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网 -> 鬼故事 -> 姐姐养了一只狐狸,我却娶了它当妻子………… -> 正文阅读

[鬼故事]姐姐养了一只狐狸,我却娶了它当妻子…………

作者:黑岩网BOOK狐妻


我叫林一生,姐姐叫林一念,一念而生。
自从我们跟着娘亲改嫁到牌坊村张富贵家,我就开始害怕黑夜。
我和姐姐睡在西边的茅草房里,张富贵和娘亲睡在东面的瓦房里。每当娘亲睡着了的时候张富贵就会摸到我们的房间里,然后在姐姐的床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那时候我还小,张富贵见我醒来,会走到我的床边小声对我说:“姐姐一个人睡害怕,我陪陪她。”
我真的就相信他了,只是每次张富贵走后我就会听到姐姐窝在被子里小声哭泣。她赤裸着身子躺在里面,蜷缩成一团。
“姐姐不要哭?”我安慰她。
姐姐不说话,她起身抱着我,我能感觉到姐姐裸露皮肤传递的温暖。
姐姐被张富贵欺负的事情她自己不敢言语,待到张富贵外出的时候我悄悄告诉了娘亲。娘亲只是笑着说:“小孩子可不能撒谎。”
娘亲嘴上虽然不在乎,额头上的皱纹却堆积了厚厚的一层。
那天夜里,张富贵刚到姐姐床上不久,娘亲便推开了房门。她气势汹汹掀开了姐姐的被子,我睡眼朦胧瞅见张富贵和姐姐赤裸着躺在床上,张富贵趴在姐姐的身体上。
那时的姐姐身体还很瘦小,也就十五六岁,小小的脑袋藏在张富贵的胸膛下面。
娘亲气急败坏,把张富贵拉到了床下,将他推出了房间。娘亲离开的时候还朝姐姐吐了一个唾沫,骂她是个臭婊子。
后来我听见东房的张富贵和娘亲吵闹了很久,天亮的时候那边传来了娘亲鬼哭狼嚎的声音,东西乒乒乓乓响着。
娘亲被张富贵狠狠揍了一顿,右手的中指也被张富贵给折断了。
这事过后,张富贵索性就从东房搬到了西房,还将我给赶了出去。我没有住到东房去,是娘亲将我们带到这里的,一切的因果都是他造成的。
我在西房的门口铺了些干草,每天夜里就睡在干草上面。张富贵顺理成章霸占了姐姐,在他们做那事的时候我能听到姐姐撕心裂肺的哭泣。
这样的生活是没有尽头的,除非姐姐选择去死。
时间是漫长的,姐姐越来越沉默寡言。她整日坐在房间里,有的时候咿咿呀呀的,见过她的人都说她疯了。
只有我和姐姐单独相处的时候她才显得正常,她常常说一句话:“一生,你一定要离开牌坊村。”
我只是低着头。
这话说多了,姐姐也不再提起了。索性她变成了哑巴,就连见到我的时候也只是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盯着。
也不知道从哪天起,西房的窗户上每天都会出现一只狐狸。姐姐不再对人说话,而是站在窗子前面对着狐狸说一些人们都听不懂的话。
姐姐把自己饭菜里的肉全都给了狐狸,自己的身体日渐消瘦,最后都快干枯成骨架了。
那只狐狸全身雪白,眼睛是蓝色的。只要张富贵一进入到西房,那只狐狸就一溜烟就逃到了后面的山林里。
姐姐喂养了那只狐狸一段时间后,那只狐狸索性就在我们家不走了。狐狸和姐姐睡在一起,张富贵来的时候就用木棒驱赶那只狐狸。
狐狸被打得满身伤痕。
张富贵为了赶走那只狐狸,从山里的猎户那里借了一把大学的猎刀,把刀挂在了窗户前面。这一招还挺管用,那只狐狸便不敢再回西房,整日在房子后的山林里到处乱转,发出哀鸣。
我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过姐姐说话了。
昨天,姐姐突然出现在了我的后背,小声对我说:“我们家一生长结实了,以后就是个大人了。”
我惊讶的目瞪口呆。
她偷偷将我拉到墙角,然后如同变戏法一样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一些钱,她把钱递到我的手上说:“姐姐想要一个发卡,要不你去镇上给我买吧!”
