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网 -> 鬼故事 -> 【凶宅】半夜里有人叫你的名字,千万不要答应!《半夜不要喊我名字》 -> 正文阅读

[鬼故事]【凶宅】半夜里有人叫你的名字,千万不要答应!《半夜不要喊我名字》[第1页]

作者:魔女雪儿123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9] [放入我的收藏夹]
管你信与不信,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她是杨小凡,被凤凰男甩了,净身出户。
身上积蓄所剩不多的她,无奈在一间荒宅住下。
神秘的房东先生,第一次出现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半夜十二点后,可怕的敲门声和喊魂声,危及着她的生命。
一只时有时无的黑猫,时常在诡异的时刻出现,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次次从梦中惊醒,梦中惊醒后,一次次睁眼看见的都是从天花板上钻出来的唐朝胖女人。
我会告诉你,谜题的答案和一只古代的制蛊刑具有关?
我会告诉你,男主是祖上三代都精通风水玄学的一个盗墓分子?
我会告诉你,所有死亡的真相都来自于那天花板上被墙灰掩藏的古墓壁画?
冷雨倾斜下来,杨小凡撑着一把黑色的伞,踩着一双廉价高跟鞋,失魂落魄的走在城市郊外的泥泞中,苍白的唇角一丝苦笑。
她刚刚离了婚,净身出户。而且净的是一干二净的净,杨小凡根本没想到相处五年的婆婆,到了她离婚的时候会这么绝情。
出门的时候,婆婆说衣服都是她儿子花钱买的,包包和卫生纸也是她儿子买的。
除了身上这一身在大学的时候买的衣服,杨小凡离开那个家的时候,连卷擦眼泪的卫生纸都带不走。
所以杨小凡选择了不为这段婚姻流一滴眼泪,明明出轨的是丈夫许志文。明明在外面搞大别人肚子,现在要和她离婚,娶一个年轻稚嫩的九零后,也是她的丈夫许志文。
可是被迫在写有净身出户的条款的离婚协议上签字的,却是她。
因为杨小凡不想把离婚的案子闹上法庭,闹的人尽皆知。当初,全家人都反对她大学一毕业就嫁给所谓的“凤凰男”,结果她还是义无返顾的嫁了,现在“被”离婚了。还被许家人,在大下雨天赶出了家门。
这种时候,如果被其他人知道,只会笑她咎由自取吧?
她可以没钱、没工作、没地位,但是她不能没有自尊。结束婚姻生活之后,她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把婚后丢弃的自尊找回来。
也不知道在没有行人的街道上走了多久,杨小凡忽然眼前一亮,就在前方不远处的废品收购站旁,竟然开着一家占地十平米大小的房产中介。
一个中年妇女在门外的雨披下磕着瓜子,无聊的时候打几针毛衣,地上全都是她磕的瓜子皮。
她见杨小凡走进,马上将身上的瓜子皮全都抖在地上,手上装瓜子的盘子往杨小凡面前一递,笑盈盈道:“来租房子啊?”
这个行为有些突兀,杨小凡脸上一红,随手拿了一片瓜子,问道:“有没有便宜点的房子。”
“有、有、有……你林大姐这里别的没有,就是便宜房子最多了。”说着中年妇女的屁股一扭,走到了屋内的电脑旁,打开了一个表格文件,又起身让了一步,让杨小凡坐下,自己找满意的房子。
杨小凡扫了几眼,发现这些郊区的房子也不便宜,就算最便宜的交了押金后,她的生计也难以为持。
忽然,杨小凡的目光落在了一间叫做“黎氏祖宅”的房子上,上面的价格写的是“-1500”。哪里有房子租出去还要倒贴钱的?
