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图说 新闻 笑话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沣 360图书馆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天天阅读 -> 鬼故事 -> 入深山一趟,不料见到了狐仙 -> 正文阅读
 

[鬼故事]入深山一趟,不料见到了狐仙

作者:扶幽
我叫刘天佑,性别非女,爱好美女,身高一米七,体重却一百七。
是一个丢在人群中都不易被人 发现,且普通而又平凡、毫无存在感的......胖子。
我出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东北地区的一个小村庄里。打小就听说和亲身经历了许多奇异 的事情,什么胡黄蟒兽、山精野鬼......
在属于‘它们’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世界里,发生过真真切切的事情。 拨开层层迷雾,让我带你们走进那个充满奇异色彩的世界。 在我们东北不得不提大家都知道的动物仙家,什么是动物仙家呢?
 就是一些具有灵性的动物修炼出来的一些连科学都无法解释,却又超出人们理解范围的奇怪 异象。
 我们,习惯性的把这种动物昵称为‘仙家’。 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仙家就有:狐、黄、常、白、灰! 狐:顾名思义,就是狐狸。 黄:就是黄鼠狼,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它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就是能迷惑人的心智。
这个 呢,我会在后面的故事里提到的。
常:常莽,就是蛇。不少地区的方言里管这叫‘长虫’。
这是一种很形象的叫法,它的确像极了 很长的虫子。只是......比普通的虫子容易惹人害怕。
 白:或许至今还有很多人不知道是什么,其实啊它的学名叫做——刺猬。是不是有些小小的 吃惊?
 灰:就是我们生活当中,无论农村还是城里,都是很常见的动物——老鼠。 接下来,我要说的这些怪谈异事,都是我爷爷亲身经历的。
但我为了叙述方便,只好用第一 人称‘我’,来更好地代替爷爷的叙述......
我小的时候家里很穷,也没读过什么书,只是认识一些简单的字。 十三四岁时,就已经在帮家里面干活了,夏天的时候我就去山上放家里唯一的一头老黄牛。
 时值夏日,酷暑难当。 三十八/九度的高温,火辣辣的大太阳,把人们自身的油都快被晒出来了。
这天,我像往常那样顶着酷暑来到山上放牛...... 我们这的人管这座山叫‘爷儿沟’。 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以前有个地主,别人都习惯称呼他‘爷儿’。 由于我们这风水不错,若死了之后安葬在这里,用风水先生的话,叫做‘祖荫庇护’。
所以,那地主的后人将其安葬在这山上,而很凑巧的是,这座大山里面也就安葬了他一人。
其余故者,都被安葬在山脚或山的外围。久而久之,人们就将这座山称之为‘爷儿沟’了。
 我就把牛赶到这草木茂盛的‘爷儿沟’来吃草。
 牛儿悠闲地吃着草,而我则百般无聊的在草地上躺着,嘴里叼着草棍,哼着小曲儿,“唉!实 在太没意思了。”
 我正想着去哪里玩会儿,突然听见有人在叫我,“刘一手!刘一手!”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同村的小玩伴——韩金。
韩金今年十四岁,跟我差不多大,与我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 别看他跟我同龄,可他却比我高出了半个头,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他个子高块头又大, 而且皮肤很是黝/黑,打远了看忒像只小猩猩。
我看着跑过来的韩金,不满地说道:“喂!别再叫我刘一手好吗?叫我刘毅!”
 韩金瓮声瓮气地说:“谁让你小小年纪办事说话跟个大人似得,还总爱留上一手,这不正好你 的名字又叫刘毅,那俺叫你刘一手有错?”
我无奈地摇头叹息:“唉!好吧。”随后问:“你不在家当大少爷,跑来找我做什么?”
韩金慢悠悠地说:“俺来找你去爷儿沟里面玩,听说山里有宝贝,不如俺俩去找找吧?要是真 能找到一块儿狗头金,你也就不用再放牛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稍微有些心动。 因为我家里的条件确实太差,如果真的能找到一块儿狗头金,就能彻底改善家里的条件。
而我不仅能够吃到馋了很久的猪肉,说不定还能去学堂念书了。 但我还是犹豫了,对韩金说:“我都只在山的外围放牛,从不敢往里去。你倒好,胆子还真不 小啊!竟敢想要去里面,就不怕被什么‘仙家’给带走了?”
