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网 -> 鬼故事 -> 为什么死后有的人棺材重逾千斤有的却轻如八两 -> 正文阅读

[鬼故事]为什么死后有的人棺材重逾千斤有的却轻如八两[第1页]

作者:无机2017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抬棺 农村灵异#


我出生在农村,自幼跟着我爷爷长大。相比不常见到的爸妈,和爷爷的感情是最好。
可是,我爷爷是一个怪人。
他是一名抬棺匠,专门为死人抬棺。
我记得小时候,有一天晚上,我被尿憋醒。本想出去尿尿呢,却发现堂屋(客厅)里有光,我小心翼翼地从门后面偷看,原来是爷爷。只不过那光却不是灯光,而是点燃了两根白蜡烛。白蜡光晃呀晃的,尤为渗人。
更为古怪地是第二天我问爷爷,爷爷却不承认,还说我是做梦了。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回,但要说彻底改变我对爷爷看法的还要从我大学毕业说起。
那年夏天我结束了学业,坐着火车倒了客车回到了家,只是拉着行李在门外还没进门呢,我就看见我爷爷落寞地坐在院子里,手里还拿着一根木棍。
那木棍我小时候也见过,爷爷平时没事的时候就拿着,有事要忙的时候,直接就提着出门了——搞得我小时候都以为我爷爷随时准备上山去打虎一般。
我见他神情有些落寞,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发,觉得爷爷他似乎有些不开心,便是朝着他快步走过去。
“爷爷。”我叫了一声。
爷爷看到是我,慈爱地笑了笑,“英雄回来了,吃饭了吗?没吃的话,我现在去厨房给你做点。”
见他又要操劳,我忙不迭开口说,不用了已经在路上吃过了。
我想提着行李进屋,爷爷却阻拦了我,朝着堂屋指了指,“刘金花在里面待着呢。”
我有些诧异,刘金花怎么会来我们家?他不是嫁给了邻村的马二愣子了吗?
当年我还在小学的时候,刘金花就长得水灵水灵的,长大后,便越发漂亮了,可惜加嫁了人。
她出嫁那天,我还伤心了好久。
我朝堂屋望了望,便看见一个一身丧服背影,跪在堂前,低着头,很是虔诚。
她这是怎么了?我狐疑地看了爷爷一眼。
爷爷只是摆摆手,还略带困意得打了个哈哈。我从爷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缘由,只感觉到爷爷困的不行。
我将行李箱放在爷爷身旁,经直走进堂屋。
刘金花倒是没怎么注意到我,我在她身旁蹲下,她才缓缓的转过头,依旧水灵的脸蛋,两眼通红,泪眼婆娑,一副我见犹怜的莫样儿,真真是叫我心疼,曾经春梦幻想的对象就这样跪在我的身旁,我的心越发的颤抖了。
慌忙的安慰道,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真想给她一个拥抱,一个安抚。虽然这个想法有点龌蹉,但我是正常男人,娇滴滴的小娘子就在眼前能没想法吗?
我知道她嫁给了邻村的马二愣子,这马二愣子是邻村的地痞,一直横行乡里,身体又壮得很,有他在,刘金花能受什么委屈?
刘金花抽泣着说着话,我费了好大的劲这才听明白了。原来让刘金花委屈的不是别人,正是那马二愣子。
结婚后,马二愣子一直打她,对她也不咋地,所以呢,刘金花就想反抗想离婚,没曾想,还没等她动手的时候,马二愣子下河摸鱼的时候便淹死了。
当然了,事情如果这么简单,刘金花也不会来找我爷爷了。
她哭着说,那马二愣子死后的第八天的晚上,却是回来了。整个人身上都是湿的,走路的时候还滴着水。晚上在她房间待了一晚上,第二天白天就不见了。接下来每天晚上都会来找她。
刘金花回过娘家,去过外地,为了摆脱他还睡过路边,但无论她到哪里,那个死了的马二愣子总能在晚上找到她。
我听着一阵迷糊。当然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有鬼,而是琢磨她是不是得了什么精神类的病了。这人死了就是死了,怎么会还来找她?难不成是她偷了汉子被人发现,所以故意那么说?不能吧,这刘金花的人品我还是相信的。
正当我纳闷的时候,爷爷不知道何时走了过来,他淡淡地问了一句,香点着了吗?
