火烧死了好多人。
  陆旺玲听我这么一说更加害怕了,搂得我更紧了。
我和她交往一年了,一直没有突破那层关系,不是不想,而是她是那种把第一次看得很重的女孩,所以一直以来,我们都只是精神上的恋爱。
  夜里静悄悄一片,黑得确实有些吓人,她几乎是帖着我的身体一起走。
“小平,你别吓我了,我怕。”
  她细若蚊声地说道。
  我楼着她的肩膀说道:“有我在,怕什么。”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我不禁有些纳闷,食堂的天台虽然很大,但我和她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没走到楼道口?
  我仔细看了看前方,前面黑乎乎一片,勉强可以看到楼道口,但是目视距离与我和陆旺玲刚起身走时候的距离并没有减少一样。
  难道真的是遇到鬼了?
  我心里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回头看了看后方,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不知何时,我们身后竟然出现了一间间房间,而我和陆旺玲所处的位置,居然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幻觉!
  绝对是幻觉!
  我摇了摇头,随后再次看了一遍,愕然发现,在我们身后的走廊尽头有一个黑乎乎的影子。
“小平,怎么还没到呀!”
陆旺玲也发现了不对劲,女孩子本来胆子就比较小,而且她被我那么一吓,神经本来就紧绷着。
“你说天上的月亮那么大,这儿怎么就这么黑呢?”
  我感觉我的心跳得有些快,急忙回头看向前方,说道:“可能是云比较多。”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我却不由得带着陆旺玲加快了脚步朝着楼道口走去。
走着走着,我感觉我的后背有些发凉,就好像有人在后面直勾勾地盯着我一样,我有些后怕地慢慢回过头,身后的景象再一次重现。
这一次我不觉得自己是幻觉,身后那一间间房,在走廊两边一字排开,每一个房门的右上方,还可以勉强看到一个招牌的影子,似乎就跟学校办公楼的布局一样。
  而走廊的尽头虽然黑乎乎一片,就好像是一个无底洞似的,但是我总感觉那里有一个人影正在看着我和陆旺玲。
  因为害怕,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干嘛呢!”
  陆旺玲察觉到了我的异常,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
  我当然不能说我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急忙摇头说没事,而后自然地看了看陆旺玲,这一看,吓得我不由得大叫一声,急忙甩开陆旺玲抱着我手臂的手,快速闪到了一边。
  天啊!那是怎么样一张脸啊!
我宁愿接受因为天黑看不见她脸的结果,也不愿意接受陆旺玲此时的那张脸,她额头上的碎发几乎遮住了双眼,碎发下面,那是一张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
“到底怎么啦?”
  陆旺玲急切地问道:“你要是再这样吓我,我不理你啦!”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刚开始还是陆旺玲的声音,可是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发变得沙哑起来,就仿佛不是她说的一样。
说完之后,她还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我急忙伸手说:“你别过来!”
“怎么了嘛!”
  如果是在以前,我绝对会自己迎上去搂着她说没事,可是现在我却下意识地朝旁边又挪了几步,因为我可以明显听出来,这已经完全不是她的声音了,更像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小平!我生气了!”
她还在说话,虽然声音不是陆旺玲的,但是已经可以明显听出带着哭腔了。
  我试着问道:“你真的是小玲?”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不是我?能是谁啊!”
  后面的半句声音已经彻底变形了,带着很重的语气。
我被吓坏了,几乎第一时间想到逃跑,可是正如她说的一样,天台上就我们两个人,她虽然变得有些吓人,但应该是陆旺玲不会错。
“你过来!”
  这时候,她抬起手,对着我一边招手一边说:“过来,过来!”
  这可真是吓死我了!
  我来不及多想,急忙朝着楼道口的方向跑去。
“诶!你……”
那个不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不由得跑得更快了,然而跑着跑着,陆旺玲的声音却再一次从我身后响起,“小平,你今天要是敢丢下我跑掉,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这一次是陆旺玲的声音没错,声音之中带着丝丝怒意。
  我不由得转身看过去。
  我的乖乖!
