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网 -> 鬼故事 -> 不可思议奇诡案 -> 正文阅读

[鬼故事]不可思议奇诡案

作者:赵祎楠
#夜半鬼敲门#
一阵闪电过后,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声巨响,惊雷宛如魔鬼的毒爪,撕裂了天空,紧接着又是一道耀眼的闪电,照亮了整座坟场。
漆黑的夜幕下,站着两人,其中一人身穿长袍,披头散发,手中拿着一根类似招魂幡一般的拐杖,脚底下还踩着一个蜡人。
而另一人却是站在他的身前,双手负立,背对着他,个子足足高出他半头,但却见不到此人容貌如何。
时光稍纵即逝,子夜已然来临,那个手持招魂幡的神棍忍耐不住,轻声道:“三爷,时间差不多了,本座可以作法了,您是否还需再慎重考虑一番?”
那个站在他身前的高大男子,向后摆手,低头看了看表,时针分针正好指在子时十二点上,他依旧没有回头,低声道:“过得今晚,法师真能令那人从世上消失?”
“这个本座已向您保证多次,自从本座出道至今,尚未失手过分毫半次!”那个被唤作法师的神棍脸色露出一丝不满,身为万人敬仰的他,最是忌讳有人怀疑他的本事,是以他将那根招魂幡狠狠地杵在地上,抬高嗓音道:“三爷不应该怀疑本座的手段,若您信不过本座,那么本座可以以巫族第三十七代巫师的身份在此立誓……”
他的话尚未说完,只听那个中年男子道:“法师您言重了,我相信法师手段通天,定能不负我之厚望!”随即他握起了拳头,恨恨道:“李天意啊李天意!你若是梦里有知,睁开眼看一看三爷给你选的墓地如何?哈哈哈……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哈哈……哈哈哈哈……”
“轰隆”一声,又是一道电光过后,霹雳惊雷再次炸响,而他得意嚣张的笑声与这雷声混合一处,仿佛注定今夜便是那李天意的死期。
电光划过夜空,将那巫师凝在脸上诡异的笑容一闪带过,巫师看了眼三爷,冷笑一声,拾起地上的蜡人,将之坐在坟头之上,但见那蜡人做工好生精细, 若是事先不知道的,定会误以为是真人一般,这蜡人虽是惟妙惟肖,但双眼无光,面目僵硬,宛如死尸一般。
那巫师冷笑过后,低声道:“今晚就要你变作死尸!”
随即取出怀中一捧细如牛毛般的银针,每一根银针分别刺在蜡人的穴道之上,但那蜡人被刺中的穴位会隐隐流出红色的液体,而且还会听到一声低微的惨叫声,难道蜡人身上也会流血?也知道疼痛?巫师将这些银针布满了蜡人身上所有的死穴上,唯有头颅上的死穴没有扎上,中年男子道:“法师为何不在他人中、太阳、百会、印堂等死穴上插入银针,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法师嘿嘿一笑,双眼射出兴奋的光芒,揶揄地说:“三爷,他的头颅另有用处,我要用他的头颅祭拜我的小祖宗!”
那叫三爷的中年男人见过巫师小祖宗,一想到那小祖宗,他不禁全身发冷,不敢多问,连忙往车上走去。
巫师见蜡人身上已然插满银针,密密麻麻,流出的暗红色血液汇聚一处,随即单手一抖,一张黑色画满怪异图腾的纸条夹在他指缝中,但见他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喝一声:“着”那纸条果然在他手中火起,随即被他一掷,那个蜡像人便焚烧在黑色的火焰中。
蜡人的身体开始蜷缩,在暗灰色的火焰包裹下,只听火中传出吼叫声,巫师得意微笑,这时,雷电交做,雨点滴滴而落。
片刻,火焰渐渐熄灭,那巫师不再理会此间之事,提着招魂幡转身便往马爷所在的车上走去,口中低声念叨着:“愿望远方,光芒波浪……”
蜡人已然被烧毁,但在灰烬覆盖下却显出三个血红的斑驳大字,正是:
李——天——意
三爷坐在车上,静静地看着蜡人变作灰烬,待那巫师走来,他缓缓的打开半扇车窗,三爷低声道:“今晚的事除了你我之外,确定没有任何人知道?”
巫师郑重其事地道:“三爷放心,今晚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三爷可以高枕无忧了,待到明日,且看他那帮小弟如何给他收尸吧!”