点香干吗?但爷爷没有回答我,还禁止我问,说是我该知道的时候就会知道。随后他看着刘金花面前的三根香,长叹了一声。
爷爷手里提着那根木棍,还让我去拿他以前经常背着那军用背包,这背包是以前我爷爷当兵留下的老古董,听说是我爸生下来的时候就有。
“走吧!香不着就算了,我们先去看看。”爷爷开口说道。
从小起,村里发生个什么大事小事,都会过来找我爷爷商量,我总想跟过去,爸妈却不让我跟着,好好在家学习以后考大学。
可现在,我却有些好奇,便开口要跟过去瞧瞧。
爷爷听到我主动要求前往,似乎还很高兴。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跟我来吧!也是该承受我的衣钵了!
我背着包,很快地就到了刘金花的家。刘金花把我们带到了她的卧室,脸色通红地说,他每晚都会来的。
我看到刘金花这个表情。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到那马二愣子是来找她干嘛的!
爷爷点了点头,在这卧室里走了好几圈,还用木棍在地上点了又点。他的脸色不太好,眼里有一种困惑存在,他对我招招手,我便连忙把军用背包给递了过去。
刘金花看着这般,心里面很是着急,忙问那二愣子干嘛老是纠缠她!
“你家男人肯定不是正常死亡的。”爷爷皱眉说了一句,随后又道,“不过我还有一点疑问,我今晚和我这大孙子留在这里,等晚上那马二愣子再来的时候,我会把他留在这里的。记住了,待会他来的时候,你一定不要露出马脚来。”
刘金花很听话地点了点头,虽然那神情似乎有些不满,但为了摆脱掉这马二愣子,她肯定是要照办的。
爷爷把背包打开,从里面取出几张花花绿绿的纸。随后他抬头看了刘金花一眼,低头开始折纸,不一会儿,竟然是折出来了一个纸人。
那纸人的样子,分明就是刘金花!我看她的时候,她仿佛还笑了一下。我全身一寒,揉揉眼继续再看的时候,爷爷已经把背包合上了。
爷爷仿佛就是变了一个魔术一般。那刘金花看着纸人的模样,更是捂着胸口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她忙不迭地问,这是来做啥的?爷爷低声说,关键时候,她能救你的命。不过也是以防万一,情况应该是没那么坏的。
刘金花感激地点了点头。
时间慢悠悠地过。我们爷俩继续坐在刘金花的家里。这茶都喝了好几杯了。可是仍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不过呢,寡妇门前是非多,期间倒是有几个流氓来叫门,见没人理也都走了。
有一个人像是喝醉了酒,一直嚷嚷,“金花啊,二愣——子走了你寂——寞吗?”
“要不——要我——来陪——你啊?”
说话的功夫那人却是直接推门进来了。
我看了刘金花一眼,她的脸色通红一片,还握紧了拳头。
“这些人天天来骚扰你吗?”我纯粹是出于关心问了一句。
刘金花低着头,头都快碰到胸了,也没有说话。
见她这样,我也就明白了过来。我看了爷爷一眼,爷爷没有说话,还是那个不动如山的样子。
我站起身来,想把那人赶走。爷爷却是站起来一把拉住了我,“躲起来。”他说道。我不情愿得被我爷爷按住了脑袋,躲在了衣柜后面。
我还会怕一个酒鬼?我真是搞不懂爷爷。
但只是这么一会儿,房间里的温度莫名地降低了几分。降温了吗?我心里想。可是这是夏天啊!
醉鬼已经扑了过来,“金花——我想死——你了。”他张开手臂想要抱住她。
我气得牙根痒痒,但爷爷死死按住了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乱动。
刘金花气得也是直发抖,一巴掌就要打在那酒鬼的脸上,不过她的巴掌还没到,那酒鬼却是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是——醉倒了?
我有些好笑,低头看了看那酒鬼。不过却是意外发现那地面上多了一行脚印,而且那脚印上还带着水渍水。
那酒鬼的鞋子明明是干的!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明白。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刘金花却是猛地退后几步,身体也直接靠在了墙上,“二愣子。”她喊了一声。
二愣子?是刘金花死了的丈夫?我揉揉眼,只见地面上的脚印在不断往前推进,我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咕咚一声,我咽了咽口水。
真是见鬼了!
