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图说 新闻 笑话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沣 360图书馆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天天阅读 -> 鬼故事 -> 买卖房子,晚上一个穿花旗袍的女人找上我 -> 正文阅读
 

[鬼故事]买卖房子,晚上一个穿花旗袍的女人找上我

作者:诱惑娘
#我所经历的凶宅#
       有人横死的房子就叫凶宅,因为是横死,阳寿未尽,怨气难消,魂不入轮回。一旦住进这样的房子里,轻则全家倒霉,重则会有血光之灾。
以下是真实新闻报道:
报道一:我市发生凶杀案,新婚夫妇入住新居,第二天被人发现死在家中,新娘用菜刀砍死新郎,然后自杀。
原本恩爱的两个人为什么会挥刀相向?
报道二:我市某开发公司遭遇困局,新开发的楼盘中间有一座无主的老宅,机器接近老宅会莫名的熄火,人靠近老宅会莫名心慌,甚至昏迷,目前已经有十几名工人住院治疗。
开发商赚黑钱,这老宅子你还敢动吗?
报道三:房屋中介高价诚聘业务员,无学历要求,无心脏病史,无性经历。
这间中介公司招的真的是卖房子的吗?
我叫萧然,接下来讲的是关于凶宅的事。
仔细想想,我第一次接触凶宅的时候应该只有八岁,那间旧房子是父亲单位分的,听人说这里之前住了不少学生,后来莫名其妙起来一场火,那场火过后单位找人简单修了一下,然后当成福利房分给单位的职工。
这原本是好事,可惜,住进去的第一个晚上就出了事。
那天我很高兴,来来回回的帮着搬东西,因为累了,所以睡得很早,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就醒了。
我几乎没有起夜的习惯,那天晚上醒得有些蹊跷,可能是晚上多喝了几口饮料,一个人从房间里出来趿拉着拖鞋朝着厕所的方向走。
这里的筒子楼很破,厕所和厨房都是公用的,走廊里甚至连灯都没有,只有微弱的光亮透过一侧的玻璃从外面透进来。
嚓嚓嚓......
我沿着昏暗的走廊往前走,突然,一阵奇怪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我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心里嘀咕着,这是啥动静。
我继续往前走了几步,隐约的瞧见公用厨房的里面有一个影子晃了几下。
当时小,也没多想,上完厕所就回去睡了,睡了一会,突然觉得浑身发热,滚了几下把被子踢了,还是不行,越来越热,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一团火包围。
“爹,娘。”
我睁开眼睛,当时嗓子干得厉害,我想出去喝水,那扇破旧的木门居然没有办法打开,我拼命的喊,用身体撞,门就是不开。
当时特别害怕,透过门缝,居然隐约的听到女人的惨叫声。
怎么办,怎么办?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发出这样凄惨的叫声,因为害怕,当时直接钻到床底下,两只手死死堵住耳朵,那个声音消失了,我从床底下探出头向外看,屋子里很黑,什么都没有。
突然,有一只手从后面抓住了我,当时拼命的往出爬,身体根本动不了,想喊出来,居然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当时以为这次死定了,那个东西抓住我拼命的往后拉。
第二天醒的时候居然是在床上,从床上跳下去,门一下子开了,昨晚的经历只是一个噩梦,这件事我没说,简单吃了一点早饭背着书包上学。
因为念的是子弟小学,就在我们住的筒子楼的后面,放了学一股脑的往回跑,上了楼,一阵饭菜的香气传来。
几个女人热热闹闹的在里面做饭,唯独最里面的那个位置没有人,我站在边上往里看,那就是昨晚看到的那个人站的位置,虽然当时很黑,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是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就站在那。
娘喊我回去吃饭,吃饭的时候,我有些心不在焉,做作业的时候,隐约的听到娘和爹说公共厨房最里面的那个煤气嘴坏了,最好和单位的人说说给修修,人多不够用。
那天晚上,我又莫名其妙的醒了,推开门往外走,然后又听到了那阵奇怪的嚓嚓声,那明明就是勺子和铁锅摩擦发出的声音,我走过去,这一次看到的和我昨天晚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那个煤气嘴坏了,我偷偷的往里看,厨房里面完全是黑的,没有一点火光。
