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网 -> 原创文学 -> 《秋风地平线 灵幻合集》连载中——真实事件改编 -> 正文阅读

[原创文学]《秋风地平线 灵幻合集》连载中——真实事件改编

作者:秋风地平线
一、工地怨魂
一.第一节、饭局
      九十年代的Z市,还是一个较为落后的三四线城市,凭着旅游景点才产生出些许名气,市中心最繁华的也不过是几条街道,人口基本是本地人,乡里乡亲之间还保留着浓浓的淳厚气息。
      一个新式的楼盘正在这个城市市区的西边悄然起建,竣工一年多的旧盘已经住满了人,让黑金房地产公司着实捞了一笔,在看好旧盘旁边的一块新地之后,房地产老板打算再干一笔。
      “坤老板,今晚的酒菜不错~祝你生意大火喔~~哈哈哈”。
      “要得要得~承蒙您照顾,不然这地皮,也不会这么顺利就拿下呀~呵呵呵”。
      听完这话,那人特意用手指,摇摇点点地指着坤老板,嘴角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就这样在包厢里,两人似笑非笑的对视着,似乎都心领神会着什么。
      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又是一番夜总会的折腾,坤老板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
      “小蔡~小蔡~给我拿点茶来。”
      “哎,来了,你怎么又喝成这副模样呀,人家都等了你一个晚上了~”
      自从来了Z市之后,坤老板就没有回过老家,每个月让人往家里送点生活费就了事,这里是他第二个家。小蔡起初是他下属财务部的员工,经过一轮狂轰猛炸之后,小蔡最终倒在了RMB的诱惑上,成为了坤老板的情人。这套房子,也算是送给她的礼物。
      “笑面虎,还不是陪那只笑面虎,NND张嘴就要我五十万。算啦,回来不说这个,来来,让我亲一口。”
      “哎呦~~你看你,先去洗个澡嘛,浑身脏兮兮的。”
       坤老板脱下那光鲜的西装,露出了满身的横肉,肥厚的身躯里面,是迟钝的动作与贪婪的眼神。
一.第二节、老太太
      翌日一早,公交车上的两个人,边坐着车边啃着大白面的馒头,一个是城里建筑公司的包工头飞机,另一个则是监工头大鸣,他们两本来跟着另一个房地产老板罗宝健干的,但因为尾数纠纷就投靠了坤老板。
      “村里还有没有人呀,明天回去再拉几个来干活,那姓坤的太TM扣了,每个人才给一百多一天,还不够我们吃个二十块的介绍费。”飞机抱怨地对大鸣说道。
      “算啦~天下乌鸦一样黑。”大鸣无精打采地回应。
      汽车行驶到柏花园站,两人下了车往新楼盘的建筑工地走去。
      今天是奠基日,他们要提早到位打点中午的奠基典礼,飞机大声地呼喝着,安排几个民工将大门口的水泥袋和斗车都清理掉,大鸣则和舞台设备人员检查各项设施的情况。自从打干了这个行当开始,两人就默契地配合着,每月混个千来块钱的工资,还要被老板左扣右扣,让大鸣觉得很没意思,看着身边的哥们都抽黄鹤楼,自己才抽软双喜,很是纳闷。
      飞机让人把新买的奠基铁铲拿来,准备绑上红丝带,发现其中一把铁铲的木柄微裂了,以为是工人不小心搞烂的,对着几个工人就撒开了脾气,大鸣则马上骑摩托车去买新了。一路上无话买了回来,就在开进工地大门口的时候,一个动作诡异的人站在大门附近,指手画脚地在那里囔囔着,大鸣看了几眼,似乎像个神经病的,就向她大声赶了几句,考虑到一会就要奠基典礼,免得被这神经病搞砸囖。
