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网 -> 小说推荐 -> 日照天晴,我跟一个黑木耳同学相亲[作者:luyueyu8912 -> 正文阅读

[小说推荐]日照天晴,我跟一个黑木耳同学相亲[作者:luyueyu8912[第1页]

作者:藤羽哀榕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本文收录于"贴吧小说频道" http://xs.tieba.baidu.com
"脱水贴"百科:将贴吧内的小说或直播连载贴经人工处理,将原文章里作者发布的小说或连载正文以转载的形式发布到本贴内,让用户流畅阅读完小说内容.
本文脱水成员:藤羽哀榕
脱水贴标题:【直播】日照天晴,我跟一个黑木耳同学相亲[作者:luyueyu8912][来源:李毅吧]
原文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z=1206683587
原文作者:@luyueyu8912
原文出处:李毅吧
[与成员零距离交流专贴:http://tieba.baidu.com/f?kz=1016172654]
毕业了,下岗了,整天宅在家里无所事事。除了每天六点起床,踏着晨雾,穿过群打拳练剑的老头老太,帮劳苦上班的父母买下早饭。便什么也没有的干了……
没人说话,没人搭理,没人交流,没人谈心。自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闷闷的屋子里。看着炫富,嘲笑,下限的帖子。数着擦着云端飞过的飞机,倾听着墙外隆隆的拖拉机声。觉得自己成了个孤独的蘑菇。一个人在角落里静静发着霉……
也许所谓的时间便是看着白云苍狗,日生日落吧……
心中潜伏着许多苦闷与无奈,却没有地方宣泄。想在贴吧里写点什么,但总是敲上一段又删的干干净净。自己点燃根烟,轻轻吸了两口,便放在烟缸边上看它慢慢自己燃烧。袅袅的烟雾从燃烧的烟草里飘出,不一会就被吹散在了空气里。
父母总会抽空跟我说说话,但每每看到越积越多的烟蔕,聊天总会变成争吵。最后总以重重的关门声作为结束。
我一个人走出屋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靠在墙边,直到看到父母窗前的灯暗下去,我才会悄悄进去。
日子过得混沌而没有起伏。
对了,谁有工作,记得告诉我一声。
直到一个平淡无奇的星期六,我正在偷用着从网上买的,据说正宗女14黑丝,围在脖子里,尝试做窒息式自慰。楼下响起了开门声。
蹬蹬的脚步随着母亲特有的粗嗓门传到了我发鸣的耳朵里。
快点,穿好点,去见个姑娘啊……
当时,我就有点愣住了,把黑丝解了下来,扔到了抽屉里,关掉三俗的界面。
开始茫然无措起来。
自从毕业后,三次元世界的妹子已经如同月球背面一样,在我的世界里。存在却不可以看到。
我尝试的洗了洗枯燥的头发,然后从衣柜里掏出早已发出重重樟脑球味的衣服。试着对着镜子比划起来。发现不论哪件。都把我衬托的庸然无味。
我最后只能撇撇嘴,换上了最少皱纹的一件,套上早已不怎么穿的棉袜,踩着运动鞋,拿走了母亲扔给我的小五百块钱和一张两百的超市购物卡以及数不尽的唠叨与叮嘱。
踏着自己的影子来到了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有种回归人间的感觉。
所谓相亲,其实就是女问房问车问工作,男的陪笑陪吃陪聊天。
不知道中间人收了母亲的多少好处,给了蛆虫般的我这么一个送钱的机会。
我揉揉鼻子,进到了这家不大,但却挺安静的茶餐厅。里面的几个高中生模样的姑娘正聚在一起喝着奶茶,写着作业。而服务员穿着早就掉色的套装在那凑着聊天。
我环顾起四周,找了个带沙发的地方随意坐上。
先生,你要点什么?