 其实,在我们这儿有确实很多这样的传说。
 传说,山上有些得道的生灵在修行,不能被打扰。
尤其是东北五仙,决不能得罪或伤害;否则,必会遭到报复!
 韩金不屑地哼道:“哪儿来的仙儿呀鬼呀的,那都是大人瞎掰出来吓唬咱们小孩的!再说了, 你又没见过,我也没见过,很多人也没见过,那些说见过的人,谁知道说的是真是假?”
我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对! 便将牛儿拴在一颗大树上以防走失,然后和韩金屁颠颠地往爷儿沟的山里走去,我边走还便 时不时地吹着跑了掉的口哨。
 韩金大概是见我这么兴奋,便瓮声瓮气地说:“你刚才是骗我,故意装作不去,好让我一人去找喽,你好捡个便宜吧?诶,我说你咋怎么贱哩?”
别看他瓮声瓮气憨憨的模样,但脑子转的忒快,虽然被他说中了心意,但我不能承认,只能狡辩:“哪有啊,我只是说说而已。
再说了,以咱哥们的关系,我咋可能骗你?哎呀快走吧,一会儿天 就黑了,等进了山林里之后,咱们歇歇脚再接着聊。”
 山林里基本上都是松树,还都是黑松。 那些肆意扩展的松枝将太阳遮挡的很严实,甚至连一点儿阳光都透不进来,整片山林里暗幽 幽的,使我感到莫名地不自在。
“诶,这林里还是挺凉快的嘛!”韩金四下张望着林子,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心说:这不废话嘛!这林子那么茂密又见不着太阳,当然凉快了。
“咱们俩再往前走走,我听老人们说,咱这儿在清朝的时候是皇家狩猎场,备不住咱俩还真能 捡到点儿啥宝贝儿。
但千万别走的太深,就算真没什么仙家,可万一遇见豺狼凶兽什么的,咱俩可是 连哭的地儿都找不着啊!”
 韩金听我这么一说,显然也有些害怕,不过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用铁片磨出来的自制小刀, 刀柄上还缠着墨蓝色稍微有些脏的布条。
那把小刀被他紧紧地攥在了手中,在这幽暗的林中,刀刃显得极具寒光我愣了愣,说:“小金子,你这是哪儿弄的破刀?
“破刀?”韩金不乐意地说:“这可是我求了李铁匠好半天,他才愿意给我磨的,可宝贝着呢!”
 我撇撇嘴,不以为然,继续向山林里走去。 走了好一会之后,我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儿了。 这么大的林子里,竟然静悄悄地,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连刚到林里时还能听见那叽叽喳喳的鸟儿声,现在也听不见了。
 这让我浑身都很不舒服。 刚好这时,一阵微风拂过,使我身上感到一阵凉意,心里也有些莫名地瘆的慌。
说实话,这时的我,内心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小金子,我们......”我正打算喊他回去,可一转头,身后并没有人。
 咦?才一会儿的功夫,他人哪儿去了? 难道,是找地方去解决‘三急’?
 不能吧?这里除了咱俩男的,连只鸟儿都没有,况且我俩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谁没见过谁 啊!他没必要避着我。
“小金子!小金子?”我喊了两声,林子里除了我的回音,再没别的声音。
“小金子!韩金,你在哪儿?可别吓我啊!......”我的声音有些不自主的颤抖。
在喊了数声后,还是没有得到他的回应。
我真的害怕了,于是边往回走着边呼喊着他的大名儿和小名儿。 走了大约有个十来分钟的样子,我发现了一件很糟糕的事——我,迷路了。
 我还在原地,这林子还是那样死一般的寂静。 我不相信会真的走不出去,便捡起地上的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头,用还勉强算是尖锐的棱角在 树干上狠狠划了两道,当做记号。
 就这样,我一边走着,一边隔几棵树就做个记号......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又回到了最初做记号的原地。 这下子,我不仅是害怕,更是心慌的要命! 但很快,我又冷静了下来。心说:既然往回走不行,那我就索性试试往前走,看看会是什么 样子。
 想到这儿,我再也顾不上害怕,便迈开步子,大胆而又漫无目的地往林子深处走去。 我不知走了多久,只觉身心疲惫,又饥又渴。  
 而此时,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 我也有些困倦,本想就地坐下靠着大树打个盹,却突然发现前面有亮光,顿时来了精神,冲 着亮光,飞奔了过去。
 哎呀妈呀!终于见到人家了! 可当我跑到跟前时,不由得愣住了。 那是一间小木屋,透过模糊的窗户纸,看见无屋里昏暗的亮光一闪一闪的,好像随时都会熄 灭。
我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有......有没有人在啊?” ......没人回应。 我又问了一遍,只是这次将颤抖的声音放大了些。 依旧是没人回应。 我便壮着胆子,慢慢地靠近了小木屋,轻推了下门。
门,开了,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这门......恐怕我只要稍稍一用力,就会坏掉吧?