杨小凡一头雾水的问中年妇女:“阿姨,我看到表格里面最后一行的‘黎氏祖宅’的价格是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出租“黎氏祖宅”的人给了这个中年妇女一大笔中介费,还许诺,只要中年妇女能把房子租出去,就再追一笔中介费给她。
她还正愁想方设法租不出去这套大宅子呢,现在杨小凡问,马上眉开眼笑的回答杨小凡的问题:“这间房子的主人现在是一个出国留学生,因为房子没人照看所以出价想要人照看一下房子。一会儿带你去看房子,你要是觉得可以,我就付给你他放在我
这,一千五百块的佣金。”
杨小凡已经是无家可归了,虽然觉得没那么便宜的好事,却还是跟着房产中介一起去看房。
中年妇女从房间里推出来一辆电动车,把房产中介店铺的大门锁上,穿好雨衣,载着杨小凡往黎氏祖宅的方向开去。
“对了,小姐我还没有问你怎么称呼。”一路上风大雨大,中年妇女开着电动车狂吼了一声。
闭着眼睛,忍受着迎面袭来的雨滴,杨小凡大声道:“免贵姓杨,林大姐雨天路滑,您能不能开慢点。”
“不快了,平时没有载人的时候,速度还要快一倍呢……杨小姐,你看这不是就到了……”
电动车猛的一刹车,杨小凡处于惯性,身子前倾紧闭的双眼睁开的一霎,恰好就撞上了眼前的建筑。
黑色的铅云下,屹立着略显老旧的黎氏祖宅。


  那是一栋民国时期的建筑,复式三层结构,通体用的都是灰色材质的砖石砌成的。从紧闭的欧式铁门看进去,宅前是一片破败的蔷薇花园。
    
      这些蔷薇花,应该是原来就有了,只是久了没人打理,就成了野生野长的样子。
    
     从外观上看修缮保存的比较完好,所处的地段也很好,就在市区和郊区的出口,附近就有到市区的公交站牌。
     黎氏祖宅外面的铁门上锁了,中年妇女皱眉说了一声“奇怪,平时这个铁门都是不锁的,怎么今天锁上了?我手上只有房门的钥匙……”就匆匆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了以后,中年妇女的声音格外热情。
     “喂,小黎啊,我是你林大姐,我跟你说个事,房子租出去了……恩,对,现在租户要看房子,你这个门锁了我们进不去。”
      杨小凡满头黑线,脑海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过,她只说了来看房……
    
     眼前这个黎氏祖宅真是处处都透着邪门,中介白租房子,还要倒贴钱让人住进来,杨小凡总有一种受骗上当的感觉。
    
    “对方姓杨,一会儿你喊她杨小姐就行了。人我给你领来了,另一半订金的事情,那就这么说定了。”
     中年妇女挂断了电话,喜气洋洋的对杨小凡说道:“杨小姐,你的运气真是好,房东先生刚好在家,一会儿就下来开门。我跟你说,这座房子的房东先生,可是在美国的名牌大学学金融专业的,平时很少回来的,我都只见过他两面……”
      杨小凡咬着唇,强行挤出一丝笑脸,眼角的余光瞄进蔷薇丛里,几条老鼠的死尸腐烂的不成样子,白骨森然,甚是吓人。
今天就更到这里,么么哒~
    这里根本就是一座废弃的荒宅,根本就不像是有活人住的地方。这么大的宅子,不仅不要租金,还要倒贴租金,说不定这一切都是房屋中介和荒宅主人的骗局。
     想到这里,杨小凡心中更是惴惴不安,她孤身一个人来到这里,万一他们要对自己做什么,岂不是没的反抗了?
    
     脑海里不断回荡着人体器官倒卖,人口贩卖的画面。
     正胡思乱想着,从花园的小径走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皮肤白净,穿着白色T恤和水洗牛仔库,手上也撑着黑色的雨伞。
  他将铁门上的铁链打开,单手拉开大门走到杨小凡近前,阳光般的笑容荡漾在脸上,“你就是杨小姐吧,我叫黎少煌,是这间宅子的主人。”
声音好听的可以直接当播音员!