一阵阴风刮过,冷得令人刺骨,天上的闪电伴着惊雷,有节奏的配合着巫师与三爷的对话,空中飘荡的冥币纸钱落在巫师身上,那法师亦感到一阵莫名的寒意袭上心头,自他出道至今,大小法事曾做无数,虽是次次成功,却从未有过今夜这般恐惧,此刻他已想好了,待得过了今夜,三爷给他相应的报酬之后,他便回归巫寨,再也不做这种为人所用的勾当了,想着在巫寨中过着被人敬若神明的日子,热血袭上心头,很快便冲淡了心上的冷意,坐在车上的三爷道:“很好,很……好……”
三爷第一个很好说完之时,已然为法师打开了车门,待到第二个很字说出口后,寒光在巫师脸上一闪而过,使得他竟然微微闭了一下眼睛,直到好字拉着很长的音停顿之后,三爷从巫师肚中抽出短刀,巫师手中招魂幡掉落在地,身子向后退去数步,双手捂着腹部伤口,鲜血从他指缝中滑落,他面孔抽搐,双眼凸出,神色极为痛苦,吼间发出桀桀之声,三爷冷笑道:“你是想问我为何要这样做是吗?”
那巫师只能点了点头,三爷道:“这件事关系重大,我想除了天地以外,世间只有我一人知晓才是最妥当的,你虽然说做完此事后就会回苗疆巫寨,但秘密要想不被外人知道,唯有死人才能保守!”
三爷说完,随即下车,巫师倒在地上,双目却不能合闭,三爷将他的手放到刀柄上,以手掌将他张着的双眼和嘴巴合上,待到手掌滑到嘴边时,三爷停顿了一下,手掌重重的压在他嘴巴上,好一阵儿,三爷放心的回到车上,电光越发的强烈了,点点细雨变成倾盆大雨,在这凄风冷月中,三爷利用巫师诅咒死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又趁机杀人灭口,他心情固然愉快的许多,自己驾着豪车,飞速而走,以后的日子便可长夜无梦,高枕无忧。
然而三爷走后,但见躺在地上的巫师突地睁开双眼,手臂抬起,死死的盯着头顶灰天,而三爷自以为此事做得滴水不漏,天衣无缝,却哪里会晓得天上还有一双眼睛注视着适才所发生的一切。
凌晨将过,半月如刀,朦胧阴鸷的乌云将凄冷的月光掩埋,四下里漆黑一片,偶有点点火光一明一灭的闪烁着,在这月黑风高之夜,正是索命野鬼的杀人之时,那闪烁不停的妖异火光,宛如孤魂野鬼的双眼,正凝视着世间沉睡的人们,欲啖择人而噬。
但胆大蔑死之士大有人在,一个身穿白色睡衣,个子高大的中年男子走入一片透露着死亡气息的荒地,但见他双眼中充满着恐惧,也许更多的是惊奇,因为他不知道那个法师为何要让她母亲在三更半夜之时带他到这里?
突然,一阵阴风袭来,吹得他直打哆嗦,他栖身在黑夜中,身子不停地旋转,似是遇到了鬼打墙,就在此时,眼前突然袭来一阵迷雾,使得他辨别不清方向,而他母亲的身影骤然消失在迷雾中,他轻轻喊了几声,没有人回答他,只有回音伴随着阴风在空中飘荡,他感到不可思议,却发现自己置身于坟地当中,此刻,他只觉背脊发凉,汗毛倒竖,若是身旁有一丝风吹草动都会令他绷得紧紧的神经爆发。
也许是太过恐惧的缘故,使得他回忆起了刚才所发生的事。
在他将要入睡时,听到了一阵不徐不缓的敲门声,他看了看手表,此刻已过凌晨,谁还会在午夜突然拜访?难道是午夜凶魂?他突然打了个激灵,头上沁出冷汗,好一阵儿,紧张的心稍微平复,他安慰自己,会不会是自己这几天精神过于紧张,从而产生的幻觉,他这样想着,亦不当回事,躺下身子,准备进入梦乡。
但敲门声再度响起,而且听那声音,不像是人手叩击在门上所发出来的声响,敲门声有节奏的配合着他的心跳,他有些躺不住了,但又不敢贸然起身,他知道楼下以及各个隐蔽点都埋伏了他请得最好保镖,这些人无论是身手还是警觉性都不是常人可以与之相比的。
敲门声反复响起,加上夜半传来的猫儿叫声,他越发觉得敲门的并非是人,而是传说中的鬼婴,据说只有那些安全措施没有做好的青年男女共赴巴山云雨,鱼水之欢后,使得女人怀孕,使得那些肚中婴儿尚未成形时,因为药流或是人工流产的缘故,令那些本来可以诞生的生命先天夭折,从而产生强大怨气,化作鬼婴,专门报复那些只为贪享一时之乐,而不为后果买单的人。
他想到这里越发的觉得恐惧,因为他一生中也不知玩过多少女人,而且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有些被他玩过的女人怀孕以后,曾找他讨个说法的同时,他轻蔑的拿出一笔数量可观的分手费,然后令其堕胎,有些单纯少女,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自杀身亡,一死两命。
敲门声再一次响起,而此时的气氛越发的变得阴森诡异,他本想叫人,但言语如鲠在喉,竟是发不出半点声音,他因强大的恐惧来袭,使得他面容扭曲变形,甚至可以听到剧烈的心跳声。
难道真是那些被他害死的女人及腹中的胎儿化作厉鬼前来报仇的吗?还有这几天所遇到的恐怖诡异事件也都是由自己种下的孽所造成的吗?
