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网 -> 鬼故事 -> 《鬼市扎纸铺》做鬼市唯一一家扎纸铺掌柜 -> 正文阅读

[鬼故事]《鬼市扎纸铺》做鬼市唯一一家扎纸铺掌柜[第1页]

作者:qq345686584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9]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市扎纸铺#
1980年
梦想和现实差距总是很大,这一年,高考又一次落榜,石三不得已只能在家帮忙打理寿衣店生意。
虽说家里条件还不错,但石三理想中的大学生身份却没了着落。
看着眼前一叠叠黄纸,锡箔,石三长叹一口气。
“哎~~~”
“叠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叠到你老子我死了,你在雇个跟你一样考不上大学的人,你就不用叠了!”石三的父亲石坚又拿着一叠锡箔丢在了石三跟前,没好气的怼了一句。
“算了,你死了,我不还得多叠些元宝给你带下去用?”石三瞅了一眼父亲,回怼一句。
石坚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抽起身旁纸人手中长鞭就要抽石三。
“坚叔!”
“爸,爸,有人叫,有人叫。”石三急忙闪身从座椅上起身冲了出去。
“坚叔,又得麻烦你了!”
石三出门见人,有些意外。
来人叫孟川,是当地一个有名的富商,前不久家中才死了人,也是请父亲去帮忙,没想到今天又来了。
而石坚却似乎早有预料,听到孟川声音的时候就放下手中的鞭子,走到仓库里去收拾东西去了,没一会就背着一个箩筐走了出来。
招呼也没打一声,只是看了一眼孟川就出门进了孟川停在门口的车内。
“小三子,店里忙完了,晚些时候也过来吃杯酒吧!”孟川神情有些黯然。
“哦。”石三应了一声,但眼睛却始终盯着坐在车内的石坚。
车缓缓离去,石三脸上表情也起了变化,待车完全离开视线,石三急忙关起店门,骑着自行车往自家赶去。
喜欢本文的可以搜索 鬼市扎纸铺 也可以加群:82605455 更多精彩第一时间奉上
寿衣店距离石三家并不远,石三冲到家,直冲爷爷房间而去。   “爷爷,出事了。”石三有些急,还没进门便喊了一声。   老爷子今天穿着中山装,很正式,浑身上下收拾的特别干净,悠闲的靠在竹椅上,听着收音机,摇头晃脑的哼着戏曲,似乎并没在意石三。   “不好了,爷爷!”石三见到爷爷的着装稍许有些意外。   “啥玩意?”老爷子瞟了一眼石三,问道。   “我说,不,好,了!”石三提高嗓音略带喊的回了一句。   “是不是孟家又死人了?”
老爷子此话一出,石三顿时一愣,又一想,问道:“爷爷知道了?是不是孟家派人来通知过您老了?”
“你老子又去帮忙了?”老爷子不答反问。
石三点了点头,还是满心疑惑。
“是福不是祸!你带上房间里的东西,也去看看去!”老爷子指了指房间,随后便闭眼继续享受着戏曲。
石三见爷爷如此,也只好作罢,没继续在说什么,走到爷爷房间内,看到桌子上跟父亲背身上一个同样的箩筐摆放着,石三知道这就是爷爷要他带去的东西了。
箩筐口盖着一块黄布,石三并不清楚里面有些什么,小时候时常看见爷爷背着箩筐出门,而长大了,则变成父亲背着,他并不是不好奇箩筐内的东西,而是这箩筐让石三有心病。
石三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据石坚告诉他的说法就是跟这个箩筐有些关系,具体石三并不是太清楚,反正箩筐自己碰不得,否则就要出事。这种思想在石三很小的时候就种了了,直到现在,石三硬是没碰过箩筐一次。
盯着箩筐,石三始终没动。
“背上吧!你老子用的上。”不知怎么,老爷子突然的一句话,让石三浑身冷汗一冒。
石三回头看向爷爷,只见他眯着眼笑看着自己。但总感觉这笑容很奇怪,说不上来的感觉。
爷爷发话了,石三也只好硬着头皮,背起了箩筐,招呼一声后朝孟川家赶去。
老爷子看着石三出门时的背影,喃喃道:“嗯,有我年轻时候的样子...”
