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图说 新闻 笑话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沣 360图书馆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天天阅读 -> 鬼故事 -> 得知了丈夫的杀妻计划,这个傻女人居然 -> 正文阅读
 

[鬼故事]得知了丈夫的杀妻计划,这个傻女人居然

作者:细雨沙沙99


下了火车,又走了数十里,我终于回到了这条熟悉的小山路,已经是近半夜时分了。
听到叶老汉病重的噩耗,我心急如焚,几乎没有片刻的停留,便从省城赶回了乡里。
王家村虽然交通不是很便利,可却有着近千年的历史,直到现在,仍旧繁育着数百人。
可是,对于数百人的王家村来说,大部分人家都是王姓,而叶老汉是一个外来户,性格孤寡的他,和村里人并没有太多的交往。
而他,则是我的爷爷,从小将我拉扯大的爷爷。
我叫叶水生,名字的由来,只是因为,叶老汉在村头河畔捡到了我,因为他姓叶。
从记事开始,我就一直跟叶老汉生活在一起,而这个世界上,他是我唯一的亲人,虽然,我从不叫他爷爷。
我一直叫他叶老汉,因为他那些古怪的习惯,倔强的性格,暴戾的脾气。
小时候,他总会去找一些东西熬水让我泡澡,可是那气味,又腥又臭……
小时候,他总会让我跟他学习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那些连百度上都没人说见过的文字……
而且,若是有一点点不遵从他的意思,就会遭到一顿竹笋炒肉,竹枝打在屁股上,条条见血。
这种生活,对于我的童年来说,就是一个噩梦。
不过,似乎,除了这两件事情,其他,叶老汉还对我还算不错。
我一直在盼着,自己快快长大,快快离开这个恐怖的老汉。
幸好,等我过了十四岁生日,上初三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没有了那臭烘烘的药水,没有了那些古怪的文字,我和叶老汉的关系,也算是稍稍缓和了许多。
毕竟,他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依靠。
顾不得山路的泥泞,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着,心中不禁暗自懊恼,这叶老汉,真是不让人省心,病了,也不知道去医院,非得在家窝着……
从小学到初中,我几乎每天都要在这山路上走上两趟,往回于家里与学校之间,虽然高中和大学寄宿了,我回来得少了,可是对于这条路,我并不陌生。
三月的湖南,冬雪已然消融,可是空气中仍旧充满着浓浓的寒意。
山道两边的樟树,已经露出了翠绿的新枝,在手电光的照射下,闪出清冷的光芒。
雨,越下越大了,我的浑身都已经被淋得透湿。
手中的电筒,闪烁几下,熄灭了,任凭我怎么敲打,都没有了反应。
亦是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一股寒意,莫名其妙地从后背升起,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似乎,我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黑夜中,风雨飘摇,树叶婆娑,我记得,这里离村里还有好几里地呢,根本,就没有人家,又怎么可能,会有女人的声音呢?
我不由得苦笑一声,难道是自己紧张的,出现幻听了。
“你放心,只要你让我爽了,别说……”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轰的一个炸雷,直接淹没了男人的话语。
虽然不知道那女声是谁,但是我却已经听出来,那男声,是村长儿子王建德的声音。
这令人厌恶的声音,我绝对不会记错。
仗着家里有些钱,王建德整天与村里几个闲汉混在一起,在村里,是个惹不起的人物,可没少欺负人。
 我还记得,当年他带着人,扬言要把叶老汉和我赶出王家村的情形,若不是老村长出来制止,后果……
只是,这大半夜的,王建德他们怎么会在这老林子呢?
一缕淡淡的光芒,从林中透了出来,我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什么时候,这地儿还搭上个棚子了?