她哪里来的钱。
姐姐见我有些犹豫,便将我搂在怀里,在我的耳边呢喃,说:“这是姐姐一直以来的一个心愿,我想要一个红色的发卡。”
听到姐姐如此言语,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迅速答应了她。
那天我悄悄离开的时候,张富贵正坐在堂屋里喝酒,桌子边摆放着一叠已经剥好的花生米。我很清楚,他酒过三巡后就会去找姐姐。
母亲坐在天井下面洗衣服,这么多年她一直是个软弱的女人,对于张富贵的恶行不言不语。在姐姐怀孕的时候,她甚至去帮张富贵买堕胎药。
我走了一天的路,帮姐姐买到了心爱的红色发卡。
在付钱的时候我却有些疑惑,买发卡根本要不了那么多钱,姐姐给的钱剩余了很多。
回家的时候我的心里隐隐作疼,总感觉有哪些地方不对,那些剩下的钱攥在手心里生了汗。
三更天的时候,我推开了院子的小门。东房里没有掌灯,以往娘亲每天夜里都点着,整夜守望在窗子前面盯着西房。
西房里点着灯,从里面传出咔擦咔擦的响声,似是有人在用柴刀砍着什么东西。
一想到今天姐姐的反常,我的心里忽然刺痛一下。我迅速冲到了西房门口,慢悠悠推开房门。厚重的木板生被推开的时候发出嘎嘎的声响,在黑夜里特别刺耳。
房间里就姐姐一个人,张富贵和娘亲却不见了。
姐姐就坐在一个火炉旁边,火炉的火燃烧的正旺,我能看到姐姐的身体上那些衣服已经被撕碎,大大小小的破洞露出了她白皙的皮肤。
她的头发蓬松,火光照亮的脸一脸憔悴,我推开门时发出的声响还让她紧张不已。
姐姐正在砍骨头,满地的鲜血,染红了大半个房间。
在房间的角落里放着一堆染红的衣服,我看的很清楚,那些衣服正是张富贵和母亲的。
姐姐杀了他们,现在正在将他们分尸。
姐姐每砍下一块就将尸块丢到火炉上面的锅里,从锅里发出了肉腥味,扑面而来。我感觉心里隐隐作疼,胃里翻江倒海,可是在我面前的那个人就是我的姐姐。
我明白了姐姐的初衷,她让我去买发卡是让我离开这里。
我的眼里满是泪水,双腿一下子就软了,我迈着踉跄的步伐走到姐姐身边。姐姐的神情慌张,见有人走来,还拿着刀子对准我。她的表情扭曲,瞪大了眼珠。
那白色的狐狸蜷缩在她的身边,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不容易发现。狐狸的嘴角满是血渍,脚边还有几块没吃完的肉。
“你是谁?”姐姐似乎有些神志不清了,她的狐狸在旁边发出滋滋的声音,似乎是警告我。
它盯着我看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狐狸眼中的凶光,那束凶光里泛着隐隐的蓝色光芒。我被狐狸的目光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我是一生,姐。”我大声呐喊着,可是姐姐似乎是没听见。
她听到一生这个词后似乎安静了一些,转过头去,接着继续去砍那些尸块,并且在嘴巴里念着:“一生去给我买我最心爱的红色发卡了。”
看到姐姐如此模样,我的心一下子就跌到了谷底。我将给姐姐买的那个红色发卡插到了姐姐蓬松的头发上。
姐姐感觉到了头上有东西,她将红色发卡扯了下来,拿在手里。嘴里依然在念叨着:“一生去给我买我最心爱的红色发卡了。”
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泪水哗啦一下就留了下来,泪雨滂沱。我紧紧抓住姐姐。
姐姐一直重复着那句话,她将我推开,推开后就继续砍尸块。
我在姐姐身边坐了一晚上。直到姐姐将那一锅肉熬制好,第二天一早,姐姐将那一大锅肉端到了猪圈,全都倒给那头母猪了。我怎么拦也拦不住。
姐姐是看着那头母猪吃完的。
母猪吃完后姐姐就昏倒了,她在床上一直躺了六天。那只狐狸蜷缩在她的被窝里,给她拿肉也不吃。我四处找了好多医生,都说姐姐无药可医。
直到我遇到走脚的老头,他从丰县背了货物送来牌坊村,在我们家门口讨点水喝。他进到院子内的时候看到我憔悴的模样,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们家里有丧事?”