这时,陆旺玲的身影站在一条走廊中央,她的两边是一间间房间,而在她的后面,有一个漆黑的影子几乎将她整个包围。
  坦白说,我很害怕,几乎又一次想到了逃跑,然而我却可以听出来,陆旺玲比我更害怕,而且她比我更危险。
“草!”
  我咬了咬牙,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朝着陆旺玲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还留一那个黑色的影子,我发现在等我跑向陆旺玲的时候,那个影子竟然一点点变得模糊起来,最后消失不见了。
“跟我走!”
跑到陆旺玲身边后,我一把抓起她的小手,她的手入手冰凉,冷得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但我当时也没想这么多,拉着她就快速朝着楼道口跑去。
  可是怪就怪在,我可以看到楼道口的位置,可是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还是没有跑到楼道口,累得实在是不行了,就回头看了看,无意中看到我那个拉着的人,不由得再一次弹开了。
  我的天啦!
  我的拉着的真的还是陆旺玲吗?
虽然她依旧穿着一身红色的齐膝连衣裙,但是此时她低着头,头发凌乱地遮住了脸颊,身高似乎也高了不少。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她的脚,这才发现,不是她长高了,而是她用脚尖点地,整个人几乎就是依靠着脚尖站立的。
  鬼!
  我绝对是遇到鬼了!
  这一次我非常确定。
虽然我是高中生,也勉强算是半个知识分子了,但对于鬼怪一说,我抱的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
  我爷爷死得早,小时候总喜欢缠着奶奶,小孩子都喜欢听故事,我也不例外,可是我奶奶只会将两个故事,一个是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有一个就是鬼故事。
也许有人觉得梁山伯与祝英台是爱情故事,然而从我奶奶的口里讲出来,它不是一个爱情故事,而是一个鬼故事。
因为梁山伯和祝英台死后,魂魄化成了蝴蝶,在我奶奶的口中是,她们因为爱情得不到家人的认可,所以变成了怨鬼,怨鬼可以幻化形态,怨气越大,阴气也就越重,而阴气的强弱,是判断一个鬼强弱的重要标志。
  在鬼道之中,按照死亡的原因和阴气的正常多少,分成三十六道,其中因为爱情得不到善终而双双殉情的人,在三十六道中排行十二。
  按照奶奶的说法,十道以内的鬼即使是在白天也能出入,而十道和二十道之间的鬼,可以改变形态……
  此时,回想起奶奶以前跟我讲过的那些鬼故事,我几乎第一时间想到了几个奶奶经常说道的名词,鬼遮眼……鬼上身……
她对着我慢慢抬起了手,“邱……小……平……”
  那声音仿佛来自地狱,冷得让人不禁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过……来……过……来……”
  她对着我有气无力地抬起手,慢慢悠悠地招着手。
我哪里敢过去,急忙快速后退了几步,突然只感觉踩空了,大叫一声,整个人向后倒了下去,紧接着,风从我耳边快速吹过,依稀可以看到她飘到了天台的边缘,双手无力地下垂着,目送我掉到地上。
“桀桀……”
  令人发寒的笑声在耳边响起的那一刻,我感觉到我的身体重重地摔倒了地上,随后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我妈看到我醒来后,高兴得哭了起来。
趴在床上睡觉的奶奶听到我妈的哭声后,也惊醒过来,然后一边哭一边说:“孙儿啊,你要是有什么事还让奶奶怎么活啊!”
  后来我才听我妈说,是老师和同学将我送到医院里来的,我妈接电话时,我奶奶刚好在旁边听到了硬是跟着跑了过来,昨天晚上一晚上都没睡好。
  我不由得问道:“我昏迷多久了?”
“一天一夜了!”我妈说道。
这时,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了陆旺玲的影子,所以急忙问道:“那你有没有看到过小玲?”
