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网 -> 鬼故事 -> 【借天命】婚礼很诡异,新娘罩着黑布,洞房时发现她竟然是! -> 正文阅读

[鬼故事]【借天命】婚礼很诡异,新娘罩着黑布,洞房时发现她竟然是![第1页]

作者:君夜无眠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我老家在上河乡大王村,村子比较传统,至今还保留着不少古老的习俗。
我叫洛长天,大四准毕业单身狗一枚,趁着实习期间回了趟老家,却意外碰到了一件喜事,村里的老光棍要结婚了。
老光棍叫周德海,今年五十多岁,家里一贫如洗,还有个生病的老母亲,按理说不太可能有姑娘家愿意嫁过来。
但是据村子里的人说,周德海这个老婆,是有天晚上从村后的山上背回来的。
没人见过姑娘长什么模样,因为自从她来了之后就没出过屋子,但凡有村子里的人想过去看看,全都被周德海拦在了外面。
有人说这姑娘肯定智力有问题,否则,怎么可能大半个月都不出屋子半步。
也有人说这姑娘肯定犯了什么事,所以才心甘情愿的躲在周德海家里。
不管什么原因,总之周德海这个老光棍有了老婆,村里人都替他高兴。
就在今天,周德海忽然宣布要结婚了,还要用我们大王村最传统的仪式来结婚。
我们大王村的传统婚礼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样,甚至可以说有点恐怖,我小时候见过一次,但是记不太清楚了,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新娘好像全程用一块黑布遮在头上。
老光棍周德海说今天晚上9点举行婚礼,希望村里的长辈和年轻人都能过来参加,好替他们周家冲冲喜。
村里的人比较淳朴,既然周德海有这个想法,虽然时间上有点晚,但是大家的热情还是挺高涨的,尤其是老一辈的人更是一脸兴奋的表情,说一定要按祖上传下的规矩办。
由于周德海家实在太穷,村里就简单的在村委会门口摆了贡台,点上了红蜡烛,周德海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歪着身子坐在正中,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我和小时候的玩伴张烨站在西侧,我半开玩笑的说:“火华哥,老光棍都要结婚了,你怎么还没有动静,你也老大不小的了。”
张烨没好气的捶了我一拳说:“你小子不也没有女朋友,居然还有脸说我。”
“这你就不懂了,哥这叫守身如玉,我的第一次要留给我未来媳妇的。”
“得了吧,别以为我不懂,你小子泡不起妞吧,听说现在大学生谈个对象的消费不比我们村娶媳妇便宜多少,你爹就给你一千一个月,估计还不够你小子喝粥的。”
一句话就戳中了我的软肋,对,我是没钱,所以只能看着大把妹纸投入别人的怀抱。
不去想那些伤心事了,老村长已经开始举行仪式,只见他拄着拐杖,照着一本旧册子念了大半天,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念什么。
总之念了小半天之后,我总算是看见周德海背着她媳妇来到村委会。
新娘穿着大红的嫁衣,款式虽然很旧,但是挺干净的,唯独让我有些感觉不太自然的,就是新娘的头上罩着一块黑色的布。
我知道这是我们这里的习俗,但是大晚上的看上去还真的挺吓人的,真不知道这个习俗究竟是谁发明的,哪有人结婚用黑布遮脸的。
新娘一出来,村里人就沸腾起来,毕竟好久没有举行过传统婚礼了,大家的情绪都比较高涨,但是我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周德海放下新娘之后,就一直抓着新娘的袖子。
新娘的袖口很长,手缩在里面看不见,而且我仔细的看了看新娘的脚,发现她的脚非常小,有点像小孩的脚,和身高体型完全不成比例。
我推了推张烨说:“火华哥,你有没有觉得新娘怪怪的,我怎么感觉体形有点不太协调。”
张烨呸了一声,回道:“长天,你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呢,这别人结婚的大喜日子,能不能说点吉利的话。”
“不是,火华哥,我真觉得怪怪的,你看她的脚特别小,而且周德海一直扶着她,仿佛一松手就会倒下来一般。”
张烨顺着我说的看了几眼,摇头道:“这叫三寸金莲,没文化,读了几年大学怎么变的疑神疑鬼起来,你是不是想看看人家新娘长什么模样,得,等会找个机会带你看看。”
张烨这个人从小就胆子肥,调戏村里的女同学那是一把好手,所以我才疑惑他怎么一直都不找对象,他不像是个找不到老婆的人。
老村长这时候总算是念完旧册子了,只见他抓起数把大米,不断的朝着一对新人撒去,据说这样可以驱除晦气,预示着来年大吉。
同时还有村民送来一只大公鸡,只见他手起刀落,直接割断公鸡的脖子,鲜血不断的顺着鸡脖子淌下来,周德海同时张开嘴巴喝了两滴。
真不能怪村里的年轻人丢弃传统,而是这种传统婚礼实在是太恶心,太诡异了,现在的姑娘那里还有愿意喝鸡血的。
就在此时,周德海缓缓的掀开黑布的一角,露出新娘的嘴巴,当鸡血落入新娘口中的时候,只见她贪婪的允吸着,仿佛喝的是甘露泉水一般。
老村长看到这一幕,顿时兴奋的喊道:“好,喝的越多,明年的财运越旺!”