该回复已删除
作者qq号 446159831
晚上八点继续更新,想看的可以加我qq。
  对于眼前的这一幕,我确实是不敢相信的。我怀疑地揉揉眼睛,但那让我期待的水渍并没有消失不见,相反那从半空中还源源不断地在滴水。
“二愣子。”此刻,那刘金花已经再度大喊一声。我往她那一看,她的双手似乎是被人抓住了,虽然我没看到人,但她双手往上举着,同时腿脚不停地往前踢打。
我转头看了一眼爷爷,爷爷的表情很是奇怪。
但他转眼间便是从柜子后面走了出来,提着那木棍,连瞧都不瞧,一棍子打在了那刘金花面前的“空气”上。
唰。
那刘金花失去了束缚,慢慢地从倚靠着墙滑落在地,我赶忙过去扶住了她,她的身体发抖,双唇都在哆嗦,眼睛死死地盯着前面那团空气。
我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是,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爷爷那木棍打在了那空气上,隐约是传来了一声闷哼,随即那闷哼冲着爷爷奔去,爷爷也不着急,提起棍子便是敲,敲,敲。
只是三下的功夫,那棍子的前面竟然是涌现了蒸腾的雾气。同时还伴随着咝咝的声音。
“既然已经死了,就不要留在阳间祸害人。”爷爷淡淡地说道。
那团空气发出了一阵喘息,似乎受了伤。
刘金花显然是看到了什么,她直接是“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二愣子啊,你就走吧,别再纠缠我了,我——我受不了了!”
刘金花的声音带着哭腔,等到说完的话的时候已经是满脸都是泪水。
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人回应。
爷爷的木棍立着,在地上敲了敲。
空气里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你嫁给我,生是我人,死是我的鬼。我死了,你人也是我的。”
猛然间一听到这声音,我完全是惊呆了。
原本是知道这恐怕真的是有鬼!但亲耳听到与自己想象到的可是完全不一样!我再度咽了咽口水,连声大气都不敢出。
只是更让人慌张地是,哪怕是我瞪大眼睛,也只是看得到一团雾气。除此之外,我什么都看不到。
看不到的,才更让人恐惧。
我甚至不知道这二愣子是什么表情,但别提他会有什么举动了。
刘金花听得二愣子的这话,泪水更是止不住地流。
爷爷手提着棍子,怒气冲冲地说道,“冥顽不灵!”随即他一又是一棍子打在了那二愣子的身上。
虽然我看不到,但是耳朵里却是听到了二愣子的一声惨叫。
爷爷的嘴里念念有词,声音很低,我只见得他上下嘴唇来回接触,除此之外,什么声音都是没有听到。
“多管闲事的老头!我要你死!我要你死!”说话间,那团雾气似乎更大了一些,朝着爷爷那边集聚。
我看着这场景,忙是喊了一句,“爷爷小心”。同时,在四下找寻着武器,直接是拿了一把剪刀也赶了过去。
我看不到这二愣子在哪!只是隐约知道他就躲在这团雾气里。
我拿着剪刀,快速地向我爷爷靠拢。
但我爷爷瞧见我过来,非但没有欣喜,反倒是一脸的担忧,“别动。”他说道。
随即爷爷提着棍子往前挥舞了两下,那棍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抽到那雾气的时候,那雾气竟然还能被它打散。
这看着我一阵发愣。
在我发愣的时候,后背突然是被人给揪住了,爷爷虽然是我这边跑,但还是慢了一步。
我听着那阴森森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老头,这是你什么人啊?”
“放开他!”我爷爷的脸色很不好看,满是担忧。
我虽然仍旧是看不到这鬼,不过他离得我那么近,我心里十分害怕,手里握着剪刀,往后一捅。
我感觉我是捅到了什么东西,刚惊喜呢,只见那声音却是又阴森森地说,“不老实啊。”
说话间,我的肚子直接被他给打了一拳。
我感觉我的五脏六腑都快碎了。同时有一股极为寒冷的阴气在我的体内扩散。
“放开他!”爷爷大吼道。同时从怀里掏出来一张黄颜色的符咒,“要不然我要你魂飞魄散!”
见到符咒的时候,我感觉那束缚我的手的力度明显是减轻了一些,那二愣子有些难以置信,“你是?”
