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网 -> 鬼故事 -> 鬼火镜,鬼香号,鬼面笑,说说摸鬼宝的离奇事儿 -> 正文阅读

[鬼故事]鬼火镜,鬼香号,鬼面笑,说说摸鬼宝的离奇事儿[第1页]

作者:费腾裂焰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宝#
1,
  人死后究竟去了哪里,这个话题千古被人猎奇,要是我没做鬼宝匠之前会毫不犹豫的说,人死了,就是死了,还有什么去了哪不哪里这一说。
  我叫白禹,是土生土长的胶东野沟子村人,从22岁起开始做鬼宝匠,至今已经五年了,这五年期间我不断的索问自己一个问题,这世界真的一直在欺骗我们吗,我们所看到的这个世界是否一直都是假的。
  我们一直说什么鬼啊神的,究竟这个世界有没有鬼神存在,我想说,不可肯定的否定这个问题,如果说这个世界同时重叠着另外一重世界,我们叫做鬼维世界,你信吗?
  这个问题先搁置一番,让我从自己进入鬼宝匠这个行业开始说起,等我讲完我这几年摸鬼宝遇到的事儿,关于上头这个问题,自然就有了回复。
  野沟子村是一个很偏远落后的村子,要比一般胶东农村还落后,这里接受教育的条件也很艰难,所以相对而言会滋养更多的民间手艺人,久而久之,村子里的人大部分只有两种职业,一是农民,二是死人买卖的各种手艺人,抬棺的,葬妆的,还有扎纸的。
  这些手艺都是我打小就知道的,可是之后我才知道这些算是死人买卖中的明面手艺人,而鬼宝匠才是暗地里的大手艺人。
  我做了鬼宝匠要从我家里发生的一事说起,那就是我太姥姥的过世。
  农村人都早婚早养,所以我太姥姥过世的时候,我刚好二十二岁,她寿命长,活到了九十八,是村里的五保户,住的大队上的房子,那个时候都是草房子,夏天还经常睡着睡着半夜从屋顶草棚上掉圈蛇下来,会把人吓个半死。
  太姥姥最后那几年孤苦,一个人,就喜欢摘些山野枣送村里的小娃子,让小娃子到她炕过夜,村里的小娃子大都在我太姥姥的炕上遇到半夜掉蛇的事儿,之后就鲜少有娃子去了,即使再怎么好的野枣。
  太姥姥走前,我已经在城里干活了,那个时候我在城里一建筑工地当临时工,有活就干,没活可以回村,家里给我打电话说太姥姥摔了一跤,脑子不灵便了,怕是熬不了几天了,她最疼我,我就赶了回来。
  可是晚了,我回来之后,人已经咽气了,我到村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老远看见后小山上一些亮,还有哭声,一种很强烈的预感,让我直奔后小山。
  那天见到的简直跟做梦一般,根本没风,可是我老远往那跑的时候,看见周围大家伙的衣服就跟被卷进了大风中似得,我小舅抬着一个扎纸轿子,整个人被风吹的差点站不住,可是唯独这个轿子稳稳的就在那里,轿子周围的马呀什么的都不动,之后可能是时辰已到,就瞅着我小舅把那个扎纸轿子一松,顿时就看见那轿子徐徐稳稳的升天而去,随着那轿子升天了,风也停了。
  之后就是哭声,哭声中有人喜极而泣的望着升天的轿子不停的说,大喜葬啊,这是大喜葬,去的真顺利,这风就是专门来接老太太的。
  农村葬事的程序很多,其实一点不简单与喜事,下葬前要给老人换身衣裳,一般不是突然暴病而去的自然过世人都生前自己准备了衣裳,而给老人换衣裳的也是有辈分一说,有时候辈分中该着给老人换衣裳的不在,还要大老远的赶回来,还要请葬妆师给画好妆,单是化妆这一样就要花上大半个时辰,这期间要同时去选棺材,棺材也是三六九等,一般根据家庭情况还有子女的孝道程度不一。
  再就是扎纸轿子,纸元宝,打纸钱那些,让去了那神过的不缺钱。
  我回来的时候正赶上送葬,扎纸轿子烧升天那一幕。
  给老人顺利下葬后,还有一桌葬席。
  葬席我们这里习俗都是送葬之后的当天半夜,因为送葬一般都是晚上。
