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网 -> 鬼故事 -> 丢失的记忆 之 魅影森林 -> 正文阅读

[鬼故事]丢失的记忆 之 魅影森林[第1页]

作者:喷米饭团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4] [放入我的收藏夹]
#【第一章】‖怪事‖#
丢失的记忆 第二章 重发、续更…… 
喧嚣的都市里藏着你我的故事,每条街道都是城市的血管,艾雯宣书写着这座城市的灵魂。辞去了白领的工作,给自己打工撰写自己和别人的经历,我搬到了一座高层公寓楼里住,选了一个吉利的门牌号1606室。
我抱着笔记本在沙发上写我新接的小说,我的窗户是南向的,所以光线很好。这会阳光灿烂,屋里说不出的暖和。我很是投入的赶这篇稿,一气就写到了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看了一下手表9点多了。肚子突然造反似的叫唤着,我只好去厨房弄点吃的了。
捧着自制三明治,我坐在沙发上开始品尝自己的手艺。正吃的香,手机嗡…嗡!的响起来,拿过手机一看,是好久没有联系的老朋友牛刚,我立刻接起电话:小牛子,怎么这么有良心给本小姐打电话了。牛刚没好气的说:你才小牛子呢,有正事找你,我查到了那个香炉的身世了。
我打断他的话:去,我不想听能不能让我过的消停点,你是看我过的好了吧,诚心的吧你。牛刚解释说:没有啊,我也是不小心就查出这东西和你还有关系啊,要不然这么晚给你打电话干嘛!
我皱着眉无力的说:牛刚,一年前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我们也认识一年了你又救过我,我不想再失去你,别查了好吗。电话另一边牛刚沉默了一会:雯宣,我必须查而且这丹炉还和你扯上关系了,还有那个墓室我也必须找到关闭墓室的方法。
我犹豫了片刻和牛刚说:那你过来吧,我家你也来过我就不接你了,自己上来啊。牛刚爽快的说句好就挂断电话了。我没有心思再吃东西了,一年前的事再次浮现在眼前,眼睛不知不觉又湿润了。想着一会牛刚就要来了我开始收拾屋子。
我刚收拾一会门铃就响了,我一下手足无措了,心想着个臭道士又搞突然袭击,一准是在路上边开车边给我打电话,我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往门口走,门铃又想起来我紧忙喊到:来了!来了!。当我开门却发现走廊里空空的。
我当是道士戏弄我,我就喊了几嗓子,还是没有声音。这时手机又响了,我对着楼道喊:臭道士你别玩了,爱进不进,我去接电话了。我跑进屋里电话就断了,拿起一看是陌生的号码,我看着手机愣了一会,感觉这号码既陌生又有几分眼熟。
我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就说:怎么才进来啊,你不是有正经事吗?还和平常没事是似的爱闹。我边说边回过身,我发现屋子里依然就我自己,这是公寓式住房,如果有人我是一目了然的。
我心里想:不会吧,我才过上平静的生活没多久,难道一个电话就…臭道士就是个扫把星。手机又突然响起,这回是牛刚打来的,我一接听就开骂:臭道士,是不是你在吓我,刚才是你按的门铃吗?干嘛关上门不进来。
牛刚听我这么说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我车中途坏了,刚修好还要5分钟才能到你楼下。听到这我浑身一阵发抖,寒意直窜背脊,我多希望他说的是假的,我哆哆嗦嗦的和牛刚说:牛刚刚才有人按门铃,我开门一个人都没有,我以为是你耍我,后来门又自己关上了,我…怕。
牛刚听到这立刻喊到:啊!好我马上到,你不要乱跑在房间呆着,我给你的护身符带着没?我用手摸了下胸口说:在!在!你快点…来。来字还没说出口又一声门响,手机差点都吓掉了,我几乎是哭着说:牛刚,你再不来可能就见不到我了。
挂了电话我蜷缩在沙发里瑟瑟发抖,不断扫视着屋里的每个角落。大概七-八分钟又响起敲门声,我声都不敢吭的盯着门,直到听见门外传来牛刚的声音:雯宣!雯宣你还在里面吗?开门,快开门。
我听到是牛刚,跳起来就去开门,门一开我就扑到牛刚怀里泣不成声,他推开我,关好门什么也没说,直接在屋里转了几圈,他淡定的说:没事了,这里确实有不干净的东西进来过,可是现在不在了,一会我给你贴几张符那东西就不会再来了。
我擦干眼角的泪花走到牛刚身边:你说这会不会和你要和我说的事有关?他摇摇头随手掏出那丹炉放在我的餐桌上。很直接的说:你是不是在这里面滴过你的血?我好奇的看着他说:你怎么知道我在里面滴过血?