他不相信世界有鬼,他只信权利是至高无上的,金钱是万能的,想到这里,他冷静了片刻,而门外的敲门上也戛然而止,他认为自己所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因为恐惧所产生的幻觉,何况他在自己的别墅中安排了不下百名手段一流的保镖,就算是野鬼,也挡不住子弹。
想到这里,心中泛起了一丝欣慰,既然警觉性超强的保镖都没有任何动作,这就说明适才听到的全都是幻觉。
虽然这样自我安慰,但他仍不敢躺下,空洞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门口,生怕再有诡异的敲门声传来。
过得片刻,他坚定信念,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幻觉在作怪,于是拿着枕头将耳朵挡住,经过这几天发生的事,他的精神变得异常紧张,宛如一块已到时间的定时炸弹,随时随地都能爆炸。
他本以为堵上耳朵便可以高枕无忧,但效果却并不明显,那敲门声再一次响起,而且变得更加急促,同时还能听到门外传来细微的声音,那声音好生耳熟,仔细一想,不正是老妈的声音吗?这么晚了,老妈找我有什么事?难道他不知道我这几天拒绝见任何人吗?门外的敲门声更加大了,而且声音也更加清晰,他确定是母亲的声音,他拿出枕头下的手枪,拖着疲惫的身体,缓缓走到门口,打开房门,这一开门不要紧,着实令他为之惊惧,来人竟然是一个年纪三十,头发浓密漆黑,风姿绰约的美艳少妇。
他连连后退,惊叫道:“你,你是谁?”
那女子道:“别怕,我是你母亲,你妈妈啊!”
“不,你不是……”他明明记得自己的母亲已经五十几岁,虽然他每月都会花上大量的金钱给母亲做美容保养,但依旧改变不了岁月蹉跎留下的痕迹,只是此刻,他竟然看到了一位三十几岁的美妇称作是自己的妈妈,若是白天他一定会骂这个人是神经病,或者派人将她家端了也说不定,但是随着自己这几天的诡异经历,尤其是今晚见到这个神秘女人,不由得不令他产生见鬼的想法,而想到此刻,他又是一声惊呼,高声叫道:“你不是我妈妈,我妈妈没有你这么年轻,你是鬼,你是索命女鬼!”
站在门口的那个女人听了他的咒骂,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就像看着自己孩子一般的看着他道:“孩子,你再仔细看看……”说着,她把遮挡在脸颊两侧的头发轻轻拨开,那人果然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就是自己的妈妈。
那女人道:“孩子,你一定很想知道我是如何返老还童,白发变黑的吧?”
