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网 -> 鬼故事 -> 【重开一帖】《记者民间轶闻》 -> 正文阅读

[鬼故事]【重开一帖】《记者民间轶闻》[第1页]

作者:灬公孙乌龙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记者民间轶闻》#
我是一名报社记者,整篇故事讲述了我在报社工作二十年期间的奇闻轶事,这些故事都是被报社不允许通过的事实。
下面我就把尘封多年的诡异悬案,值得大家推敲的故事展现给大家,故事中所涉及到的人物,地点,全属化名。
在采访期间也做过深入调查,原来不可思议的事件正在我们身边发生……
第一章 灭门惨案调查
我叫冬阳,曾经的职业是一间某晚报的社会新闻记者,所谓社会新闻的记者就是对一些社会百姓新闻,新闻热点,以及一些奇闻异事做深度采访调查,在二十年间,对各种世间百态进行细致的梳理,把不能见光的新闻内容做了一本笔记。
每期我都会把第一手爆炸性新闻发到报社,但是其中也有一些无法解释的疑团,有的已经发到报社,经过主编审核之后本来可以登上头条的新闻,最后被无情的下架,原因只有一个,内容不合乎常理,结尾现象无法解释,最终被改了又改之后,面目全飞的登上新闻板块。
所有被报社撤销的事件都被我记录在一本笔记上,本想着有朝一日把所以采访的细节公布于天下,一直也没找到这么个契机,如今时代进步,社会发达了,我看我还是把这些事讲出来吧,毕竟也是耗费了我大半生的心血,将来如果带进棺材里也就什么都没了。
我刚入报社以来,一直作为实习记者,每天都跟在老记者的身后帮忙弄弄器材,做个现场记录什么的,因此跟老记者时间久了也学会了一些基本知识,在做采访之初要列出一个大纲,如何采访,如何提问,如何随机应变,尽量不说废话,如何第一步进入话题的主题,这是记者最基本的常识。
这个老记者叫刘灿,当年四十多岁,但在我印象里,他绝对算一个称职的记者,无论刮风下雨打雷闪电,只有他接手的新闻肯定会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这给我以后的记者之路产生很大的影响,
实习过后我被分到了市里的一家叫做《某晚报》的报社,对,就叫《某晚报》,这家是全市比较知名的实体报社,记者也有几十名,每天都奔波在采访发掘的道路上,因为我刚入行不久就被分到了社会新闻系这个部门,这个部门还是很轻松的,并不像其他部门那么浪费脑力和体力,只需把整体新闻做个记载,在进行改编一下就可以了,这正适合我这个比较好奇的性格,所以工作起来也非常的有劲头。
时间久了我就对那些奇闻异事产生极大的兴趣,这是社会新闻的一部分,读者也会这方面也很大的兴趣,所以说需求量也很广,下面一件事就发生在我刚进报社的头一年。
这天早晨刚到报社签到,刚进办公室就接到一个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急促,是我一个同事打来的,他说在他路过的一个乡镇曾经发生过一起全家惨遭灭门的案件,后来凶手自首了,但是这件案子还有很多疑点,同事电话里说先帮他做个实地调查,后面的事交给他。
本来我想这件事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一起凶杀案,凶手自首了,案子也就完结了,一个实地调查我也没犹豫,领着一个实习的记者小陈开车来到同事所指引的地点。
在车上我把大纲列好,一行一行的背诵下来,因为刚进这个行业不久,也没有什么构思,只好先写大纲以防口误,问了些不该问的。
到达地点后,发现这是个离乡镇不算远的小村庄,我把车停在路边,拉开车窗打听一个散步的老人,“大爷,三河庄怎么走?”
大爷指着一条砂石路:“往前简直走就是”
“谢谢你,大爷”
我启动车子拐进了砂石路。
大约走了两公里,眼前出现一块石碑,上面不是很清晰的写着三个字“三河庄”
车子开进庄里,我就有点难心了,毕竟这种刑事案不在我的工作范围内,也不知道从何问起,就在车上翻着大纲,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首先先采访路人,然后邻居,然后亲属。
下车后我粗略的观察了下这里的地形,这个庄上的住户不少,能有上千户人家,我瞄了几眼,车停的位置正好是一个食杂店窗下,我索性就进去了,假装买包烟,老板娘是个胖胖的女人,我心想“如果是个男的还好,女人不太好说话,万一是个不讲理的女人吵起来的话还难看”,于是我转身,正当我想往出走的时候老板娘先说话了。
老板娘:“你不是本地人吧?”(老板娘有点警觉)
我:“哦,不是,我来是想打听点事!”
老板娘:“是不是老宋家被杀的事儿?”
我一听这话又转身走了回来。
我:“是啊大姐,听说这个事弄的挺大的,我也挺好奇,所以来打听打听”
老板娘:“最近你们这帮人也没闲着,来来走走的好几拨了”
我:“很多人来吗?”(我点燃了支烟)
老板娘:“像你们这些记者呀,哪有新闻哪里就少不了你们的身影”
我看了看上衣兜里的记者证,不好意思的拿出来,说明了来意。
我:“大姐,我是托一个朋友嘱托,来调查一下事件的经过”
老板娘:“杀人案,可惨了”(老板娘探身看了看自己的屋子)
我:“究竟因为什么事杀人?”
老板娘想了想:“可能是因为钱财方面的事吧”
我:“大姐!能说说具体经过吗?”(我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
老板娘一一道来:“那是一年前的事了,被杀的是一家四口,老两口,小两口,被杀了好几天才被发现”
我:“怎么发现的呢?”
老板娘:“杀人犯把几个人的头砍掉了,然后用锅煮了之后扔进厕所,把尸体都剁碎了,四个人的尸体用线缝起来,拼成了两个人,后来因为天热,厕所上的一块水泥板被腐烂的人头拱坏了,露出了头发,这才被路过的邻居发现”
我:“发生这么大的事,它们邻居都不知道吗?”
