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图说 新闻 笑话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沣 360图书馆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天天阅读 -> 原创文学 -> 原创连载《赤血青绒斩太平》~~~~~~~ -> 正文阅读
 

[原创文学]原创连载《赤血青绒斩太平》~~~~~~~

作者:啃袜猫666
    一段太平天国尘封的秘闻,一个密宗大师降伏邪恶的惊天预言,一脉古老而神秘的传承和守护。神秘的数字黑洞循环的年份,不可思议的宿命力量,将一群玩世不恭的文玩老男孩,卷入到这场离奇的救赎之战。o(∩_∩)o...~~~~~~~~~多罗碧海原创作品 持续更新中~~~~~~~~~
赤血青绒斩太平
第一卷
第一章 阿海的梦魇
我是谁,为何身在此处…………
漫天的硝烟遮盖着即将破晓的天空,血腥气、硫磺味、身躯破碎的哀号、妇孺撕心的哭喊,在这一刻瞬间无声的凝结,一阵微风吹开城门上的烟雾,隐约的显出“太平门”三个斑驳的大字。
一声接连一声惊天的巨响,扯碎了这一城凝结的脓水血块,大片的城墙被炸开了!晕眩的耳鸣渐渐退去,震天的杀声将我已经离窍的魂魄狠狠的踹回到这具满身血污与灰泥的身体里。我是谁?这是哪儿?此时能感受的除了未知的惊恐以外,就是如游离在外的魂魄一般,清楚的看着自己,带领着攻城的练勇一齐涌向坍塌的城墙口。恍惚之际,一阵清脆的排枪声响过,眼前的无数穿着号坎的练勇应声倒地,但我和身边更多的同袍视若无物一般踩着他们的身体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冲进内城。
越过城墙的豁口,迎面而来的是无数的包着红色黄色头巾的粤匪(清廷官方文书上对太平军的称呼),猛烈的冲撞间,好像一群黑鱼搅动着黄泥翻滚的血水。我是谁?我在哪儿?此刻的我似乎只存在于不能停歇的恐惧之中,却又淡漠的看着自己的身体,黄泥和血水包裹的黑色琵琶襟马褂,猩红的马裤沾满了深黑色的血斑,随着勇流一味的向前冲杀着,嘴张得大大的却听不见一点自己的嘶喊,冰凉的矛尖划破烟熏的深黑色脸颊,殷红的血水甩到了身后同袍的刀锋,自己手中的战刀劈入迎面的黄流中,卡在对手的骨缝中轻微但刺耳的断裂声………… 为了防止粤匪反扑缺口,炮营的军士已经在街上架起了劈山火炮,虽说名唤劈山,其实就是发射霰弹的青铜小炮,未必劈的了山,但是平射对付敌军的冲锋可真是要命的杀器。但听炮声一响,炮口白烟中卷着火舌,顷刻间射出无数弹丸,这滚滚扑近的黄泥红浆,一下子成了装满血水碎肉的黄麻袋子,反扑的粤匪顿时去势。
此时城中四处燃起了大火,从粤匪官员们的宅邸开始,一场末日的自焚顺着风势,火舌吞吐着热浪,从四面八方炙烤着激战的街道,血与火的翻滚卷噬之间,似乎听到丧钟的悲鸣,期间夹杂的是众声此起彼伏的唱着诡异念诵——妖王所作的《天父诗》,此刻竟成了伴随他们自取灭而亡的挽歌,……“洗身穿袍统理发,疏通扎好解主烦。主发尊严高正贵,永远威风坐江山……”……“跟主不上永不上,永远不得见太阳!面突乌骚身腥臭,嘴饿臭化烧硫磺……”……“醒一样睡又一样,一时一样假心肠。假心肠定赏假福,贱人那得永荣光……”
街道上的黄红头巾好像这烈焰所及之处的草木残垣,渐渐散去,身边黑压压的穿着号坎的同袍气势更胜的继续向前冲锋。而街道上路边躲藏的平民,就像黑鱼通过河道所卷起的泥沙沉淀之后现身的小鱼小虾,惊恐而失神的蜷缩在身边任何可以依扶的物件左右。然而,一片断裂的车轮,一根横倒的木柱,在杀红了眼的练勇面前如同惹恼巨兽的枯枝,完全抵挡不住浸满了鲜血的枪头、刀锋。兵锋所至,进城的练勇们疯狂的撕扯着街道上的每一个活物。我大声的嘶叫着,想要阻止这样野蛮的杀戮。可是这一刻,似乎没有人能看见我,听见我,同袍的身体穿透我伸出的臂膀,就连我自己也完全听不见甚至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
一切如烟雾弥漫着的,除了恐惧就是巨大的吞噬一切知觉的悲伤。突然,眼前一片模糊和混沌之中,一点亮眼的青色光芒刺入了我被血雾遮蔽的双眼,一个穿着一件深色青花小袄的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直直的站在街道的中央。苍白呆滞的小脸不停的流着眼泪,却没有沾染一点的血污和尘土,乌黑披散的头发和那件深色的青花小袄,竟然被这座血与火的杀城映出晶莹的青色光芒。
突然,一支三寸短头枪如一道血色的霹雳,顺着持枪练勇的冲刺之势,没入小女孩的腹中。枪顺着冲势向一边挑出,小女孩的身体像一个米袋一样被抛起,又像一片羽毛一样轻盈的着落在地上。所落之处,尘土和血水向四周溅开,如同一朵红莲托着这具晶莹的小身体。我发疯似的踉跄着飞奔过去,抱起这具幼小的尸体,却发现,血肉模糊之间,肠子和内脏都已经流满了我环抱的双臂,但是我还是清楚的感觉到她一只雪白的小手紧紧的握着我的食指。
对我来说,此刻是静默的。除了巨大无边的悲伤之外再无一物。抬起头张着嘴,天空中滚烫的不知是雨还是血,像炭火燃矢一样击穿我麻木的身体。正当此时,一股浓重的煞气,席卷着一团黄色的浓雾向我冲来。我下意识的抱紧怀里的小尸体,团身一避。一匹姜黄色的高头大马跃过我的身体,回头间,马上的骑手也是一个回头。电光火石之间我看见马上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面色惨白,身着黄袍,只那一眼,他眼中两团金黄色的火焰带着无尽的毒怨,深深的留在了我脑中。忽闻身后又是一阵急蹄,一匹略显疲态的白马驮着一个满身血污的穿着华服的骑手,直奔我而来。只听身后追兵喊声一片,“休走了妖帝洪天贵福、休走了妖王李秀成!”