嗯,把那个新周刊拿给我就没什么事了……
其实自小就不是个招人喜欢的人,而且从没什么改的觉悟,除了跟年迈的外婆说上几句时,其他人总能在跟我聊天后激发起回到过去,让我爸把我射到墙上的冲动。
当然,如果可以,我爸也是这么想的。在那年,他哼嗤哼嗤抱着母亲,快活的做着欢快活塞运动时,估计怎么也想不到,会生出我这么一个东西来吧。
所以各位,行房需谨慎,不带套前,一定要算上一卦…
嗯,也许前文已经太枯燥乏味了……我试着写写正题……那就是正当我看着去年奔驰出的最新款轿车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带动了一大片的门口风铃响动的声音,就这么飘入了我眼前。
时至秋末,她依旧穿着黑丝袜与带着无数孔洞的夏装,露出里面的紫色胸罩。但却又不甘不愿的披着件白色风衣。脸上的妆一看就是昨天的。除非是她傻到白天就去酒吧鬼混。
我叹了口气,用书遮住了脸。
李子秋,当年大学时有名的公共汽车,基本所有高富帅的副驾驶座她都爬上去过。甚至在校园小范围流传过她的被子三年没动过的伟大历史。
今天,她来干嘛?昨晚喝酒太多,来这醒醒脑?我在书后面正胡思乱想着。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根手指把我的书拉了下来。两只化开了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了两秒,从她嘴里冒出一句果然是你。便就这样,我两的相亲开始了……
有房没?她摇着铁勺在深褐色的咖啡里搅拌起来。我好心帮她叫来杯花茶,但还是被她换成了最贵的蓝山。
有,爸妈的。我继续看着书,不愿理会她坐在那里的悻悻做态,她也没愿搭理我,掏出款贴满了水钻的手机自顾嗯了起来。
嗯,然后就是长久的相对无言,毕竟大家的底子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反而可以说的就少的多了。
我试着换了个姿势,以求坐的更舒服点,看着她还在那满不在乎的样子,不由的又嘴上犯起错来。
恩,怎么想到来相亲的?以前的那些高富帅呢?我说到这,倒也不怕她拿咖啡泼我,毕竟就那小杯,也就是两口的事。
什么高富帅?她终于从宽大的屏幕前抬起了头,一脸困惑的看起我。
我也懒得和她解释,直接掰着手指说出了名字。
哦,那些啊,也就是跟我玩玩,到了结婚定居时,才不会要死过人的房子呢。她无所谓的又拿起手机,但估计是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太过了吧,又小心的把手机放到了坤包里。
恩,我倒是不怎么在乎死没死过人,但是别告诉我,最后辛辛苦苦买来的房子是块墓地啊……
墓地到也不是,嗯,反正到时候你肯定不用像敬菩萨般那样敬我。我知道自己什么货色,所以没那么多要求。这次也是特意挑了个低点的,这么说你不生气吧?她说完整个人陷到了沙发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嗯,我没意见。我看了看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无奈的又翻起书来。
她扭了扭水蛇般的腰,露出腹部一大块的洁白肌肤,同时开始绕有兴趣的看起了我的反应。
那时,我正在研究头顶的吊灯,白白错过了欣赏的机会。
她看我没反应,凑到了我面前,又手指勾住了我下巴,晃了下脑袋,把擦着粉色唇彩的嘴唇贴到了我耳边,悄悄说起话来,嗯,咱俩也算成功了,要不姐带你打个炮去?