    他嗯了一声说:那就对了这就是为什么我打不开它的原因了,这东西是有灵性的,谁喂过它血它就会永远属于那人,直到那人死去,再寻找下一个主人。我惊讶的望着那个丹炉:那就是说它现在是我的了,也只有我能打开是吗?
    牛刚说:那还不行,想打开还要用对的咒语叫醒它,你才能顺利的打开它。我说:那你念吧,我试着打开它。牛刚说:你傻的吗我怎么会知道咒语。我顺嘴说了句特没帽子的话:去百度查啊!
    我说完就后悔了,看着惊讶还夹杂鄙视我的牛刚,我立刻转移话题:你什么都不知道来我干嘛,瞪着我干啥,我又不知道咒语。牛刚又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本书,我不认识书上印的字,不过总感觉似曾相识。
    牛刚解释到:这是古代留下的书,这里面里有很多的咒语。我问:你都认识吗?你是从哪弄来的?不会是偷的吧。牛刚阴着脸说:这是我师傅留给我的。我撇撇嘴不再作声。他在那翻看着,神情十分专注。他就在那试了有快100个咒语了,那丹炉却什么反应都没有,我抬着沉重的眼皮用手指捅了牛刚一下:哎!你行不行了,我要困死了要不你慢慢试,我先眯一会……!
    他没有理我还在那里试着,我索性就睡在沙发上了,没睡多一会我就感觉自己飘起来了,我睁开眼睛后我发现自己真的在半空中,我急忙看向牛刚他还在那里看着那书,我想叫他可是怎么也发不出声,我开始拼命扭动身体,当我面朝下时我呆住了,沙发上也有一个自己,而且沙发上的自己脖子上还有一个漆黑腐烂的手,不知道是从哪里伸出来的。
    那只诡异的手深深的扎进我的脖子里,每根手指都在蠕动,那动作就像是在吸,对就是在吸我的血。我着急了拼命的挣扎着想抓到沙发上的自己,可是任我怎样挣扎都是徒劳,我就像是在真空中一样。眼看着自己开始变黑,皮肤像煤灰渣一样滚落到地上,该死的牛刚一点也没发现我已经死了。
    我猛的睁开了眼睛坐起来大口的喘息着,冷汗淋漓,等我稍微缓和了一下才发现牛刚不见了,桌子上的丹炉貌似有了个小缝,我喊了几声牛刚都没有回答。我站起来走到丹炉前,上面盖子确实是有了一个小缝,不是裂开的而是这盖是朝两边开的,我好奇抬手就打开了那个盖子,突然一股黑烟猛的喷出来,一直扑向我的脸,我躲闪不急眼睛立刻就像火烧一样。
    我紧忙后撤几步用力揉着眼睛,好不容易舒服一点了,当我抬起头时屋里已经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我难道瞎了吗?我听到身边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是桌子那边发出的,我急忙朝后退去,可是我一下就朝后仰去,我没有躺在地上而是一直朝下面掉下去,我拼命的想抓住什么,可是我就像从楼上摔下去一样什么也抓不到,只有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咆哮。
    雯宣!雯宣!醒醒……!我被牛刚从梦中叫醒,眼睛还是朦胧一片,牛刚的身影模糊的慢慢在我眼前出现。我揉着太阳穴坐起来,牛刚问我:你是不是作噩梦了?你梦到什么了?我刚想叙述我的梦,眼角的余光却不小心扫到了窗外,一个人形的黑影正阴森的注视着我们。