木头搭的棚子,上面搭着一块彩条布,昏黄的灯光,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你放开我!”女人尖锐的叫声,此刻又响了起来。
我心中一凛,透着缝隙朝屋子里面看了过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同村的几个小混混,抓住了一个女人的手脚,王建德已然抓住了女人的上衣,吱啦一下子,给扯了下来。
女人的皮肤,很白,在这昏暗的灯光下,泛着淡淡的光泽。
女人的身躯,很丰满,此刻我这个角度,正好一览无余。
这身材,恐怕就连那些城里姑娘都比不上吧。
我不禁,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又想当婊子,又想立贞洁牌坊。”王建德的呼吸,变得粗重了起来,一只手去拽那女人的裤子,而另一只手更是迫不及待地脱自己的衣服了。
女人,在挣扎着,不停地挣扎着。
可是,被几个男人压着,她的挣扎,根本就是徒劳无功的。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女人高声哭喊,挣扎更为剧烈了。
当王建德扯下她裤子的那一刹那,泪水,从她脸上滑落,她似乎不忍看到王建德扑上去的样子,转过了头来。
女人的脸,正好看向了我的方向。
她似乎,已经,绝望了。
我已经看清楚了她那美丽的面容。
这是一张陌生的脸。
凝玉般的肌肤,大而乌黑的眼睛,高挑的鼻梁,樱桃小嘴此刻因为绝望而显得有些苍白……
满是绝望,满是忧伤。
或许,这是我这辈子,看到的,最美丽的女人。
不对,那张稚嫩的脸,应该说,是女孩。
即使是在哭泣,亦是如此美丽。
“救,救救我!”女孩似乎发现我了。
她的脸上,突然升起了一丝希望,朝我呼喊了起来。
我心中,不由得一惊。
她居然发现我了,可是,我该冲进去救她吗?
王建德,还有他身边的那几个混混,我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即使我冲进去了,我也不一定能够救得了她。
恐怕还得被暴打一顿。
不对,叶老汉还躺在床上,等着我回去呢,电话里说,人好像快不行了。
这个时候若是我得罪了王建德,这个时候若是节外生枝,耽误了时间……
王建德已然朝女人扑了过去。
“救,救我!” 歇斯里底的叫喊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女孩那白皙的脸蛋,王建德那狰狞的面容,再一次闪过我眼前,或许是青春柯尔蒙的作用,或许是对王建德的厌恶,使我猛地推开了门“放开那女孩!”
就是这一嗓子,里面的人,不由得都是一惊。
人影一闪,女人趁机挣脱了出来,扑入了我的怀中,淡淡的女人香,涌入了我的鼻息。
当我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我的心一直在颤抖,甚至,还有些微微的恐惧。
可是,当那女孩温软的身躯钻入我怀中的时候,当那独有的女孩香钻入我鼻息的时候,最后一点点的恐惧,都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幸福,给冲得无影无踪了。
“哟,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叶老汉家的小野种回来了啊?”王建德此刻已经反应了过来,冷冷地盯着我,脸上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放开她,现在马上滚蛋,我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王建德,你别太过分了,这是犯法的。”或许是美女在怀给我的勇气,我盯着王建德吼道。
“法?”王建德一声冷笑“在王家村,我就是法。”
我的目光,已经瞟到了我身后的那条小路。
因为,看到王建德身后那几个小混混,纷纷转头恶狠狠地盯着我。
我知道,今天的事情,不可能善了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看来你这个野杂种真是活腻了。”王建德已然暴怒了,脸色瞬间变得狰狞,顾不得身上一丝不挂,朝我冲了过来。
一米八几的个子,一身腱子肉,王建德的身手,绝对不是我可以对抗得了。
来不及多想,我拖着怀中的女孩,一个转身,顿时朝山里跑了进去,更是狠狠一脚,将棚子的门给踹关了。
我似乎听到,身后响起了,王建德的惨叫声和暴躁的狂吼声。
夜,很黑。
雨,很大。
我拉着女孩一直往前跑,再往前,就可以看到村口的河流,还有那座石桥了。
那就是,当年,叶老汉捡到我的地方。
刚刚的雨中狂奔,使得我有些脱力,此刻停止了脚步,方才想到,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什么人,而且,她身上根本就没有穿衣服,慌忙脱下了身上的外套给她披上。
她的个子不高,直接裹到膝盖处,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青灯絮语"(qdxy929)并回复9002查看,也免了没裤子的尴尬。
刚刚情况紧急,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此刻见王建德他们似乎没有追过来,我不由得长长地吁了口气,多打量了女孩几眼。
不得不说,披上我的外套,被大雨淋湿的衬衫紧紧贴在她的身上,现出那玲珑的身段,再加上那爽修长白皙的腿,不禁让我又有些心猿意马了。
夜,很黑。
雨,很大。
我拉着女孩一直往前跑,再往前,就可以看到村口的河流,还有那座石桥了。
那就是,当年,叶老汉捡到我的地方。
刚刚的雨中狂奔,使得我有些脱力,此刻停止了脚步,方才想到,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什么人,而且,她身上根本就没有穿衣服,慌忙脱下了身上的外套给她披上。
她的个子不高,直接裹到膝盖处,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青灯絮语"(qdxy929)并回复9002查看,也免了没裤子的尴尬。
刚刚情况紧急,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此刻见王建德他们似乎没有追过来,我不由得长长地吁了口气,多打量了女孩几眼。
不得不说,披上我的外套,被大雨淋湿的衬衫紧紧贴在她的身上,现出那玲珑的身段,再加上那爽修长白皙的腿,不禁让我又有些心猿意马了。
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女孩揽了揽额前的一丝秀发“谢谢你救了我。”
挤出一丝笑容,我看了看女孩“没事,不过,你是谁,又怎么会在那里?”