那人惊恐的张开嘴巴,但是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女人道:“想知道就跟我来,我边走边告诉你,同时,妈妈也知道你这几天遇到了太多诡异的事,说不定帮我那人有办法替你解除你身上的怪病。”
那人听到这里,来了兴致,因为缠绕在他身上的病魔和这几天中遇到的诡异事件,令他寝食难安,生不如死,甚至想到一死了之,但当听到母亲这般一说,犹如身在大海中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焉有弃之不要之理,何况他刚刚岁过而立,事业如日中天,前途无量,每天都会日进斗金,那种纸醉金迷,夜夜笙歌的糜烂生活令他顿时性起,立时将心中的恐惧质疑抛诸脑后。
夜深人静,半夜三更,一个宛如女鬼的女人带他去坟地会见一个神秘的巫师,恐惧再一次刺激着他已成千疮百孔的心。
   
第二章请把头颅借给我 他跟在女人身后,走了多时,他所居住的豪华别墅已然消失在黑暗中,这时,他壮着胆子问道:“妈,您为何要把头发覆盖在脸上,我刚一见您,还以为恐怖片中的女……” 深更半夜提到鬼难免令人感到晦气,何况眼前的女人又是自己的母亲,他赶紧转移话题:“您想带我去见何人?那人真的可以将我身上的怪病治好吗?” 说到这里,他心里多了一丝兴奋,他的怪病无人能治,就连国内外特级医生都束手无策,若是真有人能将缠绕在他身上的病魔祛除,他不惜用尽一半财产,想到以后又可以过着灯红酒绿,多女共夫的淫荡生活,他的脚步加快了许多,恨不得马上能见到那个神秘高人。 这时,走在前面的女人笑了声道:“孩子,你是说我像恐怖片中的女鬼吗?唉!母亲也不想这样,全都因为法师叫我这样做的,若要拾回曾经失去的东西,就要将现今拥有的一切放下!我之所以这般垂头散发,无非是能塑回年轻时的自己!”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月光照在地上,两旁的树影婆娑摇摆,宛如幽冥鬼爪,他有些毛骨悚然,这时,女人指着前方,道:“马上就快到了,那位高人就在前面……” 他暗自思想:“距离我所在别墅不远处,那里正是埋葬我父亲的地方,难道母亲竟要将我带到坟场见父亲?”他这样想着,不禁打了个冷颤,手中的枪握得更紧了,三更半夜去坟场,的确会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只听她又道:“前天我去给你死去的父亲上坟时,发现你父亲坟头站着一个身穿苗疆衣服的人,我壮着胆子走了过去,见他正在和你父亲说话,我很是好奇,你父亲生前没有这样的朋友,怎的这个身穿苗服,酷似巫师的人会拜祭你父亲?” “我小心翼翼的问他:‘你是何人?在这里干什么?’那人道:‘来祭拜我死去多年的老友!’我愣住了,问:‘你说什么?你说我丈夫是你的朋友?’那人微微一愕,仔细打量着我,但我对他那双贼眉鼠眼很是讨厌,他笑着道:‘原来您是嫂夫人,本座多年未出苗疆,只在李大哥与嫂夫人结婚之时见过一面,时隔三十几年,也难怪嫂夫人不认得本座!’听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了一点记忆。” 他问道:“那法师当真有能力祛除我的病魔吗?” 女人一直没有回头,指着自己的头发道:“恩,我信得过此人,记得那天我问他:‘我丈夫死了多年,你怎么今日才来祭拜?’那人脸上露出惭愧之色,低声道:‘都是我利欲熏心,为了争夺巫寨巫师之职,以至忘却了中原的大哥,如今我终于当上了大法师,本想请大哥去我那里做客,但我踏足了当年大哥的家乡所在地,却听那里人说大哥早已搬走多年,我不断打听,终于在一年后的今天见到了大哥,不过大哥已……’他后面的话没有说,但眼角已湿润了,我看得出来他不是装的,也就不再怪他。” “而那个法师又道:‘大哥比我亲大哥还亲,当年他不顾自己舍身救我一命,从那时起我的命就是他的了,可是他在出殡那天,我却没有在场,我对不起大哥……’说着他竟然自己打自己,我连忙制止。” 中年男子不愿听这些琐事,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问道:“妈,他是如何给您白发变黑的,难道他会法术?” “也许是他觉得对不起你父亲的缘故,是以想要把对你父亲尚未偿还的恩情,报答给我,他看着我好一会儿,便故意说我年轻时是何等漂亮美丽,然而我顺着他的话说现在的自己已然是风烛残年了,再怎么保养也不是无济于事,他接着说有办法,我当时听了他的话很是高兴,不管真话假话我都高兴,最起码意味着我还有可能找回年轻时美丽的自己,对于女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年轻漂亮更能令她丧失理智,不顾一切的事了。” 女人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而中年男子却想,也许是母亲受了打击的缘故吧,记得自己小时候老是夸奖母亲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令自己的同学和朋友好生羡慕,都说自己能有这样的漂亮老妈才是最幸福的事,但当母亲年纪大了以后,青春早已不在,美丽已被岁月掩埋,母亲也许明白了英雄末路,美人迟暮的无奈处境,是以才会不惜一切办法,重塑年轻时漂亮的自己。 