【第二章】‖魅影‖ 我看到有人影在窗外就急忙叫牛刚一起去看,可是当我转过头那人影就不见了,牛刚看了我一眼便走到窗前去观察,他看了一会回来对我说:没事外面没有人,是不是你刚醒看眼花了?我摇摇头极力辩解:不是的我真看到了,那身影像是一个女人,因为它身后飘着凌乱的头发。牛刚与我对视了一会,看到我如此肯定,就说:那好,我去把窗帘拉上,现在就给你做法,不要怕了一会就好。 看着牛刚在做法,还在门、窗户等地方贴了符我才稍作镇定。在他做法的时候我去看那个香炉,仔细的去观察,果然盖子上有一条很细的缝,我刚想去试着能不能掰开,牛刚立刻制止了我:雯宣!不要碰,那上面有机关,我还不想你在我眼皮底下就中招了。我闻声撤回了手,一副被吓到的样子,我看了看手表都半夜了就说:牛刚!你继续研究吧我去弄点吃的吧。 他轻轻恩了一声,我就去厨房了,刚进厨房时我却没有发现在我头顶,一条很长的黑影在蓬顶扭曲着朝厨房的窗户游去,然后从窗户缝钻了出去。我打开冰箱门取了一袋面和两瓶牛奶,当然少不了火腿和生菜,我打算继续自制三明治,这时突然口渴,看到身边刚好有一杯奶,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倒的,我拿起那杯奶就要喝。 这时牛刚惨叫一声:啊……!我放下杯子立刻跑回屋里一探究竟,他左手食指又红又肿,我看他一直在翻找什么东西,我就问:你手怎么了?你在找什么我帮你啊?他说刚不小心把手砸了,我在找绷带。我当时就松了口气,我掏出医药箱给他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我问他:你怎么还把自己的手砸了,能不能不这么笨! 牛刚有点尴尬的说:我刚有张符贴不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师傅没有说这个贴不上怎么办,只说了这个符是振魂符中的魔符,师哥曾经用过,我看他就贴上了,还警告我不要随便用,我就找了锤子和钉子想把它钉上,没想到打到手了!我笑着说:你是不是道士啊?符纸贴不上还找钉子,说出去非笑死你不可,你以后不要说认识我啊。 给牛刚包扎好了他说有点渴了,就自己到厨房里去找了,我在收拾东西见他进了厨房就和他说:我刚才拿出来牛奶,你要是喜欢喝就喝牛奶吧。我刚收拾好要去厨房看他,他就急匆匆跑出来围着我看了好一会说:你有没有喝那杯奶?我疑惑的摇摇头说:本来想喝的你一叫我就放下了,怎么了?他拽着我去看。 我走到那杯牛奶前看到里面有片面包,全都黑了,那种感觉就像我在梦中看到在沙发上自己的皮肤一样,我愣愣的看着那片面包说:这是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他说:这是很厉害的焚蛊尸毒,如果吃了它人就会在1小时内腐烂变黑所有骨肉都会变成灰渣,灵魂就会被下毒的人收起来养着,具体有什么用我就不知道了,但这东西怎么会在你家出现? 听到这是和我在梦里的大部分景象是一样,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牛刚看我有点发呆就拍了我一下说:雯宣你怎么了?我就把刚刚做的梦给他叙述了一遍,包括那香炉盖上有个缝的事,他也惊讶我做的梦和现实有如此联系,他立刻倒掉那杯有焚蛊尸毒的牛奶。 我没有心思再做夜宵,我甚至不知道这里的食物还有哪些是没毒的,我全部都扔掉了,牛刚说:不吃了,也不早了你去睡觉吧,我再研究一会那个丹炉,我要是困了就在沙发上睡了,有事你大声喊我知道吗?我点点头自己回到卧室睡觉了。我不知道他还在弄到多晚,不过刚刚要不是他砸了手可能我就……和梦里的我一样了。 闹钟不合时宜的把我吵醒,我关了上闹钟伸了个懒腰就朝房门口喊:臭道士!牛刚!在吗?