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图说 新闻 笑话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沣 360图书馆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天天阅读 -> 鬼故事 -> 据报道,近日网吧离奇死亡人员频繁,死者伤痕怪异 -> 正文阅读
 

[鬼故事]据报道,近日网吧离奇死亡人员频繁,死者伤痕怪异

作者:细雨沙沙99
#网吧居然发生这种事#


2013年9月21日,长沙一男子在网吧包间连续上网七天七夜,猝死于网吧,被发现时身上已长蛆虫。
2014年4月12日,广西防城港市女子郭某在网吧产子,随后亲手活活捂死婴儿,并丢弃于垃圾桶。
2015年8月17日,四川成都一男子与社会人士打架,手被砍断,鲜血直流下仍淡定上网。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因上网过度猝死在网吧的人高达一千人,而行为语言异常的更是不计其数。
你可能对以上真实新闻案例比较熟悉,或许你看到这些新闻时会感到不适,认为那些人都是疯子、变态。但是你仔细思考一下,就能发现其中的疑点——猝死者在猝死前都会有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手舞足蹈,全身抽搐等。而那些在网吧生孩子之类的人,完全算得上精神失常了。
我此时想不到更多的语句来说清楚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说,这些人其实也是受害者!
我是一名网管,我很清楚死亡的背后是更加诡异恐怖的真相,网吧里的有些机子可不是给活人用的……
当时我辞掉了原来的工作,玩了半个月后,身上还剩几十块钱了,这时我意识到我应该找个工作了。
我在大街上闲逛时发现有一家网吧招聘网管,也没犹豫就直接上去询问了。
给我面试的就是老板,是一个微胖的中年大叔,姓张,对我特别热情,一口口小杨叫着,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都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大概扯了五分钟,才正式聊到工作上。原来这家网吧现在只招夜班网管,张老板说大多是女孩子,都不愿意上夜班。
我有点犹豫,天天上夜班的话身体肯定受不了,张老板皱了皱眉头,直接伸出了五根手指说道:“这样吧小杨,我看你为人实诚,你愿意的话我给你开五千工资,每天只需上八个小时班,晚上要是饿了,吧台的东西你随便吃。”
一听这话我眼睛都直了,要知道我上一份工作加上所有福利一个月才能拿到两千多块,这个待遇我肯定无法拒绝。
见我答应下来,张老板顿时眉开眼笑,就像做成了一笔大生意。
随后张老板让我给着收银妹子学一下收银操作,如果可以的话,今晚就上班。我有注意到他临走前给收银妹子使了一个眼色。
张老板走后,那妹子开始边教边打量我,那眼神不是对我有好感,而是那种有点害怕我的感觉。
而且只要我稍微靠近她一点,她就会很刻意的往旁边挪一挪,这点我很诧异,难不成我长得吓人?
网吧的收银操作相当简单,很快我就掌握了。我本想问那妹子一点更详细的工作内容,结果她根本不想和我说话,一个问题得问三遍,她才会支支吾吾答话。
不想在这热脸贴冷屁股了,我准备先回出租屋睡一觉,晚上就直接来上班了。
回到家后,我一颗狂喜的心才冷静下来,仔细一想,确实充满疑点。一家不大的网吧开出五千“天价”工资,而且食物什么的还可以随便吃,而且张老板还一副赚大了样子,以及那个收银妹子异样的目光,处处都透着不正常啊。
难道上夜班会有什么危险不成?我甩了甩头,强迫自己不去乱想,这么好的一个工作错过了可就没了。我在心里安慰了下自己,然后埋头睡觉了。
这一觉睡到六点过,我起床出门吃个晚饭,然后直接去那家网吧上网了,时间一到就可以上班了。我玩着游戏时间过得挺快,转眼间就到十一点过了,我一抬头惊讶的发现,原本熙熙攘攘的网吧就只有十来个人了。
我下了机,就去了前台,收银妹子已经在收拾东西了,我问她晚上是不是生意不好,她只是点了点头,她那态度让我有点尴尬,我也只得沉默着。
到了十一点五十几,那妹子把交接本给我,就往外走,走了两步就停下了脚步,然后回头神情复杂的看着我。
我问怎么了。
她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她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你小心一点就是了。”说完逃似得跑出了网吧。
一听这话我愣了愣,但当时我以为她让我小心一点别少钱,就没在意这话。
这网吧晚上生意真的是出奇的差,坐了半天一个人都没来,但我也乐得清闲,便用员工电脑看起了连续剧。
到两点的时候我有点犯困了,我起身看了看,整个网吧还有九个人在上网。我坐下又看了一会儿电视,越看越困,上下眼皮都开始打架了。我从冰箱里拿了一罐红牛,却不起作用,我便趴在台子上准备眯一会。
“叮咚——叮咚——”这时我的头上传来一阵很突兀的叮咚声,吓得我一激灵,抬头一看,原来是墙上的吊钟响了,时间指向了两点半,吊钟不应该都是在整点才响吗?