说罢,嘴角上的笑容渐渐淡去,双眼开始无力的合上,安详的睡了下去。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
石三赶到了孟川家所在的地方,但却被告知,他们并未在此,院内虽哭哭啼啼,但未见寿材以及父亲的身影,打听一番,才知去了后山。
赶到后山,又差不多花了半个多时辰,此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后山上,锣鼓振天,哭声一片,石三顺着山路往上,没走几步,迎面来了个妇人,石三见着有些面熟,但并未认出。
妇人与石三对视一眼,脸上神情有些意外,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石三并未停留,继续朝山上赶,妇人也只好作罢,一转身不见了踪影。
来到山上,石三感觉浑身特别的累,一阵酸痛,心想这箩筐怎么越背越沉。
见到父亲,此刻正身穿道袍,口中念念有词,左手拿铃,右手拿着一柄木剑,围着棺椁正在挥舞着。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父亲这副模样。
一阵清风,带着一股腥臭味袭来。
石三知道孟家估计是要合葬,才不久堆砌起的新坟,又被刨开,露出大半个棺材,棺材旁多出了一个新的墓穴紧挨着。
墓穴旁站立着很多人,其中就有孟川。
孟川捧着遗像,眼中含泪,双眼微红盯着墓穴旁的棺椁。
石三无意间在看到遗像的时候,顿时脸色大变,浑身都不由僵硬起来,而这种僵硬正是因为恐惧产生。
遗像中是一位老年妇人,正含笑看着自己。
而这位妇人,几分钟之前他还见过,正是上山路上碰见的那一位。
石三盯着遗像中的妇人,眼角渐渐泛红,随之流下了泪水。
为什么哭了?
浑身依旧僵硬,而且有些不停使唤,即使石三努力的想迈动步子,稍微动一下身体,此刻都难以做到。
泪水依旧在不停的滑落,不一会身前湿了一小片。
这时,石坚双眼突然转向了石三,怒视一眼。
‘噗~’
单手一捂胸口,口中喷出一口鲜红的血来。一时染红了棺椁以及孟川手中的遗像。
孟川吓得不轻,急忙扶住有些站不稳的石坚。
“坚叔,你怎么了?”孟川也没顾着擦拭遗像上的血迹,就放在一旁。
石坚的双眼却没离开石三,狠狠的盯着。
而石三的双眼却一直盯着那遗像,只见那鲜红的血顺着遗像上妇人的双眼往下流去,感觉就像是遗像真的在流着血泪一般。
“孟川啊,留下四个下葬的,其他人都先叫回去吧!也差不多了。”石坚说完,脸色有些微微发白。
“好!”
“切记,回去后一定要大办,把老太生前有往来的人能请的都请了,要向外说明老太已经走了!”这大办,自然有大办的道理,石坚知道这人非自然死亡,亡魂会停留在阳世间,只有让她自己相信自己已经死了,才会进入阴间投胎转世,所以才特意嘱咐一句。
孟川点点头,急忙按照石坚说的去办了。
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山顶上也燃起了火把,手电,此刻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石坚盘坐着,大口呼着气。
“三儿。”
石坚唤了一声。
石三却没有任何反应,依旧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那火光下若隐若现的遗像。
孟川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但却不敢出声,一直守在石坚身边,毕竟这是他们家的事,现在又出了问题,他哪敢多嘴。况且上次他老子死的时候也发生了一些怪事,都靠坚叔摆平的,现在他也只能继续相信坚叔。
“三儿。”
“三儿。”
等唤到第三声,石坚猛地一咬舌尖,一口血朝石三门面吐了过去。
石三全身一颤,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
“爸?”