我妈问小玲是谁啊?我当然不能告诉她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但是却急着出院,我妈和我奶奶劝我留院观察几天,毕竟从四五米高的地方摔下来,很有可能会有脑震荡,我却管不了那么多了,陆旺玲是被我带上天台的,她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了,我寝食难安。
  等我火急火燎赶到学校的时候,刚好是下课时间,看到教师里那个坐在位置上安静看书的陆旺玲后,我悬起的心才慢慢放下了。
  平伏好心情后,我走到陆旺玲身边问她没事吧。
她抬起头看了看我,却没有说话,而是看了我一眼后,继续低头看书了。
  虽然她只看了我一眼,但是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的是漠然,那种眼神就好像是一个女神看待一个凡人不屑一顾的陌生眼神。
  我以为她在生我气,所以急忙跟她道歉,可是渐渐发现,无论我怎么道歉,她都没在看过我一眼,而是安安静静地看书,时不时地在一边的小本子上做笔记,根本就跟当我不存在似的。
  我说得嘴巴都快干了,她也没在看我一眼,反倒是我的妈妈和奶奶追到了学校,看到她们来了后,我不敢再跟陆旺玲说什么,而是有些不耐烦地走出教室,她们劝我回医院,我却摇头说自己没事了,让她们回去。
  她们熬不过我,最后也只能算了。
等她们走后,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那么晚了去食堂做什么,我当然不能说是为了跟陆旺玲到天台上互说相思,而是说我肚子饿了想去找点吃的,然后想到天台看看月亮,缺一不小心从天台上摔了下来。
我不知道老师信不信,反正我的心思只是想怎么挽回我和陆旺玲的爱情。
坦白说,我和她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只是考上高中后,两人又碰巧在一个班上,才鼓起勇气去追她的,自从追到她后,我们两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
虽然没有突破那一层,但几乎已经到了如胶似泥的地步,可是想到她看我的那种陌生眼神,我心里就特别难受。
可是渐渐地,我发现陆旺玲简直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上课的时候专心听讲,下课认真做作业,不只是不理我,连她的闺蜜跟她说话,她也没回过一句,除了老师提问问到她了。
否则她没说过一句话,就是简单地看书做作业。
  中午饭,按照惯例,我会帮她打好饭菜,然后带着她一起去天台上吃饭,可是今天她却自己去打饭,然后再食堂里随便找了个桌子,几乎木讷地吃完饭后,又回到教室看书做作业了。
她的这个反常的举动,不只是我,连老师和其他同学也发现了不对劲,我试着问问其他同学昨天的事,同学们告诉我,陆旺玲哪天早上来上早自习开始就这样了。
听到这个答案后,我几乎第一时间想到了前天晚上我和她在天台上发生的事,然后抽空给我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是我妈接的。
我却让我奶奶听电话,我奶奶听说我要跟她讲电话后,明显很兴奋,第一句话就是孙儿啊,咋了?
  我犹豫了一下,问她我妈还在旁边吗?电话里便传来了我奶奶的声音,“我跟我孙儿说话,你在旁边做什么?”
  接着,我奶奶边说我妈走了
接着,我便将我有女朋友的事和我奶奶说了,我以为她会多少说了两句,谁知道她听了后不但没有说我不务正业,反而夸奖我有出息,我听后便大着胆子将陆旺玲和我的事跟她说了。
因为陆旺玲的举动实在是有些反常,就算她气我也不应该那么对待其他同学吧?就算她化悲愤为力量,专心学习。
可是她吃饭的时候,就跟个机器人一样,每一口吃得都很木讷,让我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给附身了,可是我身边的人,就只有我奶奶似乎懂这行。
  不料,我奶奶听完后,对着我十分着急地说道:“孙儿,快回来!你被鬼缠上了。”
  我当即就懵了,然而问她为什么那么说。
我奶奶便大声说道:“那晚你肯定撞到鬼了,还是排行第三的大怨鬼,她以为你死了,所以才没来找你,现在你回学校了,她知道了,今晚肯定回来找你的。你赶紧给我回家。”
  大怨鬼什么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很担心陆旺玲,所以就问那我女朋友怎么办。
  我奶奶叹了口气说陆旺玲那是被鬼隔绝了七情六欲,三魂七魄不全,还问我学校食堂天台以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我就将学生们传谣的那个食堂以前是教学楼然后着火的事说了。
如果真的跟奶奶说的一样她现在三魂七魄不全,我毫不怀疑她的学习成绩会因此而提高很多,但是我总感觉,一个人要是没有了最起码的感情,那么还能算是人吗?
