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网 -> 鬼故事 -> 五万块让我演冥婚戏,谁知道是男鬼买我初夜的钱…… -> 正文阅读

[鬼故事]五万块让我演冥婚戏,谁知道是男鬼买我初夜的钱……[第1页]

作者:零鼠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4] [放入我的收藏夹]
我是一名群众和替身演员,昨天晚上接到一个某大牌明星的替身片子,是导演亲自打电话来的,说是那大牌明星身体不舒服,不能来片场,要我去做她的替身,就拍婚礼那部分的戏份就行,拍完之后会有五万块片酬给我。
我当时心里就有疑惑,就算是大牌明星也不会有那么高的片酬,我拿过最高的片酬也就一万块,还因为是高危险拍摄场景,所以才会给那么高的片酬。
五万块也算是很高的片酬了,因为在剧组做龙套演员也就一两百块甚至有时候二三十块都有,每个月拿到的片酬,也只能够我的伙食费而已。
这个剧组,我之前有去做过群演,既然导演也没说有什么别的要求,所以就冲着这五万块,我也就答应了。
第二天晚上七点,吃过晚饭后,我就出门打了个出租车去了拍摄场地。
由于路上有点塞车,我赶到现场的时候都快八点了,化妆师一见到我,就急忙的把我拉到化妆间给我化妆。
看着化妆师给我化了那种,大红唇中式古典的妆容。
我疑惑的问她,“为什么化的是古代出嫁的妆容?难道不是拍现代的婚戏么?”
化妆师听到我的问话,有些惊讶的说:“导演没跟你说么?这次要拍的戏,是跟一个死去的大少爷冥婚的剧情。”
“什么,要我拍的是冥婚戏?”
我突然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虽然我平时演过死尸,演过女鬼,各种各样的龙套都演过,但这次要拍冥婚这种恐怖电影,还是第一次,隐隐约约的总感觉那里不对劲。
化妆师看我愣在那里发呆,可能以为我是害怕了,就伸手拍了拍我肩膀,安慰我说:“别担心,这次拍的电影投资方可是个有钱人,连请来扮演死尸都是特别专业,而且长得还特别帅呢,再说了,你等一下只要拜下堂,入了洞房就可以了”。
我正想开口说话,就看见服装组的人急匆匆的拿着一套大红色的襟大袖衫+凤冠霞帔进来叫我赶紧换上,说全都准备好了,就差我了。
我看着她手上的大红色嫁衣,竟然情不自禁接过来就走去试衣间换上了。
换完出来,我走到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穿着大红色的嫁衣,配着这大红唇的古妆,感到很熟悉,好像自己曾经穿过这嫁衣似的。
因为时间紧急,等待化妆师帮我戴上凤冠之后我就匆忙的赶去拍摄现场准备拍戏了。
来到了拍摄现场,我看见拍摄场景的灵堂挂着红白相间的幔布,灵堂的中央摆着一副水晶棺,尸体被白菊簇拥着,我像着了魔一样走过去。
化妆师说的没错,这男演员可真心帅啊,演的很逼真,躺在棺材里就像真的死了一样。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他连胸口心跳的起伏都看不到,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吐槽,有些人啊偏偏可以靠脸吃饭偏要靠实力,让我有脸没才华的人情何以堪呐。
我走到导演面前说,“我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吗?”
当导演听到我声音,看向我的时候,我感觉到导演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
于是我试探性的问了一下导演,“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导演勉强的笑了笑说:“没问题。”
然后就跟我说了些要注意的事情就要开始开拍了,说什么不要耽误了吉时。
眼看着要开拍了,我赶紧把手里的红盖头盖上。
“准备,action。”
我盖着红盖头坐在屋子里,从门外传来了请新娘的声音。
接着有一个人进来把我扶出去,因为我盖着红盖头看不见路,只能小步小步的走着。
我被带到灵堂中央,手里拿着一截红绸,红绸中央是一朵红白相间的花绸子,再过去新郎那一端是白色绸缎,攥紧在抱着灵位的老演员手里,他看起来年纪跟我爸差不多一样大。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前两拜都没问题,刚拜完第三拜,耳边隐隐约约有一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老婆,晚上等我!”
我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会的不会的,不就是拍个戏嘛,是自己太紧张了,产生幻听了。”
我就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哪位老演员过来把灵位放我手里后,我就被别人扶着回房间里了。
“过!”