“我叫叶婷婷,是王晓娟的同学。”女孩看了看我,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本来是想着来乡下玩的,结果……“
王晓娟是我们村里人,王家五奶奶的孙女,从小父母双亡,或许是因为都是孤儿的缘故,平日跟我关系还不错。
既然是晓娟的同学,而且还姓叶,算是我本家了,我心中不禁生出一丝亲切感来。
“王建德不是个好家伙,看来这村里你是不能去了。”我长长地叹了口气,不过眉头又紧锁了起来。
叶老汉病重,我不可能丢下他不管,可是这个时候,我又怎么可能,让叶婷婷一个人离开村子?
要知道,这是出村唯一的路,说不定王建德他们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我向叶婷婷说出了我的顾虑,或许我该把她送到晓娟家里去。
没料到,话刚落音,她便显得极为害怕起来,一下子扑入了怀中抽泣起来“你别把我送回去,我怕!”
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两团柔软随着叶婷婷的抽泣,在我胸前不停摩挲着,青春的柯尔蒙,让我心中又有些不忍起来。
而且,既然叶婷婷是来王晓娟家玩的,怎么又会出现在山林里面呢?
难道,王晓娟,也有问题?
“走,先跟我回村吧,到时候躲着别出来,明天一早,我就送你出村。”我扶住了叶婷婷的肩膀,将把从我怀中拉了出来,终于做出了决定道。
若是再这么搂几分钟,女人的体香,胸前的柔软,如此致命的诱惑,我都担心怕自己,快要把持不住了。
叶婷婷没有言语,只是看了看我,脸上泛起一丝绯红,朝我点了点头。
我自然不想让村里人看到我们的狼狈模样,穿过了入村的唯一石桥,悄悄地摸入村中,径直朝叶老汉的小院奔了过去。
叶婷婷一言不发,只是紧紧跟在我的身后。
或许是上天眷顾我们,一路上,四周都是异常安静,没有遇到一个人。
大半夜的,没人也不奇怪,可是就连平日那些汪汪乱叫的土狗,此刻居然都没有了声响。
虽然,心中有些奇怪,可是我也顾不上多想,匆匆摸到了家门口。
樟木做的院门,土砖垒砌起来的院墙,在大雨的侵蚀下,此刻已经倒了一大截。
茅屋的屋顶,显得极为破败,许多地方都已经露出了破洞,被那补丁一般的牛沾布给挡了起来。
我自然不想让村里人看到我们的狼狈模样,穿过了入村的唯一石桥,悄悄地摸入村中,径直朝叶老汉的小院奔了过去。
叶婷婷一言不发,只是紧紧跟在我的身后。
或许是上天眷顾我们,一路上,四周都是异常安静,没有遇到一个人。
大半夜的,没人也不奇怪,可是就连平日那些汪汪乱叫的土狗,此刻居然都没有了声响。
虽然,心中有些奇怪,可是我也顾不上多想,匆匆摸到了家门口。
樟木做的院门,土砖垒砌起来的院墙,在大雨的侵蚀下,此刻已经倒了一大截。
茅屋的屋顶,显得极为破败,许多地方都已经露出了破洞,被那补丁一般的牛沾布给挡了起来。
半年没有回来,想不到,我们的院子,颓破成这般模样了。
我不由得眉头紧锁了起来。
叶老汉虽然整天沉默寡言,可是绝对不是一个不喜欢收拾的人。
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了我的心头。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我拉着叶婷婷,推开了院门。
一阵冷风,迎面扑来,使得我不禁一个哆嗦,而身后的叶婷婷,更是一下子,躲入了我的怀中。
或许,是因为身上被淋透了,风一吹,显得有些冷罢了。
这可是养育了我二十多年的地方了,一砖一瓦都很熟悉,心中虽然诧异,可是我还是强自镇定,轻轻拍了拍叶婷婷的肩膀,拉着她朝里面走去。
院内一片漆黑,堂屋的大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
这叶老汉睡觉,居然还不关门。
不过,我们这家徒四壁的,也没什么东西,值得贼光顾了。
走到墙边,摸索着拉了拉电灯开关绳,电灯闪烁了几下,终于亮了。
昏黄的灯光,总算是给了我一丝安全感。
农村的电灯,都是用靠着电线直接悬在半空中的,此刻一阵山风吹过,灯泡变开始跟着摇晃了起来。
而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刹那,不由得心中大骇,整个脸色都变了,。
叶婷婷的尖叫声,亦是响了起来。