没有回声,我突然坐起来,跑到外面一看他不在了,桌子上的丹炉也不见,我努力的想着昨天晚上的事。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牛刚在门外喊着:雯宣开门!雯宣醒没醒开门了。我松了口气急忙去开门,他带着豆浆油条冲进来说:这可是我找了好久才买到的,你买的什么房子啊!旁边除了超市连个卖早点的都没有。 我笑着摇摇头关上门和他说:今天有什么安排吗?他边放下东西边说:啊!是这样的,我要带你去找一个人,就是那个告诉我这丹炉秘密的人。我无奈的说:好吧!虽然我平时不吃这些东西,但你这么辛苦我就破这一回例吧。他听我这么说道:哈!给你买现成的还想挑啊,我是饿了先吃了。我们在争闹中吃完了早饭。 到了楼下看到他那辆破车说:老牛你能不能换个车了,真是人什么样车什么样,从我认识你那天就是这车,快报废了吧。他倒不以为然:这车是破了点可用出了感情也不好换啊,上车吧,车里面我还是翻新了的哈哈!坐了1个多小时的车终于在一个很破旧的地方停了。 我和牛刚上到7楼,他敲门,一会一个穿着唐装4-5十岁的人开了门,红脸银髯短发横眉一双厉目炯炯有神。那人话说干脆一句请就让开了路,我们进屋没有闲谈,牛刚直接切入话题。陈叔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人,那个陈叔看了我一眼说:这姑娘身上这么重的阴气你怎么不给她除除啊?这话是说给牛刚的,我听了可是一身寒意直起鸡皮疙瘩。 牛刚也看看我说:陈叔我怎么没看出来?陈叔笑着说:你还是道行浅啊,这姑娘不是被普通的鬼魂所缠,我没猜错应该是一只魔!我和牛刚同时重复了一句:魔?陈叔说:对!这个魔就是从那墓室里出来的,它应该不只是为了要杀你,这东西是出来祸害人的。 牛刚疑惑地问:陈叔!你还懂道术啊?陈叔面带微笑和善地说:我是学道出身,可是没钱人也学不了啊!就和几个懂玄术的人一起参军了,因为我们有手艺就当了摸金校尉,哎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了。来姑娘让我看看你的后背,我听到这有点迷糊,为什么要看我的后背啊,我看了一眼牛刚。 牛刚也看着我一副傻了的样子,要是没外人真想踹他一脚,我只好勉强的背对着他把外套脱掉,牛刚也凑过来看,他立刻惊讶的叫了一声:这是什么了陈叔?我心里想:我洗澡的时候就发现了后背有一块黑记,每次洗澡都发现那印记都比上次要大一点,最后几乎就是一个女人的脸,那脸虽然模糊但还是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但我一直没当回事。 陈叔说:这就是那魔在她身上留的印,当这脸型成熟后就可以控制这人的神智,甚至可以不现身就轻易的杀了她,姑娘你可以穿好衣服了。我纳闷着,这样就完了?也不给我把它除去。那陈叔又接着说:我先不除这印我要看看那魔有多厉害,我要通过这印引它出来。我开始担心自己了:陈叔你不会把我做诱饵吧,那个鬼不会一气之下杀了我吧。 陈叔说:给你一张符和一粒丹药,今天你回家晚上8点就吃了这药,9点就必须去睡觉,那符纸就压在你床头上,那魔一出现要害你这符就会把我的灵传过来,我便可以与它较量高低,你不要怕无论我胜负你都不会受伤,如果我输了那丹药也可保你今晚没有生命危险。 牛刚送我回了家,在家里还布了阵法,说是为了不破坏陈叔的计划,他也要在晚上8点前离开。我吃下了那药丸看了看手表正好8点,还有一个小时我就必须上床睡觉,可是我经常熬夜9点根本睡不着啊!只好在沙发上看了半个多小时电视后,真的有点困了,看了看表20点47了,早睡一会没事的,我简单收拾了一下,把符贴到床头上床睡下了。 刚刚躺下就感觉屋里好冷,还是越来越冷冻的我都有点要抽搐,我盖好被,困意一下涌上来可是说来也怪,我能感觉到自己睡着了,但我的意识还能活动,看不到但能听到和感觉到周围的环境,阴风阵阵,寒意刺骨,我听到有一个声音,像是粘稠的血液在流动的感觉。我感觉到有什么在一步步逼近我。