导演这大声一喊让我清醒了很多,我把盖头拿下来回到化妆室就赶紧把这大红色的嫁衣换下来,穿在身上老感觉阴森森的。
刚换完衣服出来,就有一个助理走过来跟我说:“片酬已经给你打到卡上了,你可以走了。”
我赶紧掏出出手机看了下短信,五万块钱刚刚到账的。
这刚演完就这么快赶我走,感觉些人怎么都怪怪的呢。
不过想想,卡上多出的五万块钱,这个月的房租终于有着落了,不用舔着脸跟朋友借钱了,心里美滋滋的。
回到家已经是十二点了,我去洗了个澡,就睡觉去了。
不过关灯睡觉后不久,洗澡房里忽然传来了水声,我以为是喷头出了问题,就起床走了过去。
可是走到洗澡房门口前,水声又就没了,我进去看了一下,喷头好好的,也没有其它地方漏水,奇怪的是地板上水很多,里面也是蒸汽腾腾的,像是刚刚有人洗完澡。
看来这喷头应该是那里坏了,明天得找人来帮我修。
就在我想着的时候,客厅里的电视机突然打开,声音很大,吓了我一跳。
此刻,我突然想到了晚上拍戏时耳边响起的声音。
我双腿有些发抖着慢慢的走到客厅,发现客厅里面根本没东西,顿时松了一口气,自己吓自己而已,世界上哪里有鬼。
就是这些无良商家,我这电视机才买还不到一个月就坏了,心里想着明天一定要找这商场算账去,然后去把插头拔了就睡觉去了。
没过多久我就睡着了。
可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吧,我迷迷糊糊的感觉旁边有人摸我,先是摸上面,然后是大腿,最后又从我后背抱着我,整个人贴在我背后。
然后耳畔传来男人的声音,有点低哑的,却带着说不出魅惑,“过了今晚,你以后就是我的老婆了。”
听到这声音,我猛的惊醒了,睡意全无,因为这声音就是拍戏时在我耳边响起的那个声音。
我转过身一看,妈呀,这还真是拍戏时扮演死尸的那个男的,他是怎么进来的,不对,这一定是个梦。
我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试图把自己弄醒,“我艹,痛死我了。”
抬起头,再看向那个男人时,看到他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笑。
我猛的把头埋在他的胸口,没有温度,没有心跳。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
我被吓的钻进被子里捂着眼睛,失声尖叫,“啊啊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我长这么大,以前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鬼这些东西,可是在这一刻我被吓傻了,只能唔在被子里,不敢发出声音,瑟瑟发抖着。
就在我快要把自己给憋死时,那男鬼掀起被子,一把扔到地上,而我就这样赤裸裸的出现在他面前。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男鬼冰凉的手从我的大腿处伸进来,被他触碰过的每一寸皮肤都起鸡皮疙瘩了,我只能死死的闭着眼睛,不敢睁开眼,我怕我会活生生的被他给吓死。
他轻轻的一用力掰开我唔着眼睛的手,诡异阴沉的声线传来,“睁开。”
我直摇头,心想,现在心都快要被你吓停止了,我要是再睁开眼睛,我爸妈明天就直接来给我收尸得了。
那只鬼见我摇头,整个身子直接压我身上来了,我这辈子连接吻都没感受过,更别说现在被一个男鬼压身上了,我只能僵硬着身子,闭着眼睛颤抖着。
被鬼上了
报告!该条回复因涉嫌违规,已被我们带走
 “给我睁开眼睛看清楚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张茵的老公!”他突然提高嗓音,渗的我后背发毛。
我一点也不想睁开眼睛的,可是眼皮不受控制的睁开,直接对上了一张清冷俊雅的脸。
在明亮的月光下,我终于看清楚了他的五官,光洁白晢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双眸幽深如墨,鼻梁挺直,完美的脸颊轮廓更是无可挑剔。
瞬间,我被他的颜值所折服了,完全忘记了现在的处境,直直的盯着他看。
过了一会,我当机的脑袋才反应过来,我在花痴什么,长得帅有个屁用,他可是只鬼啊!!
“怎样?对你老公可否满意?”