拉开了堂屋的电灯,就在我转身的刹那,我不由得脸色大变,而叶婷婷的尖叫声,亦是随着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就在堂屋的上方,居然放着一副石棺,半人多高,表面打磨得极为光滑,在那昏黄的灯光照射下,泛出淡淡的青色光芒。
而这还不是最让我惊骇的。
最让我的惊骇的是,就在那棺材上,朝着我们的一端,居然,印着一朵巨大的血红的梅花。
叶老汉怎么在自家堂屋里面,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青灯絮语"(qdxy929)并回复9002查看,放着这么一副让人毛骨悚然的棺材?
心中虽然惊骇,可是毕竟旁边还有个美女,我自然不能够表现得太害怕,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而后咬了咬牙,我方才四处打量起来。
此刻,我才发现,不仅仅是上方印着血红梅花的石棺,堂屋的周围还挂着许多丧幡,棺材前还有一张矮凳和火盆。
矮凳上的烛火已经熄灭了,而火盆中还残留着一些灰烬。
看到这一切,我心中不由得大惊,刚刚那股不祥的预感,此刻变得更加强烈了。
推开了叶老汉房间的门,拉亮了电灯,我的心,不由得往下沉了。
床上,空空如也,被褥依旧叠得十分整齐。
根本就没有叶老汉的身影。
难道……
我已经不敢再往下想了。
其实,或许是在逃避,或许是我不愿意去承认那个事实,我已经走遍了所有的房间,整栋屋子的灯都亮了起来,可是就如同我担心的那样,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叶老汉的影子。
其实,我早就想到了,或许,此刻,他就躺在,堂屋的那副石棺里面,只是,我并不愿意承认罢了。
拖着疲惫的步伐,我又回到了堂屋内。
院子外,已经起风了,呼呼地刮着。
山风,吹开了虚掩的大门,吹进了堂屋内,白色的丧幡顿时不停地飘舞了起来。
悬着的灯泡,在空中不停地摇曳着,使得堂屋里的光线忽明忽暗,随着丧幡的飞舞,在地上留下一道道长长的不断变幻着影子,就仿佛在厉鬼在张牙舞爪一般。
我狠狠地吞了口口水,缓缓朝上方的石棺走了过去。
此刻,心中虽然害怕,可是我更想去知道,这石棺里躺着的,是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为亲近的人。
来到了石棺前,看着那殷红的梅花图案,不知道为何,我心中便感觉到,一股从所未有的压抑感涌上心头,就仿佛,什么东西,被堵在了胸口,使得我呼吸不过来一般。
我缓缓走近了石棺,仔细打量起来,似乎,除了那朵梅花,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啪”的一声脆响,不由得让我猛然一惊,心脏一下子,几乎都蹦到嗓子里来了。
抬头看去,却是一只粪指甲虫飞了进来,正在电灯上不停的撞击着。
自己吓自己……,我不由得长长地吁了口气,伸手缓缓朝那石棺摸了过去。
若是,真要说奇特的话,那就是这幅石棺的表面,打磨得极为光滑,光滑到摸上去,就如同美女的皮肤一般。
不对,美女的皮肤,叶婷婷就是美女……
可是,就在刚刚进门,我看到了石棺之后,急着去寻找叶老汉,压根就把她给忘记了。
此刻叶婷婷已经不再跟在我的身边了,可是我们什么时候分开的,我居然都没有感觉到。
我不由得,眉头紧锁了起来。
“叶婷婷?”我试探着回头叫了一声。
可是回应我的,却依旧是这沉寂的夜晚,无尽的黑暗。
我已经顾不上她了。
我们家院子就这么大,她一个大活人,不管怎么走,都不可能走丢掉的,说不定马上就回来了。
而此刻,我要做的,就是要知道,我的爷爷,叶老汉,是不是就在这石棺中。
听到他病重的噩耗,我第一时间就赶回来了,只是没有料到,我居然,还是回来晚了一步。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的眼泪,不由得漱漱而下了。
夜,很静。
除了我的呼吸声和心跳声,还有那粪指甲虫撞在灯泡上的啪啪声,整个堂屋内,变得极为沉寂下来。
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而后双手搭在了那石棺的棺盖用力推去,一股彻骨的寒意,不禁让我又是一个哆嗦。
好冷!