【第二章】‖魅影‖ 
      我看到有人影在窗外就急忙叫牛刚一起去看,可是当我转过头那人影就不见了,牛刚看了我一眼便走到窗前去观察,他看了一会回来对我说:没事外面没有人,是不是你刚醒看眼花了?我摇摇头极力辩解:不是的我真看到了,那身影像是一个女人,因为它身后飘着凌乱的头发。牛刚与我对视了一会,看到我如此肯定,就说:那好,我去把窗帘拉上,现在就给你做法,不要怕了一会就好。
    看着牛刚在做法,还在门、窗户等地方贴了符我才稍作镇定。在他做法的时候我去看那个香炉,仔细的去观察,果然盖子上有一条很细的缝,我刚想去试着能不能掰开,牛刚立刻制止了我:雯宣!不要碰,那上面有机关,我还不想你在我眼皮底下就中招了。我闻声撤回了手,一副被吓到的样子,我看了看手表都半夜了就说:牛刚!你继续研究吧我去弄点吃的吧。
    他轻轻恩了一声,我就去厨房了,刚进厨房时我却没有发现在我头顶,一条很长的黑影在蓬顶扭曲着朝厨房的窗户游去,然后从窗户缝钻了出去。我打开冰箱门取了一袋面和两瓶牛奶,当然少不了火腿和生菜,我打算继续自制三明治,这时突然口渴,看到身边刚好有一杯奶,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倒的,我拿起那杯奶就要喝。
    这时牛刚惨叫一声:啊……!我放下杯子立刻跑回屋里一探究竟,他左手食指又红又肿,我看他一直在翻找什么东西,我就问:你手怎么了?你在找什么我帮你啊?他说刚不小心把手砸了,我在找绷带。我当时就松了口气,我掏出医药箱给他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我问他:你怎么还把自己的手砸了,能不能不这么笨!
    牛刚有点尴尬的说:我刚有张符贴不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师傅没有说这个贴不上怎么办,只说了这个符是振魂符中的魔符,师哥曾经用过,我看他就贴上了,还警告我不要随便用,我就找了锤子和钉子想把它钉上,没想到打到手了!我笑着说:你是不是道士啊?符纸贴不上还找钉子,说出去非笑死你不可,你以后不要说认识我啊。
    给牛刚包扎好了他说有点渴了,就自己到厨房里去找了,我在收拾东西见他进了厨房就和他说:我刚才拿出来牛奶,你要是喜欢喝就喝牛奶吧。我刚收拾好要去厨房看他,他就急匆匆跑出来围着我看了好一会说:你有没有喝那杯奶?我疑惑的摇摇头说:本来想喝的你一叫我就放下了,怎么了?他拽着我去看。
    我走到那杯牛奶前看到里面有片面包,全都黑了,那种感觉就像我在梦中看到在沙发上自己的皮肤一样,我愣愣的看着那片面包说:这是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他说:这是很厉害的焚蛊尸毒,如果吃了它人就会在1小时内腐烂变黑所有骨肉都会变成灰渣,灵魂就会被下毒的人收起来养着,具体有什么用我就不知道了,但这东西怎么会在你家出现?