老板娘撇了撇嘴:“不知道,老宋头太凶,基本没人跟他们家来往”
我:“那杀人犯是谁呢?你们庄里的吗?”
老板娘摇摇头:“那个人不认识,好像也不是本地人,也没看见他出现过,反正是指认现场那天老多人了”
我:“因为钱财上面的事也没必要灭门吧?”
老板娘:“那谁知道了,反正老宋家也没啥钱,儿子刚结婚,该花的都花了,具体因为啥事,警方也没说,也不让问…”
听到这里我感觉这里边还应该有其他的事,老板娘欲言又止,于是我提议想去老宋家看看,老板娘透过窗户指引,第四趟街,第五家就是。
我出来看了看,也不是太远于是我和小陈步行的来到老宋家,到了大门前一看,开门处贴着派出所的封条,一把大锁把门锁得死死的,我站在对面人家的小墙上向院里望去,地上一片杂草,木制边框的玻璃窗已经摇摇欲坠,房门还有个人为造成的大窟窿,此时我想进去看看,当我爬上老宋家的墙头时被小陈一把拽住了。
小陈:“阳哥你看”
我站在墙头上顺着小陈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辆面包车缓缓的开进来,停在离老宋家不远处的一个大门口,车上下来两个人我认识,一个是晨报的老姜,另一个是司机小张,老姜可是记者界的老江湖了,这个人主抓的就是法制案件的调查追踪。
我从墙头翻下来,蹭了蹭手上的灰与老姜握了握手。
老姜:“冬阳啊,你怎么也参与法制案件了?”
我:“今天早上接到一个朋友的嘱托,他来不及赶回来,就让我先做个调查记录”
老姜掏出烟给了我一支:“哎~!还调查啥呀?这个事件我也一直在追踪”
我:“老姜,据说杀老宋家的一家四口的凶手自首,不是已经结案了吗?”
老姜摆了摆手:“三口”
我有点莫名其妙:“我刚刚听说是四口被杀,四个人的头被凶手煮完扔进了厕所……”
老姜手指着厕所方向说:“三口人,最后那具尸体没找到,确实是四个人头被扔进厕所,三男一女,可以明显看出,其中一个头颅并不是四口人其中一个人的,但四具被缝合的尸体却是两男两女宋家四口,也就是说,多了个男性头颅,少了个女性的”
听到这我有点愕然,走近老姜所指的厕所方向,看着早已被砸碎的水泥板,里面还有阵阵屎尿的发酵气味,想到这我一阵阵作呕。
老姜上来拍了拍我的后背:“冬阳啊,回去吧,就算报道了,也没有多大的新闻价值,只能写个追踪调查,费神费力的”
我:“老姜,那你这次来的目的是……”
老姜叹了口气:“哎,上面一直催促把案件的结果尽量写的好一点,我这也是没办法,每个月得跑两趟,这不,上个月采访嫌疑犯,也没有什么结论,他啥都不说”
我:“从作案的手段来看,这个嫌疑犯的心里素质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
老姜摇摇头:“我看未必,不然我就不会大老远的跑到这搞追踪调查了”
此时我看出老姜的话里有话,我也没敢多问,怕问多了他不耐烦,于是我道了别,就准备回报社,正当我刚怪过路口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老姜和那个司机正远远的盯着我们。
回到报社后,我左思右想,怎么想怎么感觉老姜的话在预示着什么,于是我把这件事上报给主编老林,老林拿笔敲了敲脑袋,后来说:“这样吧,一会让社长给狱方打个电话试试能不能让采访一下杀人犯,如果能,你就去一趟”
我听到这感觉这件事还不是我的工作范围,对刑事这方面我也不是那么太了解,就想推掉,可是主编说:“不行,你接手的就应该做下去,将来也许会有很多不可遇见的情况,充足一下自己的思维,听老姜的话感觉这件案子有点不合乎常理,你对这件案子还多少有点了解,去锻炼锻炼吧”
主编既然这么认可我,我也无话可说,那就等着狱方回复的消息,总之能采访到那是最好。
第二天下午主编传来了消息,狱方那边同意犯人接受采访,我欣喜若狂,准备好一切之后就启程前往郊北监狱,这时候手机响了,我掏出一看是老姜……
自顶
加油 加油 加油
我不知道老姜在哪里弄到的我的手机号,但是这个时候打电话肯定跟那个案子有关,于是我接通了电话。
(停顿了几秒)老姜:“喂!冬阳啊!”
我:“嗯!是我”
老姜:“听说你要采访犯人啊?那个…能不能把你做的笔录调查复印给我一份?”
我犹豫了一下,因为是同行的缘故,就应允了他。他说过感谢的话后就挂断了电话,此时我感觉心理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不知来自何方,不知是来自报社,还是老姜。
我在抽屉里拿出一部相机塞进小陈的包里,走之前我嘱咐他:“狱方肯定不会让随便拍照,你感觉哪个细节有研究价值一定要偷着拍下来”,小陈点了点头。
一路上我在想,这次采访究竟能不能成功,老姜几次都碰壁了,更何况我这么个小记者,想到这我的心里打起鼓来。
车子很快就到了郊北监狱门口,我在大门口定了定神,深深的呼了口气,带着沉重的心情走了进去。
加油加油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鬼魅703》
和合术有福缘者得
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天朝神经》- 现代百妖录!
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
吃蛇之后,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
【恐怖】一时贪财,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
萌道闻异录(欢喜、爆笑、恐怖)
榴花泪
【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6-12-23 02:48:50  更:2016-12-23 02:50:14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8-20 22:11:13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