这石棺,就仿佛,是方才冰窖中,刚刚搬出来的一般,那种寒意,仿佛透过我的双手,经过我的双臂,直射入了我的心脏。
那是一种,从内而外的,让我整个人几乎,一下子僵硬了起来。
我的目光,突然落到了棺材前面的一个相框上。
相框就摆在棺材旁边的一个小木凳子上。
或许,刚刚站的远,那东西又一直躲在丧幡的影子下,我一直没有发现他。
而相框里面的人,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青灯絮语"(qdxy929)并回复9002查看,却是我再熟悉不过的面容了。
我的爷爷,叶老汉。
此刻的我,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了。
石棺里面,躺着的,就是,我的爷爷,叶老汉。
只是,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副石棺来盛装他的遗体,还有石棺上那血红的梅花图案,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的心,不由变得更加疑惑起来。
咬紧了牙关,我又推了推石棺棺盖,可是,仍旧,纹丝不动。
皱了皱眉头, 找了一个还不错的角度,我双手平举,已然使出了我吃奶的力气,可是,仍旧,纹丝不动。
即使这石棺很重,可是他的棺盖也不至于如此难打开才对,我心中的那股异样感,顿时显得更加强烈了。
“啪”的一声,粪指甲虫再一次狠狠地撞在了灯泡上,这一次,声音,极为沉闷。
而那悬在空中的灯泡,开始剧烈的摇晃了起来,而后毫无征兆地,灭了。
整个堂屋变得一团漆黑,我心中不由得大惊。
“千万不要打开梅花棺!”突然,一道白影闪过,一张惨白的脸,贴在了我的跟前。
我的手,就搭在梅花棺上,那股寒意,几乎将我冻僵了。
随着电灯的熄灭,四周一片漆黑。
那道白影,那张惨白的面容,就那么突兀地出现在了我的跟前。
她的声音,有些嘶哑,更是显得有些空旷,仿佛就是来自地底深处的告诫。
我心中大骇,想要躲避,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居然在不停地颤抖,根本就动不了。
我想要挣扎,却发现,一切都是如此徒劳,那张脸已经贴在了我的面门。
整个人开始哆嗦起来,饶是如此冷天气,豆大的汗珠,顿时从我额头上滚了下来。
“是水生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一盏灯凑到了我的跟前,那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这声音,居然,如此熟悉?
借那昏暗的灯光,我已经看清楚了我跟前的那张脸。
王家五奶奶?
我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五奶奶,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遇见……”
我的话音未落,王家五奶奶那骨瘦如柴的手,已经按住我的嘴巴“你个臭小子,可别乱说话。”
五奶奶的手,很冰冷。
甚至,还在微微颤抖着。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是从心底涌出一丝安定来。
在这漆黑的夜晚,即使有一盏灯光,看到了一个熟人,给我了莫大的安慰。
五奶奶身子一向不怎么好,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青灯絮语"(qdxy929)并回复9002查看,拉扯着王晓娟长大,已经很不容易了。
此刻,我慌忙一手接过了五奶奶手里的灯盏,一手搀扶着她,右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五奶奶,我也是刚……”
不过,我的话刚说到一半,却停住了。
因为,我的目光,落到了手中的灯盏上。
刚开始我的注意力,都放到了五奶奶的身上,此刻方才发现,此刻拿在我手中的灯盏,似乎与平日的马灯有些不一样。
这灯盏比平日的要沉得多,手柄是一个人形的形状,握在手中,给人一丝金属独有的凉意。
整个灯罩呈现出八角形的形状,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青灯絮语"(qdxy929)并回复9002查看,中央的骨架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做的,可是那八个面上,似乎是什么东西的皮肤才对,很薄,可是却很有弹性。
而且,居然,在每个面上,都映着有一朵青色的梅花。
更为让我惊讶的是,这盏灯散发出来的光芒,并不像我们平日马灯的昏黄,而是一种幽暗的青绿色。
那青绿色,灯盏上的梅花的颜色,如出一辙。
 “人老了,睡不着,看到你屋子的灯都亮了,便过来看看,没料到是你小子回来了。”五奶奶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一样,而是叹了口气接着道。
我的眉头紧锁了起来,看了看手中的八角青灯,又看了看身旁的梅花棺看了一眼,而后接着问道“五奶奶,叶老汉呢?不会……”
一个暴栗砸在了我头上,五奶奶一脸怒色“你小子这次回来是怎么了,尽说瞎话!”