    听到这是和我在梦里的大部分景象是一样,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牛刚看我有点发呆就拍了我一下说:雯宣你怎么了?我就把刚刚做的梦给他叙述了一遍,包括那香炉盖上有个缝的事,他也惊讶我做的梦和现实有如此联系,他立刻倒掉那杯有焚蛊尸毒的牛奶。
    我没有心思再做夜宵,我甚至不知道这里的食物还有哪些是没毒的,我全部都扔掉了,牛刚说:不吃了,也不早了你去睡觉吧,我再研究一会那个丹炉,我要是困了就在沙发上睡了,有事你大声喊我知道吗?我点点头自己回到卧室睡觉了。我不知道他还在弄到多晚,不过刚刚要不是他砸了手可能我就……和梦里的我一样了。
    闹钟不合时宜的把我吵醒,我关了上闹钟伸了个懒腰就朝房门口喊:臭道士!牛刚!在吗?没有回声,我突然坐起来,跑到外面一看他不在了,桌子上的丹炉也不见,我努力的想着昨天晚上的事。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牛刚在门外喊着:雯宣开门!雯宣醒没醒开门了。我松了口气急忙去开门,他带着豆浆油条冲进来说:这可是我找了好久才买到的,你买的什么房子啊!旁边除了超市连个卖早点的都没有。
    我笑着摇摇头关上门和他说:今天有什么安排吗?他边放下东西边说:啊!是这样的,我要带你去找一个人,就是那个告诉我这丹炉秘密的人。我无奈的说:好吧!虽然我平时不吃这些东西,但你这么辛苦我就破这一回例吧。他听我这么说道:哈!给你买现成的还想挑啊,我是饿了先吃了。我们在争闹中吃完了早饭。
    到了楼下看到他那辆破车说:老牛你能不能换个车了,真是人什么样车什么样,从我认识你那天就是这车,快报废了吧。他倒不以为然:这车是破了点可用出了感情也不好换啊,上车吧,车里面我还是翻新了的哈哈!坐了1个多小时的车终于在一个很破旧的地方停了。
    我和牛刚上到7楼,他敲门,一会一个穿着唐装4-5十岁的人开了门,红脸银髯短发横眉一双厉目炯炯有神。那人话说干脆一句请就让开了路,我们进屋没有闲谈,牛刚直接切入话题。陈叔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人,那个陈叔看了我一眼说:这姑娘身上这么重的阴气你怎么不给她除除啊?这话是说给牛刚的,我听了可是一身寒意直起鸡皮疙瘩。
    牛刚也看看我说:陈叔我怎么没看出来?陈叔笑着说:你还是道行浅啊,这姑娘不是被普通的鬼魂所缠,我没猜错应该是一只魔!我和牛刚同时重复了一句:魔?陈叔说:对!这个魔就是从那墓室里出来的,它应该不只是为了要杀你,这东西是出来祸害人的。
    牛刚疑惑地问:陈叔!你还懂道术啊?陈叔面带微笑和善地说:我是学道出身,可是没钱人也学不了啊!就和几个懂玄术的人一起参军了,因为我们有手艺就当了摸金校尉,哎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了。来姑娘让我看看你的后背,我听到这有点迷糊,为什么要看我的后背啊,我看了一眼牛刚。
    牛刚也看着我一副傻了的样子,要是没外人真想踹他一脚,我只好勉强的背对着他把外套脱掉,牛刚也凑过来看,他立刻惊讶的叫了一声:这是什么了陈叔?我心里想:我洗澡的时候就发现了后背有一块黑记,每次洗澡都发现那印记都比上次要大一点,最后几乎就是一个女人的脸,那脸虽然模糊但还是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但我一直没当回事。
    陈叔说:这就是那魔在她身上留的印,当这脸型成熟后就可以控制这人的神智,甚至可以不现身就轻易的杀了她,姑娘你可以穿好衣服了。我纳闷着,这样就完了?也不给我把它除去。那陈叔又接着说:我先不除这印我要看看那魔有多厉害,我要通过这印引它出来。我开始担心自己了:陈叔你不会把我做诱饵吧,那个鬼不会一气之下杀了我吧。