“醒了就好!你老子我恐怕过不了今晚了。是老东西把东西给你的?”石坚看了眼石三身后背着的箩筐。
石三点点头,肩膀却诡异的越发沉重起来。
“在我儿身上趴了这么久,也该下来歇歇脚了吧?”石坚的话让在场几个人都一脸疑惑。
心想难不成石坚在对那个箩筐说话。
而石坚话音刚落,一阵古怪的阴风便刮了起来,火把一下子全灭了,就剩下几个手电筒还亮着。
这一下把几个人吓得不轻。
“我滴娘哎,有鬼吧?”其中一人如此一说,另外几个人迈开腿就跑,不等孟川发话,没了人影。
说话那人傻愣着,也萌生退意,往后一步步退着。
“怕死就滚。”孟川脸上挂不住,怒道。
石坚并没在意这些逃跑的人,嘴角扬起丝丝笑意,手拿法台上的符纸,咬破手指滴了几滴血在上面递给了孟川。
孟川将信将疑的接过。
“贴身上。”
孟川将符纸贴身上时,立马色变。
只见石三背后竟隐隐约约背着一个人,看服饰和神态似乎是他的老母亲,而此刻他的老母亲一双空洞的双眼盯着自己的遗像,不停地有东西流下来。
“妈?”孟川不经出口喊了一声。
老妇人眼珠一转,脸一黑,张口就是一声咆哮。
“啊~~~”
刺耳声直入心脾,震的孟川一阵摇晃。
“孟川啊,你仔细看看,这是不是你妈?”休息这么久,石坚脸色略微有些好转,手中又拿起了那柄木剑。
孟川听这话,揉了揉眼,仔细看。
又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这...坚叔?”孟川眼中妇人脸上变化不定,一阵黑气盘绕,但却不难看出已经腐烂的面容和那空洞的双眼。
“听说过借尸还魂吗?”
孟川虽年过四十,但还真不知道这回事,不过石三却在爷爷口中听过。
这借尸还魂,顾名思义,就是借尸体重新活过来,而借尸还魂对这尸体也有要求才能办到,必须要才死不久,并且还要自愿把自己的身体借出去。这正常人自然不愿意,但却逃不过一个字‘骗’。借尸还魂的鬼都会利用各种方法去骗那些刚刚经历过大喜大悲之人,被骗之人之后便会莫名其妙的死亡,甚至自杀。
石三曾经以为爷爷说的都是道听途说,乱编的而已,今天看来,这恐怕是真的了。
石坚问着也随之解释了一番。
“你还知道不少,臭道士,今天你要挡路,别怪我杀了你儿子。”石三身后传来阴沉的声音,一双漆黑的手缠绕上了石三的颈脖。
石三顿时便感觉呼吸有些困难起来,脖子上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你有那个本事杀得了他,今天我就放你走出这座山。”石坚压根没被对方威胁到,反而站起身朝石三走了过去。
孟川并没有随石坚一起,而是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敢动弹,今晚发生的一切已经超乎了他的认知,他哪敢轻易做些什么,而之前没跑的那个人不知什么时候也跑的没影了。整个山顶,也只剩下石坚,孟川和石三三个人。
“找死。”老妇声音更沉,猛地一发力。
一时间石三像是要断气一般的难受,但脖子上常年挂着的吊坠却突然亮光一闪,有些刺眼。
同时间,石坚木剑直刺石三身后,只听一声闷哼,一道黑影匍匐在地,还悠悠的朝棺椁爬去。
石三也随之跪倒在地,大口的喘着气。
没喘几下,便见身前黑影慢慢褪去身上的黑气,浑身毛绒绒的黑灰色毛发逐渐显露出来。待黑气完全消散干净,只见之前的老妇却成了浑身溃烂的黑狐狸。
“竟然是只黑狐尸。”石坚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伸手去拉了一把石三。
黑狐突然一跃,直冲石坚胸口撕咬过去,石坚一个不慎,被黑狐扑倒在地。
一时间,石坚胸口瞬间破了一个大洞,鲜血直喷。
石三见父亲被咬,情急之下,也不顾其它,就朝黑狐也扑了过去。
顿时间,背上箩筐内的物件随之散落一地。
一柄袖珍版的木剑、一面铜镜、几张符纸、一本书。
箩筐内的东西并不多,但却很有用,散落在地之前也碰撞到了黑狐尸,后者一声惊吼便后退而去。
石三这一扑,算是救了石坚一命。
“爸,你没事吧?”石三双手堵住石坚胸口还在不断流血的伤口。
“还死不了,拿起剑。”石坚指了指地上那柄袖珍版的木剑。
石三看了眼木剑,大概也就二十公分,心想拿这个能杀得了眼前这个狐狸?而且这狐狸速度奇快,就算能杀,他也不一定在速度上赢它。
“你做什么?等着它来吃了咱们?”石坚看着石三,脸上表情有些难看起来,而且越发苍白了。
石三只好拾起木剑,起身与黑狐对立而站,但并没有冲过去。
“爸,怎么做?”