      “你们要倒霉啦~小伙子,你还赶我?”这是一个小老太太,瘦小的身躯穿一身黑色布衣,言语间动作带着点机械和恍惚,但双眼却精神得发亮。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看你老不和你计较,你赶快走,不然我就报警啦。”大鸣没好气地说道。
      “该死的救不活~~该死的救不活喔~~”老太太摇着头快步地离开了。
      一阵音乐广播响起,伴随着坤老板和几位嘉宾走上了舞台。
      “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奠基剪彩嘉宾,Z市XX…领导,和黑金房地产公司坤总经理,共同剪彩~~”,台下一阵热烈的掌声。就在奠基碑的位置,嘉宾们用铁铲,铺上了一层黄沙,而就在坤老板一铲子下去的时候,铁铲“啪”的清脆一声裂了,坤老板毫无心理准备,弄得现场十分尴尬,还是司仪脑筋转得快,见状马上就引入到下一个环节。典礼过后又是一顿陪吃陪喝,总算过去了。而坤老板闲下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飞机和大鸣算账。
      “你们还想不想干了?!居然偷工减料买些烂铲回来给我们用?工资~扣钱~承包费也要扣……”,在一顿臭骂之后,坤老板感到有点气喘吁吁,骂的没了意思之后就大步地离开了工地。
      飞机和大鸣也相互抱怨了起来,大鸣把今天遇到老妇人的事说了出来,飞机没好气的理他。两人就在附近一家大排档叫了几个菜和啤酒,吃喝了起来,自从上一单工程做完到现在,他们已经有大半年没事做了。
一.第三节、疑惑
      三面红白蓝塑料编织布围着几张餐桌,门上挂着一张喷绘布招牌,上写着华记大排档…
      几支啤酒下肚,酒意来兴,飞机把今天典礼结算捞到的回扣拿了出来,全都递给了大鸣说道:
      “今晚把哥们几个也叫出来,大富豪就不去了,去“爱吧”找傻嘉劈酒吧。”
      爱吧是Z市的一家新型迪斯高,由于傻嘉在里面工作,所以他们都喜欢去那里聚头。
      “老板,算账~”
      大鸣起身回工地取摩托车去了,飞机就在馆子里等着。八九点的夏天夜晚,不算太热,但大鸣也出了一身虚汗,借着酒劲,大步地越过荒芜的马路,就在过了几个路灯后,一阵吵架的声音在工地门口传来,只见保安正和一个老人在嘈嘈着。大鸣快步上前一看,原来又是今早的老太太,只见她提着一篮子东西,正和保安在理论呢。
      “我烧点纸怎么啦~~我都这么老了,难道还会害人嘛?你不让我烧那就得死人~”老太太嘈道。
      “你要烧就到远处烧去,你非要在我这门口烧干嘛?你还咒我们死人~快滚。”保安寸步不让地唬着。
      “怎么啦~”,大鸣来到了跟前,保安解释说道:“这老太太非得要在门口烧纸,我不让,她就咒我们死人,刚才警察也来了,但是叫我们自己处理,你看她,倚老卖老”。
      大鸣把眼光投向老太,说不上生气,只是疑惑不解的问道:“怎么又是您,早上您不是来过了吗,现在又来捣乱。”
      “小伙子,我看你应该是能说话的,这块地不干净呐~以前有人镇着,现在那人不在了,他临走前告诉我要是这里动土,必定会出人命,所以我拿东西来祭拜祭拜土地,       这也是为你们好啊~”,老太太说话已经有点吃力,但还是把话说清楚了。