旋即他的语气带着惊恐,但马上收了起了那份郑重,他说,“我要把我媳妇带走。你让我走,我就放了他。”
“爷爷,不行。”我摇摇头。努力回头看了一眼那已经恐惧到极点的刘金花。用她的命换我的命,我不想这样。
但做决定权的并不是我,二愣子的声音继续响起,“我数三下。”
“一。”
“二。”
“我跟你走。”还没等到三的时候,我的背后却是传来了刘金花的声音。她的声音仍旧带着惊恐,但此时她却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我跟你走。
这估计是我这辈子听到最让我想哭的话了。
“你傻x啊。赶紧滚。”我骂道。同时对我爷爷说,“爷爷,你把刘金花先带走,等一会你再来救我就行了。我没事的。”
但我的话,只是换来了手里更大的痛苦,那二愣子握住我的手腕,加大了力气。我感觉我的手像是要断了一般。
哗!
我爷爷动作飞快地将符咒贴在了木棍上,同时一个抖手,那木棍砸在了我的身旁,“你再动我孙子一下我今天就算拼了命也得让你死!”
啪嗒啪嗒。
我的肩膀旁边有这样的声音响起。
这自然不是从我的身体里传出来的。
“行。你厉害。但是我媳妇不跟我走,你就算是魂飞魄散了,你孙子肯定也活不成。”
“我跟你走。”
那刘金花往前前进了几步,我已经完全看得清她脸上的泪痕。我觉得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仔细地看着她。
唰。
那雾气笼罩住了刘金花,随即我感觉我的身体微微一松。二愣子使了使劲,朝着我的肩膀一拍,我直接冲着爷爷那倒了过去。
爷爷把木棍一丢,双手扶住了我。并且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英雄,你没事吧?”
“爷爷,刘金花。”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雾气已经消失不见,那刘金花也是没了踪影。
“她是为了救你。我肯定救她。”爷爷说话的功夫从那背包里将原本折好的纸人掏了出来,嘴里还念念有词,不过是极为地小声,随后他猛然加大了一些,“追!”
只见那纸人完全是长大了十几倍!是变成了真人一般的大小!更让我感到惊奇地是,那纸人完全是和刘美丽一模一样。
唰。
纸人开始跑出门去,一眨眼的功夫便是不见了踪迹。
“这怎么还——活了?”我吃惊道。
爷爷看了我一眼,“大惊小怪。”
随后他从背包里又取出来一把锋利的匕首,他掏出来打火机进行消毒一番,正当我纳闷爷爷是要干嘛呢。
他突然是一把把我的上衣扒掉,“一点都不痛。”
爷爷的动作很快,比我想象地快多了。我还没来得及感觉到什么,那鲜血已经流了出来,三秒不到的功夫,爷爷用匕首挑出来一个白白的虫子。
这虫子长得极为地恶心。就像是蛆虫一般。不过是比普通的蛆虫更大。
“好了没事了。”爷爷低声说。虽然他嘴上说是没事,不过那脸上的疑云更大了一些。
我这肩膀上滑了一道口子,虽然流血,却是不痛。那虫子什么时候跑到我的身体里,我还是不知道。
爷爷为我包扎伤口的时候说,这二愣子绝对的死一定是被脏东西害死的,所以怨气才会那么重!
他还说,他现在是在寻找一个替死鬼!
我晃了晃胳膊,一点儿都感觉不到我的肩膀上刚刚划开了一个口子。听爷爷这话,我焦急地说,“咱们赶紧去救刘金花吧。要是他害死了刘金花就麻烦了!”
八点的送到了
想看更新的内容,欢迎加我的q q号:446159831
  爷爷拍了拍我的肩膀,扫视了我一眼,随即伸出右手,如同电视剧里老道士算命一般,大拇指依次点着食指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没过多久,他的脸色突然是变得严肃起来。
我看着爷爷的模样,心里头顿时慌了。毕竟那刘金花是为了我而故意当成的“人质”,我要是在这个时候当缩头乌龟,那还真的是个没良心的东西了!
“爷爷,走吧!”