同时,不知何时温度变低了,呼气都能呼出白雾了,我抱着膀子想着这都三月份了怎么还这么冷。
“呜呜呜……呜呜……”吊钟敲完之后,我耳边便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清脆哭声,我立马清醒了,随着声源找去,我惊讶的发现吧台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蹲着一个小女孩,把头埋在腿上哭着。
我连忙跑了出去,蹲在她面前说道:“小妹妹你哭什么呀?大晚上的你怎么在这呢?”
小女孩听见我说话,便缓缓抬起了头,一个挺漂亮的小姑娘,脸蛋粉嘟嘟的,像一个瓷娃娃,此时小脸上挂满泪水,让人心生怜意。
“呜呜呜,我找不到我妈妈了。”小女孩边哭边道。
我起身从吧台上拿了一个棒棒糖,递给小女孩,说道:“你妈妈去哪了?是不是上厕所了?乖别哭了,哥哥请你吃糖。”
“我妈妈去了一个全是红色的地方。”小女孩粉嫩的小手拿着糖,大眼睛看着我说道:“哥哥你真好,这么久了只有你请我吃糖。”
“嗯?”我愣了一下,全是红色的地方是什么地方?
我伸手像帮她擦擦眼泪,不想她视线突然越过我看向门口,随后眼睛一亮,大叫了一声妈妈,立马就跑了过去。
这一瞬间,我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我瞪大眼睛,下意识的僵硬着脖子慢慢往后移动,只见那个小女孩一蹦一跳得跑到了空无一人的门口,小手像被人牵住一样往上扬起,很快,她的身影融入了黑暗,接着从黑暗从传出一个清脆的声音——嘻嘻,谢谢你,哥哥。
我全身开始发抖了,刚才小女孩竟然直接……直接从我身上穿过去,就像一片空气!
我一下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得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从头顶上滑落下来,半晌我才爬了起来,往门口打量了一下,什么都没有。 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我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叮咚——“这次不是吊钟发出来的,”工作人员请注意,144号呼叫网管。“ 我擦了一把汗水,颤抖着大腿往144号走去,虽然我在才上班,但是昨天我上网的位置是一百二十多号,知道144号的位置大概在什么位置。 那片区域只有一个人,我走过去一看果然是144号,那里坐着一个穿白裙子的女人。
我微埋身子问她需要什么,没想到她突然一个仰身。 这时我才发现,她竟然是一个孕妇,滚圆的肚子直挺挺得朝着我。 我连忙退了一步,颤抖着声音又问了一句需要什么帮助。 “呵呵……救救我……“一个从喉咙里挤出来的沙哑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接着这个孕妇慢慢抬起了头,那是一张扭曲到了极点的脸,已经看分不出她的五官了。她一张嘴向上扬着,就像冲着我笑,但是她的眼中又充满痛苦恐惧
她诡异得笑着,又说救救她,我差点被吓昏厥过去,我连退数步,喉咙咯咯作响,“我……我……”
而接下来的一幕,我见到了这辈子最悲惨、恐怖、恶心的一幕。这个孕妇死死盯着我,一只手高高扬起,直接往她那圆滚滚的肚子上戳了下去!