  所以当天送葬之后,大家伙都在忙着葬席,本家的忙着准备各种菜,帮忙的也不能回去睡,等着吃葬席,吃葬席的越多,证明这户人家人缘越好。
  我们这个村里几代人之后,很多年轻的都离开了,去了城里,所以,大家一般谁家有葬事儿,不是人缘臭的彼此不照面的,都会去帮忙,这样轮到自己家的时候,也有个往还。
  因为我太姥姥是村里五保户,往日也是热心肠,尤其是我太姥爷活着的时候会手编筐子,筐子材料不花钱,都是山里的柳条自己砍回来用,只要勤快,卖的无非是个劳动力,所以,活着时候没少给各家各户送些筐子。
  我太姥爷是倒插门来野沟子村的,所以,太姥姥过世后准备葬席的都是这头亲戚,我两个姨都嫁到外省去了,赶火车来不及了,我娘跟我爹都在外地打工,我从小跟着太姥姥长大,所以其实家里这么多孩子,留在村里的也就我,我姥姥,还有唯一一个光棍舅舅了,我姥爷早几年就离开了。
  准备那么多人的葬席其实全忙活在三个人身上,我,我姥姥,我小舅,舅舅是上一辈唯一一个男丁,排行最小。
  大队上照顾也算周正,安排了几个本村婶子来帮忙,这些婶子其实也是拐着弯的亲戚,追究起来主要是我太姥姥几个兄长的孙媳妇,另外还有几个住的近便的。
  葬席厨房就在村大队后厨,人多,五保户那小草房子哪能张罗的开。
  准备这档口,大家嘴也没闲着,自然说到了送葬扎纸轿子升天事儿上。
  我回来的晚,也就是从这事开始经,几个婶子七嘴八舌话赶话里,我才知道,原来我太姥姥走的也是有些奇,人明明已经咽气几个时辰了,可总是有咳嗽声,像是憋着一口痰。
  最后入坟的时候填土的人还听到这个声音。
  但是人是的的确确走了,于是入土并没有因为这个而耽搁。
  农村人好嚼事儿,几乎每家每户的喜事白事都有嚼的,可我不乐意自己家老人被嚼,于是就拿话堵了她们几句,那些婶子们顿时都不吭声了,闷着一直干活,剁菜,和肉的,村大队后厨全是菜板子被剁的声音。
  正忙活的热闹,村大队后窗有人敲,是塑料纸糊的老式窗棂,动不动有淘娃子拿棍子挨个捅,所以窗棂上的塑料纸有几个大小不一的洞,我姥姥放下剁肉的刀顺着一窗户洞口猫着往外瞅,
“我出去下!”姥姥撂下句话人就出了村大队后厨,也没说是谁找她,我不放心就跟着去了。
  晚秋的夜里十点多天已经煞凉了,我出了热气腾腾的后厨,整个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凉挺,姥姥走的急,我赶紧跟上,顺手拿件厚围裙给她裹上。
  “不冷,你出来干啥,不在里头帮忙,外人要以为本家人故意躲闲呢!”
  “谁找你啊!”我没听姥姥的,还是跟着。
  “村东头那个怪老头子!”姥姥的口气有些厌烦,难怪,村东头那个老家伙是出了名的怪人,往日里鲜少跟人往来,而且看人的眼神透着邪性,总之,这人哪哪不讨人稀罕。
   关于这个怪老头,太姥姥在世时候倒是很敬重他,村里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也很尊着他,当然这都是我太姥姥那一代人居多,之后到了我姥姥这代,几乎都快遗忘了还有这么一人在村里。
  这老头应该九十好几了吧,身子骨硬朗的很,爬无花果树那是跟老猴子一样溜,满脸的老筋泛着黝黑,一双邪性中夹着深不可测的眼神就像是雕刻在道道沟壑中的一对野葡萄。
  村大队后厨一出来拐了个胡同就到了后窗那儿,果然是那个怪老头。
  月色毛毛的洒下来,借着清淡的月光,看见修长的胡同里杵着一个驼背身影,嘴里叼着一根旱烟锅子,火星一撩一撩。
  “他叔,这么晚了,找俺干啥,这正忙着准备葬席呢!”姥姥主动开口,人也走了过去,我跟在后头。
   对了,这个怪老头好像在我的印象中从来没吃过谁家葬席,姥姥也没提一会他也来吃的话,我估么这人不好叨叨。
  “葬席让别人准备吧,眼下有个紧要事儿!”怪老头说着看了看身后的我。
  姥姥回头看了我一眼,“禹子,要不,你先回去,葬席就你小舅一个本家,不好!”
