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图说 新闻 笑话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沣 360图书馆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天天阅读 -> 原创文学 -> 【直播】我为一百块,闯进女厕所一看,当场吓傻…… -> 正文阅读
 

[原创文学]【直播】我为一百块,闯进女厕所一看,当场吓傻……[第1页]

作者:康茗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初恋,热血,青春,女厕所,暧昧#
我从小父母双亡,是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的,家里条件一直不太宽裕,前些年我舅舅,也是家里唯一的顶梁柱因为和人打架斗殴蹲了监狱,原本不宽裕的生活,最后只得靠着爷爷奶奶的养老金来过生活。
今天是开学的第三天,也是交学费的最后一天。
我早早就来到了教室,在座位上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我看见班主任昂着头走进教室,凌厉的眼光一下子扫到了我的身上,我慌忙的低下了头,不敢和班主任对视。
但是该来的还是来了,班主任将书本一下子砸在了我的桌子上,略带命令的语气说道:“黄桐,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你还要拖到什么时候?”
“我……我爷爷今天没回家,没拿到钱……”我低着头,强烈的屈辱感让我脸颊顺到耳根子红了个遍。
“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明天还没有带学费来,那你这辈子都别想回来上课了!”班主任严厉的叫嚣了几声才离开我的桌前。
我强忍着心里的委屈,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一百块钱,仅仅只是为了一百块钱的学费,这还是我爷爷奶奶从养老金里面节省出来的,却没有想到,三天前,被班上的恶霸美名其曰的“借”走了。
熬到下课之后,班主任临走还给了我一个眼神,弄的同学们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低着头便冲出了教室,没成想正面碰见了一伙人。


喜欢本文的读者欢迎加入读者群: 161464224,感谢您的关注!五六个流里流气的混混学生,为首的叫程东,也是“借”走我一百块钱学费的恶霸。
我抬头看着程东,害怕的咽了咽气,声音还略带颤抖的说道:“程东,我想跟你说个事……”
“这不是黄桐吗?跟哥几个去厕所抽抽烟。”不等我反抗,程东和几个混子学生就拐着我去了学校后面比较偏僻的老厕所。
老厕所是这些混子学生经常来的地方,无论是谈事还是抽烟,首选第一个就是这里,我被他们带到这里来,肯定没好事。
咚……
进了老厕所之后,程东直接把我推到了墙壁上,用手肘顶着我的胸口,身边的一个小混子给他点燃了一根烟之后,朝着我的脸上吐出了一个烟圈,自认为很炫酷的说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我很懦弱,本无法开口,但是想到爷爷奶奶长满老茧的双手,递给我老旧的十张十元人民币的模样,不由的说出了口“东……东哥,能不能把三天前的一百块钱还给我……”
“什么?你说什么?”程东眯了眯眼,对着我吹了一口气。
“我……”
啪!还没有等我说完,程东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我顿时感觉右边的耳朵一阵嗡嗡的响,差点没被他直接扇倒在地。
“东哥,我真的……真的很需要这笔钱,我没它就读不了书了。”我委屈的捂着脸,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
“想要钱是吧?老子给你一个机会,旁边就是女厕所,只要你进去吼一声我是变态,我就把钱还给你。”程东戏谑的说道。
女,女厕所?我从来都没有想过,闯进女厕所去。
如果里面有人,肯定会告诉老师的。到时候,也许全校都会知道,我是个变态。然后学校一定会开除我的。
“东哥,求求你把钱还给我吧……我不想被学校开除……”我不断的求着程东,希望他能放我一马。
程东身后的几个学生,立刻笑了起来,而程东则不耐烦的看着我,说:“你哪那么多废话?我只给你半分钟的时间考虑。到时候,你就算裸奔进去,老子都不会给你钱的。”
“东哥?”我眼巴巴的看着程东。
程东却朝我挑了挑眉,说:“还剩下二十五秒了……”
拿不到那一百块钱,我就真的上不成学了,可是进到女厕所,如果被人发现的话,一样会被开除……
但是看着程东伸出手指头,给我倒计时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了,只有咬着牙,朝着女厕所走了过去。