我从吊灯上回过神来,把视线拉到了她不小心露出的那块雪白上,好好欣赏了一番,把自己的脸缩了回去。
嗯,不用了,谢谢。我冲她摇了摇头。
她一脸的惊愕,没想到我竟然是这种态度。
我坐回到舒服的沙发里,嘲她笑了笑,把手中的花茶递给了她,她愣了下,接了过去。不情不愿的畷了口。
嗯,其实我是这样想的,你看看对不对。
她点点头,示意我接着往下说,手在空中优雅的挥了挥,叫来了正闲的没事干的服务员。点了又一杯花茶。
那个,还是不要玫瑰的,换成杭白菊的吧。我把手点到了她手下的三格图片上。她一脸的不解。
嗯,玫瑰花茶大早上的喝容易醉茶。我解释道。
那就要玫瑰花的了。她重重点了点选单。
我自讨没趣的做了回去,恨自己还是会看到美女就不由得心生所谓的怜惜。但看着她终于愿意看着我说话了,倒也算开心了起来。但是那些话,就不知道怎么讲了。
你倒是说啊,她看我只是看着她,没吭声,有点急了,催促了起来。
我捏了捏嗓子,喝了口水,开始问她,嗯,你是不是觉得你刚才满不在乎的样子很能彰显得你坚强的内心?就是平日宝马香包相伴,但最后相亲还得选我这样的,所以会理直气壮的把缺点全拖出来,然后冷冷看我的反应。如果我说话稍微重点,你就可以大加鞭遢一番?
嗯,她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用手沾了点咖啡,在桌子上胡乱抹了起来,另一支手挥了挥,示意我接着说下去。
嗯,其实有的人比较简单,脑海中只有一个观点。比如在学校贴吧上,有的什么问题都爱地域下,或者总是秀着下限。
生活里,差不多也是这样,有的信奉金钱万能,然后自己又确实有钱。就这样,把那些没脑子的吸引到自己周围。但有这种想法却没实力的只能怨天尤人,就像学校里那个晚上摆地摊的那个,总是说有了钱会如何如何左拥右抱什么的,害得女生都不敢往他那蹭。
然后有的人信奉所谓的权利,就像学校里那些辅导员,恨不得在办公室里铺张床,挂上奖学金多少一次,助学金多少一次的标语。当然也有搞笑的,某个学生会的仗着主人,居然也在尝到甜头后想睡某人,被打得鼻青脸肿。
还有就是靠身体吃饭的了,在学校有名牌,有车接送,旷多少课说下就好了。就认为世上所有的人都好色。其实不知道越是这么想,就越是痛苦。因为她自己不知道,这样下去,到底是别人占了便宜还是自己占了。最后活到最后,脑袋里就只剩这么个想法了。而且最悲剧的是,有的人不吃这套,那她就会觉得自己根本一点用也……
你说够没?她掰着勺子,两道眉毛快要立起来了,嘴唇咬到了牙齿里。
嗯,说完了,喝茶吧……
不喝了,没事我就走了……
嗯,坐下吧,你没看到外面下起雨了吗?
所谓的秋雨连绵,平添萧瑟说的不过是没带伞的行人被丝状的细雨搞得没了情绪,反倒是屋里的人看着窗户上慢慢结起的一层雾,引起了许多断断续续的思绪。
她坐在对面,先是用手涂抹着窗户,写些零乱的英文单词。然后就是画出个电视机的样子,把窗外正发生的交通事故当成了场现场直播。
慢慢的,雨没有了停下来的意思。水洼里开始出现大大小小密集的气泡,被亮起的霓虹灯照的五彩缤纷了会,便破碎在了水洼边上。
嗯,无聊吧,你玩手机吧,没事的。我轻轻朝着正在对着外面发愣的她说道。
她没有说话,只是摇了下头,没有扎紧的发丝落到了她耳边。她用手抱住了自己,躺到了沙发边上。
我把上衣脱下,闻了闻,扔给了她。她自己用手扒拉着盖上了。
慢慢的,指针滑到了正午的点上,早已要跟吧台生根连在一起的服务员走了过来,拿出菜单,问起我们要不要在这里吃饭。我摇摇头,示意她去问李,没发现沙发上,李早就睡熟了过去,盖上的衣服随着呼吸声,有序起伏了起来,快要滑到地上了。
我探过身,帮她重新盖好了,示意着服务员等会再来。