      “这样吧,我们自己会烧的,这些您就不用担心了”,在大鸣好一通劝说之下,老太太只能长叹一声走了。
      大鸣将一包双喜牌香烟递了过去,和保安寒暄了几句之后,开着摩托车就回程。当晚在爱吧,飞机喝躺下了,大鸣和几个哥们扶着他,又去了吃宵夜,看着几个哥们仍然精力充沛地划拳行令,大鸣早已一门心思的回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铲子手柄怎么会裂的、老太口中说的死人和烧纸是怎么回事,工地才刚开始动工,怎么就出现了这么多怪事,大鸣心里面想着,突然一只手拍在了他的后背。
“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一个叫新仔的哥们正把一杯酒递到了大鸣的跟前,大鸣接过酒杯一口气就把啤酒干了,新仔似乎察觉出一些什么就继续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说出来嘛,自己想哪里是个头。”新仔当年是转读生过来,所以有了这个称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今天有点奇怪……”,大鸣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之后又把两杯酒满上,两个人又干了一杯。新仔拿起一个炭烧生蚝,放在了大鸣的面前,笑着说道:“这也没什么嘛,稍放宽心,明天我跟你去看看。”大鸣知道新仔业余是个作家,平时还研究一些堪舆学,大鸣只好点了点头。
      天亮一早,新仔果然就来到了大鸣和飞机的住处,看着飞机还没酒醒,于是他们就先行去了工地。到了之后,两人绕了几圈,看了看地势和方位,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而且也打听了这里以前一直就是菜地,没有发生过什么古怪事情,而就在两人回到工棚准备歇息的时候出事了,几个戴着黄色安全帽的工人,从一个宿舍里抬着另一个工人出来,只见这个工人已经失去意识口吐白沫,大鸣一边指挥现场,一边问发生了什么事,新仔则对工人实施起急救,当翻开工人的眼皮时,已经发现工人的瞳孔正在放大,“赶紧送医院去”。大鸣安排了几个人将病人送医后,一个看上去忠厚老实的工人说起了事情的经过:“他,他睡我地上铺,昨个晚上我起来方便,听到厕所后面有人在说话,我,我就仔细听着,说话地是一个不男不女地声音,根本就听不出来他在说啥子,于是我就绕到后面去看咋回事,谁知道就看见他在那里站着,我问他老乡你在干嘛,问了他好几声才应我,那是一个老太婆的声音,他叫我别多管闲事,吓,吓得我一哆嗦就回到宿舍睡觉去咯~后来他好像没回来,早上起来就有人喊救命,结果就发现他倒在昨晚那里咯”。新仔让工人带路到那个地方看了看,眉头紧锁的对大鸣说:“要小心点,好像有点不对劲,我回去找人问问,你们万事小心”。今天要正式挖土打桩,大鸣安排了一下之后,马上就骑上摩托找飞机去了。
一.第四节、人命
       
      “铃~铃~”,电话的响声把睡得正甜的坤老板给吵醒了,接过电话后:“谁啊,这么一大早的……,知道啦知道啦,不就是晕了个人嘛,磨叽个啥,照开工去,别再来吵我”。这是坤老板安排在工地的眼线,凡有风吹草动都会向他秘密报告。
      “飞机~飞机~“,大鸣用清水啪嗒啪嗒地拍在飞机的脸上,飞机很不情愿的坐了起来,光着膀子神情呆滞,好一阵子才冒出来几句哭笑不得的话:“不喝了~我不喝了!~,你还,还点酒干嘛~?…...”