“噗嗤”一声,一股血水喷了出来,她的手就这样插进了肚子里!接着是她的手开始搅动,肚子里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
“呵呵……救救我……”她的身体开始颤抖,原本就扭曲的脸变得更加恐怖。接着又是“噗嗤”一声,只见她手一用力,一大块肉团被生生从她肚子里扯了出来!定眼一看,天啊!那竟然是一个已经成型了的婴儿!婴儿血淋淋的,脖子被那只手捏着,一些肠子还缠绕在婴儿身上,婴儿发紫的身体都被勒变形了。
“呵呵……救救我……”她想站起来向我走来,但又看似很痛苦的瘫软在地上,手中拖拉着婴儿,竟然手脚并用朝我爬来!
该条回复涉嫌违规不见鸟→_→
很快,孕妇爬到了我的近前,她一手把血淋淋的婴儿甩在我的脚边,满是鲜血的手一把抓住的我脚踝!
可能是求生的本能,我发疯似得双脚乱踢,连滚带爬的挣扎着站了起来,反手扯下一块键盘往孕妇身上砸去!
全身最后一丝潜能爆发出来,我叫着往外面跑去,此刻我已经神志不清了,一直疯狂的跑着,直到我用光最后一点力气,重重摔在地上。
我喘着粗气,肺部传来一阵刺痛,全身骨头散架了一般,稍微回了点神,刚才那恐怖的一幕仿佛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胃部一紧,趴在地上就开始狂吐。
吐无可吐的时候我才稍微好了点,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鼻涕眼泪,我看清了眼前的事物,顿时,我的手顿住了。
这……这里竟然是网吧大门口!我猛然回想起来网吧只在二楼,而我刚刚跑了不下于五分钟啊!为什么还是在这里?
我快要失去呼吸了,我挣扎着慢慢得往楼梯边爬去,脑袋慢慢往楼梯缝隙边探过去,这个角度我刚好能够看清楼下的东西。
和现在一样,周围一片都被黑暗吞噬,而正前面有一点绿色光亮,那也是网吧大门口。我彻底绝望了,原来跑了半天,只是在原地打转罢了!
瞬间我想起了很多,张老板那过度的热情,那离谱的工资,以及收银妹子古怪的眼神,原来……原来这家网吧闹鬼啊!!
我眼泪又哗哗掉了下来,早知道死活都不会来这里啊!我掏出了手机,果然,手机信号零格。
等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又闭着眼睛跑了几趟楼梯,结果不出意料,我还是回到了网吧门口,这就像是一个无底洞。要不我直接从楼梯缝跳下去吧,可能就到一楼了。我这样想着,却不敢这样做。我怕死,没人不怕死。
我靠着墙角慢慢蹲了下来,双臂死死抱着膝盖,脑袋死死埋在大腿上,奢望着下一次抬起头天就亮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折磨到了崩溃的边缘,却怎么也肯定再抬起头。这时候我听到一阵从网吧里面传来一阵哒哒的脚步声,是皮鞋踏在瓷砖上的声音。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我的身边。我不敢抬头去看,仿佛想要把身体挤进墙里,全身不自觉得颤抖着。
“喂。”身边的“人”叫了我一声。
我慢慢抬起头看上去,发现一个身穿黑衣的年轻男子站在我的面前,这人的年龄和我相仿,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显得比较斯文,但他眉宇间透着一股深入骨髓的冷峻,看着我的眼神平静似水。
我开口问道:“你……你是谁?”