      杨小凡握住黎少煌的手,尴尬的笑了一下,心想着人年轻就是好,连笑容都比别人灿烂。
      心里自嘲着。
      杨小凡啊杨小凡,你学人家什么不好,学人家早结婚!二十岁出头就嫁给了凤凰男学长,二十八岁离婚,净身出户,以后想要结婚就是个二婚女了。
      发现杨小凡是个拘谨的人,黎少煌松开杨小凡略微有些粗糙的手掌,温温一笑道:“杨小姐不必紧张,以后我就是你的房东,你把银行卡账号给我,我每个月都会给你打钱。现在我们进去看看房子……”
      杨小凡很想大喊出声,她只是来看房的,还没决定要租房呢!
      可是她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
      不过眼下这个光景,如果租不到房子,就只好露宿街头了。一个人要落魄到什么地步,才会到需要露宿街头的地步?
她不敢想下去,兜里的钱已经维持不了几天了。到时候熬不过去,肯定要拉下脸和朋友借钱,最后说不定还要求助她那个当初极力反对她和许志文结婚的妈妈。
  
     这几年跟着许志文,不管再苦再累,杨小凡都咬牙忍过了,从来没有拉下脸向身边的亲戚要过一分钱。
     许志文因为她不肯借钱,不知道跟她吵了多少回。
      呆头呆脑的就跟着黎少煌进了宅子,回头眺望了一眼铁门,中介处的那个中年妇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骑着电动车走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唯一的开往城区的公交车三十分钟才来一辆,如果黎少煌真的要对她下手,她是肯定逃不掉的。
   “杨小姐坐。”黎少煌好像是个自来熟的性格,很大方的就让杨小凡在客厅里的老式沙发上坐下。
       杨小凡坐下之后发现宅子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破败。沙发虽然看起来像是上个世纪的古董,不过被打理的很干净,上面的暗色花纹比现在市面上的那些布艺沙发用的花纹要好看的多。
        客厅摆着一口老式大摆钟,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只是墙上的墙灰看起来很新,应该是近几年新刷上去的。
  正四下观察屋子里的情况,黎少煌用茶几上那两套紫砂茶具泡了两杯茶,和客气的请杨小凡喝茶:“杨小姐,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租房子的事情吧,租房子的合同我已经打印好了,杨小姐要是觉得没问题,在上面签个字,今晚就可以住进来了。我晚上十点,要赶去机场坐飞往美国的班机,所以在这里不会逗留太久……”
       面对递过来的合同,杨小凡轻轻一推,“先看过房子,再提合同吧。”
      “抱歉抱歉,我总想着今晚要飞的飞机,一着急把看房的事情都忘了,杨小姐自己四处看看吧。”黎少煌随和的说完,喝了一口茶。
      杨小凡起身在一楼转了一圈,心中对黎氏祖宅的格局很是满意,一楼的占地面积很大,总共有六间房。
       
      包括厨房一间,厕所一间,饭厅一间,客厅一间,主卧两间。
      
      刚打算上二楼,又听见黎少煌声线略微有些性感的声音传来,“杨小姐,三楼的阁楼一直都是黎家的禁地,你就不要进去了。”
      
      听完这个,杨小凡心里真是拔凉拔凉的,果然和小说里的荒宅一样,都有一个密不可告人的阁楼。这个木制底板,高跟鞋踩上去,就会有堂堂踏踏的踩踏声,四周围又很静,耳边只有自己高跟鞋的声音在回荡,听得杨小凡心里堵得慌。
   一路走来,不免蹑手蹑脚的。
   
    二楼,有一条幽深的走廊。
    走廊朝内的一面总共有五扇漆了红漆的门,杨小凡猜想着楼上应该有五间房。朝外的一面则是包着红色铁框的玻璃窗。
     从走廊上的窗子朝下看,正好可以看到下面破败的蔷薇园。朦胧的雨幕中,刚好有一辆开往市区的公交车停下,上去了一个背着黑包的女人,就头也不回的朝市区方向奔去。
心中叹了一口气,杨小凡多希望自己也能坐上那班公交车,然后回到家,和妈妈认个错,应该就能得到妈妈的原谅吧。
可是毕竟已经走出这一步了,难道还要再回去求人吗?她杨小凡想要更有自尊的活下去,就必须靠自己走下去。
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杨小凡总觉得安静昏暗的四周,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
难道是黎少煌也跟着上来了?