 就在我刚准备踏进门内时,就听身后有个沙哑的声音:“你是谁呀?” “啊!”我被吓了一跳,猛地转身,看到一位头发苍白而枯萎、蜡黄的脸上布满了沟壑、一双 小而浑浊的眼睛发出幽幽亮光的老婆婆。
 她,就那么一眨不眨地看着我,而我被看的愣在了那里。
“你到底是谁呀?”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有些紧张地问:“老婆婆,我......是金银窝的,原本是在山的外围放牛,但是今天......我...... 不小心迷路了。”
不知是怎么了,一看到这老婆婆,我就不由自主的结巴了起来。
“哦~原来是迷路了。那你一定是饿了,快些进屋吧,我给你拿点吃的。
”老婆婆说着径直走进了屋里。 一听到有吃的,刚才的紧张感就被我抛之脑后了。唉!没办法谁让我天生喜欢吃呢?!
于是,我就跟着老婆婆走进了木屋。 木屋分为两个小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外屋,外屋的摆设很简单,除了一口锅和水缸再没有别的物件.
只是,我发现锅上布满了灰尘,像是很久没有人用过一样。
 我正在纳闷,就听老婆婆说:“快点进来呀,你不是饿了吗?” 随即,我走进了里屋。可进去之后,我瞬间就被惊呆了!
因为,这里屋根本就是少女的闺房嘛! 只见对着里屋的正前方有一张古典的缦床,床旁边吊着粉红色的幔帐,空气中还弥漫着不知名的香气,屋子里还有一张八仙桌和几张椅子......
正在我看的出神的时候,听见一声比黄鹂鸟还好听的声音:“公子请坐。”
 我循声看去,一个穿着粉红色古代衣裳的美女。浓而细长的柳叶眉,高/挺的鼻梁,粉红的樱 桃唇,一双神采奕奕的大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我。
 我稍微愣了一下问道:“老婆婆呢,怎么没有看见她?”
那少女笑着说:“你说的是我的母亲,她已经歇息了,所以我来招呼你。来,公子快请坐,还 没请叫公子大名。”
听到她这么说我也没太在意,急忙说道:“我叫刘毅,毅力的毅。不知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呵呵呵,公子嘴可真甜,既然你叫我姐姐,那我就叫你弟弟了。嘻嘻,姐姐我叫胡媚儿。”胡媚儿轻笑道。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里也没有那么紧张了,就对胡媚儿说;“姐姐,我饿了,能给我整点吃的 吗?” 胡媚儿掩嘴轻笑道:“好的,弟弟稍等片刻,姐姐这就去给你弄些吃的来,保证是你这辈子吃 过最好吃的东西。”
 说完,胡媚儿就走出了里屋。 她走之后,我仔细打量着屋里,心想在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屋子,而且还这么香?
而这香气直往你鼻子里钻,忽然感觉眼皮有点发沉,头晕晕的,好困啊......就在我要坚持不 住的时候,朦胧中一个声音把我叫醒了。
 “弟弟,饭来了,快点过来吃吧。”我一听有吃的,便勉强打起精神,来到了八仙桌旁。 只见桌子上放着几盘不知名的小菜,还有一大碗汤,汤里散发着浓郁的肉/香。
 什么肉会这么香? 尽管我已经很久没吃过肉了,但我确定,这肉/香味不是猪肉,也不是牛羊肉或鱼、兔肉的味道。
猪耳阅读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鬼魅703》
和合术有福缘者得
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天朝神经》- 现代百妖录!
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
吃蛇之后,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
【恐怖】一时贪财,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
萌道闻异录(欢喜、爆笑、恐怖)
榴花泪
【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19 15:10:41  更:2017-06-29 00:37:32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24 9:41:42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