现在几点了,她懒懒散散的问起我话来,但估计她刚醒,脑袋还晕着,一抬手就揉花了眼影,把自己搓成了个熊猫。
嗯,快12点了,吃点什么不?我也不知道,看着丑了点的她,心情反而和顺了许多,老老实实的答起她的话来。嗯,你最好去洗把脸,脸上妆开了,
她打开那个有着清晰纹落的坤包,拿出小镜子照了照,居然笑了起来,样子说不出的滑稽。
嗯,我去洗把脸,然后别吃西餐了,我估计你也是穷人一个,我带你吃面去吧。
嗯,那里有盖浇吗?我不爱吃面。我揉了揉太阳穴,一本正经的问起她来。
服务员在那不情不愿的收了钱,就低下头干她自己的事情去了。剩下的几个人终于把目光投到了李子秋身上,毕竟穿的少的美女,是个人都爱看。
“欢迎下次再来。”迎宾的那个满脸痘痘的男生拉开了门。风铃又渐渐响开了,雨丝夹带着清清的水汽铺面而来。
她嘟了嘟嘴,示意我冲到对面看有没有卖伞的地方。我没搭理她,只是看着顺着下水道流四处飘动的水泡,心中发出声叹息。
有时候,所谓命运,就是这雨中的点点气泡,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聚到一起,或者裂了开来。我抬起头,四处张望了下,这里是所谓的新城区,铺满整面墙的玻璃,宽敞的街道,连垃圾桶都分成两个,一个绿色,一个橙色。
一辆宝马匆匆从我们面前驶了过去,里面坐着的那个戴墨镜女子让李子秋莫名烦躁了起来。
火红色的小牛皮鞋重重的踢到了水洼上。怎么了?我问道,小心的避开了她。
卖早了,不行啊!她别过头,不愿再说点什么。
走吧,我带你吃东西去吧,你看雨小下来了。她把只抽到一半的烟扔到了一边的花坛里,裹紧了我给她的衣服,走到了灰蒙蒙的天空下。我跟到了她后面,看着远方露出的淡淡蓝色,也就不在乎雨还会怎么下了。
她从后面扭过头来,开始絮絮叨叨的讲些过去学校里的光荣历史。我也不置可否的听着,从街角的柳树上扯过根枯黄的树枝,抽打起白色的桥柱,上面蹲着的石狮早已被弄得伤痕累累。
对了,我想问你啊,你还记得学校里那个方便面姑娘不?她拦在了桥头,前面有几个行人正在为什么事面红耳赤的吵着。她估计思量要不要去看下。记得啊,就是那个给箱方便面就让上的姑娘吧?以前我们还商量要不要试着包月呢,怎么了?
死了呗,学费没交上,毕业证没拿到,自己拎了个凳子,把脖子挂到了篮球框下。第二天一大早就被清走了。为什么挂篮球框底下啊?死到校长室门口多好啊。
谁知道啊,估计喜欢过某个打篮球的吧。走吧,别看热闹了,我有点饿了。
李子秋就这样慢慢拉着我走着,我也由着她拉着。
但她总是绕着泥泞处踏过去,原本诱惑的黑丝上沾上了许多点状的泥点。
找点好路走吧。我在后面劝着她,
没有车坐,走哪里不是一样啊……她笑了笑了笑,踏上了湿漉漉的水泥路
我两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她在前,我在后。隔得距离就是手臂的长度。她无聊的伸出手指一点点跳跃着触摸着身边的一切,然后从包里掏出纸巾擦了擦。她站到车水马龙的路口处对我指了指,“就是那个餐馆了,路边的,我很够意思吧。”
我点点头,看着汽车溅着水坑疾驰而过,才拉起她的手,走了过去。说是路边摊,其实也就是一个灶台加上两张桌子。
深黄色的蒸笼在股股的冒着热气。原材料盛在四方的塑料盒中,被小心的盖上了薄纸。
老板是一个中年人,看到我们来了,憨厚的笑了笑,满是皱纹的手拎出大把的肉洒在了锅里,油烟一下子升腾了起来。她捡了张还算干净的凳子,招呼着坐了下来。
自己则站在我旁边,小心的拿起块抹布,擦起油腻腻的桌子来。
我尝了口热乎乎的饭,吞了下去,“不是很好吃吗。”她在那吃的倒是酣畅淋漓,小巧的嘴巴不停的吧唧着。“将就点吧,我爸下岗了,出来做吃的也就这水平。”