我没敢出声,就像是没事人一样上完厕所往回走,那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还在,嚓嚓,嚓嚓,每一次声音传出的间隔几乎完全相同。
回到房间,我缩在床上不停的发抖,迷迷糊糊中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就想是什么东西被火烧焦了,还有一阵咔、咔、咔的响声,甚至夹杂着男人和女人的惨叫声,那一晚,我一宿没睡。
住进筒子楼的第三天,我开始发烧,高烧四十度不退,医生也是连连摇头,只是说先住院观察几天,实在不行就转院,几天下来还是不行,后来没有办法,娘带着我去求三婆。
那天不知道三婆和娘说了什么,第二天,我们就搬了家,烧也神奇般的退了,后来,筒子楼真的起了一次火。
那场火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点起来的,一个人在半夜偷偷用打火机点着了走廊里的纸箱子,幸运的是发现得早,只是烧了一些东西,没有烧死人。
就在所有人把矛头对准那个放火孩子一家的时候,那个孩子说了一番话,当时那些气呼呼的大人立刻像见了鬼一样尖叫着跑了。
那个孩子说,那场火是一个带眼睛的大哥哥和一个长头发的姐姐让他点的,如果不点就烧死这里所有的人。
我当时跟着娘回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就站在那个孩子的旁边,所以很清楚的听到他说的话。
我不由得让我想起那个每天晚上在厨房里面的那个影子,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孩子说完居然转过身用那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他的嘴里发出嚓嚓嚓的响声,我吓得浑身发抖,拉着娘往回走,因为那个声音和我做噩梦时听到的一模一样。
这件事很快传开,原来在我们这些人住进来之前,筒子楼里的那场大火烧死了两个学生,正好一男一女,最巧合的是,被烧死的男学生的带着眼睛,女学生的头发很长。
第二次经历是租房。
见过三婆以后,娘带着我在外婆家暂时住了一阵子。
外婆家房子小,开始还好,过了几个月,小舅带着怀孕的舅妈回来,房间开始住不开,娘带着我开始四处找房子,一要方便上学,二要便宜,正好附近有一间房出租,看了看比较合适,于是就租了下来。
这是那种南北格局的老房子,虽然破旧了一些,已经比原来住的筒子楼大出来不少,房东说原来住在这的是老两口,孩子给买了房子,所以就搬了出去。
新租的房子里家具,电器都有,几乎就是拎包入住,爹娘那晚有事出去,走的时候叮嘱我不能给人开门。
我写完了作业就去屋里看动画片,看着看着,突然觉得不对劲,当时是夏天,屋子里特别的冷,一阵阵的冷风往里吹。
屋子里的门和窗户都是关着的,我直接扯了一个被单盖在身上,还是不行,当时想出去喝口热水,推开门往外走的时候,另外一个房间里居然亮着灯。
灯亮着,难道是爹娘回来了,我走过去,隐约的听见里面传出一阵说话声。
声音很小,听不清楚。
我推开门的时候,里面的灯一下子灭了,屋子里没有人,只有放在放在边上的那把破旧的摇椅在黑暗中不停的晃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这时听到有人敲门,走过去打开门,门外站着两个完全陌生的人。
他们是原来住在这里的人,说是落了东西在这里,当时也没想太多,两个人进来,转了一圈,嘴里不停念着,东西放到哪了,怪了,怪了,然后就走了。
一连几天,每天晚上都是相同的情形,我把这件事和娘说了,娘开始不信,警告我小孩子不能说谎。
第二天晚上,娘留在家里,那个敲门声又出现了,我高兴的跑过去,因为我说的时候,娘认为我在说谎,门开了,外面根本没有人,当时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
爹娘忙,很多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在家,那对老夫妻几乎天天都来,我反而习惯了,只是不清楚他们到底在找什么东西,直到有一天,我在柜子里翻到了一张黑白照片。
这仗黑白照片压在箱子的下面,我拿起来,照片上的就是每天晚过来找东西的那两个人。
那一天晚上,他们又来了,我拿出照片,他们说就是这个,从他们脸上的表情,这张照片应该对他们很重要,不过要我烧给他们。