  我不知道陆旺玲的父母知道他们的女儿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会不会开心,我反正开心不起来!等到下课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今天晚上那个所谓的大怨鬼不是要来找我吗?
  那就让她来好了!
  我还怕她不成!
她丫的害的我女朋友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要是不帮我女朋友讨回公道,我还算是个男人吗?
  我知道我可能是脑袋发热,也有可能是钻牛角尖了,但是越这么想,我反倒越坚定了跟那个家伙算账的信心。
  我身高1.72米,体重70kg,打架我从来都没怕过谁,不就是一个大怨鬼吗?我他娘的跟她拼了。
  心里这么想,但我多少还是有点害怕,为了安全起见,下一堂课我逃课了,翻院墙来到了校外,跑到一个卖死人用品店里,问老板有么有打鬼的东西。
老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他看了我一眼后,说有。
  我欣喜若狂,急忙让他找。
  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根棍条,棍条下面还用红绳帮了一个手把,说这是他世代相传的宝贝,如果不是看我印堂发黑,他绝对不会拿出来给我,还说当初孙悟空没有金箍棒的时候,就是用的这跟棍条。
  我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看棍条,怎么感觉这跟棍子就跟做哭丧棒的棍条似的。但病急乱投医,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问老板多少钱。老板说要一百,我爽快地给了一百,问他还有没有其他东西。
他又急忙跑到里面去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石头,说这石头是经过大师开光过,有镇鬼降妖的作用,还说看我似乎遇到了什么大麻烦,也不好意思收我很多钱,就给已摆好了。
  我只是一个高中生,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就四百而已,这四百还包括给陆旺玲买零食或者衣服什么的,现在身上就只有两百多了,所以就问老板能不能便宜点。
  老板问我有多少钱,我说我一共就两百多了。
他想了想后,又跑进里面去拿了一张符出来,说我遇到的麻烦不小,没有这三样东西,恐怕活不过今晚,我当即慌了,急忙跟老板讨价还价。
最后以两百块钱买了三样东西,走出门的那一刻,我信心大增,竟然有些期待今天晚上快点来了。
  等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刚打算回教室上晚自习,却发现我奶奶竟然在教室门口等我,看到我后,她一边跑向我,一边大声说道:“孙儿啊,奶奶来接你回家了。”
我愣了一下,我奶奶怎么来了?从我家到学校至少也要一个半小时,而且还是走山路,我奶奶身体虽然硬朗,但上午才一来一回,这都晚上了竟然还会亲自跑到学校来抓我回去。
当然,我也来不及细想,看到她对着我跑过来了,我也急忙掉头就跑。
  我奶奶腿脚不好,追了几步,就哎哟一声倒在了走廊上,我回头看了看,于心不忍,急忙跑过去将她扶起来问她有没有事,谁知道她抓住我的手说道:“走,跟奶奶回去。”
“我不回去!”我觉得自己上当了,想要甩开奶奶的手,谁知道她那干涸如柴的手力气竟然还很大,硬是抓着我不放。
  这时候,一个同学从我身边走过,他像看待怪物一样看着我,愣头愣脑地问道:“小平,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在跟谁说话?”