什么叫茹毛饮血,我今天总算是见到了。
我真的挺好奇的,黑布下面到底是一张什么样的脸,竟然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喝鸡血。
喝鸡血的仪式结束之后,我爸那一辈的人开始围成一圈跳舞,而此时周德海需要把新娘送回新房,等仪式结束之后两人就可以洞房了。
张烨偷偷的推了我一下说:“长天,机会来了,走,我们去看看新娘长什么模样,错过这个机会,就很难看到新娘的真面目了。”
说真的,我挺好奇的,一个愿意嫁给周德海,还愿意生喝鸡血的女孩到底长什么样。
我跟着张烨从田里绕过去,很快就看到周德海把新娘送进屋里,然后他一个人又急匆匆的赶了回去。
说真的,还真得感谢古老仪式有这么一出,这才让我和张烨有机会偷看新娘的真面目。
其实这怪不得我们,要不是周德海弄的太神秘,我们也没必要搞这出,谁让我们年轻人好奇心重,难免会想刨根问底。
我和张烨悄悄的走到周大海的屋前,屋子里灯火通明,而新娘此刻应该正一个人独自坐在屋子里等周德海回来。
我问张烨现在怎么办,总不至于就这么闯进去吧,张烨笑呵呵的打了一个响指,竟然真的推门而入道:“新娘好,恭喜,恭喜,我代表大王村的年轻人,给你送红包来了。”
我靠,送红包,这一招真的绝了。
我跟在张烨身后走了进去,新娘头上依然罩着黑布,一动不动的坐在长条椅上,虽然她一句话也没说,但是却抬起一只胳膊放在桌上。
那意思很明显,应该是让张烨把红包交给她。
没问题,新娘的智力没问题,她能听懂张烨的话,还知道要钱。
张烨真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包,缓缓的走到新娘的身前,谁知道就在此时,张烨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扑向新娘,竟然顺势把新娘直接扑到在地。
到底是火华哥,竟然能想到这样无耻的烂招,然而就在我想要去扶他们起来的时候,张烨忽然发出一声惨叫,随后整个人跳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朝新娘看去,只见罩住她的黑布已经掀开一角,露出那张沾满鸡血的嘴唇,嘴角竟然还微微的上扬。
“桀,桀,桀。”
新娘发出诡异的笑声,听的我毛骨悚然,一股恶寒顺着背脊涌上心头,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同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周德海的家。
张烨肯定是看到新娘的真面目了,否则他不可能吓成那样,究竟新娘什么模样,能把从小就胆子很肥的张烨吓得落荒而逃。
我一路回到村委会门口,发现婚礼已经到了尾声,周德海正在进行最后的滚刺床仪式。
这也是我们老家的习俗,地上铺满乡间野生的牛头筋和其他带硬刺的植物,形成—张刺床,新郎必须在带刺的木条上来回翻滚,表现自己英勇非凡的一面。
不过这刺床可不好翻,通常几个来回下来就已经鲜血淋漓了。
但现在不是看这个的时候,我急忙在人群中寻找,却始终看不到张烨的身影。
奇怪,难道他没有回来。
整个婚礼仪式很快就结束了,周德海满脸欢笑,背着老母亲回家去了,凑热闹的人群也陆陆续续的撤离。
我连忙给张烨打了一个电话,很快电话就被接通:“喂,火华哥,你跑到那里去了,我怎么在村委会没找到你。”
“长,长天,你刚才看到新娘长什么样没有?”