当时小,不懂那么多,就在门口把照片给烧了,从那以后,老两口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或许可以算上一次,第三次更加离奇。
就这样,在那间租的房子里住了五年,当时要上初中,娘又开始张罗着买房,那个时候房子还不算贵,很快房子就买下了。
住进新房子,爹娘就开始吵架,开始的时候还背着我,后来干脆不管了,几乎天天在吵。
在我的印象里,爹娘的感情一直很好,为什么住进新房子一切多变了。
爹学会了喝酒,没事就出去和人打麻将,最后发展到赌博,家里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要债的天天堵门。
因为单位不景气,爹选择下岗买断,买断分的钱还是不够还债,娘赌气带我回了外婆家,幸好遇到了三婆。
三婆,就是小时候给我看过相的那个老人,和我家是亲戚,满脸的皱纹,我对三婆印象很深,尤其是她脑门上那个特别吓人的肉瘤,就像是多长出来一只眼睛,听娘说完家里的事,三婆觉得不对劲,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性情大变。
三婆和我们一起回去,一进门,三婆拿出一个很旧的米斗,这种米斗现在已经很难找到,米斗里面放满了米,看着那些米不停的往下落,落到一半突然停了。
三婆让我们出去,当时里面发生了什么并不清楚,我和娘在外面等着,过去一个小时,三婆开了门让我们进去,然后在床底下翻出很多的纸牌还有麻将,当时让我们立刻找来铜盆把这些东西给烧了,最后烧了纸钱,这件事总算是过去。
我记得三婆走的时候说过,这间房子里死过人,是个赌鬼,应该是被人逼债,最后走投无路上吊死了,是横死。
那件事以后,爹不赌了,不过身体大不如前,家里欠了十几万的外债,高中毕业之后,我出去打工,压根没有想过,这辈子会和凶宅扯上关系。
出事的房子
每一次夜深人静,总是会一个人莫名的站在窗户前发呆,看着远处一栋栋的房子,亮着灯的,暗着的,忽亮忽暗的,你是否想过,这房子住着的可能根本就不是人?
从家里出来,因为没有学历,干过服务员、保安,当时就想着多赚点钱,快点把爹欠下的赌债给还上,免得过年的时候再被人堵着门讨债,更不想看到娘因为这件事整天抹眼泪。
因为贪心被人拉进传销组织,幸好遇到一个好心的大哥提醒我,找了一个机会从那间饭店的二层厕所的窗户跳出去跑了。
我记住了两个名字,帮我跳出火坑的大哥叫张波,也是东北的,我打心眼里感谢他,再过几天,恐怕这辈子就废了。
至于那个拉我进去的家伙李二柱,是我当保安的时候认识的,我们私下里关系不错,一起喝过酒,偷偷摸摸看过女人洗澡,算是死党,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坑老子。
逃出来之后,因为害怕被人给抓回去,我一个人在火车站晃了两天,那里人多,而且有警察,就这样耗了几天,兜里只剩下十几块钱。
当时想着回去,后来想想算了,出来一年,没赚到钱,现在弄成这幅德行,回去了让人笑话。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我快要饿肚子的时候从垃圾桶里捡了几张报纸,无意中发现了上面的招聘信息。
招聘:高薪诚聘业务员,无学历要求,性别不限,样貌端正,无心脏病史,无性经历。
这工作简直就是为我精心准备的,我按照上面的地址找了过去。
“你好,我叫萧然,是来应聘业务员的。”
我推开门,里面只有一个人,他是我在公司里认识的第一个人,何伟。
我推门进去的时候,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明显透着几分慌乱,两只手快速把放在桌子上的那几张纸塞进一个蓝色的皮夹子里。
我站在那,当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他抬起头朝着我笑了一下,“何伟,叫我小伟就行。”
何伟看着人不错,那一刻,内心的紧张瞬间消失了大半。
“伟哥。”我客气的打着招呼。
“上面的条件你都符合吧?”小伟说完上下打量着我,我算不上那种特别帅的,至少称得上端正,至于其他几项完全符合。
我点了点头,何伟打开抽屉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聘用合同,完全不敢相信,这好事来的未免太快了点。
我接过笔坐在那填表,隐约的感觉到,何伟一直在偷偷的瞄着我,尤其是我按了手印把表递过去的时候,他的眼神特别的怪。
“你今天能上班吗?”
“可以,可以。”我连忙回了一句,然后咳嗽一声,用那种很小的声音问道:“公司能不能提供食宿?”