杨小凡下意识的回头,一只黑猫漫步而过,一双黄橙橙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和黑猫对视了一会儿。黑猫喵喵叫了两声,钻进了走廊的拐角,消失得无影无踪。
顺着走廊一路追过去,每隔一段距离,墙上就会挂一幅肖像画。走廊的拐角通往一个桌球室和档案室,穿过桌球室,推开档案室镶了玻璃的木门走进去,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尘土的腥气,四处都落着厚厚一层的灰尘,天花板上挂了蜘蛛网。
这件档案室应该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吧?
稍作停留,杨小凡就将档案室的门关上,在桌球室里走了一圈,发现了桌球室的角落里还有一件很小的房间,一开始杨小凡还以为是厕所。
刚刚打开门,里面就漏出了一只带血的人手,血液还在顺着手指的指缝流下来,杨小凡轻轻用手捂住唇,感觉掌心一片虚汗。
耳边还传来了一阵阵的猫叫,猫叫之中似乎还有一个女人在喊她的名字。
“杨小凡,杨小凡……”
四周围阴冷一片,垂在两侧的双手隐约之中开始颤抖。
朗朗乾坤,难道还有妖孽作祟不成?
杨小凡猛然回头,身后空荡荡的一片,那个声音好像是从头上的天花板上漏出来的,脑海里想到刚刚黎少煌的嘱咐,禁止上阁楼。
难道阁楼上,真的藏着什么妖魔鬼怪不成?
乱跳的心,此刻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
“杨小姐,杨小姐……”黎少煌喊着杨小凡上来了,他走到拐角看到杨小凡,有些焦虑的看了一下表,才问道,“杨小姐,你看的还算满意吗?”
看样子,好像很赶时间。
满意?
她怎么可能满意,杨小凡鼓起勇气,气恼的质问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房间里还有带血的手臂?”
“带血的手臂?哪一间房里有?”黎少煌脸色一下沉了下来,严肃问道。
口气好像是不知情的样子,杨小凡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也不怕黎少煌是设了骗局骗人的骗子,指了指桌球室角落那间小房间。
一个箭步上去,黎少煌用力一拉门柄,哗啦啦的掉了一地带着尘土的老式扫帚。房间里面堆满了簸箕和这种扫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女人和手臂。
黎少煌摊了摊手,一双如叶秀眉皱了起来,这明显是一间扫帚间,怎么这个女人偏偏说里面有带血的手臂。
LL在这里保证哦~这文一定会完结的~~么么哒 ~~否则LL找不到男票~
杨小凡感觉到黎少煌异样的眼光,也觉得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大概因为刚刚离婚,心里受到了打击,所以才会这么神经兮兮的。
“真抱歉黎先生,可能是我看错了,我们下楼去看合同条款吧。我会尽量快一点,不会让你赶不上飞机的。”
尴尬的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也就是她上二楼看房已经耽搁了一个小时左右,难怪黎少煌要上来催她。
“没关系,这是我的手机号,如果有事需要我帮忙,随时都可以打给我。”黎少煌随手递给杨小凡一张便签条,沿着走廊下楼。
杨小凡看了一眼便签条上的数字,顺手塞进水洗牛仔裤中,跟着下楼回到客厅。合同还摆在客厅的茶几上,杨小凡在老式沙发上坐下,拿起合同认认真真的读起来。
合同上的大部分条款和其他租赁合同一样,只是在合同的最末,有四条特殊的要求:
1.租客在晚上12点之前必须返回宅子,过了这个时间,建议找其他地方留宿。
2.三楼的阁楼并不出租,所以租客得到屋主允许之前不能擅自上阁楼。
3.一楼厨房有通往地下室的路口,租客也不能擅自进地下室。
4.超过12点之后,不管谁喊租客的名字,都不要答应,否则后果自负。
面对诡异到离谱的条款,杨小凡手中的钢笔轻轻的一顿,迟迟都没有在签名处下笔,这个宅子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可是这些条款要求的内容也实在太奇怪了。