我恶狠狠地瞪了我同学一眼,还没来得及问他是不是眼睛瞎了,我奶奶便拽着我离开了学校。然而让我奇怪的是,我奶奶却并没有急着带我踏上回家的路,而是先带着我来到了车站。
  小镇的车站不同于大城市,我们镇上所谓的车站,其实就是一条稍微宽点的马路,马路的尽头有一个晒谷子用的空场,汽车可以用来掉头,而平日里,那些跑往县城的车都喜欢将汽车停靠在马路的两边。
这一段路距离菜市场或学校都有点远,所以人迹罕至,即使是大白天,人们宁愿在镇中心等也不会到这里来上车,所以这一段路显得非常冷清,我和我奶奶走在这条绿荫小道上,小小道两边是粗壮的绿化树木,昏暗的灯光透过树荫的缝隙照射到马路上,形成一个个奇形怪状的图案。
“奶奶,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坦白说我有点害怕,因为那些地面上的图案有的是人形,有的是动物形状,它们在地上一摇一晃,再加上这条街实在是太冷清,冷清到一点声音都没有,即使是街道两边的房屋,也没有一丝灯光。
“坐车,坐车。”我奶奶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
我就奇怪了,从学校到我家并没有完全通车,即便是坐车,也最多只能坐到两面崖这个地方,然后再从两面崖走小路回家。
可是以往我从来都没有坐过车,这是因为出学校后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往两面崖,走这条小龙,比坐车还要快一些,而且不用花车费钱。
  难道是我奶奶走路走累了?可她拉着我走到车站的时候,速度快得连我都有些跟不上。
那是因为天黑了,她想节省点体力,好早点回去?这样说也说得通,只是我比较纳闷的是,我奶奶一直都是一个很节约的人,我几乎从来都没有见过她花过钱。
这并不是说她没钱,事实上我奶奶的兜里永远都有着我意想不到的东西,小时候,她经常从她的布衣兜里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些好吃或者好玩的东西给我。
“都这么晚了,哪里还有车。”我有些生气地说道。
“有的,有的。”我奶奶却依旧紧紧地拽着我,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有公共汽车停靠的地方。
我很想离开这里,因为这里给我一种很不安地感觉,可是等我回头看了看来时的方向,我便妥协了,来时的路不知何时已经变得非常阴暗了,而且一眼看不到头,我实在没有勇气一个人去走那么长一段阴暗而冷清的道路。
  可当我回过头的时候,我却急了,因为我奶奶竟然不见了。
“奶奶。”我大喊一声,空旷的街道上,我的声音显得十分响亮,响亮到连我自己都吓到了,只能降低了音量小声喊道:“奶奶?奶奶?”
四周除了我的声音,依旧静悄悄地一片,我心里慌得很,急忙取下了挂在腰间的那根棍条,然后还将挂在脖子上的那个黑色石头拉出来挂在外面,顺便还将哪一张符纸也拿在手里,满脸警惕地看着四周,生怕突然有什么东西蹦出来。
  空旷的街道上,还好没有人,如果有人,肯定会看到我就好像一个傻子一样,站在马路中央,不断地旋转着身体张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腿站得都有些麻了,周围终于有了那么一丝动静,先是一束橘黄色的灯光突然亮起,紧接着,汽车发动的声音响起。然后我看到一辆汽车竟然从这条路尽头的那个空场上慢慢悠悠地开了过来。
这辆车只有一盏照明灯,位于汽车的正中央位置,没有转向灯。那盏路灯直射着我,让我看不清楚车上的情况,但看到车来以后,我还是让到了一边,等到它路过的时候,我才急忙招了招手。
  车停了以后,我急忙上车,第一时间看了看整辆车,整辆车里除了一排排冷冷清清的座位以外,就只有驾驶位上有一个司机,车里没有灯,所以车后面一部分很暗。
“司机师父,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我没有看到我奶奶,所以一边在车外寻找,一边问道。
司机没有回答我,我这才转头看了看司机,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的脸色十分苍白,苍白的有些吓人,而且两边脸都被人点了两个红色的点,嘴唇有些发乌,嘴唇的中央也同样有红色的点。
  看到司机这幅样子,我下意识地抬起了手里的棍条和符咒,因为他这幅样子,如果在穿一身寿衣戴一顶寿帽,就跟死人下葬时候一模一样了。