“住,没问题,正好晚上值班的张伯不干了,至于吃的。”
“没事,我自己解决。”
何伟呵呵一乐,“走吧,带你去熟悉一下公司的业务,见见世面。”
“哎。”
我跟着上了车,一路飞奔,车子居然在一间纸扎店的前面停下。
何伟下了车,我也跟着下来往里走,看着他熟练的拿着东西塞进黑色的袋子里,当时有点纳闷,房屋中介,肯定是帮人买卖房子的,为什么要买这些死人用的东西?
“伟哥,咱是去上坟?”从店里出来,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别问,一会你就知道了。”
车子启动,居然缓缓进了一个小区,我坐在车里往外看,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到了。”
何伟下了车,手里拎着那个黑色的袋子,我跟在后面,上楼的时候,两条腿有点不听使唤,只能硬着头皮往上走。
一直走到四层,门口站着两个人,四十多岁,应该是两口子,样子有些憔悴,那个女人看到何伟嘴里一直不停的说。
这是何伟的客户,刚刚买了这间房子,不过住进去的第一天开始就犯邪。
犯邪!
女人点了点头,她的黑眼圈特别的深,头发散乱,看着有些吓人,女人看了我一眼,然后开始讲房子的事。
两口子买了房子高高兴兴住进来,开始的时候只是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些不属于他们的东西,都是一些小孩子的玩具,起初还以为是上一个房子的主人留下的,也没留意,收拾一下丢到楼下的垃圾桶,买菜回来,打开门,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些已经丢掉的东西居然还摆在原来的位置上,连续几次都是这样,第二天起来,还会摆在相同的位置上,这还不是最吓人的,就在把东西丢出去的第二天晚上,房子开始出现奇怪的脚步声,整个晚上都有,开始的时候走的很慢,后来变得很急,就像是小孩子在不停的跑,连着两个晚上都是这样,两个人实在受不了,于是就上楼去找,当时傻眼了,楼上只有一对老两口,根本就没有小孩。
没有办法丢掉的玩具!半夜离奇的脚步声!听着都觉得瘆得慌,我站在那听着女人的讲述,后背不由得一阵阵的发凉。
何伟当时拍着胸脯保证,这件事交给他,弄妥了之后再打电话通知他们,两口子自然高兴,拿起一旁的行李头也不回的下楼走了。
“伟哥,不会是闹鬼吧?”我看着何伟小声说道。
“你小子以为这房子里住的都是人?习惯就好了,人分善恶,宅有吉凶,咱靠的就是这个吃饭。”
何伟说完拿钥匙开了门,我看着他拎着东西走进去,那一刻,我站在门口,浑身发冷,满脑子的疑问,刚刚从传销组织里逃出来,怎么感觉这一次进了一个比那个还要可怕的公司。
“进来吧。”
听到何伟的喊声从里面传出,我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当时特别紧张,就在我走进去的时候,突然起了一阵风,身后的门碰的一声关上。
“啊。”
我吓得叫了一声,何伟蹲在地上转过头,手指抬起示意我别出声。
我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的往前走,看着何伟打开了带来的那个黑袋子,然后把里面的东西一一摆好。
香烛、贡品、纸钱.......
东西摆了一地,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要在来的路上特意去了那家专门卖死人东西的店,原来他早就看出这间房子有古怪。
东西一一摆好,何伟掏出火机把香烛点上,然后掏出一根红绳缠在一根香上面,三根香上缠了一圈,红绳的一头用纸钱压住。
弄好了这些,何伟指了指放在我面前的铜盆,我懂了他的意思,让我蹲在这烧纸钱。
他给我讲了一些规矩,第一要心怀敬意,俗称敬鬼,绝对不能上坟烧报纸,对鬼不敬,迟早要倒霉;第二不能用手直接去碰那些烧过的东西,因为是烧给阴间用的,火烧过以后就不属于阳间物,阴阳有别,碰了很有可能就会招来霉运。
我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并没有完全清楚何伟的意思,一张张的纸钱放进去,很快被火舌吞没,随着一阵脚步声,何伟走了进去,我抬头看着他走进里面的房间,然后关上了门。
我蹲在那等,不清楚何伟进去干什么。
房子里没有亮灯,只有昏暗的光亮通过窗户落进来,我抬头看了几眼,隐约的觉得,窗帘晃了几下,吓得我闭上眼睛心里不停的念,各位祖宗,拿了钱,不要搞我。
纸钱烧完,何伟从里面出来,我注意到他手里拿着一个东西,类似古代的那种罗盘,看着又不像,因为上面有一块镜子,火光渐渐熄灭,镜子里反射出来的光随之消失。
“烧好了?”