      到了工地已经快中午时分,大鸣见新仔还没来消息,只好开始安排挖土打桩。烈日的笼罩下,民工们汗如雨下,机械的刨地声、钢铁的碰撞声、现场顿时就飞沙走石了起来,身影中熙熙攘攘,烟尘四起,让人震耳欲聋。飞机见安排停当后,便找了个板房睡觉去了,而大鸣则揣怀着稍许不安的心情等待着,等待着似乎某种将要发生的事情……
      下午三点多钟,工地门口已经排开了二十多辆进来拉余泥的泥头车,厨房也做好了消暑,飞机拿着大碗招手呼叫工人们休息去吃绿豆水,接着就和几个工人蹲在了板房底下,一个工人掏出了一包好烟递给飞机,飞机拿起一根后抽了起来。
     “米有见过这么难挖地,都见黄水啦~还系打不进去~咋晓得是啥子回事囖”。一个操着外省口音的工人埋怨地说道。
      “你那边也系?我这边还完全打不动咧~挖也难挖~”。工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道。
      飞机抽着烟心里暗想“难打不用打呀,难挖不用挖呀…”,没好气的一边坐着。
      半个小时过后,工地又开始折腾起来,几个工程师找到了飞机,要求在东面和南面的图纸上作一些修改。正谈着,附近突如其来的传出一阵惨叫。随着部分机械声逐渐放慢和停止,现场也围满了工人和呼救声,没等飞机和几个工程师赶到现场,有的工人已经狼狈地跑到远处正俯下身子吐了起来,几个浑身是血的工人哭丧着脸,话已说不清楚,工程师们冲了进去没看两眼,也手捂鼻子眼泪呛出,正回过身子一阵干呕。
      飞机假装镇定地慢慢走了过去, 一股腥味扑面而来,只见现场是一个约两米平方的打桩位,铁桩头正吊在半空,一些泥水夹着血丝正往下滴着,发电机在边上突突的响,一只煞白的碎手臂连着几块烂肉掉在了左边的红泥上,桩位里注满了红泥水,一具残缺的尸体趴在了碎手臂的边上,脑袋已经少了小半边,眼珠子还连在头上,脑浆蹦的四处皆是,身子里一直往外渗着血水。一看就是被铁桩当场砸死的。忽然一股作呕的猛劲顿时涌上了飞机的脑壳,哇的一口黄水就吐蹲了出来。
      “他,他,他刚才还会动,没死~~脑,脑袋没了,他,他还看着我爬过来…他地血~都是他地血…”,一个满身是血的民工口齿不清地说着。
      这时保安队长拿着对讲机也赶到了现场,大鸣也跟随赶到,保安队长在一通报告之后,坤老板要求马上封锁消息,安排打手驻扎,一律人等都不得出工地。
      “咕咚、咕、咕…”,众人的肚子在吞下了几口凉水之后,又点起了几根香烟,在一间严实的板房里,顿时烟雾弥漫,保安队长、包工头、监工、还有四个目睹经过的民工面对面许久无言坐着。
      “大家都机道,水也不想这样,系不系呢,你们也看到囖,系他自己自杀滴,又毛有银推他的……”。保安队长用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首先发了言。最后在连哄带吓之下,四个民工都签了作证书和按了手印,一致认定这人是自杀行为。并且找人将现场都收拾干净,等待侦查和了结。
      接到坤老板的命令,保安队长带着飞机和大鸣来到了一座北山上的别墅,这里是有钱人渡假的圣地,一到了夏季就成了避暑的好地方。刚入夜的山里特别清凉,他们进入了一栋老式的两层别墅,穿过一楼的客厅时,大鸣和飞机都多看了几眼华丽的装修和摆设。后花园里放着一张小圆桌,有两个人正坐在那里谈着,一个正是西装包身的坤老板,而另一个则穿着休闲,飞机一眼就认了出来,虽然没穿制服,但以前扫黄时见过多次。
      “嗯,来啦,都坐吧~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林先生,是我的法律顾问,这次叫你们来,就是告诉你们机会来了,好好干~少不了你们的好处……”。一轮废话之后,坤老板的意思很明确,要求飞机和大鸣负责把这件事处理掉,临走的时候只给了伍仟元作为赔偿由他们处置,并表示如果处理不了,就收拾包袱滚蛋,而且要求他们明天继续开工。