女人又道:“我问他有什么办法?他随即从口袋中取出一个小盒子,然后从盒子中拿出几朵晒干的花瓣,那花瓣看似干瘪,但我相信在盛开之时,一定很绚丽,他告诉我,只要用这几朵花的花瓣泡在沸水中,然后再用来洗头发,不出三日,便可令头发焕然变黑,同时将花瓣捞出来敷在脸上,便可恢复水嫩容颜,我当时听了忍不住兴奋,连忙从他手中抢了过来,我起初还不敢相信,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果然很奏效,我非常感谢那位法师,后来听说你得了怪病,我想那法师一定会有办法替你医治,所以深夜来此,我没有让你的保镖去通知你,因为那法师说了,此事不可令外人知道,何况他嘱咐我说,要想再次见他,须得凌晨以后,他告诉我,自己在你父亲的陵园旁搭了个茅草屋,有事可以去那里找他。” 他听到这里,暗想自己所住的别墅在郊区,而离别墅不远处正是埋葬父亲的地方,但这法师行事也忒个诡异,怎么像个守陵人一样住在那里,想到此处,一阵冷风吹过,中年男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两人再往前走便已进入厚厚的浓雾中,他看不见前方,轻声叫着母亲,但并未得到母亲的回答。 他环顾四周没有发现母亲的身影,刚才还在自己身前,突然间竟然在眼皮底下消失,这实在是太诡异了,他有些慌乱,紧张地握着手枪,他想要冲出浓雾,但犹如遇见鬼打墙,四处碰壁,这时,眼前突然一亮,无数鬼魂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同时耳边泛起凄厉的索命梵音:“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他的面目已然扭曲,张大了口,手中端着的枪颤抖不已,以前开枪杀人时,他从来都是镇静自如,宛如用筷子夹菜一般,但今天他面对的并非是人,而是看不见,摸不着的野鬼,他痛苦的吼叫:“不是我杀的你,不是我……你们别来找我,不要来找我……” 他的声音变得嘶哑,已然无法完整地说出话来,但他耳边依旧传来索命之声:“请把头颅借给我……请把头颅借给我……”
     第二章请把头颅借给我 
   他跟在女人身后,走了多时,他所居住的豪华别墅已然消失在黑暗中,这时,他壮着胆子问道:“妈,您为何要把头发覆盖在脸上,我刚一见您,还以为恐怖片中的女……” 深更半夜提到鬼难免令人感到晦气,何况眼前的女人又是自己的母亲,他赶紧转移话题:“您想带我去见何人?那人真的可以将我身上的怪病治好吗?” 说到这里,他心里多了一丝兴奋,他的怪病无人能治,就连国内外特级医生都束手无策,若是真有人能将缠绕在他身上的病魔祛除,他不惜用尽一半财产,想到以后又可以过着灯红酒绿,多女共夫的淫荡生活,他的脚步加快了许多,恨不得马上能见到那个神秘高人。 这时,走在前面的女人笑了声道:“孩子,你是说我像恐怖片中的女鬼吗?唉!母亲也不想这样,全都因为法师叫我这样做的,若要拾回曾经失去的东西,就要将现今拥有的一切放下!我之所以这般垂头散发,无非是能塑回年轻时的自己!”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月光照在地上,两旁的树影婆娑摇摆,宛如幽冥鬼爪,他有些毛骨悚然,这时,女人指着前方,道:“马上就快到了,那位高人就在前面……” 他暗自思想:“距离我所在别墅不远处,那里正是埋葬我父亲的地方,难道母亲竟要将我带到坟场见父亲?”他这样想着,不禁打了个冷颤,手中的枪握得更紧了,三更半夜去坟场,的确会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只听她又道:“前天我去给你死去的父亲上坟时,发现你父亲坟头站着一个身穿苗疆衣服的人,我壮着胆子走了过去,见他正在和你父亲说话,我很是好奇,你父亲生前没有这样的朋友,怎的这个身穿苗服,酷似巫师的人会拜祭你父亲?” “我小心翼翼的问他:‘你是何人?在这里干什么?’那人道:‘来祭拜我死去多年的老友!’我愣住了,问:‘你说什么?你说我丈夫是你的朋友?’那人微微一愕,仔细打量着我,但我对他那双贼眉鼠眼很是讨厌,他笑着道:‘原来您是嫂夫人,本座多年未出苗疆,只在李大哥与嫂夫人结婚之时见过一面,时隔三十几年,也难怪嫂夫人不认得本座!’听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了一点记忆。” 他问道:“那法师当真有能力祛除我的病魔吗?” 女人一直没有回头,指着自己的头发道:“恩,我信得过此人,记得那天我问他:‘我丈夫死了多年,你怎么今日才来祭拜?’