“怎么?杨小姐对于租赁条款有什么疑义吗?”黎少煌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抽烟的时候笑得也很阳光。
“我……”杨小凡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提最后那四个条款,一般出租房子的时候,房东是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在租赁合同的条款中加一些特殊条款。
抖了抖烟灰,黎少煌扫了一眼合同上最后四个条款,“其实这四条条款对于普通人而言,并不难办到。”
最后,杨小凡都没有对合同最后的四个条款提出疑义,头脑一片空白之下,提笔就在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杨小凡,这个名字倒是挺常见的。”
黎少煌接过合同,将烟屁股摁入烟灰缸中,行云流水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外面的雨刚好停下来,暮色下,一片灰蒙蒙的天空。
这里到机场大概需要两个小时,黎少煌看了一下手表,提了沙发上的黑色公文包,说道:“不好意思,杨小姐,我就不多留了,希望你在这里住的习惯。”
“多谢黎先生关心。”
杨小凡点点头,将黎少煌送出大门。
黎少煌叼着一根新点的烟,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远处开来一亮黑色的BMW,开车的男子摇下车窗,吹了个口哨。
“煌子,把宅子租出去了?租给谁了?”
打开车门,黎少煌点点头,看向杨小凡,说道:“就是那位杨小姐。”
“身材还挺靓的,就是不知道胆子够不够大,要是被你宅子里的女鬼吓的花容失色,你去美国的这段时间,还有我英雄救美的机会。”男子叼起一根,用打火机点燃,满眼的飞笑。
“你少胡说八道,你家宅子里才有女鬼,少废话去机场吧,赶不及飞机,你就开车送我去美国吧。”黎少煌看了一眼窗外的杨小凡,挥了挥手。
黑色BMW缓缓启动,带着小股的水花,扬长而去。
杨小凡目送了一会黑色小车的背影,才缓缓的拉开铁门,走进黎氏祖宅。仅仅用了四个小时,就搞定了住处,住进了一所复式三层的宅子里。
这一切来得太快,也太突兀了。
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杨小凡决定今晚好好的睡一觉,明天来个大扫除,将宅子打扫自己可以满意入住的环境。
  浴室里的热水器打开就有热水,杨小凡身上没有换洗的衣服,只能洗完澡继续穿身上这身旧衣服。   “哗啦哗啦……”   热水器打开,白雾四起,杨小凡脱了衣服,闭上眼睛享受淋浴带来的放松,耳边隐隐约约放着一首五十年代的歌曲,听起来幽幽婉啭。   这宅中里只有自己的啊,怎么会突然有音乐响起来。
难道是幻听了?
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杨小凡刚好低眉看了一眼地上,地上暗红色的液体横流,缓缓的流进下水道中。
皱了一下眉头,难道是大姨妈来了?
可是没到日子啊……
感觉这股血液来的不同寻常的诡异,淋花中洒出来的水不知从什时候变成了深沉的暗红色,杨小凡脸色已经发白了,身子一缩就退到了墙角。
耳边奇怪的曲调越来越诡异,充斥着杨小凡的大脑。
被水雾覆盖的镜面上,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杨小凡感觉模模糊糊的镜像中,她看到自己身后似乎站了一个长发的女子。
那个女子穿着殷红的衣服,长长的头发垂到了腰际。
冰凉的感觉从指腹,一直传达到心脏的地方,杨小凡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抱着衣服就冲出了浴室。
客厅的老式留声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打开了,碟片在缓缓的旋转着,幽幽的音乐就是从这台留声机里发出来的。
那只黑色的猫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二楼上下来了,迈着曼妙的步子,跳上了老式留声机。
  经过黑猫脚上的肉垫子一踩,留声机上的黑胶碟片停止了转动,幽幽恐怖的音乐戛然而止。
原来是虚惊一场!