我叫了一声,催促道。伸手捡起了那根爷爷方才丢下的木棍。
唰。
让我意外的是,这木棍我非但没有拿起来,竟然还是猛地一坠,差点是把站起来的我直接拉倒。
“放!”爷爷喝了一声,随后便是小心翼翼地从我的手中把木棍拿了过去。
我当了我爷爷二十三年的大孙子,这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一直在爷爷手里把玩的这根毫不出奇的棍子竟然是那么地古怪!不说别的,单说这棍子的重量就让人惊讶!我的力气虽然不大,但咋说也是个成年人,但却是被一根棍子差点压倒。我感觉我是被一棵树压住了。
爷爷估计是没有在意到我的感受,他嘴里忙着念叨着,“阴阳有命,上天下地,与我指路,速来相见!”
说完这句话后,他单手提着木棍,带头往前走。
这——爷爷的力气有那么大吗?我一阵呆愣。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我和爷爷继续往前走着,农村的夜晚总是比城市里要黑得多。刚回家的我还有些不适应,在大学这个时间应该还是正欢快的时候。
但,我们村却只是黑乎乎的。
这是我之前的看法。等到走出门,我的眼睛却是被眼前的一幕给弄愣了。
从刘金花的门前便是有一双发着银光的脚印一直往前延续——延续到我看不见的远方。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忍不住向爷爷问道。
爷爷似乎有些得意,对我说这是纸人指路。是那先前放走的纸人留下了这一行脚印。
纸人指路?走在爷爷背后的我,被他的话一怔,这是开玩笑吗?我先是偷偷地咬了咬我的手指,钻心地疼!再打量了一下我爷爷,一瞬间我感觉爷爷好陌生。他会的这些,我从来都不清楚。
我们爷俩一前一后各有心思得走着。
村子里很是寂静。家家户户虽然也都亮着灯,但是娱乐活动基本就是看电视,所以也算是很安静。
爷爷走到我前面,叮嘱了一句,“走夜路千万别回头。”
我点了点头。想到爷爷在我前面也看不到,于是说道,“我知道了。”
虽然这规矩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我爷爷说的话我总是要听的。
其实这路上走着的时候,我总感觉后背有些发凉,凉飕飕的,但又没有刮风什么的,所以我还想回头看一眼是什么呢。但爷爷说了这句话,我也是急忙打消了这一念头。
我们是在往山上走。一路上磕磕碰碰地,几次都差点被路上的石头给绊倒。好在终于是到了,那脚印在一块墓碑前停了下来,消失不见了。
我四下看了看,眼睛忍不住瞪大,这面前站着的可不就是刘金花吗?
她背对着我,一个人站在坟头前,跟个木头一样,似乎没有注意到我,当然也没有说话。
一个人在坟头前“沉思”?这气氛虽然有些古怪,但看到她没事,我还是忍不住上前招呼道,“刘金花,你——”我上前拉了拉她的胳膊,但就在这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却是发生了。
啪嗒。
那胳膊直接是被我扯了下来!
我——“爷爷。”我大喊道。
爷爷在一旁没来得及理我,他到地方之后便是细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见我叫他,淡淡回了一句,“那是纸人。”
我忙不迭瞪大眼睛看了看,这才意识到,这他妈的竟然只是个纸人罢了。那胳膊上没有流血。
但这种黯淡的光芒下,这本就惟妙惟肖的纸人完全是可以以假乱真!
我把那胳膊小心地放在了地上,走到了爷爷身边。
爷爷在一旁气道,“哪个狗日的选的这么一个凶宅!这样的风水,住在里面的人不化作厉鬼才怪!”
说罢,爷爷便要我把坟给挖了!
挖坟?
我一怔。看着那光秃秃的墓碑和那凸起的坟头,身体不自觉地抖了抖。虽然我是大学生,但从小是在农村长大,这坟头我平时都不太敢来,这大晚上挖坟?
我迟疑了,“这——”
“你还想救人吗?”爷爷一把掐住了我的死穴。
我深呼吸两下,心底里不断闪现那刘金花眼中带泪的娇弱模样。于是我马上就是有了力量,我从爷爷的手里接过铁锨,往掌心呸了一口,便是直接动手挖坟!
大半夜里,连月光都没有,那发光的脚印到了墓碑也停了,那墓碑后的坟头是一点儿光都没有。
其实是真的挺渗人的。
我手握着铁锨,一边挖,一边想着刘金花。
干了有十多分钟,身上竟然还是没有出一滴热汗,仍旧是起了一身冷汗。
爷爷在墓碑旁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也没什么动静,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把我丢掉跑了。
啪。
那铁锨撞到了什么东西,只听得一声脆响,爷爷立马探过身子,拿着手电往下照了照,他愣了愣,“怎么会是铜棺呢?”