“我正想问你呢,你到底看到什么了,怎么忽然就跑了,我就看到新娘嘴角沾着鸡血,其它部分还是被黑布遮着。”
“好,没看到就好,长天,把这件事忘了,我也当作什么都没看到,明天一早我就跟你到城里去。”
“火华哥,到底怎么回事,你究竟看到什么了,新娘是不是长的很丑!”
“别问了,不丑,新娘很漂亮,明天早上我们一起走!”
张烨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虽然我心里还有很多疑惑,但是一想到刚才听到的诡异的笑声,我浑身上下就没来由的哆嗦起来。
难道新娘不是人?
                                                                    
                                                                             

                                                                                 

                                                                         

第二天一大早,我特意起了个早,收拾了一下我的行李,跟老爸老妈打了一声招呼,便急匆匆的赶去张烨家。
张烨昨晚跟我说好的今天一起回城里去,现在应该准备好了吧。
我大老远的就看到张烨他妈在洗菜,打招呼道:“朱婶,我火华哥起来了没有。”
“小天来了呀,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火华哥哪有那么早起的,你自己进去喊他吧。”
奇怪,不是说好了跟我一起去城里,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起床。
我连忙走上二楼,敲了敲张烨的房门,好半天都没人开门,这才转动了门把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张烨果然赖在床上,背对着我,原本以为他被吓的不轻,看来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严重。
我轻轻的推了推他说:“火华哥,起床了,你不是说要跟我一起回城里去的。”
没有反应,张烨依然睡的死死的。
我的心中忽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猛地把张烨的身子翻了过来,只见他精神萎靡,目光呆滞,口角歪斜,脸色更是惨白。
“火华哥,你这是怎么了?”
张烨听到我的声音,忽然抓住我的手说:“她来了,她来了,别过来,别过来!!”
“啊!!!!”
张烨再一次发出惨叫声,惊动了正在楼下洗菜的朱婶,只见她急匆匆的走上楼,一进门就看到张烨一副骇人的模样。
“小天,你,你火华哥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但是隐约之间觉得应该和昨晚发生的事有关。
她来了?
她是谁?
是不是指的周德海的新娘?
没一会功夫,村里的赤脚医生于爷爷就赶了过来,他一看到张烨的模样眉头就皱的飞起。
朱婶婶一边抹泪,一边问道:“于叔,我儿子这是怎么了,昨晚回来还好好的,怎么一觉起来就变成这幅摸样了。”
张烨的脸色依然很难看,整个人不停的傻笑,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于爷爷先是替张烨把了一会脉,又扒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随后语气很严肃的说:“小朱,你儿子昨天去过村后的坟地没有,或者其他阴气比较重的地方。”
朱婶一个劲的摇头道:“我,我不知道,于叔,我儿子到底怎么了,对了,小天,昨天你一直跟你火华哥在一起玩,你知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我心里没来由的咯噔一下,我们昨天没去过什么阴气重的地方,唯一去的就是周德海的家,而他家就只有一个来历不明的新娘。
越想越是害怕,我的额头不断的渗出冷汗,于爷爷似乎看出了什么问题,示意我到外面去说话。
我跟着于爷爷走到屋外,他直接了当的问道:“小天,不要骗你于爷爷,你们昨天到底去过什么地方,你们都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小烨这个模样,我二十年前见过一次。”
于爷爷做了一辈子的赤脚医生,见多识广,他竟然在二十年前见过一次。
我连忙问道:“于爷爷,火华哥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就变得疯疯癫癫的了。”
“他不是疯疯疯癫癫的,而是中邪了,你们昨晚是不是去了坟地,他现在邪气入体,所以才会双目无神,说话颠三倒四,时间一长,体内的阳气不断的损耗,最终骨瘦如柴而死。”
我被于爷爷的话吓到了,急忙解释道:“于爷爷,我们没有去坟地,而是,而是昨天晚上趁着周大叔送新娘回去的机会,趁机溜进去想看看新娘长什么模样。”
于爷爷眉头紧锁,厉声道:“你们这两个孩子,怎么能做这种事,我们村的传统仪式,最忌讳的就是在结婚时被人偷看到新娘的脸,那是要遭报应的。”
“于爷爷,火华哥说新娘的身份太可疑了,所以我们才一时好奇心起,对不起。”
“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我在想,会不会是因为你们鲁莽行事,破坏了传统仪式,这才导致小烨邪气入体。”
我咬了咬牙,小声道:“于爷爷,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新娘有问题,昨天火华哥就是看到新娘的脸以后,才吓的落荒而逃的。”