说完,他直勾勾的盯着我,扬起嘴角,带着一丝丝邪魅的弧度。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突然猛的身子一沉,直接进来了,我顿时觉得下身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放松!”他用冰冷的语气命令我。   此时我已经是痛的泪流满面了,心想死就死吧,反正都这样了,于是我就着这样任由着他折腾。   可当我完全放松下来的时候,随着他的动作,却感觉到了一种微妙的感觉,心里明明是拒绝的,可身体却是不受控制般的迎合他的动作,就这样,我被一只鬼夺走了我的第一次。   不对。   他就像是一只精力充沛的野兽,直到我精疲力尽昏死过去。
  第二天阳光从窗外洒进来,我醒来看着这空荡荡的房间,好像昨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但下身的疼痛感、胸口的一团红和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吻痕,却明显的在告诉我,昨晚的事绝对不是梦。
我想哭了,我这辈子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为什么无端端的会被一只我不认识的男鬼缠上了。
说到鬼,我突然想起了昨晚拍戏时,那导演看我的眼神,如果只是普通的拍个冥婚的戏,随便找一个女演员就行啦,盖着红盖头,根本看不见脸,而且片酬也不会给那么高。
  所以我确定,他肯定知道那男演员根本就是一具尸体的吧。
想到这里,我顿时火冒三丈,艹尼玛的,老娘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把我骗去跟一个鬼结冥婚,我就算是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他的。
  我拿起手机,找到了昨天导演给我打电话过来的号码拨了回去,没想到传来的是一句,“你所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
  我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力的躺在沙发上,对于这件事我不知道该找谁了,虽然那个男鬼不在我这里,但不知道还会不会再过来缠着我。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过什么灵异事件,越想越害怕,说不定过几天就会死在他手上了呢。
  对了,我突然想起我奶奶是村里的半仙儿,也就是人们嘴里常说的“跳大神的神婆”说不定他老人家有办法呢。
  于是我马上拿起手机打给了我奶奶。
 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我叫张茵,我小时候就听我爸说过,在我出生时,我奶奶就说过我命中带有驳婚煞,将来会克夫克子克自己。
  我妈听到后很生气,说我奶奶就会装神弄鬼,我妈怕我会被奶奶这些话所影响,所以我从小就过年过节的时候才回农村老家一次,直到长大后我有空就会回来看我奶奶。
  我妈听到后很生气,说我奶奶就会装神弄鬼,我妈怕我会被奶奶这些话所影响,所以我从小就过年过节的时候才回农村老家一次,直到长大后我有空就会回来看我奶奶。
 我长得还是可以的,也交过几个男朋友,但是和人家连手都没牵过,人家就出事了,要不就是摔断脚,要不就是骑车摔断手的,后来凡是男的对我有点意思的,我都离人家远远的,免得祸害别人。
  我跟我奶奶说完我昨晚的遭遇后,电话对面传来一声叹息,似乎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小茵啊,也该是时候告诉你了,你天生命主阴,有驳婚煞不能嫁给活人,不然会死。”
  “天生......命主阴?”我虽然之前就知道了我命格和其他人不同,但听到奶奶亲口说出来,我还是被吓了一跳。
 奶奶接着说的话更是让我震惊,奶奶说因为我是全阴女命,鬼魂得到我的血会实力大涨,如果被鬼发现了我的体质,肯定会害死我,于是在我还不懂事的时候,奶奶就已经强行给我逆天改命了,但只能保我到二十二岁,过了二十二岁必须出嫁,结冥婚。
  挂了电话之后,我仔细的想了想,我前天才过完我22岁生日,在这之前我是没有见过也没遇到过任何鬼魂和灵异事件,所以才不把奶奶的话放到心上。
 虽然我知道我奶奶肯定不会害我,但是要我真嫁给一只鬼,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想着等我回到老家,先问问奶奶还有没有什么办法破除我这个驳婚煞。
我一站起来就感觉下面痛的发热,只能慢吞吞的一边走着一边心里直咒骂这个色鬼。
吃了早餐,简单的收拾了两套换洗的衣服,就匆匆的赶去汽车站。
我的老家是在一个叫凤溪村的偏僻小山村里,因为路小偏僻,所以我坐的大巴只能到镇上,镇上离我奶奶的家也不远,走路只需要十几分钟。
坐了大概六个小时的汽车,才到凤溪村的镇上,我一下车就看到我奶奶像往常一样在村路口的石板凳上坐着等我。
我走近才发现我奶奶头发已经全白了,心里一阵心酸,我爷爷过世的早,只有我奶奶一个人在老家,之前我就跟我奶奶提过要接她来城里跟我们一起住,但我奶奶不愿意,说在城里住不惯什么的,所以只能作罢。
“奶奶,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在等我?”