“拖。”
“拖?”
“拖时间,过了午夜十二点,它自然会死,借尸不成,魂飞魄散。”
黑狐一听此话,瞬间怒了起来,嘴角发出嗤嗤声不断,像是在示威。
就这样对立大概一个时辰的样子,石三就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毕竟这样一直拿着小木剑全神贯注的,体力消耗也异常的快,然而这时情况还要更糟糕,屋漏偏逢连夜雨,一直拿在孟川手中的手电筒渐渐暗了下来,时不时还闪烁几下,就快没电了。
这手电一灭,估计他们几个人想离开这里几乎成不可能了。
“爸,快撑不住!”
石三说着话,却并没有人应答。
“爸?”
“坚叔?”
手电筒稍微移了移方向,扫向石坚的脸上。
这一看,孟川脸色大变,只见石坚脸色煞白,双眼紧闭,胸口那被咬破的伤口溃烂一片,不断冒出黑色的气体。
“孟叔,我爸怎么样?”石三不敢回头。
“坚叔,坚叔睡了,没事。”孟川没敢说实话,一是担心石三松了警惕,二是怕黑狐趁机偷袭,这样他两也得都交代在这里。现在他只能稳住石三,看还能不能出现其他转机。
不过孟川心中也明白,这样无非也就是拖延一时半刻,改变不了什么。
即使内心复杂,但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本能,能活一秒绝不早死半秒。
突然。
灯灭了。
一道黑影掠过,只听一声惨叫。
孟川大惊,急忙拍打着手中的手电,亮光一闪一闪,又亮起了微弱的光芒。
只见石三依旧拿着木剑,站立在原地,一脸诧异的与孟川对视着。
黑狐浑身是血,躺在石三身下不到一米处的血泊之中,已然奄奄一息。
石三顾不得眼前,急忙扭头看向石坚。
而此刻石坚早已身死,石三崩溃跪地痛哭起来。
孟川却不明,这黑狐是如何死在这里,本以为他今晚就要丧命在此,没想到结果是这样。正在他思索之时,两道白影悠悠飘过,随之一闪进入了棺椁之中。
“妈?”
第二天。
在孟川的帮忙下,石家修起了灵堂,没想到一夜之间,石家就剩下他一根独苗。
父亲和爷爷相继离世,这一切让石三有些接受不了。
孟川也打心底过意不去,毕竟坚叔是给他家帮忙才出了事情,现在成了这样,他也难逃其咎。在处理完石三家的丧事之后,孟川便将石三接到了自家住下,而石三家传承了好几辈人的寿衣店,也就此关门了。
这一住,就是十年。
这一年,石三已经二十八岁。
十年岁月,石三一直居住在孟川家中,家中生意大部分也都交给了石三在打理,一方面是为了还情,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孟川膝下无子,对石三他也就当亲生的一般对待。
而孟川之所以没有子女,却跟他的生意离不开关系。
‘鬼市古玩’
什么是鬼市,相传,旧社会时候,有两种人会偷偷摸摸拿着古董宝贝出来卖。其中一种是家道中落的富贵子弟,他们日子难捱,祖上却还有一些宝贝,所以就拿出来换钱,但是这属于败家,大户人家子弟总归要面子,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沦落到这般寒酸,所以天不亮出来摆摊卖,黑灯瞎火的谁也认不出来,天一亮就撤。另一种人则是盗墓倒斗之徒,这些人更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兜售赃物,所以也是趁着夜色销赃。圈子里都知道有一些特定的地方会有这种聚集地,慢慢地就形成了市场,在这些个晦暗的地摊集市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许拿灯笼照东西,不许照人脸。这就是鬼市。虽说鬼市主要营业在凌晨夜里,但白天就是另外一副模样,正当古玩生意。这一阴一阳,才是真正的鬼市。
而孟川在鬼市被俗称鬼王,他的生意大部分都来后者,倒斗来的,而做这一行,有个说法,损阴德,会给下一代带来不好,孟川索性就没娶妻生子,打算等到退休之后找个先生帮忙清清身上瘴气,才考虑这事。
现在孟川有了石三接手,也就逐渐的隐退下去,很少掺和店内生意。
这一天,石三在古玩店内正在磕着瓜子,悠闲的看着新闻。
一个胖子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胖子进门转悠一圈,左看右看。
石三也并未搭理,每天这样上门的客户不说几百,几十个有余的,都是过来瞅新鲜的,没啥好招呼。
“老板,有好货没有?”胖子看了眼石三,扯了一嗓子。
石三放下手中瓜子,手划了一圈,说道:“都是好货。”
“这明面上一件‘俏货’都没见着,能叫好货?”胖子笑眯眯的看着石三。
石三略微一愣,心想遇到行家了?