铜棺?棺材也分那么多种吗?不过我这时候忍不住埋怨,“爷爷你有手电刚才怎么不给我照着点?”
爷爷摆摆手,回了一句,“忘了。”
我听着好一阵郁闷,这可是把我给吓得够呛!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倒是让我来不及郁闷,只剩下了浓浓的惊恐。
爷爷打量着铜棺,随即说道,“我们要把这棺材换个地方给埋了。”
“埋哪?”我惊疑道。只是挖坟就已经让我虚弱不行了,还要抬着棺材换个地方?
爷爷说无论放在哪里都成,只要是不在这里就好了。
说着话,爷爷伸手抬着那棺材的一端,竟然是直接被他给拽了上来!
那可是一口棺材!我再度吃惊地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爷爷不知道从哪里搞出来一根绳子,直接系在了棺材上,随后那绳子又绑在了爷爷随身携带的木棍上。
爷爷让我在后面抬棺,他在前面引路。
“爷爷你以前也是这么抬棺的吗?”我问了一句。
爷爷也没转头,后背挺得笔直,“比这还精彩。”
把木棍搭在肩膀上之后,我便是感觉到了重重地一股力量直接压在了我的身上。我只抬起来二十公分的样子,便是差点脱手。
“这没把子力气啊。”爷爷这样说。我听着他这样说,自然是不想让爷爷小瞧!我咬咬牙,使上全部力气,竟然是直起来腰板,将棺材抬得和我爷爷一样高。
在这里,我的脸色已经憋得通红了,我爷爷倒是很轻松的样子。还有力气哼了哼京剧。
嗤,嗤。
可是,没等我们走上十米,那棺材的重量突然又增加了一分,同时那里面还传来了咯嘣的声响。
我先是一怔,意识到什么以后头皮就开始发麻。
“爷爷,棺材里有声音。”我忍不住说道。同时那抬起来棺材的高度又是降低了三分,我的力气没了。
爷爷回头看了我一眼,或者说是看向棺材,“老实点!”
他嘴里低声念叨了两句,那棺材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黄光。那黄光是一道符咒,也不知道爷爷什么时候贴在了上面。
“你——你——老头——咱俩无——冤无——仇”,那二愣子的声音猛地传来,声音很是凄厉。
要不是我先前就听到了那棺材里传来的声响,怕是这么猛地听到二愣子的声音会吓破了胆子!他可是一个死人啊!
诚然这样,我也是不由得夹紧了双腿!
我深吸一口气,马上冲着爷爷说道,“爷爷,咱们快走吧。”我的脸通红通红的,真的是连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
而且由于这是山路,平时走路都不方便,更别提是多了一口棺材了。
“刘金花,死,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拉个垫——背的。”那二愣子沉默了几秒,突然在棺材里说了这么一番话。
我听着一阵惊恐,那刘金花?我忍不住看向了棺材。
“刘金花你在里面吗?”我大喊了一句。
啪。
那棺材里似乎有人在扇耳光。
听着这声音,我又是急促地喊了一声,“刘金花。”
啪。
那声音越来越大,转瞬间传来了女人的哭声。声音是哽咽的,可以想象她是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但还是没能忍住。
这声音没错了,肯定是刘金花。我心里一阵心疼,“爷爷!”我朝着爷爷的背影叫了一声。
但爷爷仿佛是没有听见一般,我直接是把棺材撂在了地上,爷爷这才反应过来,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你想干嘛?”爷爷问道。
我咬着牙,看着爷爷,“我要开棺。”
爷爷的脸色很不好看,他直接讲明道,这里是阴天阴地阴人,大三阴集聚,加上此刻又是阴时,如果强行开棺的话,可能我们都会死。
“我要开棺!”虽然爷爷如此说明了要害,但此刻我的脑海里唯一闪过的念头就是我要救刘金花!
我大声喊道“我要开棺”,同时伸手往那符咒上抓去……
该回复已删除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鬼魅703》
和合术有福缘者得
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天朝神经》- 现代百妖录!
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
吃蛇之后,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
【恐怖】一时贪财,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
萌道闻异录(欢喜、爆笑、恐怖)
榴花泪
【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01 16:49:07  更:2017-06-06 03:05:33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7-23 23:16:20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