留声机是被黑猫操控了之后才转动起来,杨小凡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刚刚吓的小心脏都差点从喉咙口里蹦出来。
穿上了衣服,杨小凡耳边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原来是刚刚匆忙走出,忘了关浴室的淋花。杨小凡发现的留声机的突然开启,只是黑猫作怪,又鼓起勇气回到了浴室之中。
浴室中的淋花还在冒着白烟喷水,地上的水干净清澈,镜子里面也根本没有红衣服的女人。
杨小凡不禁肯定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伸手关了浴室的淋花。
“啊——”
外头又传来女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杨小凡才放下的心又被拎到了半空,光着的脚踩在冰冷的瓷砖上,寒意浸透了脚心。
四周的温度好像开了冷气一样冰冷刺骨,杨小凡打了个寒颤,准备离开浴室,却感觉自己的脚怎么也提不起来,像陷进泥里一样。
顺势一低头,浑身上下顿时凉透了。
只见她白皙纤细的脚踝上握着一只枯瘦惨白的人手,那只人手上还带着一只翠绿的戒指。杨小凡不知道哪里的力气,用力一抽就把腿从人手里抽出来,撒腿就冲出浴室。
外头的黑猫正钻进留声机下面的柜子里翻找着什么,只露出一条摇晃的猫尾巴。
杨小凡浑身力气全无的坐在沙发上,柜子里收藏的黑胶唱片被黑猫拨弄之下“稀里哗啦”的掉了一地,她盯着地上那些凌乱的唱片,低头恰好看到一对黄橙橙的物事在黑洞洞的柜子中晃来晃去。
随着一声“喵”叫,黑猫跳入杨小凡怀中,和杨小凡撞了个满怀,然后迅速的从木制楼梯窜上了二楼。
杨小凡根本就不知的自己还有什么样的理由,还要在这个处处透着邪性的房子里待下去,但是外面的天色已经黑如墨染一般,豆大的雨滴拼命的拍打着老宅的玻璃窗户。
马上要离开黎氏祖宅的想法根本不靠谱,大晚上的,她在荒芜的郊外,能去哪里?最起码也要在这里先住一个晚上再说!
一大清早被婆婆赶出家门,花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在城区找房子,杨小凡几乎精疲力竭,坐在沙发上的同时不自觉的侧过脑袋睡着了。
“当当当——”几声钝钝的钟鸣声将杨小凡从黑暗的梦境中带回现实,杨小凡睁开眼睛,四下里漆黑一片,头顶上的水晶吊灯不亮了。
听着刺入耳膜的钟鸣声,杨小凡心也跟着钟鸣声“咚咚”直跳,钟鸣声大概持续了又两三分钟才缓缓停下来。
杨小凡这才缓解了紧张的情绪,松了一口气。
她进门的时候在客厅看到过一台老式的摆钟,这几声钟鸣应该就是这台摆钟发出的。
开了手机上的手电功能,杨小凡在黑暗中找到了点灯的开关,摁了几下都没有反应。应该是停电了,杨小凡淡淡的想着。
窗外雨声淅沥,深秋的狂风呜咽的吹着。
杨小凡揉了揉太阳穴,睡过一觉之后精神好多了,回想起她看到的带血的手臂,红衣的女鬼,抓住脚踝的枯瘦,这些违反常识的东西,杨小凡又觉得好笑。
多半是因为许志文的突然背叛,才让她在压抑之下,产生了幻觉。
不是没有眼泪,就代表没有伤痛,有些痛压抑了太久,就会像这样子,产生幻觉,那种憋屈的感觉然她没有一刻能够喘过气来。
黑暗中杨小凡靠着老式的布艺沙发,蜷缩成了一团。
哭也哭不出来,喊也喊不出来,她就像被困在一个无人岛上一样,是那样的孤独无助。
她的前夫许志文,曾经是她大学时候仰慕的学长,毕业以后,成了某日企大中华区的牙刷代理经销商的销售经理,每个月的工资除了基本工资两千以外,其他全部靠销售业绩的提成,好的时候有五千多,差的时候只有两千出头一点。