希望女厕所里没有人,毕竟这是老厕所,又脏又偏僻,不大有女生过来的。
所以我只要进去对着空厕所,大吼一声,就可以了。我心里只有这样的安慰自己。
但是当我走到女厕所门口的时候,心里面突然“咚咚咚”得直跳,当时既紧张又害怕,就像是准备进办公室,等着班主任教训似的。总也鼓不起勇气进去。
正当我犹豫不前的时候,就听见身后有人骂了一句:草,给老子进去……
接着我的屁股上,就挨了一脚。然后我特别狼狈的冲进了女厕所。
刚冲进女厕所,我就知道坏了。因为在我的面前正蹲着三个女生。
三个头发染的五颜六色,嘴上叼着烟的女生,齐刷刷地蹲在我的面前。
而与此同时,我的耳边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
那声音听起来,又急又响,和我们男生方便时,一点都不一样,不由得让我脸红了起来,连忙低下头。
当时我真的很害怕,毕竟这闯女厕所的事情,往大了说,派出所拘留我都不为过。
可是现在是夏天,女孩子穿得都是牛仔裤头啊,裙子啊什么的。
所以,当我低下头的时候,一眼便看见三个女生那白白嫩嫩的大腿。隐约间,一条水柱洒向地上的污水,顿时溅到了其中一个女生的大腿上。
那每一双腿都雪白粉嫩,像是刚刚出水的莲藕似的。而其中的一个女生,还穿着肉色的丝袜,那双肉色的丝袜很长,一直穿到了她的大腿根处,与它相连的是一条蕾.丝花边,白色的半透明……。
隐隐约约间,透过内内和那粗大的水柱可以看到那个女生的肌肤,粉嫩如水。更是由于她蹲着的原因,让人感觉那条紧绷的……,根本就包不住她雪白的肌肤,好像下一秒就呼之欲出了。
看到这,我感觉双颊越来越烫,心里也扑腾扑腾的跳着。
“流氓……”也就在这时,一道怒喊直冲耳膜,随后就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她们在提裤子了。
一抬头,我就看见那几双白白嫩嫩的大腿,快速地朝我走了过来。
“砰!”
我被其中一个女生,狠狠地踹了一脚,然后重重的撞在了肮脏的墙上。
我没有想到,那双穿着丝袜的大腿,踹起人来,让人感觉那么疼,像是要窒息了似的。
“这是女厕所,你玛的,不知道啊?”一个女生掐着我的脖子说道。
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打我的人,也就是那个穿着肉色丝袜的女生。
她留着短发,长相清秀,却用着冰冷的眼神怒视着我。
虽然算不上女神级别的,但是也出落的像支含苞待放的花朵。
但是,她的眼神却比同龄的女生凌厉的多,让人看上去,不知不觉中就多了一份畏惧。
看着她的眼神,我开始真的害怕了起来,于是张着嘴想说话,但是脖子被对方,狠狠地掐着。
“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我只能苍白的解释着。
“不是有意的?我让你不是有意的,让你不是有意的……”短发女生似乎是被我气急了,竟然毫不留情,对着我扇着响亮的耳光。
脸上火辣辣的疼,眼前金光直闪。有那么一瞬间,我疼得没受住,牙齿一打颤,嘴里便感觉到了腥味。
当时,我懦弱的想哭,感觉眼睛里,已经充满了眼泪,即将冲破眼眶。
“变态!你哭啥!”她身边的另一个女生也不依不饶的,指着我骂了起来:“都敢闯女厕所了,还说什么不是有意的。当我们是傻子啊?”然后,她又对方短发女生,继续道:“凌姐,不能饶了她。把他交给校长吧!”
“不要把我交给校长!我求求你们了!”我慌了,只求她们放过我。
如果那样的话,爷爷奶奶也会知道,他们伤心不说,而学校也一定会开除我的。
凌姐似乎是缓了过来,然而她没有立即赞同那个女生的说法,只是从书包里,抽出一根女士烟,含在嘴里。
刚才那个说话的女生,也从身上拿出一个高档的打火机,给凌姐点上了烟。
凌姐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让烟奇迹般地含在了嘴里,过了一小会,她才吐出来,接着朝我吼道:“滚,以后别再让老娘见到你……不然的话,让你后悔的……甚至,我可以让你全家都搬离这座城市!”
从她的眼神里,我知道,她应该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还尼玛不滚?找死呢?”凌姐身边的一个女生,见我还杵在原地,不耐烦的说道。
我低着头,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就朝着门外快速地走去。
“黄桐……”我刚出女生厕所,就见男生厕所那儿,有人朝我招了招手。
那是程东的小弟。我一见,就连忙地走进了男生厕所。
“东哥!”我依然捂着脸,对着正在抽烟的程东,央求道:“那一百块钱可以给我了么?”
程东瞟了我一眼,“呵呵”的冷笑了两声,然后毫无征兆的踹了我一脚。
“啊……”我没吃住疼,一个趔趄,就摔倒在地。
老厕所里到处都是黄色的水洼,顿时,摔得我身上到处都是。
当时我就感觉有点恶心,想立刻站起来。
可是程东却一脚,踩在了我的肚子上,看着我的脸,说:“哟,脸怎么肿得像个猪头似的?你不会在女厕所被打了吧?”