    陈叔说:给你一张符和一粒丹药,今天你回家晚上8点就吃了这药,9点就必须去睡觉,那符纸就压在你床头上,那魔一出现要害你这符就会把我的灵传过来,我便可以与它较量高低,你不要怕无论我胜负你都不会受伤,如果我输了那丹药也可保你今晚没有生命危险。
    牛刚送我回了家,在家里还布了阵法,说是为了不破坏陈叔的计划,他也要在晚上8点前离开。我吃下了那药丸看了看手表正好8点,还有一个小时我就必须上床睡觉,可是我经常熬夜9点根本睡不着啊!只好在沙发上看了半个多小时电视后,真的有点困了,看了看表20点47了,早睡一会没事的,我简单收拾了一下,把符贴到床头上床睡下了。
    刚刚躺下就感觉屋里好冷,还是越来越冷冻的我都有点要抽搐,我盖好被,困意一下涌上来可是说来也怪,我能感觉到自己睡着了,但我的意识还能活动,看不到但能听到和感觉到周围的环境,阴风阵阵,寒意刺骨,我听到有一个声音,像是粘稠的血液在流动的感觉。我感觉到有什么在一步步逼近我。
【第三章】‖打开丹炉‖
    我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出什么危险,臭道士就是不肯留下来,这会我想醒也醒不来睡又睡不着,虽然闭上眼睛后一片漆黑,但是感觉床颤动了一下,闭上的眼睛突然不再是只有黑暗,有好多白光像流星一样从眼着飞过,我不确定那是什么东西,但我能感觉到那是我头上符那个方向飞出来的,不一会我就听到那外陈叔的声音,他在和一个女人对话。
    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听到有着火的声音,又貌似不是火,因为我没有感觉到灼伤或热,突然陈叔惨叫一声眼前的白光也随之消失了,我还是醒不来,突然脚被一只冰冷的手抓住,那种冷似冰寒入骨髓让我的整条腿一下失去直觉,我的意识开始慢慢模糊了,这时我感觉胸口一热,一个女人愤怒的轻吼了一声后,我就什么也听不到了,我彻底失去了意识。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牛刚拍着我的脸在叫我,一脸紧张地样子就好像我差点就死了一样。我起来后感觉头一阵眩晕,牛刚扶住我说:你没事吧雯宣,你还好吗?啊!陈叔他……他死了……!我惊讶的回过头看着他问:什么?陈叔死了?这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我还听到陈叔和一个女人在我床边打斗。牛刚说:我昨天晚上一直在楼下守着,什么也没发现,直到凌晨4-5点我去了陈叔家。
    我接话道:他是被那女鬼害死的吗?牛刚说:我不确定,但我进去后陈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去探他鼻息也没有了,陈叔都出事了,我担心你就跑回来看你。我说:那你有没有发现别的什么,我总有种感觉陈叔不会死的。牛刚说:那我回去看看,说不定陈叔留了什么暗示我没发现。我说:我也去,他毕竟是为了救我才会这样。
    我起来时左脚一着地就是一阵刺痛传来,疼的我哎呀一声一把抓住牛刚,牛刚问我: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吗?我说:我的脚动不了了,疼的厉害。我和牛刚都朝我的脚看去,表面没有什么受伤的迹象,可是脚底却是布满血丝,整条腿都麻木着没有什么直觉。
    我的腿受伤很严重,只好让牛刚自己去陈叔那里了,他走了之后我打开电视,发现牛刚把那香炉放在桌上没有带走,我就去摆弄着想能不能像在梦里一样把它打开。这时我没有注意的是电视里播报一条新闻:本市今天早上发现三启命案死因不明,因警方全面封锁拒绝采访,现场的情况不得而知,据知情者透露,尸体均是在短时间内腐烂十分恐怖……!