“那得看你需要什么样的俏货了?”这可能会成为一笔生意,石三自然来了兴趣。
“我需要的你不一定有,但我有一件俏货,还想请鬼王出山看看。”
胖子此话一出,石三脸色微微一变。
这鬼王指的自然是孟川,然而他是如何知道孟川鬼王的身份,而且在鬼市有个不成文的规矩,白天是人,晚上才是鬼,即使真认识,也不会大白天叫出他的名号。
“鬼王?别说笑了,大白天的,哪里来的什么鬼王?”
“别人不知道,还有我王胖子不知道的?”胖子诡异一笑,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石三。
石三不由眼前一亮,照片里的是一对酒樽,看釉色洁白如雪,仿佛能看透一般,这一看就知道定是唐朝邢窑烧制的上品瓷器,而且这酒樽不可能只有一对,定还有其它配件。
“确实是件俏货。”石三将照片递还给了胖子。
这王胖子有些意外,觉得石三好像并不在意他这件货。
“既然看不上,看来我王胖子走错门路了。”王胖子有些怒意,收起照片就要出门。
“鬼王这里确实没有,不过...”石三见王胖子要走,悠悠说道。
“不过什么?”
“你只给我看了一张照片,我怎知真假?要不今夜十二点,你来本店走一遭,我们在详谈?”
“好。”王胖子答应一声,转身出门而去。
待王胖子出门没多久,石三便关起店内,也出门去了。
没多久,石三来到了位于当地一座较为出名的茶楼内。
“石老板,今日怎么有空来小店?”老板高远见石三,眉开眼笑的迎了过来。
这些年,石三在当地混的也算有点脸面,大部分生意上的人也得识得,而这茶楼的大老板张真宗正是他的客户之一。
“没什么,过来喝杯茶,顺便找你们张总谈点生意。”
“这次你来的还真不巧,张总前儿个才出的远门。”高远亲自端上茶水和一些果盘。
“出远门了?去哪里了?”石三顺口问了句。
“具体没说,不过听说出了一些好东西,你也知道张总,就好这口,这不急急忙忙就赶去了。”高远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偷偷摸摸跟做贼似的。
“邢窑的东西?”石三似乎早就有些预料。
“你也知道?”高远反到有些意外。
“看来还真出好东西了。”石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开始吃起东西来。
高远见石三没在回答他的疑问,也识趣的离开了。待一盘子水果吃完,石三才起身离去。
在石三离开之后,高远急急忙忙给张真宗打了一个电话,将石三来店的事又给张真宗汇报了一遍。
不一会,石三的家里就传了信息,张真宗给他来了电话。
回到家,孟川并未在家,好像有事出去了,只有一个打杂的保姆。
石三又给张真宗回了一个电话。
“张老头,好雅兴呀,这一把年纪了,还能起早贪黑的出远门,不怕闪了老腰?”石三跟这个张真宗私下面很熟,这称呼自然也就变了味。
“哎呀,石老弟,这什么风吹得,又想到老哥我了?听说今天你去我那小店了?”张真宗混迹商场多年,口上话虽油,却立马就切回主题。他自然知道石三找他定有大事,否则也不能亲自上门去寻他。
“这风啊,跟您吹得是一处风。”
“那还真不巧,这风老弟估计是赶不上了,快刮完了。”
“恐怕刮不完。”石三似笑非笑的回了一句。
电话那头的张真宗没明白石三的意思,心想这里面还有明堂不成?毕竟他只是一个商人,对于这里面的明堂比起石三,他确实要显得短了一截。
“老弟这话老哥还真不明白。”
“你现在在哪?”