      “MD,这姓坤的,难道真以为能只手遮天吗?”,大鸣一出别墅就骂了一句,而飞机则沉默无语地走着,脸上毫无表情。等走出了别墅区才大声骂道:“让我有机会一定榨干这人渣的钱,这垃圾……”。这迟迟突如其来的几句,着实把大鸣吓了一跳,其实他们心底都清楚,这也只能是发几句牢骚罢了……
      第二天一早,死者家属已经来了,由于死者死的太惨,而且赔偿太少,在门口闹了起来,工地只能一边关上门开工,一边安排对家属进行车轮战交涉。最后没了办法,只能把几个作证的民工叫来并出示了作证书,家属的态度才稍微软了下来,工地把他们暂时安排到一个较远的招待所里,打算用磨时间的办法来了结此事。
      一个上午过去了,工程毫无进展,地桩打了将近四个小时,才打下去了一米多,而且渗出了黑糊色的地下水,透着浓浓的恶臭味。工人们之间都在传言,有的说这是地神作怪,有的说是妖怪捣乱,而最多的说法就是厉鬼作祟,加之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时之间就弄得工地里个个人心惶惶,越传越邪乎,搞得人人退而敬之,有的工人甚至要求不干了要离开。连飞机和大鸣的心里也动摇了,看着这些让人头昏脑胀的破事,让大鸣把老太太的话想了起来。
      由于打不下桩,所有工程都被拖停了,当坤老板得知消息之后,对这些事表现得不屑一顾,他安排了保安队长带着公司的人到现场勘察,要求继续开工,但是反馈回来的消息居然也是一样,这时的坤老板就有点坐不住了,这工程他不在乎做成豆腐渣,但却拖不起,晚一天竣工那过桥贷款的利息可就涨一天呐,于是他下达了暂时停工的命令,停工期间所有人都被扣除了工钱,还安排人开始四出打探。
      面临这停工,飞机和大鸣都显得十分被动,因为他们这组工队里有一半都是从村里拉出来的老乡,第二天他们只好选择先躲起来。
一.第五节、往事
      一个星期后,在市南犀江河汇入的一个野湖边,两人正百无聊赖地消磨着时间……
      “才抓到了两条~”,大鸣提着一个渔网走到了岸边的一棵大树底下,飞机正躺在一张吊床上无聊的哼着歌…“难得,一生好本领,情关,始终闯不过……”
      树底下生了一堆火,两人正准备烤鱼吃,纯野生无污染的河鲜,味道十分鲜美,两人几口就吃得干干净净......
      这几天两人都在想发生的这些事,不知个中是有何蹊跷。
      “不如,我们去找找那老太太”,大鸣想着想着就说道。
      飞机听了以后也表示同意,之前听大鸣提过几次了,说不定能打听到些消息。
      大鸣和飞机去工地附近的小区和市场蹲守了几个上午,没有任何收获,今天特意决定下午主动去打听打听,等走访完附近的门面时,天色已经接近旁晚,两人累得垂头丧气地坐在一个偏僻士多的门前,喝了两口水之后,都不约而同地抽起了闷烟相对无言,突然一阵推车的声音在士多店旁的巷子里传了出来,一个老太推着一辆小吃车,正往人多的地方赶去。大鸣见状,又惊又喜,这不就是那天的老太太吗,一个箭步上去……
      “老太太……”
      老太被吓了一惊,稍许晃过神来,老太好像也认出了大鸣的样子。
      “小伙子,出事了吧?”老太低了低摇着的头叹气道。
      “老太太,我,我们想跟您打听打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鸣低下头没好意思的说道。
      “看你们也不像是坏人,跟我来吧。”
      两人帮老太推着小吃车,又返回到巷子里头,在老旧的四五层小区里面,还别有洞天,一间类似公祠的小型青砖瓦房被包围着,门前的小院还插着篱笆,看上去是老建筑了。
     “车就放那里吧”,老太指着旁边的一间砖房门口说道。一看就知道那是厨房和厕所。
      屋里的家具相当简陋,看上去都有年头了,一张黑白的老相片挂在了正堂中间,里面是两个朴实的年青男子和一个气质优雅的女学生,三人的年纪相仿,都在二十多岁开外,而后背是一座道观。
      老太让他们两个人坐下。
      “还没吃饭吧?”老太问道。然后快步的走向小吃车掏了两碗小吃,给两个人递了过去。