   我一不小心没抓住丹炉滚落到地中间,我的手也被划破了,血迹在丹炉上清晰可见,我刚想去捡起它,它就在地上像气球一样迅速膨胀变大,桌子也被它挤的反倒在地上。我真的被这一幕惊呆了。我慢慢挪到它旁边仔细观察。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突然的敲门声吓了我一跳,我拖着受伤的脚慢慢挪过去开了门,开门后发现是牛刚,但是他没有进来,只是递给我一个叠好的小纸符,我问他:这是什么?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他阴着一张脸说:这个你拿好,我不在的时候这会保护你的。我接过纸符隐约看到他嘴角略微扬起,他在笑什么?他说了一句我走了后转身就下了楼,我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怪怪的。
    我把那符挂在胸口后又回到丹炉前打算继续研究,刚走到它旁边突然心口传来一阵针刺般的绞痛,我一把扶向丹炉可不知道碰了什么,我扶着的地方被我推的滑动,我一下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在地上,摔倒后不小心碰到了左脚,立刻感到一阵钻心的疼,我忍着疼痛抱着腿在地上待了好一会。我没有看到丹炉的盖已经有一半被我打开了,里面青烟缭绕还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游弋,搅动着里面的烟雾不断翻滚。
    疼痛减缓了一些,我慢慢站起来才惊愕的发现,丹炉不仅开了里面还是这样一翻景象,我犹豫了一会立刻把炉盖盖好,可能我是怕里面会出来什么可怕的东西吧。这时手机响了进来,我一瘸一拐的走过去一看,是牛刚打来的电话,我疑惑的想:这家伙神出鬼没的,一会说走又回来,刚才见面又没多一会就打电话。
    我按了接听键后,牛刚焦急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他说:雯宣!家里没什么事吧?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不要再喝自来水了,去超市多买点储备起来,时间也要1周前的,听到了没?我这里发生了点事,可能要晚一点回去,你买完东西后在家把门锁好不要给任何人开门,我回去前会给你打电话,好了不说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想着:这个人真莫明奇妙,他那里发生了什么那?为什么这么着急。我到窗前看看外面,阳光很充足人们也在忙碌着,喧嚣的街道显得繁华如常。到底能发生什么让牛刚这么紧张的事?算了还是按他说的先买水吧,我给楼下的超市打了个电话:要5提矿泉水,要大约一周前出厂的,麻烦他们送到B座1606室。
    我无聊就去看电视,开了一早上自己还一眼没有看,没换几个台我就看到了一条正在播报的新闻,电视:本台时时跟踪,直到现在一共有17启命案,死者都同样的死亡状态,警方说这可能不是谋杀,死因还在调查中,可能是病毒之类的,如果有知情人请迅速联系警方……!
    我听到这里突然愣住了,这和牛刚说的那种尸毒十分相似,可是怎么会一下有那么多人中毒?电视:据警方透露这些人都是去了一个水库后回来才死的,据调查该水库里的水除了是上游汇合来的水外,还有一部分是从河里取的水经过净化注入水库的,水库是本市自来水的主要来源,请市民们从现在开始不要饮用自来水……!
    这时传来敲门声是楼下送水的,我打开门让他把水都放到沙发边上,给了钱,他走后,我把门锁好,在关上门的一霎那,我却没有发现,那个送水的人没走出10步就站住不动了,不一会他一下跪在地上,全身开始迅速腐烂从皮肤开始,不一会的功夫整个人连骨头都变黑腐烂,那人慢慢向前倾一下趴在地上,整个上身在撞击地面后立刻粉碎。
    我回到沙发上想继续看电视,这时我的心口又是一阵绞痛,我捂着胸口急促的喘息着,我这是怎么了,以前都没有过的,难道和昨晚的事有关系?那个女的只是抓了一下我的脚就变成这样了,可是那之后我胸口一阵发热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对了陈叔给我的那符早上起来也不见了踪影。
    我摸着牛刚给我的纸符这样想着,这时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我到窗前又朝下看去,这次却不是我刚才看到的那样,楼下一片混乱撞车、爆炸还有到处乱跑的人,这是怎么了?电话再次响起来,我急忙接起电话,牛刚在另一边说:我一会就到家,大概10分钟左右,啊!还有我把丹炉忘在桌子上了,你把丹炉收好了,我们要离开这里,我先挂了!
    我也有些紧张了甚至是有点害怕了,他说要离开这里我得去收拾下东西,我胡乱的找出几件常穿的衣服和日常用品,刚好整理好的时候, 这时羽然听到外屋传来一声碰撞金属的声音,一开始我以为是牛刚回来了,但是不一会,我就明白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了,我冲到客厅里,看到眼前出现的这一幕,我几乎都要晕过去了。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4]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鬼魅703》
和合术有福缘者得
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天朝神经》- 现代百妖录!
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
吃蛇之后,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
【恐怖】一时贪财,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
萌道闻异录(欢喜、爆笑、恐怖)
榴花泪
【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20 15:09:01  更:2017-06-20 15:09:25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7-22 22:21:50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