“这是你爸?”我有点惊讶起来,后来细细一想,确实,好人家的姑娘怎么会跟她一样放肆。“我去打个招呼吧?”我试着想站起身来,被她在桌底轻轻踢了下。
“别了,他耳朵以前在工厂干活时受了伤,现在还有点背。带你到这是让你看看还可不可以。不行的话,吃完这饭你就走吧,不要告诉以前同学就好了。”“恩?什么行不行?我没那么狗眼看人低,至少现在我还家里蹲着,比你父亲差多了。”我又往嘴里塞了口饭,里面的肉因为放的太多而有点油腻。”她冲我笑了笑,继续低下头,吃起自己的面来。里面的葱花随着油滴飘着。
沉闷的空气里,客人只有我们两个。
我照着李子秋的眼神,付了钱,看她的意思,是不想在还没成之前,让我与她的家庭有任何交集。
我也理所当然的听了她的建议。毕竟自尊心这东西,谁都会有。她能带着我来这,也算是狠狠撕下了自己的面子。
我搓了搓手,想着牵她,但看着她洁白如玉却瘦骨嶙嶙的胳膊,又不免的把手垂了下来。她问我下午想去哪里逛逛,我当然是听她的安排。毕竟她知道这个城市,哪里适合我们。
她随手拦下了辆的,不等我开门就钻了进去。说的地方自然是我没听过的。看着她洗去妆容而显得平庸的脸和憔悴的样子,看到车窗外明码标着价的店铺或四门大敞或欲拒还迎。
也有点理解为什么那些高府帅赶着趟的离她而去了。毕竟,这个社会,不说门当户对吧,至少如果男的可以靠卖菊花挣得个五毛一块的,也是会有很多忠贞烈夫前仆后继,乐此不疲的。
她领我去的是家KTV,楼下只有三架白色透明玻璃造的升降梯。今天也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人不是很多,富丽堂皇的大厅里显得清冷萧条。
金色壁灯上刻着的西方小天使自顾自的乐呵呵笑着。大大的价目表自然让人看得脸红心跳。至于里面,就显得没什么意思了,灯光黑暗的基本看不清路,音乐声从门缝中不住的透了出来。还有那压抑的住了喘息声。
紫色的旋转灯在不知道什么颜色的地毯上画上大大小小的光圈。公主与王子一脸恭敬的站在门边,等着服务。高挑的旗袍下两条黑色的蕾丝带在半空中不住的晃荡着,十五公分的高跟发出蹬蹬的声音。
请跟我来,一个服务员打着是六道摺的蝴蝶结拦到了她面前,露出副耍帅的笑容,没想到被李子秋一把推了开,很是轻蔑的笑了笑,自顾的领着我走到前面去了。你知道这种人叫什么不?她的声音,即使在不断的音乐声中也显得有点大。
兔儿爷呗,都是说吐了的笑话了。bingo,她很是开心,露出牙齿笑了起来,推开了一道我们享有三小时控制权的木质门。
你知道吗?当我还相信所谓的爱情时,做的最傻的事就是跟个兔儿爷花前月下了两个月,最后怀孕了都掏不出钱,只能关机的懦弱东西。恩,你自己遇人不善,有什么办法。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小说推荐 最新文章
三生石上写三生,来生是否再相逢[作者:烟波
心里没底
[不要以为很拽就很嚣张][作者:邀星·文七][
《因一具女尸,爷爷带我走遍大江南北》[作者
多好的一个吧怎么成了这样
神续之雾锁亳州[作者:倦倚东风][来源吧:神探
和初恋重逢,他让我做他的情人,对我虐心又
个人认为的中国大学排行榜
我的相亲对象居然是dota美女[作者:变体精灵
以前看过的好看的小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6-06-03 01:44:32  更:2016-06-03 01:54:00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0-22 10:22:39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