“没事的,我家坐着也是无聊,出来等你一样的。”
之后一边拉着我的手走着还一边对我嘘寒问暖的。
回到家里,看着餐桌上的红烧肉咽了咽口水,我从小就喜欢吃肉,还是我奶奶对我最好,每次回老家都煮我喜欢吃的菜。
吃完饭后,我就去了我奶奶供奉着“保家仙”的屋子里抽出三支香点燃插到香炉里。
然后恭恭敬敬的跪下磕了三个响头,顺便念叨了几句说“求仙儿们保佑我顺利破了我的驳婚煞,我不想和鬼结婚,拜托了。”
当我抬头看我刚刚插入炉中的香时,香是燃着的,但是不冒烟,我直接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马上站起来走出去,看到奶奶正坐在客厅上,满脸心疼的看着我摇了摇头,然后接着说道:“没用的,仙儿们根本不愿意接受你的香火,你现在的难处,别人都帮不了你,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
听到奶奶的话后,我委屈的问:“奶奶,那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嫁给一只鬼,我会被他给害死的啊?”说着我的眼泪就留了下来。
奶奶怜惜的看了我一会,眼里的神色很是复杂,叹了口气说:“有些事,有些人,你是想躲也躲不开的,但有些事情确实是命中注定的
不然的话,为什么会有些人活得好好地,而偏偏就你一个人需要嫁给一只鬼呢,既然他已经和你结了冥婚,那他就不会害你,相反他还会保护你。”
听完我奶奶的话,我却突然平静了下来,也确实如此。
或许真的是命中注定呢。
心想着既然我奶奶都没办法了,虽然对这命运很是不满与委屈,但是木已成舟,为了能够继续活下去,我也得好好适应下和鬼怪打交道的生活才行。
 第二天早上,我跟我奶奶说要回乐城了,奶奶送我到镇上坐车,临走时听到身后的奶奶低声说一句“解铃还需系铃人啊!”
奶奶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小声,显然是不想让我听到的,但还是被我听到了,我转过身想去问清楚这是什么意思时,但司机催着我上车,所以最后也没问。
在车上,我一直在琢磨着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总感觉奶奶还有什么瞒着我。
“停车,我的钱包丢了!”突然的一声惊叫,把我的思绪拉回来,抬头看见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女人,正焦急的翻着自己的包。
“师傅,直接开去派出所吧,我的手机也被顺走了”那大姐的声音因为着急已经出现了哭腔。
这种事情在车上经常发生,我以前坐公交车的时候也丢过钱包,那可是我一个月的房租啊,如今看着这大姐要哭的脸,我特别能明白她此刻的心情,去派出所,我倒是没意见的。
而其他的乘客听见这大姐说要去派出所,心里应该就不乐意了“哎呀,那可不行啊,我下午还要赶着上班呢。”
“是啊,我到乐城还要急着转车呢,我网上订了票的,人家那车能等我吗!”
“快到中午了,我得回家给孩子做饭啊......”
我看见那大姐听到大家的话,眼泪都要出来了,她擦了一把,看了看周围七嘴八舌的人,接着说
“我求求你们了,我孩子还在医院等着我的钱做手术,这是我好不容易跟别人借来的救命钱,这钱要是找不回来,我的孩子可怎么办啊!”
而那些年轻点的乘客还是继续劝说“哎呀,这就是你的不小心了,坐车不能随身携带那么多钱的,说不定还没上车的时候就被小偷摸走了。”
我心想那几个乘客明显就是要人家不要再找钱了,真是事情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不知道难受啊,人家孩子都在医院等着钱做手术,难道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比一个小生命还重要。
那大姐说这是她孩子的救命钱,要是钱没了,可能还想不开了。
这时,司机突然把车子停下,然后走到车头哪里大声喊:“都着什么急啊,你们要是不乐意的话
全部让她检查完,我就继续开车,不同意检查的,我直接开到派出所,你们换位思考一下
如果你们出现这样的事,你会怎么样,配合一下,着急也不差那么十分八分钟的。”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司机还挺好的,之前一直对这些司机态度差的印象也改观了不少。
车里的乘客一听那司机说完,那些乘客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主动拉开自己的手拧包给大姐看
大姐也不太好意思,随便翻了两下,道谢后就检查下一个去了。
我给那女人检查完之后就回到我的座位坐着,默默的看着那女人继续检查,而其中有一个乘客一下子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那个人,是一个年龄看起来二十多岁的男生,头发染成黄色爆炸头的杀马特造型。
刚刚就是他在跟那大姐巴拉巴拉半天的那个,而刚刚那杀马特看着那女人检查别人包的时候明显的退了一步
眼神也不太对劲,但最让我关注的焦点是他的肩膀上趴着一个鬼婴。
我抽了口冷气,虽然有只鬼婴缠着他。
那鬼婴看着应该有两岁大了,一双青紫的小手盘住杀马特的脖子,张着血红色的嘴巴,一脸怨恨的看着杀马特。
可能那鬼婴感觉到了我在看她,猛的一下抬起头看向我,阴森森的对着我笑了一下,我瞬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仔细看,还发现鬼婴的脖子上有几道明显的红色手指印,很显然是被人给掐死的。
我看过我奶奶的书,书上说那些流产的胎儿,不管是人工流产还是事故流产中失去的婴儿
都可成为鬼婴,鬼婴因父母没有超度,不能入土为安,魂魄无依,无法往生,弥留在这个世界上,产生无尽的怨气恨意。
但是眼前的是个男人啊,鬼婴一般都是缠着自己的母亲,很少会缠着男人的,除非是他亲手杀死的这个婴儿。
此时那杀马特应该是看着那大姐并不太好意思仔细检查,蹙了蹙眉,也走到那大姐身边说
真是麻烦,快腾点,我这有急事呢,我都跟你说了,这种事太常见了,丢了就只认自己倒霉,害得我们一车人都跟着你在这里等......”