我被这句话吓得目瞪口呆,莫不是姐姐杀人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
“不要担心,我只是提醒一下你,头七的时候死去的人要回来。”
被他这样一说,我的心里很紧张,他说的不正是张富贵和我娘亲吗?我上前去拦住他,想要问个究竟,可是他却怎么也不愿意多说。
只是在出了院子的时候,笑着说了一句:“都是孽债,等还了债,你就到丰县来找我,叫我三爷就好了。”
我望着他远处的背影,内心无比纠结,那张富贵的头七会回来。如果真的有因果孽债,我们是逃不脱的。
有人喜欢看嘛?

张富贵和娘亲的头七,我把西房的门窗用木板钉得很牢实,连一只苍蝇蚊子都飞不进来。在里面我感觉到很压抑,仿佛是在一座囚牢里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夜一点点黑了下来,上半夜一点儿动静也没有。那只狐狸也蜷缩在姐姐身边,眼睛四下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差不多快到三更天的时候,房间外面忽然刮起了大风。风在茅草房间上面呼啸着,几乎快要将茅草屋的屋顶给掀开。   忽然而来的风让我觉得很紧张,那只狐狸在一旁也显得有些不安,时不时用它的小爪子在碰着姐姐的脸。   狐狸的蓝色眼睛又开始泛起了蓝色的光芒,像一盏小夜灯一样,在夜里突兀的出现了。   整个房间里有狐狸陪伴,我紧张的神经稍微缓和了一些。   那些风从茅屋的缝隙里灌了进来,我的身体打了个哆嗦,接连打了三个喷嚏。我缩了缩身体,小心翼翼走到姐姐的床边。   拉起姐姐的被子,将她肩膀没有盖到的地方给她盖好。   在我转身的时候,床上的姐姐忽然间就从我的后背左立了起来,她怒睁着双眼,眼珠如同鱼白一样。   那只蜷缩在她身边的狐狸也都嘶声尖叫了起来,它的嘴边微微翘起,牙齿不停打着颤。   我被姐姐的模样吓住了,呆立在床边。   姐姐身上的被子疾风一样飞开,掉落到地上,她衣服的纽扣竟然一颗一颗自己掉落。我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在这个房间里似乎有人在左右着姐姐的身体,可是我站立在床边竟然视而不见。   我急忙走上前去,紧紧握住姐姐的手。还没等我靠近姐姐,我胸膛上的衣服忽然向内凹陷,仿佛又一双手在抵挡着我前进。   我大声喊了一句:“姐姐。”   那双隐形的手力量在一点点用力,将我推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身体迅速飞了起来,像是一张墙纸一样贴在了墙壁上。   那双手将我的脖子扼住,我有些喘不过气,整个人都快要窒息了。我眼睛里冲了血,透过一片血红,我看到对面的姐姐身体悬空,她身上的衣服一件又一件从身体上滑落到床边。   姐姐的身体和一块砧板上的肉一样,等待着被人宰割。   那只狐狸在房间里也没闲着,在床边发出嘶嘶的叫声,蓝色的眼睛一直盯着姐姐的身体。那只狐狸仿佛在被人驱赶,一前一后,可始终靠近不了姐姐的身体。   狐狸的神色慌张,似乎也是无计可施。   姐姐的身体在空中摇晃,身体不停颤抖。我的眼泪一滴滴落了下来,我和以前一样那么无能为力。   张富贵活着的时候虐待姐姐,现在死了居然还要来找她。   “娘亲,张富贵,求求你们了,不要再伤害她了。”我用嘶哑的声音苦苦哀求着他们。   我的话音刚落,脸上被那双无形的手给狠狠抽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我侧过去的脸依然在哭泣,整个人仿若进入一种恍惚的状态。   那双手依然扼在我的脖子上,我的气息越来越弱,我想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死去的。   我的眼睛里只有血红的一片,我盯着悲惨的房间,从有一束幽兰色的光芒越来越亮。那束光芒石狐狸的眼睛,我想它也和我一样愤怒无比。   那束蓝色的光朝着我的方向奔了过来。   狐狸从我的脚上一直爬到了我的身体上,最后顺着我的脖子爬到了我的脸上。我看到那双幽兰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它的眼里满是蓝色液体的泪水。   一滴滴顺着脸颊一直落了下来。   在我疑惑的时候,那只狐狸忽然将它的嘴巴放到了我的嘴唇上。狐狸的泪水沿着它的上颚一直流淌到我的唇边。   它是在亲我。   狐狸眼睛里的蓝色光芒一点点扩散,顺着它身体上的每一根毛发蔓延,它的全身都亮了起来。   在它胸膛的地方一圈深蓝色的光芒,蓝得有些刺眼。那圈光芒一直在往上移动,从它的喉咙一直飘到了嘴边。   