      随后两人边吃着,边听老太太讲述这地皮的过去……
      一九六七年,中华民族正经历着史无前例的内乱浩劫,疯狂的文攻武卫潮流将社会人伦颠倒,江河逆流,大地凋零,摧毁着无数中华先人留下来的文化遗产,大量代表华夏文明以及艺术巅峰的文物遭到打砸,文武批斗每天都在上演。
      邓尚,字游云,道号上云子,二十五岁的他,跟随师傅已经有十二个年头,每逢春夏,他都会四出上山采药,为贫苦的大众义诊。今天他特别高兴,在一座野山上他发现了珍稀的八角莲以外,还发现了七叶一枝花,八角莲对毒蛇咬伤、抑制肿瘤具有奇效,而七叶一枝花对跌打伤痛和痈肿疮毒的治疗作用十分明显。日落西山,站在一个山坳上,看着飘荡的晚霞,上云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说不上的那么舒服,心想总算可以下山了。可就在这么一个平常的日子,一场横祸风暴却已悄然临近……
      “上云~~,上云~~~”,一个身穿国防绿军装的年轻人在山下的小路呼喊着。
      “彭蔚~是你吗?~”,上云子喊道,一路小跑几乎是滑下山去,好不容易才下了来。
      上云子看到对方之后一脸高兴,跑过去两人就互抱起双臂。只见此时对方神情紧张,说话之间手臂不断地用力推着上云子。
      “快走,市里的革委会下午就带着人上你们那去了,我也是刚收到的消息”,彭蔚紧张地说道。
      上云子听后大吃一惊,原本以为像他们这种小地方,不会受太大的影响,却没想到被市革委会盯上了。两人一路小跑,赶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回到了玄珠观,道观位于北山脉的一座山腰上,看到门前依然平静,上云子长长松了一口气,开门就要进去。玄珠观地方不大,由正殿和东西两房组成,中间天井,进门后有一面石墙屏风,上云子平时住在西房,师傅则住东房。
      “师傅~师傅~,我回来了”,上云子进门就喊。只见正殿门大开,师傅正盘腿坐在正殿中央的地上,上云子看到就是一愣……
      “你过来跪下”,师傅脸色从容,平和地说道。上云子不敢怠慢上去就噗通跪下了。
      “上云子,接,清丹派掌门信印。从今开始,你就是第四十二代掌门,我门普济修身,今后就靠你去发扬光大了”。
      “师傅,这……”上云子着急的站了起来,“师傅,咱们快走吧,市里的革委会要来了”。
      张真人也慢慢地站了起来,走到了大殿神案前,俯身在地砖下挖出了一个铁箱子和木匣子,铁箱口都被红腊封着,另外还有一个六十多公分长的木匣子,看上去已经是年头久远的东西了。
      “这是我派从祖师爷那辈就传下来的家当,见物如见师祖,你,万万不可儿戏”,张真人严肃地说道。
      此时的上云子,心里感到十分不安,在接过这些物件之时,犹如一座大山压在了他的背后,连呼吸都难以使劲,自从十三岁开始,他就跟着师傅生活,到处行医济药,张真人云游之处,于水火之中救过的人无数。
      “你们走吧,快走了出去”,张真人转过身去看着祖师爷的画像,再也无话。
      此时站在门口的彭蔚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师傅,上云,咱们快走,他们已经上来了,快”。
      “我不走,我不走,师傅不走我不能走”,张真人回过头来跟彭蔚对视了一眼,彭蔚马上心领神会,接着又说道“你敢违抗师命否”。
      彭蔚上去一把拉着上云子,使出了吃奶的劲,拖着把他拉动了几步,上云子眼含痛泪,跪下就磕了十三个响头,最后叫了一声师傅,和彭蔚抄密径小路就往山下跑去。
当刚到山下就听到传来了一阵喊声,回头一看,只见玄珠观已火光冲天,上云子大喊一声不好,撒手就往回跑,彭蔚见状马上死死抱住了他。
      “师傅,师傅,师傅……”上云子跪在地上,和彭蔚抱头痛哭,两人在山下的树林里躲着,一直等到晚上革委会的人下山走光,才敢回到玄珠观,只见观里内外都被砸了稀烂,正殿被烧得倒塌,东西两房也已被毁坏,上云子和彭蔚马上到处找寻张真人,却没有找到。