那杀马特一边用不耐烦的语气说着,一边把包递给大姐。
大姐被他这么一说,眼眶已经开始发红,她吸着鼻子,不好意思的看着杀马特
好像心里已经认定了他不是小偷,于是就随便看了一下男人的行李和拧着的包,然后发现没有就跟他说了句不好意思。
那杀马特还一脸神气的冲着大姐哼了一声,大摇大摆就要往自己的座位上走。
尼玛的,我实在是坐不住了,一下子站起身,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两步走上前,一把抓住男人的衣襟。
 但就在我碰到杀马特衣襟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幅画面。
在一个小房间里,房间里有的一张桌子上有白色的粉末和吸管,看着像是海洛因
而床边一个女人被一条绳子绑着双手,正跪向哪男人的面前
脸泪水的哭喊着求男人放过她的孩子,而那男人的手紧紧的掐住婴儿的脖子,由于婴儿无法呼吸到新鲜空气
脸已经涨的通红,女人见状,哭喊的更大声了
但那男人却是一脸的兴奋,最后直到婴儿断气死了才放开双手。
女人见到自己孩子没了生命,双手软下去,变得双目无神。
女人目光呆滞的看着床上的婴儿,而那男人却一脸淫笑的走到女人面前,撕扯着女人的衣服。
画面到这里就瞬间消失,变回了眼在客车上的场景,我的手依然紧紧的捉住杀马特的衣襟
我确认肯定眼前的杀马特就是刚刚画面中那男人掐死婴儿的凶手。
杀马特见我紧紧捉住他不放手,愤怒的问道:“你要干嘛?”
眼下要紧的是大姐儿子的救命钱,我定了定心神说:“你等一下,大姐还没看你身上的兜呢。”
杀马特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你他妈谁啊,关你屁事啊。”
我看到他身上衣服口袋鼓鼓的,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迅速的伸手掏出他口袋里的东西。
 掏出来的是一个粉红色的钱包和一台诺基亚的手机。
我直接把东西递给大姐了,大姐拿着钱包和手机,翻了一下钱包惊讶的说
“这是我的钱包和手机,里面还有我的身份证。”说着她把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乘客们看,证明这钱包就是她的。
突然那杀马特猛地一甩胳膊,我瞬间被一股力气推得站立不稳,整个人的后腰硬生生的撞到后面的扶手栏杆上,紧接着倒在地上。
大姐愣了一下,马上跑来把我扶了起来,一脸惊慌的看着我问
“妹子,你怎么了,有没有伤到哪里?”
我摇了摇头,感觉到手臂辣的有点痛,我抬起手看了一下,发现手臂擦破了皮,鲜血从伤口留了出来“我没什么事,就手臂上刮破了一点。”
司机先反映过来,迅速从后面一脚踹到杀马特的屁股上,杀马特马上倒在地上,司机直接抓住他的双手,向后拉,让他不能动弹。
就在我看得正爽的时候,杀马特脖子上的鬼婴忽然松开他的脖子,飞到了我的面前,伸出小小的舌头,舔了我手臂上流出来的鲜血。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4]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鬼魅703》
和合术有福缘者得
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天朝神经》- 现代百妖录!
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
吃蛇之后,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
【恐怖】一时贪财,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
萌道闻异录(欢喜、爆笑、恐怖)
榴花泪
【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16 01:19:03  更:2017-06-18 15:22:13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7-22 13:04:05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