“新娘能有什么问题,最多就是来历不明,不过既然病因是从周德海家起的,那我们不妨去看一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破解的方法。”
说真的,我还真不敢一个人去周德海家,现在有于爷爷陪着,我的胆子倒也大了起来。
我扶着于爷爷一路赶到周德海家,敲了好半天的门,周德海才一脸不情愿的打开房门。
周德海似乎没什么精神气,整个脸黑乎乎的,不过他一看到我,就气愤的说:“洛长天,你还有脸过来,我媳妇说你和张烨两个臭小子昨晚企图对她不轨。”
冤枉,我哪有这个心思,新娘分明就是诬告。
我连忙解释道:“周叔,对不起,我和火华哥就是好奇新娘长什么样,所以想借着送红包的机会偷偷看一眼,真没有别的意思。”
就在此时,依然穿着大红嫁衣的新娘缓缓的走了出来,她头上的黑布已经拿掉,露出让人惊艳的脸庞。
新娘伸出白皙的手,捂住嘴巴笑道:“就五十块钱的红包,你们也好意思送。”
张烨说的没错,新娘真的很漂亮。
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可能愿意跟周德海这个老光棍过日子。
不单单是我被惊艳到了,就连于爷爷都一脸诧异的说:“德海,这就是你媳妇呀,长得可真水灵。”
周德海嘿嘿的傻笑起来,喘着粗气道:“于老,她叫秀梅,既然是一场误会,那我就不和这两个小辈计较了,如果没别的事,你们就回去吧,秀梅不喜欢跟外人打交道。”
周德海没有留我们的意思,握住秀梅的手,转身就进屋去了,但是就在秀梅回头的一瞬间,我又看到她的嘴角微微的上扬起来。
怎么回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秀梅给我的感觉这么怪异,为什么昨天她的手还藏在袖子里,今天就已经可以拿出来了。
于爷爷把我拉到一旁,语重心长的说:“小天,这件事真的有点不对劲,小周的面色很差,说话还喘着气,仿佛很累的模样,而且他的媳妇怎么可能长的这么水灵,这不合常理。”
于爷爷说的没错,秀梅真的太漂亮了,她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嫁给一个五十多岁,一贫如洗的老光棍,而且她笑的那么诡异,肯定有问题。
我问于爷爷二十年前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有人跟我火华哥一样的遭遇。
于爷爷毕竟年纪大了,讲的断断续续的,大概意思就是说二十年前,隔壁汪家村有个小伙忽然发病,状况就跟火华哥一模一样。
疯疯癫癫,面色惨白,不停的说胡话,病情进展很快,才半天功夫就进气少出气多,于爷爷当时怎么看都看不出毛病,建议小伙家人赶紧把人送大医院去。
就在小伙家人忙前忙后的时候,村里性格孤僻,平时不怎么跟人交流的汪老头忽然来了,他说那小伙不是生病了,而是因为大半夜的去山上挖坟,导致邪气入体中邪了。
汪老头的话没人相信,但是眼看着小伙快不行了,小伙家人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汪老头弄了一碗于爷爷都看不懂名堂的药给那小伙喝了,当时大家都很紧张,生怕小伙一个不好就嗝屁了。
但是神了,半个小时以后,小伙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吐出一团墨绿色的发出恶臭的肉泥,然后竟然可以正常开口说话了。
小伙当时就承认,他的确是大半夜的跑到山上挖坟去了,据说山里有古代达官贵人的墓穴,只要挖出一个就发大财了。
自古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要不是出了个汪老头,这小伙就死定了。
听完于爷爷讲的故事,我决定立即出发去找汪老头,火华哥的事情不能在耽搁了,汪家村一来一回骑电瓶车也要一个多小时,我真怕火华哥撑不到那时候。
我问道:“于爷爷,汪大爷叫什么名字,现在还住不住在汪家村了。”
于爷爷摇头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了,二十年前他就已经七十岁了,现在还活不活着都是个问题,你去汪家村问问吧,我先弄点药给小烨吃。”
二十年前七十岁,现在还活着只怕已经九十岁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试一试,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火华哥邪气入体而死。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鬼魅703》
和合术有福缘者得
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天朝神经》- 现代百妖录!
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
吃蛇之后,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
【恐怖】一时贪财,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
萌道闻异录(欢喜、爆笑、恐怖)
榴花泪
【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05 03:22:24  更:2017-06-07 17:04:05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2-13 8:08:33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