      “刚才明明没有看到他们抓着师傅啊”,上云子感到奇怪的说。在两人确认了师傅没有遇害之后,都把心放下了。
      回到彭蔚的家已经是深夜,上云子无心睡觉,心里还想着师傅到底去哪了,彭蔚掀起了门帘把两碗米粥端了进来。
      “来来,这是秀芬给你做的”,彭蔚把其中一碗递给了上云子。秀芬是彭蔚的妻子,原来在文工团工作,后来红卫兵将党政机关单位都打瘫痪了,所以秀芬只能赋闲在家,有时候就去卖点杂货来帮补家用。吃完了一碗米粥,两人多少也恢复了一点精神。
      “这两个箱子,你打算怎么办?”,彭蔚操着分忧的心问上云子。
      上云子摸了摸身上的掌门信印还在,眼光才开始仔细打量着这两个箱子,以前从来没听师傅提过有什么祖传的家当,难怪师傅收藏得这么神秘,于是两人准备把箱子都打开看看,殊不知,这里面的东西,会把这两个年轻人,吓得魂飞魄散……
      上云子看到长型的木匣子没有密封,中段有一个卡扣开关,于是就打算先打开木匣子看看。“噗”的一声,由于木头长年累月粘住,发出了一声响动,一把被红布包裹住的短型兵器呈现在两人的眼前,上云子小心翼翼地拿起了兵器,将外面的红布脱下,一把厚重的短刀以冰冷的寒气夺人耳目,刀鞘上装有双附耳,一在鞘口,一在鞘中,均为银质,用于贯穿吊带将刀悬挂在腰间左侧,柄上鞘下,这种方法应该是由古波斯(今伊朗)传入我国。
      “砰! ”,在拔刀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音响, 一道寒光直逼两人的呼吸,不由得暗生敬畏,上云子仔细打量这把宝刀,最后在刀身上找到了两个篆刻的汉字,“李贤”。
      “我滴天呀……”作为一个历史学者的彭蔚,不禁双腿一软就瘫坐在椅子上。
       李贤(502-569年),字贤和,汉骑都尉李陵之后。北周大将军,北魏、北周时期重臣,后随北魏拓跋氏南迁,以子都督之职讨伐匈奴而后战死。这正是李贤的佩刀……
    彭蔚不由自主地从上云子手上夺过李贤刀,爱不惜手地端详着,不禁啧啧称奇,时而欣喜若狂又时而郁郁感慨,叹息道:“这几年破四旧的时候,就毁灭掉了多少像这样的宝贝呀”。
    在我泱泱中华的数千年里,因天灾人窝而毁掉的宝物不计其数,也有大部分是失传而不知去向。5000年来的人类历史首先是一部战争史,兵器的发展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强盛与否。在世界冷兵器收藏历史中,各国民族均有值得自豪的名刃,而最为著名的分别是中国、印度、伊斯兰、马来、日本的刀剑,它们被称为“世界五大名刃”,不同国家的刀剑可以反映其民族不同的价值观、人生观和哲学观。然而,中国古兵器,包括古剑的命运可谓多灾多难,时至今日,中国钢铁刀剑的历史及发展在世界古兵器研究中仍然是一个非常模糊和很不齐全的领域,就好比说元朝兵刃,目前在国内乃至世界的收藏界中几乎就没有存世。
  原创文学 最新文章
缘起·缘聚·缘尽
春莺神秘谷
原创科幻机甲小说《星河锁链》
春莺神秘谷
留学获得deploma到底能不能认证为degree
如何让孩子的学习从被动到主动?你需要明白这
《致我们匆匆走过的大学》--第三十八章 两个
抹不去的历史记忆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
论法家
穿阿玛尼的中医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29 00:16:18  更:2017-06-29 00:28:13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7-22 13:10:00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