结婚之前,许志文对她百依百顺,几番甜言蜜语、山盟海誓的轮番轰炸下,让杨小凡这个大学刚毕业,还未步入社会的女人,轻易就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结婚之后,许志文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下班后不回家,和狐朋狗友们一起出去打牌,欠了一身赌债,就连许志文身边的小三,都是他在牌桌上认识的牌友。
他不断的逼她向娘家借钱,逼她向在美国开独资公司的弟弟借钱,还他那些在牌桌上欠下的赌债。
杨小凡一开始还真会帮许志文借钱还债,但她不希望打扰到娘家人的生活,以为她过的不好,就向朋友伸手借了五万元,许志文还嫌钱少,和她大吵了一架。
后来,杨小凡才渐渐发现,原来许志文娶她,并非爱她,而是因为看重杨家的钱。从此以后,不管许志文说什么,她都不肯再拉下脸来去帮许志文借钱还债。
最后一次许志文要钱,她依旧拒绝,终于为他们的婚姻画上了句号。
许志文背叛了他们的婚姻,在婚姻的道路上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出轨,甚至光明正大的带着他的90后正牌女友韩莎莎到她面前,告诉她,她正式被这场闹剧一样的婚姻fire。
原来万千的许诺,在现实面前,是如此的脆弱和虚伪。
忽然,杨小凡的思绪被拉回了现实,一道明亮闪电划破夜空。
杨小凡微微侧头,蓦地就发现窗外的玻璃上贴着一个碗口大的眼球,明亮的闪电下,甚至可以看到眼球上布满的青筋和血丝。
那个眼球就像黑夜里的监视器一样,默默的窥探着屋里的一切。
“轰隆”的雷声在杨小凡的耳边炸响,杨小凡猛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惊惧的盯着窗外那只可怕的眼球。
但很快,窗外的眼球随着闪电闪过,消逝在黑夜里。
就在杨小凡还在惴惴不安的怀疑那只眼球是不是还躲在黑暗里窥视着屋内的一切,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过了一会儿,敲门声越演愈烈,最后演变成疯狂的砸门。
是谁在这大半夜的敲门?
难道是黎少煌回来了?
杨小凡刚想起身去开门,就忽然想起,黎少煌是这座房子的主人,手里有房子的钥匙,怎么会笨到大雨天在门外敲门。
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不时还有雨靴踩进积水里的“啪啪”声。
接连几道闪电亮起,窗外那个慎人的眼球还没有走,从眼球里缓缓的就流出了暗红色的血液,血液被雨水冲刷稀释着,却一遍又一遍的从眼球里流出来。
杨小凡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毛一根根倒竖起来,小腿也开始软的抽筋,禁不住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浑身上下就像被点穴了一样动弹不得。
砸门的那个人似乎开始有些不耐烦,大喊杨小凡的名字:“杨小凡,杨小凡,快出来,杨小凡……”
那人吐出的每一个音节都瘆的慌,就像恐怖片里喊魂的声音一样。
杨小凡在屋外凌乱的雨声之中,甚至还能听见门外的那个人因为不耐烦,而在积水的地上来回的走动的声音。
杨小凡的神经已经快崩溃了,她清楚的知道,门外的敲门声那么的真实,绝对不可能是她情绪过度压抑后产生的幻觉。
“杨小凡,你以为你关着门,我就不知道你在里面吗?快出来,杨小凡,杨小凡……”外面的那个人咬字不清的狂吼着,然后就像疯了一样在屋外来回走动,时不时的疯狂撞几下门。
杨小凡大脑一片空白,她也是今天下午临时决定搬进黎氏祖宅的,怎么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找来?