程东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朝着他的手下嚷着。
“也是他玛的够了,被女生打成这个熊样……”
“黄桐,我要是你,就一头扎进这茅坑里,再也没他玛脸出来了……”
“就是,就是。哈哈……”
我躺在肮脏的水坑里,浑身上下都疼得厉害,脸上更是羞得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程东蹲了下来,又冲着我的脸上,弹了弹手中的烟灰,说“这里是老子的地盘,刚才老子让你在女厕所里,看了那么多白白嫩嫩的东西。现在,你他玛的不感谢我,还好意思问我要钱?草,告诉你,那一百块钱,就算是我收了你的保护费了。”
我躺在在地上,强忍着眼眶中的眼泪。
我知道,我被程东玩了,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钱还给我,只是把我当成傻逼一样的耍着。
“走!”程东不再看我,只是招呼他的手下,往厕所外走去。
“嘭,嘭……”那些学生一听,立刻跟在程东的身后,只不过每个人从我身边走过去的时候,都用力的跺了下脚。顿时,黄色的液体,溅得我满身都是。
看着离去的程东一伙人,我才任由眼中的眼泪肆意地滴落。
程东蹲了下来,又冲着我的脸上,弹了弹手中的烟灰,说“这里是老子的地盘,刚才老子让你在女厕所里,看了那么多白白嫩嫩的东西。现在,你他玛的不感谢我,还好意思问我要钱?草,告诉你,那一百块钱,就算是我收了你的保护费了。”
我躺在在地上,强忍着眼眶中的眼泪。
我知道,我被程东玩了,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钱还给我,只是把我当成傻逼一样的耍着。
“走!”程东不再看我,只是招呼他的手下,往厕所外走去。
“嘭,嘭……”那些学生一听,立刻跟在程东的身后,只不过每个人从我身边走过去的时候,都用力的跺了下脚。顿时,黄色的液体,溅得我满身都是。
看着离去的程东一伙人,我才任由眼中的眼泪肆意地滴落。
我伸手擦了擦脸上那肮脏的污水,然后有些吃力的爬了起来,一边含着眼中的泪水,一边拖着疲倦的身体,往家走去。
只不过在回来的路上,我故意弄脏了脸,遮住脸上的伤。
刚到家里,奶奶看我身上脏兮兮的,就问我怎么回事,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我怕爷爷奶奶担心,所以没敢说实话,随便编了个理由,又说下午不上课,就回到自己屋子了。
我关紧了房门,先是拿水把身上仔细地擦了干净,又在伤口上涂了,我常备的云南白药。
整整一下午,我都没有出门。因为,我实在是想不到,到哪能弄到那一百块钱。
而明天就是班主任给我的最后期限了。
如果明天真的拿不出钱的话,班主任或许真的就不让我念书了……
第二天,我硬着头皮去了学校。一上午,我都趴在课桌上,根本就没心思听课,心里想的都是那一百块钱的事情。
好在直到中午去食堂吃饭,班主任都没有出现。
可是谁知道,我刚吃了两口,就见程东和几个学生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一见程东来了,立刻端起饭盒就准备走。
“哟!”可是,我刚走两步,就被程东拦住了:“这不是黄桐么?来来来,坐一会!”
其实,我是一刻都不想在这待着,可是程东搂着我,一用力,就把我按在了座位上。
他的那些手下,也很默契的围着我坐下了。
程东先是喝了一口手下递来的汤,然后对我说:“黄桐,借点钱给兄弟。兄弟有点事!”
借钱?上次的一百块都没有还我……
“东哥!”我低着头,用筷子扒拉着碗里的饭,小声的说:“我真没钱了。”
“没钱?”程东面带冷笑地问我。
我点了点头。
程东放下手中汤匙,把一只脚踩在了凳子上,对我说:“我不相信你没钱,我都打听过了,你爷爷有不少退休工资呢!赶快拿出来,哥几个就让你老老实实的吃饭……”
我依旧扒拉着饭盒,憋了半天,说:“你借我那一百块钱还没……”
“啪!”程东突然把脸一绷,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去你妈的,给你脸了是不是?”
我捂着脸,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没敢再说话。
顿时,食堂里,凡是离我近的,都纷纷歪头看了过来。
“哎,那个学生被打了。”
“在哪呢?”
“在那边呢……我怎么瞅着被打的眼熟呢……对了,他是二班的窝囊废,以前上初中的时候,就天天被人欺负。今天怎么又惹到了东哥?真是不长眼。”
一时间,那些学生都在小声的议论着。
听别人说我窝囊废,我的脸上感觉火辣辣的,自尊心已经被他们肆无忌惮地踏得粉碎。
程东看着我,突然把我饭盒里的饭,倒在了地上,然后一把搂着我的脖子,说“黄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再不把钱给老子,老子让你像狗一样的,把地上的饭舔干净。”
我没有说话,而是抬起手想掰开程东的手臂,让自己的呼吸能顺畅点,可是我一用力,程东就冷笑着,手臂上也多加了一分力。
这个时候,围观的学生也越来越多了。
我的心里难过到了极点。之前程东欺负我,还是在没什么人的地方,而这一次,直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了。
他凭什么这么欺负我?要不是他,我早就交齐了学费,也早就可以好好的念书了。
甚至,他还逼着我进女厕所,被一个女生打了一顿。现在依然拿我当冤大头,他们就是欺负我没有父母给我出头,成心拿我不当人,想往死了逼我!