我知道,五奶奶的脸上的怒色,定然是装出来的,平日里,她可疼着我呢。
“你爷爷前几天出了一趟门,估计过几天就回来了。”五奶奶的话又响了起来。
“他不是病了吗?”我有些将信将疑。
重病了,让我如此担心,他居然还到处乱跑,这叶老汉也太不让我省心了。
“是病了,不过此事说来话长。到时候等你爷爷回来了,让他自己跟你说吧。”五奶奶叹了口气道“这大半夜的到家,还没吃晚饭吧,走,去我屋里,给你弄点。”
“五奶奶,我还一个朋友,跟我一起回来的,你看到她了吗?”想到了叶婷婷,我看了看五奶奶接着道。
刚刚我去找叶老汉的时候,叶婷婷突然不见了,或许五奶奶过来的时候有看到她。
王家五奶奶皱了皱眉头“你朋友?男的还是女的?我刚刚没见什么人啊?”
五奶奶,也没有看到叶婷婷。
“对了,晓娟在家吗?”我皱了皱眉头,再问道。
“前几天回来了一趟,又走好几天了。”五奶奶已然带头朝门外走了出去。
我想起来了,叶婷婷说过,她是几天前跟王晓娟一起来这里的,可是五奶奶为什么说,王晓娟走了几天了呢?
会不会,是五奶奶故意在隐瞒着什么?
“哦,您没看到就算了,可能她一会就回来了。”我敷衍着回答,而后又接着道“五奶奶,那石棺是怎么回事啊?”
五奶奶突然,停下了脚步,若不是我反应快,险些整个撞到她身上了。
“嘎吱!”一声,从我们身后响了起来。
我心中微微一抖,而更是感觉到,被我搀扶着的五奶奶,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
一阵山风吹过,我手中的八角青灯忽闪了几下,而半空中的丧幡,此刻飞舞得更加厉害了。
那青幽的光芒,在这漆黑的夜晚一闪一闪,顿时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五奶奶亦是转头看了我一眼,而后转身朝堂屋上方看了过去。
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将整个堂屋里面映得宛如白昼。
而亦是,借着这闪电的光芒,我居然清晰地看到,那石棺上印着的血红色的梅花图案,居然不见了。
我拼命揉了揉眼睛,将手中的八角青灯高举了起来。
不错,这,不是我的幻觉。
刚刚,原本,血红梅花图案的地方,变得一片空白起来。
我心中,猛然一惊,整个牙关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甚至还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牙齿摩擦的嘣嘣声。
“别怕!”五奶奶握了握我的手,而后从我手中接过了八角青灯,举过了头顶,不停地摇晃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石棺,一动不动。
我看到,她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的形状,似乎亦是变得极为紧张。
我的心,亦是跟着紧张起来,思绪亦是在飞快的转动。
那梅花图案,去哪里了?
刚刚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呢?
还有,在棺材前面,怎么会有叶老汉的照片呢?
还有,五奶奶手中的,这盏,诡异的,八角青灯。
只是,即使我心中,有着太多的疑惑,此刻我亦是不可能问出来了。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那石棺居然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仿佛,什么东西,正在挣扎,想要从里面冲出来。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鬼魅703》
和合术有福缘者得
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天朝神经》- 现代百妖录!
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
吃蛇之后,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
【恐怖】一时贪财,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
萌道闻异录(欢喜、爆笑、恐怖)
榴花泪
【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19 01:11:55  更:2017-06-23 15:21:28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24 9:38:22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