到了它的嘴边,我才清楚,那是一颗泛着蓝色光芒的珠子。那粒珠子居然在朝着我的嘴巴里飞去。   我居然和一只狐狸亲吻了,而且那只狐狸身体里的蓝色珠子将要被我吃下。   那颗珠子落到了我的嘴里时,一股冰凉的气息在我的全身蔓延,仿佛吃下了一块冰疙瘩。本来充血的眼睛开始散去,一层白色膜一样的东西迅速覆盖在上面,我看到的世界瞬间灰暗一片。   因为冰冷,我身体上的汗毛也开始竖立了起来。感觉怪怪的,那些汗毛仿佛在生长,在边长。   我伸着手臂,灰暗中,我看到我的身体上长满了白色的毛发,和那只狐狸身上的一样。我同样看到了一双手扼住了我的喉咙,沿着那双手,我看到了满身疤痕的娘亲。   娘亲的双眼鱼白,嘴里满是猩红的血肉。   我双手紧紧握住娘亲的手,努力挣脱开来。我竟然抓住了她的手,那颗蓝色的珠子竟然让我看到鬼魂。   娘亲朝我龇牙咧嘴了一番,她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活生生的人了。她似乎被我的举动给震慑住了,向后退了几步。   娘亲推开后,房间里的景象被我看得一清二楚。姐姐的身体悬空,张富贵就在她的旁边,他对她依然在做着那事情。   张富贵和娘亲一样,满身猩红的血肉,身体抖动的时候还能看到血肉掉落。   姐姐的身体虽然有反应,可是我看到了姐姐身体上的魂魄,她的魂魄随着张富贵身体的蠕动而不停挣扎,时而和身体重复,离身颤抖。   姐姐的魂魄正忍受着煎熬。   “姐姐。”我喊的时候声音沙哑,如鲠在喉。   姐姐的魂魄似乎听到了我的呼喊,她侧着脸,眼里流淌着泪水。   “一生。”   张富贵也听到了我的声音,转过头对着我我冷笑,可是依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就在我想要冲上前去的时候,张富贵和娘亲转头朝向我,他们张大了嘴巴朝我怒吼一声。从他们的嘴里喷出黑色的雾气。   我的脚边也似乎被什么东西牵绊着,低头的时候才发现是那只狐狸,它用爪子紧紧抓住了我的裤脚。   它的样子无精打采,看样子气焰将熄。   “放开我。”我朝着狐狸喊道。   那狐狸依然紧握。   对面姐姐的魂魄朝着我大声呐喊:“一生,你快走,带上狐狸快逃。”一边是姐姐的央求,一边是小狐狸紧紧拽着我。   “姐姐求你了好吗?一生,快走。”姐姐的声音凄惨无比。   “姐……”   “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向前迈了一步。   “你若再不走,我就让撕裂自己的命门,让自己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姐姐的话很坚毅。   “不要,我走就是了。”   对面变成厉鬼的娘亲一点点向我靠近,她的眼神很诡异。我迅速抱起了脚下的狐狸,可是房间里全部被封了,无路可逃。   娘亲离我越来越近,她的手上指甲迅速变尖,弯曲。   情急之下,我咬了一口牙,狠狠用力撞击了墙壁。茅草屋长年没有修缮,很多木板已经腐朽,不过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很大。   我抱着狐狸逃出房间后没了命的奔跑,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速度有多快。可是我一直在跑,根本不知道累。我也没有方向,不知道要去哪里。   我的眼睛投射出蓝色的光芒,在黑夜里就像一双探照灯一样。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鬼魅703》
和合术有福缘者得
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天朝神经》- 现代百妖录!
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
吃蛇之后,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
【恐怖】一时贪财,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
萌道闻异录(欢喜、爆笑、恐怖)
榴花泪
【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2-05 03:01:14  更:2017-03-24 17:59:04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1-20 2:24:18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