  汽车在我上车的时候就已经启动了,我就那样虎视眈眈砍了他好一会儿,他从头到尾就一直平视着前方,看都没有看我一眼。
我有些害怕,第一时间想到了下车,可是一想到下车以后,我还得一个人去走那条安静得吓人的街道后,我就放弃了这个打算,决定让他带我走到镇中心后,在下车,反正我奶奶也不再这里,不会拉住我不让我走了。
  想通了这点后,我找了一个靠中的位置,背靠在车上,这样可以看到司机,也可以看到阴暗的后半截车厢,同时拽进手里的棍条和符咒,只要司机敢动,我就敢跟他拼命。
  然而等我坐稳以后,还没来记及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分散注意力的时候,我就不由得再次站起身来。
  九月份的晚上十点多钟,只要不是下雨天,都有月光可以照明,而我看到的车外面的情境是,车外面是一片片乱草丛。
这辆车,就好像是过山车一样,在一片杂草之中穿梭着,速度虽然不快,但是却车却很稳,没有半点颠簸。
  我不记得我们镇上有这么一片杂草丛,所以一片防备着司机,一边爬在窗上看了看车外面,这一看我的心瞬间沉到谷底。
  这辆车就好像是从杂草中飘过似的,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杂草丛中,依稀还可以看到一个个小土包,用膝盖想就知道这一个个小土包肯定是一个个坟墓。
车依旧在不停地看着,我却浑身开始颤抖起来,这时候,我唯一想到的人,就是我奶奶了,是她带我去车站的,我几乎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奶奶能够突然找到这辆车来救我,虽然我知道这是妄想,但我不得不将这辆汽车联想到‘冥车’两个字上。
  逃吧?
  这是荒郊野岭,到处都是坟墓,我真的有勇气逃出这个鬼地方?
  不逃吧?我留在这里肯定是死路一条,谁知道这个鬼司机会带我去哪儿?
  我的心里很慌,身体也有些颤抖,但是头脑却很清晰,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车竟然停了下来。
  我急忙站起身来,想要逃下车,但终究还是没有鼓起勇气逃下去。
过了一会儿,一个少女慢慢走上了车。
  这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绑着一条长长的麻花辫,身上穿着一件花布衬衣和一件牛仔裤,她一直低着头,上来后,竟然走到了我身边的位置坐下了。
  我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会有一个正常的女孩在等车,我恼火的是,这家伙那么多位置不坐,干嘛坐在我旁边?当真以为我好欺负不成?
  她坐下后,就一直低着头,我不断用眼睛的余光看她,她瓜子脸,额头上的碎发遮住了双眼,鼻梁小巧,紧闭着双唇,如果不是我第一时间将她判定为鬼的话,还能将她划分到美女行列。
我决定先给她来个下马威,也算是杀鸡儆猴,给那个司机提一个醒。
  棍条就算了,我坐着也发挥不出来效果,至于胸前的石头,应该是震慑用的,那么我唯一能用的就是我的符纸了,我左手持符,咬了咬牙,猛地将符咒拍到了她的后脑勺上。
“啊……”
  她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被我拍得差点撞到了前排的座位,两个黑漆漆的东西从她身上掉了下来,然后再地上滚了好长一段距离。
  接着,她竟然站起身来,我吓得也急忙站起来,双手拿着棍条,准备跟她拼了。
  谁知道她这时竟然抬起头,伸出两只手胡乱地摸索着。
这时我才看到,她的两个眼眶血淋淋一片,竟然没有眼球,而她就好像是一个盲人一样,胡乱用手摸索着,我深怕她摸到我身上,好在她并没有往我这边摸,而是慢慢摸到了后半部分车厢里面,然后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摸到了两个眼球,然后就那么安进了眼眶里。
  我吓得浑身不停地颤抖着,双手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棍条,我发誓只要她敢再过来,我就跟她拼了。
  可是她似乎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也不急着过来,而是站在昏暗的后半部分车厢里,用两个鼓出来的眼球直勾勾地盯着我,然后慢慢张开了嘴巴。
“桀桀桀桀……”
诡异的笑声突然传遍了整个车厢,我浑身不停地冒冷汗,一边警惕性地看着他,一边生怕司机这个时候对我发难。