“河北邢台。”
“具体位置?”
“南瓦窑。”
“你们几个人下的斗?何时下的斗?”
“六个,昨天才下的,老弟问这个干什么?”张真宗好奇的问道。
“明天在给你电话,你先在那边待着不要回来。”
说罢石三就挂断了电话,张真宗一脸疑惑,但还是听了石三的话,待在了南瓦窑,并未急着赶回来。
打完电话,石三见天色也渐渐暗了,就起身又赶往店里。
待午夜时分,王胖子按时赴约,在此来到了石三的店铺内。
这时的店面跟白天却完全是两个模样,白天那些摆放的物件现在一件也见不到,整个店铺内昏暗一片,唯有石三跟前的桌子上一盏台灯被灯罩完全笼罩,亮着微弱的光芒。石三坐在台灯后,只见一双手,看不到其它。
王胖子顺着光,走到桌前。
同样,这微弱的光芒也仅仅能看到王胖子半个身子。
“这就是你们这的鬼市吧?”王胖子四周看了看,浑厚的声音传来。
“东西拿出来吧。”石三没答,直入主题。
‘啪~’
王胖子随手掏出一把手枪,啪一声拍在了桌子上,随之一屁股坐在了石三对面。
石三脸色微变,但还是很镇定的说了句:“进了鬼市门,就得循鬼市规矩。你这玩意还是收起来的好。”
“哈哈,拿错东西了,收好、收好。”王胖子打个哈哈,又将手枪收了起来。
石三自然明白,王胖子这是在示威,另一方面也是担心自己讹了他的宝贝。
说罢,王胖子从胸口掏出一个纸团,打开一层层包装,那掩藏在纸下的光芒也渐渐显露出来。
这正是白天王胖子照片上其中一只酒樽,这酒樽通体透亮,荧光缭绕,隐约还能看见一些血丝盘绕,整个店内顿时也亮了几分,看上去这酒樽周围仿佛下起了雪一般,让人眼前有些模糊起来。
仅仅几秒,王胖子一把盖起酒樽,重新包好塞入胸口。
“东西也看了,是不是该请鬼王出来一见?”
王胖子这次来的目的,看来并不是要卖了这物件,而是找孟川有事要谈。
不过这孟川并没在家,而这物件,石三也并非想要,他想要的是这物件背后的东西才是真的。
“不是什么事鬼王都会出来相见的。”
“你这是在浪费老子时间。”说着王胖子便起身又要走。
“南瓦窑,这地方你应该熟悉吧?”
石三话一出,王胖子一愣神,又坐了回去。
“不愧是鬼王的传人,这么快就知道东西来源了,看来我小瞧你了。”王胖子心中实则大惊不已,这东西的来源他并未和任何人提起过,即使知道的几个人也都还在河北,这石三是如何知晓的。
其实这也多亏了张真宗,因为石三知道,这张真宗最爱的就是邢窑的瓷器,整个天朝,哪里有邢窑的东西现世,张真宗绝对会第一时间知晓,他这个财主在倒斗界也算是出了名的金主,只要找他,这个邢窑刚现世的东西,想知道哪里来了就不难了,这也是石三下午去找张真宗的原因。
但石三找张真宗还有一件事,却并不是因为这酒樽本身,而是这酒樽上所刻的一幅血图。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9]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鬼魅703》
和合术有福缘者得
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天朝神经》- 现代百妖录!
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
吃蛇之后,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
【恐怖】一时贪财,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
萌道闻异录(欢喜、爆笑、恐怖)
榴花泪
【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06 17:32:22  更:2017-06-06 17:36:59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7-22 13:10:24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