那人脸上露出惭愧之色,低声道:‘都是我利欲熏心,为了争夺巫寨巫师之职,以至忘却了中原的大哥,如今我终于当上了大法师,本想请大哥去我那里做客,但我踏足了当年大哥的家乡所在地,却听那里人说大哥早已搬走多年,我不断打听,终于在一年后的今天见到了大哥,不过大哥已……’他后面的话没有说,但眼角已湿润了,我看得出来他不是装的,也就不再怪他。” “而那个法师又道:‘大哥比我亲大哥还亲,当年他不顾自己舍身救我一命,从那时起我的命就是他的了,可是他在出殡那天,我却没有在场,我对不起大哥……’说着他竟然自己打自己,我连忙制止。” 中年男子不愿听这些琐事,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问道:“妈,他是如何给您白发变黑的,难道他会法术?” “也许是他觉得对不起你父亲的缘故,是以想要把对你父亲尚未偿还的恩情,报答给我,他看着我好一会儿,便故意说我年轻时是何等漂亮美丽,然而我顺着他的话说现在的自己已然是风烛残年了,再怎么保养也不是无济于事,他接着说有办法,我当时听了他的话很是高兴,不管真话假话我都高兴,最起码意味着我还有可能找回年轻时美丽的自己,对于女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年轻漂亮更能令她丧失理智,不顾一切的事了。” 女人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而中年男子却想,也许是母亲受了打击的缘故吧,记得自己小时候老是夸奖母亲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令自己的同学和朋友好生羡慕,都说自己能有这样的漂亮老妈才是最幸福的事,但当母亲年纪大了以后,青春早已不在,美丽已被岁月掩埋,母亲也许明白了英雄末路,美人迟暮的无奈处境,是以才会不惜一切办法,重塑年轻时漂亮的自己。 女人又道:“我问他有什么办法?他随即从口袋中取出一个小盒子,然后从盒子中拿出几朵晒干的花瓣,那花瓣看似干瘪,但我相信在盛开之时,一定很绚丽,他告诉我,只要用这几朵花的花瓣泡在沸水中,然后再用来洗头发,不出三日,便可令头发焕然变黑,同时将花瓣捞出来敷在脸上,便可恢复水嫩容颜,我当时听了忍不住兴奋,连忙从他手中抢了过来,我起初还不敢相信,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果然很奏效,我非常感谢那位法师,后来听说你得了怪病,我想那法师一定会有办法替你医治,所以深夜来此,我没有让你的保镖去通知你,因为那法师说了,此事不可令外人知道,何况他嘱咐我说,要想再次见他,须得凌晨以后,他告诉我,自己在你父亲的陵园旁搭了个茅草屋,有事可以去那里找他。” 他听到这里,暗想自己所住的别墅在郊区,而离别墅不远处正是埋葬父亲的地方,但这法师行事也忒个诡异,怎么像个守陵人一样住在那里,想到此处,一阵冷风吹过,中年男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两人再往前走便已进入厚厚的浓雾中,他看不见前方,轻声叫着母亲,但并未得到母亲的回答。 他环顾四周没有发现母亲的身影,刚才还在自己身前,突然间竟然在眼皮底下消失,这实在是太诡异了,他有些慌乱,紧张地握着手枪,他想要冲出浓雾,但犹如遇见鬼打墙,四处碰壁,这时,眼前突然一亮,无数鬼魂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同时耳边泛起凄厉的索命梵音:“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他的面目已然扭曲,张大了口,手中端着的枪颤抖不已,以前开枪杀人时,他从来都是镇静自如,宛如用筷子夹菜一般,但今天他面对的并非是人,而是看不见,摸不着的野鬼,他痛苦的吼叫:“不是我杀的你,不是我……你们别来找我,不要来找我……” 他的声音变得嘶哑,已然无法完整地说出话来,但他耳边依旧传来索命之声:“请把头颅借给我……请把头颅借给我……”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鬼魅703》
和合术有福缘者得
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天朝神经》- 现代百妖录!
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
吃蛇之后,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
【恐怖】一时贪财,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
萌道闻异录(欢喜、爆笑、恐怖)
榴花泪
【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01 16:49:07  更:2017-06-06 03:05:49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7-23 23:23:42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