“里面我‘清理’了一下,你进去吧,等到天亮就好。”他淡淡得说道,语句中不带丝毫感情波动。
这个时候我的反应竟然很快,面前这人无疑是个救星,我立马:“你帮了我!求求你,你救我出去!”
“不行。”他直接拒绝,“在这里我带不走任何人,你好自为之。”说完他似一阵风,瞬时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我歇斯底里得吼道:“你不带我出去,干嘛还来帮我?你不如杀了我算了!”
自然不会有人回应我,吼完之后我反应过来自己这是恩将仇报了,心里一阵惭愧。可是这个人是谁呢?他为什么要救我呢?
想了一会儿,我站起身颤颤巍巍的走进了网吧,我踮起脚往144号的位置看了看,没有孕妇,没有鲜血,没有婴儿……
我冲到了吧台,整个人有点恍惚,内心的恐惧耗尽了我的体力,但是我不敢睡觉,死死熬着等着天亮。
还好,那么神秘人并没有骗我,他确实“清理”了一下,这段时间什么时候都没有发生。到了六点过,天边亮起了一片微光。我从来没觉得能看到日出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也从来没有觉得,日出是多么的美妙啊!
我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昏昏睡去。
该回复留言说你来得太晚惹~
洗好澡,换了衣服,便躺在床上,我幻想着这只是一次恐怖经历,顶多作为以后和朋友闲聊的谈资,可我不知道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我的梦被各种鬼怪充斥着,只要我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那个小女孩和孕妇,她们在我身边尖笑着,张着血盆大口,想要把我吃点。每次我都会被吓醒,但身体不允许我一直睁着眼睛,于是在半梦半醒、反反复复中,我睡到了下午五点。
一个小时后,我稍微能掌管自己的身体了,虽然还是很困,但我勉强能够让自己不再睡过去。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正准备去洗漱一下,然后出门看看有没有什么正经工作,那怕是服务员都行。不料这时我手机却响了起来,一看,竟然是张老板打过来的!
我心里冒起一团怒火,我没去找他麻烦就算仁至义尽了,他妈的还主动打电话过来?
我还是赖着性子接了起来。
这次张老板的声音特别冷淡,和之前那热情样判若两人,他说道:“小杨,晚上记得准时上班。”
听这话,我肚子里的火气瞬间爆发了出来,冲着电话大吼道:“上你麻痹!滚!”
我气得全身发抖,想要挂掉电话,不料手指不听使唤,按到了免提键上,刚好张老板又说话了:“呵呵,我叫你来上班是为了你好,你可以不来,但你想清楚后果。”
我皱着眉头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在威胁我?”
张老板突然加大了声音,听起来比我还生气:“不是我威胁你,而是它们!相信你也知道了它们是什么东西,你以为我想啊?但这个网吧我非开下去不可,而你这个班也非上下去不可!”
“你明明知道着网吧有问题,你为什么要来害我?!”我不甘的怒吼着。
张老板沉默了一下,他的声音又恢复了最初的冷淡:“呵呵,我逼着你来的吗?你还算不错了,在你之前有光是被直接吓死的都有三个了。”
我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真是知面不知心的家伙,竟然把自己造成的死亡说得如此轻易!
张老板接着说道:“你摸摸自己的心脏,看看那里是不是还在跳,我和你实话实说吧,你已经掉圈里了,逃不出来的,只要你不来上班,今天你就得死!我也是一样,这网吧一开不营业,我就得死,去上班吧,工资我照样给你发,好死不如赖活着。”说完他便挂掉了电话。
我愣住了,微张着嘴,手颤抖着慢慢往胸口上摸去,我紧张到了极点,但我确实感觉不到任何的心跳……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鬼魅703》
和合术有福缘者得
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天朝神经》- 现代百妖录!
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
吃蛇之后,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
【恐怖】一时贪财,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
萌道闻异录(欢喜、爆笑、恐怖)
榴花泪
【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13 01:14:08  更:2017-06-20 01:13:37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22 12:00:37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