  她就那么站着,然后身体慢慢变高,我看了看她的脚部,这才发现她竟然跟那个红裙女人一样,双脚尖着地,跟那个红裙女人不同的是,那个红裙女人可以说是完全漂浮在半空中的,双脚尖并没有真的点在地面上,然而眼前的这个花布衬衣女孩却是用双脚尖轻轻地点在地面上的。
“你别过来!”我双手高抬,将棍条握得紧紧的,其实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话都没有用,这个辆车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该上的车,可是我就是说出口了,这样可以壮大自己的胆子,也可以证明自己还活着。
她依旧站在哪里,用鼓出来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然后嘴巴一点点慢慢长大,长大到一定程度后,嘴角开始慢慢裂开,血液和口水不断线地从她嘴里流出来。
她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而是继续张大嘴巴,裂开的嘴角慢慢蔓延到了脸上,然后竟然撕裂到了耳朵下方,形成了一个偌大的血盆大口。
  我心里怕得要死,拿着棍条虎视眈眈地看着她,很怕她会突然冲过来咬我一口,急忙来到了车的走道上,和她面对面僵持着,俨然忘记了我背后还有一个满脸死寂的开车司机。
她似乎在我面前笑,然而声音却好像总是在我背后响起,忽远忽近,听着很渗人。
  我紧张兮兮地拿着棍条,符咒还贴在她的后劲窝上,显然没什么效果,反倒激怒了她,这也让我第一次对我手里的法器表示怀疑,疑心病上来后,我变得更加害怕了。
  她可能是察觉到我的身体在颤抖,也可能只是猜到我已经很害怕她了,所以慢慢开始有了动作,先是踮起脚尖突然飘向我几分,然后又飘回原位,速度很快,吓得我满身冷汗。
就在我跟她僵持不下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后背越来越冷,冷到骨子里了,随后,一只手慢慢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浑身一颤,急忙挥动着手里的棍条打向后方,我害怕花布衬衣女鬼也对我下手。
所以我在一棍条打向后方后,又急忙转身,不停地挥舞着手里的棍条,“别过来,别过来!”
  可能是我的动作有了效果,那个拍我肩膀的人和那个花布女鬼竟然真的没有动,我就好像一个傻子一样不断地挥动着棍条。
“小平……”
  阴寒的声音传来,不但没有让我停止动作,反而让我加快了挥动的节奏。
“小平,是我,奶奶。”
  那个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这才不由得睁开眼看了一下。
站在上车这边的走廊上有一个老人,这个老人佝偻着后背,双手自然下垂,只是这一眼,就让我确定她就是我的奶奶,可是我不但没有急忙跑向她,反而是急忙向后退了几步。
因为我看到她竟然也踮着脚,而且脸色发白,满脸死寂,这和我身后的花衬女鬼以及那个红裙女鬼一个鸟样。
想到我身后的花衬女鬼,我急忙止住了后退动作,快速闪到了一边的座位上,背考着车身,双手紧握着棍条,警惕性地看着我奶奶还有那个花布衬衣的女鬼,潜意识里,我将她们化成了等号。
只是我不明白,我奶奶为什么要害我,我可以说是我奶奶一手带大的,跟她的感情非常好,即便是我奶奶死了,照理说,她也只会保佑我而不会害我才对。
“孙儿,过来……”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6] [放入我的收藏夹]
  小说推荐 最新文章
三生石上写三生,来生是否再相逢[作者:烟波
心里没底
[不要以为很拽就很嚣张][作者:邀星·文七][
《因一具女尸,爷爷带我走遍大江南北》[作者
多好的一个吧怎么成了这样
神续之雾锁亳州[作者:倦倚东风][来源吧:神探
和初恋重逢,他让我做他的情人,对我虐心又
个人认为的中国大学排行榜
我的相亲对象居然是dota美女[作者:变体精灵
以前看过的好看的小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6-06-03 01:44:32  更:2016-06-03 01:56:05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0-22 9:54:37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