我点了点头,何伟蹲下来,用手摸了摸缠在香上面的红绳然后笑了,“放心吧,没事。”
“伟哥,公司到底是干啥的?”
“中介,帮人卖房子。”
何伟冷冷的回了一句,他一直朝着里面看着,我心里害怕,刚才前面有火的时候还好一些,现在突然觉得这房子里出奇的冷。
“这房子,是不是真闹鬼啊?”
“别问那么多,想赚大钱就留下,不想干现在就走。”
何伟的声音里透出一股子冰冷,我蹲在那没动,现在是穷途末路,别说是给人烧纸,就算是出去背尸体也得干,也许,何伟说得对,想赚大钱肯定有风险,如果钱都是大风刮来的,谁还愿意为了这个拼命。
气氛略微有些沉闷,我咳嗽一声,“伟哥,你来公司几年了?”
“一年多。”
“那这种事,遇过不少吧?”我试探性的问,一是好奇,二是想尽快弄清楚。
何伟笑了,看了看时间,天刚黑下来,“走吧,出去吃口饭,晚上再回来。”何伟说完打开了门,我只好跟在后面下了楼。
从小区里出来,外面有一家面馆,要了几个小菜,何伟要了一瓶白酒,说是给我暖暖身子。
“我不会喝酒。”
“喝吧,对你有好处。”
何伟说完拧开了盖子,我喝了一口,一股子辣意从嗓子一直向下,说来也奇,喝了几口身上还真就不冷了。
面馆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端起酒杯,“伟哥,以后,还得多罩着我点,初来乍到,不懂规矩。”
“放心吧,这里面的规矩,慢慢都会告诉你,刚来的时候,和你一样,什么都不懂,现在还不是都学会了。”
“那咱公司有多少人?”
“老板,强子,刘静,老鬼,我,算上你一共六个。”
“老鬼?”
我愣了一下,何伟呵呵一乐,“这家伙进公司最早,平时很少能见到人,所以,就给他起了这个么外号,没事的,来这都是为了赚大钱,如果不是,谁会来。”
我点了点头,“那都有啥规矩?”
何伟放下筷子,“看到今天烧的香和纸钱了吧!”何伟看着我,然后接着说道:“这些都是必备的,开始也和你一样,觉得蹊跷,卖房子为啥要准备这些东西,这些都是这一行不成文的规矩,你看那些卖房子的,基本上都是年轻人,说的是年轻人无牵无挂有冲劲,其实都是骗人的,只有真正干了这一行你才清楚。”
“那是啥啊?”
何伟呵呵一乐,“其实看中的是年轻人阳火旺,年纪大的根本干不了咱们这一行,就算是这样,身上肯定要带着符,就怕被里面的东西给缠住。”
何伟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那是黄纸画的符,折成三角形状,符的外面缠着红色的丝线,他只是给我看了一眼,然后快速塞进衣服的里层。
“伟哥,这东西在哪弄的?帮我也搞一个。”我看着眼馋。
“别急,干完这笔,你把生辰八字写给我,有机会找高人给你弄一个。”
“谢谢,伟哥。”
何伟确实挺仗义,这次算是跟对人了,就算卖的是鬼宅,只要能赚大钱也值了,吃完了饭,我们两个返回小区,打开房门顺势开了灯。
何伟直奔摆在门口的香烛过去,我站在后面,看着他蹲在地上看着那三根快要烧完的香,那一刻明显感觉到何伟长出了一口气。
何伟咳嗽一声,指着里面的香说道:“记住了,入门烧香心存敬,香断不入凶宅门,干咱这一行,可以贪,但是不能不要命,有命赚钱没命花,不值得。”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鬼魅703》
和合术有福缘者得
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天朝神经》- 现代百妖录!
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
吃蛇之后,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
【恐怖】一时贪财,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
萌道闻异录(欢喜、爆笑、恐怖)
榴花泪
【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5-27 17:56:01  更:2017-05-27 18:07:50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23 7:49:32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