  “禹子留下!”怪老头用手按灭了烟袋锅子,“走,跟我马上去老太太坟!” 
  “他叔,你这是?”姥姥跟我都有些楞。 
  “去了,你们就知道了,这事,眼下不能说,说了就跑了!”
  “他叔,是不是老太太坟里有啥?啥会跑了?”姥姥的声音一下子紧起来。
  “事儿不能事先说,说了,这事儿就跑了!”怪老头大步流星的走,我跟姥姥沿着胡同紧紧跟在他后头。 
  “人怪说话也怪,事儿还会跑,头一回听说!”我在后头嘟囔着。
  “禹子,按照辈分你该着管我叫啥?没大没小的,你太姥姥没准给你留下个大宝!”
“他叔,啥宝?怎么越说越糊涂,老太太就几吊子青铜钱挂在草屋顶上,还自己换了烟叶抽,末了只给我们留下两吊子,还有一些青瓷绣鱼碗,家里是贫民,要不也不会是五保户,别拿我们取笑了,能给留下啥宝,没事,我们就回去忙葬席了!”姥姥说着就转身真要离开。
  
2, “禹子姥,这事你信我就成,去看看,我眼下真是不能信口说,你多时候见过我这么严肃找你,还是这个时候!”怪老头见我跟姥姥掉头要走,有些急了。 “他叔,我觉得也是,只是你这话听着虚,老太太手松,从来不攒钱的人,一辈子心眼好,有点都活着分了,再说家里也真没啥值钱的,宝,更是扯!” “你们啊,非要逼人把话挑开了,宝,你们这辈子见过的算啥?金子?玉?这些顶多算是值钱的东西,称不上宝!”说着怪老头从旱烟袋里随手掏出一玩意,“瞅见没,这是个玉nai子,今个这事要是我拿你们开涮,这对玉nai子就压你这里!” 一听这名字玉nai子,别以为是玉器打造的女人身上那对玩意,不是,我们这里管羊脂玉叫玉nai子,但是这玉nai子还不是一般的羊脂玉,是上等中的上等,可以说是极其罕见的羊脂玉料,里边是奶白奶白的羊脂玉,外头裹着原矿的料,切开,原矿料上一圈一圈的年轮,这些年轮越久,这玉奶子就越值钱,野沟子村多做死人买卖,而且多民间古董物件,什么原矿年轮中形成美人笑脸纹路的奇玉nai子,还有多面绣屏放得久了会长出绣屏魂来的绣镜子,夜里照人会看见自己的魂魄游荡,这些民间物件不能说多了去,但有。 怪老头手里这对玉nai子应该是一个原矿料对半切开,姥姥没接,我接到手里,怪老头擦了洋火给我看,是个好东西,因为借着火柴一晃的明亮,我清楚看见切面上原矿中细致密密的无数圈年轮,光年头就很久,这玉nai子原矿的年轮可是从出世后开始形成的,不是这原矿形成的时间见证,而出世后能形成年轮的玉nai子传说都是有魂的玉精,这东西少说出世后经历了几十年,这玉精能魂魄活几十年,肯定是个奇物件。 这些我太姥姥生前经常给我讲,有些是故事,扯来逗我不闹,还有些是真事,关于这玉nai子我也是从太姥姥那里得知一二,不过眼下见到真物件,心里不痒那是唬人。 “那就说定了,今个要是没啥正事,这对玉奶子就归俺们了,没你老啥事!”我把玉奶子往怀里一掖。 “保准有正事,要是这正事被我算准了,这玉nai子也归你!”怪老头在我眼里头一次不那么招人嫌了,他回答的很肯定。 这人,其实说白了都是俗人,有个值钱的物件作抵押,出口的话就可信多了,我跟姥姥赶紧跟着怪老头继续走。 其实怪老头叫白异,野沟子村三分之二都是白姓人,偶尔几户是邻村姓巫的搬迁过来,既然给了俺们这么贵重的物件做抵押,我再想不起他名字就有些过分了,“老异爷!”我后头称呼了声,可是没话可说。 “禹子,既然你管我叫一声爷,我就给你说道点,这世间的宝贝啊,你异爷我可是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在我过手的宝贝中那再好的玉nai子就是个屁!” 我觉得老异头往日没人拉呱,憋得慌估计,而且看样子喜欢吹,我就势煽风点火探探口风,到底我太姥姥留下个啥宝,值得他这号人这么正经大半夜的主动找俺们。 “俺这辈子见过的最宝贝的就是方才这对玉nai子了,真想象不到,还有啥东西比这还好!” “回头我给你见识几样东西,不过你有没有机缘见识这些,看你的造化了!” “见宝贝又不是找媳妇,还管啥缘分造化的,一听就是唬人!不说算了!” “这真正的宝贝跟人一样,有性子,这么说吧,一样的宝贝遇到不同的人,还大不相同!” “看来,这玉nai子果真不是真正的宝贝,要不,我们三人看着应该不同才是!” “这玉nai子在我这里算不得宝贝,但可是个物件,不信,你这会掏出来在月光下瞅瞅!” 我随手又从怀里掏出来,老异头让我抬手举高,月光当背景,直接穿透进了玉nai子中,我在月光对边看的通透,这么一看,我差点吓脱手,妈呀,这玩意里边住着一个东西,一条蛇,而且那蛇还动,灵巧的很,像是游动在清澈到看不见的溪流中,又像是飞舞在空中,而且那蛇头三角形,花式舞动中让人看着要吓掉一层皮的三角脑袋时不时的突然蹿到玉nai子正面,让人感觉随时都会挣脱这玉矿冒出来。 “一条蛇?”只一会我脊背就浮出来一层冷汗,被过往的风一打,后背处就像是淋雨后进了冷窖一般难受,我最怕就是蛇,小时候在太姥姥炕上没少半夜遇到掉下来的蛇,那东西模样花里胡哨的那种更瘆的慌。 “你再给你姥姥瞅瞅!” “我这老眼昏花的就不看了,估计啥也看不到!”姥姥说着其实手里已经接过了。 姥姥先是不经意的接过,要顺眼一瞅,可是随即一双昏花的老眼就可劲的撑开老纹眼脸直勾勾的盯着举到上空的这对玉nai子。 “姥姥,你也看到了?是个蛇吧?”我看不准姥姥这是啥表情。 “他叔,你这是个什么物件,怎么里边有,有这个人!”姥姥脸色在月光下甚是惨白。 “一个人?什么一个人,明明是条蛇啊!” “这对玉nai子每个人借着月光看都会看到属于自己的内容,你看到了蛇,说明你目前心里最恐惧的是蛇,而你姥姥看到的也是她当下心里最恐惧的东西!”老异头说道。 “姥姥,你看到一个人,是谁?难道你最怕的人?” “我看到了你姥爷!”姥姥许久才说出这句话。 “老异头,你这东西不好使,我姥姥最恐惧的怎么会是我姥爷!” “这就只有你姥姥自己知道了!” “禹子,这东西准,你好生留着,往后你老异爷的话,信!” 我搞不懂,姥姥最恐惧的怎么会是我姥爷,我姥爷那人厚道的很,在我的记忆中对姥姥,对下边的孩子,那是一个疼,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成为我姥姥最恐惧的? 可是姥姥的话明显是承认了这点,空气在这段时候弥漫上了一丝肃紧,大家后来无话 ,一直沿着村胡同往后小山走。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鬼魅703》
和合术有福缘者得
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天朝神经》- 现代百妖录!
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
吃蛇之后,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
【恐怖】一时贪财,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
萌道闻异录(欢喜、爆笑、恐怖)
榴花泪
【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1-20 17:01:33  更:2017-01-20 17:01:38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8-20 22:12:15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