难道是许志文派人跟踪她,然后找到这里来了?
她不敢冒然张口询问对方的来历,脱掉了脚上的高跟鞋,鸟悄走到门口,透过门上的猫眼看向外面,外面一片漆黑,她什么也看不见。
就这时候,门后又传出几声巨大的撞门门,那个人再次开始疯狂的撞门,这次撞门的力道十分大,厚重的梨花木门被撞的剧烈摇晃着。
在这么撞下去,门迟早会被撞开的。
杨小凡嗓子发干,马上就要咳嗽出声了,可是她知道现在咳嗽出声,被门外的那个人发现,一切就都完了。
杨小凡忍住了喉咙里的不适,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等待着闪电划破天空的那一霎那,看清楚屋外那个人的容貌。
“杨小凡,你到底开不开门?”屋外的声音已经变得格外狰狞。
同时,一道细小的闪电划过了半空,微弱的电光中,杨小凡透过猫眼看清了那人的样子。
因为距离太近,杨小凡看不到那人的下身,只能看到屋外那一张凑在猫眼上同样窥探进来的大白脸。
惨白的脸上就像被刷了一层墙灰,没有一丝血色,嘴唇红的都要滴出血来,一双眼睛和宅中那只黑猫一样诡异,在夜晚闪着黄色幽光。
在电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诡异、吓人。
杨小凡头皮发麻,忍不住倒退一步,手掌忍不住掩住了唇,防止自己惊叫出来。
门口那东西,根本就不是个人类!
她突然想到了租赁合同里的第四条,里面有提及“超过12点之后,不管谁喊租客的名字都不要答应,否则后果自负。”
房东黎少煌明明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还特意在房屋租赁条款上提及。 
杨小凡感觉到自己似乎卷入到了一个巨大的骗局中,无法脱身。
门外那个声音发出了渗人的冷笑,一边敲门一边阴冷的说道:“杨小凡,你今天晚上就算不开门,也别想逃掉……”
最后一个字拉长的尾音带着阴森森的感觉,杨小凡的内心陷入了恐慌之中。
她想逃到楼上,随便找一间房门锁上,把自己保护起来。
她突然想到了租赁合同里的第四条,里面有提及“超过12点之后,不管谁喊租客的名字都不要答应,否则后果自负。”
房东黎少煌明明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还特意在房屋租赁条款上提及。 
杨小凡感觉到自己似乎卷入到了一个巨大的骗局中,无法脱身。
周围的温度骤然变得寒冷,周遭的空气仿佛被一股寒意凝结了一般,就像刚才洗澡的时候遇到鬼手时,浴室骤然变冷的感觉一模一样。
冰冷的感觉让杨小凡觉得窒息,就像掉进无边的黑洞一样,四周围的黑暗将她吞噬。身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分毫不能动弹,恐惧正在一点点的剥夺她的理智。
黑暗中,杨小凡的听觉和直觉能够感觉到,大门的门把手在缓缓的转动,外面那东西正在用着什么办法试图强行拧动门锁。
它!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9] [放入我的收藏夹]
  鬼故事 最新文章
《鬼魅703》
和合术有福缘者得
活人坐上鬼车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天朝神经》- 现代百妖录!
漂亮邻家嫂子怀胎七月,被人滥用计划生育强
吃蛇之后,竟然遭受了蛇仙的报复...
【恐怖】一时贪财,我惹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
萌道闻异录(欢喜、爆笑、恐怖)
榴花泪
【 我当阴商的那些年】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6-03-04 14:43:38  更:2016-03-04 14:58:27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2-13 7:42:42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