想到此,我突然感觉嗓子非常的疼,像是被针扎了似的。心里更是像有个炸药一样,终于被程东给点燃了。
“程东,我和你拼了!”我目眦欲裂,像是头野兽一样,猛然握紧了手里的饭盒……
“砰!”我一饭盒就砸在了程东的额头上。
这一声不响,很闷!但是却犹如平静的湖面,被投入了一块巨石,石破惊天。
围观的学生中,有和我是一个初中升上来的。
当这些昔日的校友看到我,突然的爆发的时候,全都目瞪口呆了起来。
就算是不认识我的人,也都惊讶,我竟然敢动手打了程东。
在他们的眼里,程东绝对是个惹不起的主。而我只是个无名小卒,根本就没有任何实力,任何理由敢动他一下。
站在我面前的程东,也慢慢地松开了手臂,让我得以苟延残喘。
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更惊讶,因为在他的印象中,我只不过是一个没有脾气,还任由他欺负的窝囊废,我根本就不可能会反抗的。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食堂里虽然有那么多人,但是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敢大声喘气的。
程东捂着头,张大了嘴巴看着我。又过了一会,才清醒了过来,然后一脚把我踹到了地上,接着就一拳一拳的朝着我的脸上打来:“去你妈的,敢打老子,敢打老子……”
被程东踹倒之后,我突然感觉很爽,因为我刚才反抗了,我特么拿饭盒砸了程东。
这在以前,根本就是不敢想的事情。可是今天,我做到了。
我躺在地上双手抱头,任由程东无情的打我,也任由嘴角的鲜血,一滴滴地洒落。
“东子,别打了!再打就打坏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程东的一个兄弟拉着他说。
程东也许是打累了,狠狠地又踹了我一脚,说:“你马勒戈壁的,给老子记住了!我程东就是你爷爷,你爷爷!草尼玛,敢打我……”
“东哥,消消气……”程东手下的一个学生,适时的给他点燃了一根烟。
程东狠狠地吐出了烟雾,嘴里也还在骂着我,看样他依然怒气未消。
只见他又从桌子上,拿起一个别人吃剩下的饭盒,朝我走来。
我擦了下嘴里的鲜血,微微地抬起头看着他。
“哗啦……”这下,程东没有再打我,只是把饭盒里剩菜剩饭都倒在了我的头上。
然后又啐了我一口浓痰,才和他的手下,愤愤而去。不过,他临走时告诉我,从今往后,见我一次,就打我一次。
剩菜夹杂着汤水,顷刻就顺着我的头发流了下来。
那一刻,我哭了。泪水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泪水混着汤水流下,立刻就模糊了双眼。
不过这并不妨碍,那些围观的学生对我评头论足。
“这黄桐真他玛的疯了,连东哥都敢打?”
“有什么用?现在还不是像条死狗一样。”
“就是,就是。太他玛的自不量力了。”
“走吧,走吧……好戏谢幕了,赶快回寝室午休去……”
听着他们的议论,我才意识到,自己在他们的眼里,真的如同一条死狗一样。
毫无人格,也毫无做人的尊严。有那么一刻,我怪我死去的父母。
他们既然把我生下来,为什么不好好的陪我?为什么在别人欺负我的时候,不站在我的面前?为什么当我受伤的时候,他们不摸摸我的头?为什么……
食堂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只有三两个的学生,还站在远处,朝着我指指点点。
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浑身像散了架一样,一瘸一拐的朝水房走去。
我在水龙头下,拼命地把自己洗干净,然后如同行尸走肉一样,回家了。
一到家里,奶奶见我浑身是伤,就连忙问我怎么了?
看见奶奶我真想把心里的委屈告诉她,可是我知道,那根本就是于事无补,毫无意义。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原创文学 最新文章
缘起·缘聚·缘尽
春莺神秘谷
原创科幻机甲小说《星河锁链》
春莺神秘谷
留学获得deploma到底能不能认证为degree
如何让孩子的学习从被动到主动?你需要明白这
《致我们匆匆走过的大学》--第三十八章 两个
抹不去的历史记忆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
论法家
穿阿玛尼的中医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25 15:07:40  更:2017-06-25 15:10:24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24 9:14:23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