人的力量真的很奇怪,看不见摸不着,也许情绪即是力量的根源,它可以是爱是保护和舍身,它也可以是愤怒是憎恨和杀戮,一念之间,难道真的可以爆发出搅动宇宙的力量?妖王直面而来的这一刻,我的悲伤和恐惧似乎一下子平静且收敛的无影无踪。时空似如定格慢放的影片,网住策马狂奔的妖王。我从容的捡起掉落在地的雁翎长刀,横刀街前,看着妖王一人一马一格一格的杀来,直到近的我能感受到那匹白马的鼻息喷在我的脸庞。跺地而起,沾满血污的马褂在我用尽力气的旋转跃起之时,如同一股猩红的旋风喷出万点梅花,溅出的血水使得妖王本能的抬手遮避。就是此刻!正是妖王擦肩而过的那一瞬,右手的雁翎刀顺着转势,带着我所有的怒火,狠狠的劈在了妖王的右肩……
几乎被劈断了半个身体的一人一马,未作停留,疾驰而去,落地的我,没有追击,没有移动一寸,只怔怔的盯着妖王远去的背影。我知道,你们燃烧着贪婪与欲望的黄色眼睛,在看着我,我知道,你们会来找我,你们要知道的是,我也在等着你们…………
“泼伊啊…………”放在床头的手机被我碰落,清脆着地。这令人心痛的声音,将我唤醒。又是这样的梦境,我醒来却仍平躺着一动不动,似乎还没有完全从梦境的世界回到我的卧室。周身酸疼,眼角似乎还有残留的一点泪迹,胸前感觉莫名奇妙的炙痛,顺手一摸,却只握到胸前挂着的一块和田玉,微微发烫。
这一刻好安宁,就这么静静的醒着,感觉就像从不曾睡去,没有好坏、美丑、舒服难受的分别,从不曾得到任何也不曾失去任何,甚至连想也不存在,如是,如是。
勉为其难的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窗。从我宿舍的阳台望出去,隐约可以看到禾州城笼罩在一片薄雾中的早晨。这座两千多年历史的小城,随着城市化的高速发展,早已失了原本恬静安逸的氛围。倒是我所在的这所山庄,远离城市,山脚下的几个村落里面倒还保留了浓浓的吴侬风情。撑着阳台的栏杆,深深的吸了一口这充满山林味道的空气,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洗漱完毕,我坐电梯下到了山庄的大堂。各路工作人员都已各就各位忙碌的开始一天的工作了。和往常一样,刚下了楼的我,第一件事就是一屁股坐在了大堂水吧最里面的一张桌子上。说是和大家一起感受一下新的一天的开始,其实,呵呵,我是一非常懒惰的人,实在是坐着不如躺着,非得喝一会早茶让自己再好好醒醒觉。对了,本人海传纲,禾州人士,70年代生人。早年在外操练过各种职业小本买卖,也在外企当过洋差,最后回禾州城投身建筑施工事业。怎奈天生不擅务实,又揣着几斤傲气,下不愿算计工人伙计,上不愿逢迎不入眼的官僚卒吏,结果可想而之。五年前亏得血本无归还倒挂一屁股债务。自己挺着不愿意坑朋友,就都一个人硬抗。最后落得家破人散,两手空空。不过也就是因为这种脾气个性吧,多年来结交了不少朋友。都知道我不会算计,为人没那么多小心眼,所以虽说驴车倒了,也总有朋友帮衬扶着我这半拉驴架子。 这座山头,就是我文玩圈子里面一王姓朋友的产业。山下是古玩一条街,山上有一个酒厂,玉石雕刻厂,还有一个资管公司,剩下还有就是我所在的这个会所——“何填欲山林会”。老王知道我好面子,就只说请我帮忙管理,吃用都在会所里开支,具体决策事宜他一概不干涉,再给我分一成半的利润做花红。经过许多挫折漂泊半生,身负的那点不切实际的傲气早已经丢到江里喂了王八了,加之老王也真是一片拳拳之心,而且虽说单练的本事不咋滴,搞搞管理维系维系自己那点社会关系还是绰绰有余的。于是就在此处安身,别无他图了。 刚烧开的滚水注入我那只薄胎青花大茶缸子,干干的嫩绿茶叶一边翻滚着,一边慢慢变得丰盈油润。淡淡的其实可能还不能飘出多远的香味,已经在自己的感官中升起。还是这句话,实在太懒,真不愿意摆弄那种几个杯子倒来倒去的茶道。朋友以前有送点好茶,但我这都是大茶缸子招呼,直接导致我永远都没再收过到类似的馈赠。 咂了一口热烫的香茗,心满意足的往后一靠,开始回味最近这阵子总是重复着的梦境。有些模糊,但是干脆不去使劲回忆,很多画面反而会跳跃着浮现出来。好像是太平天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思量中打开手机,想着搜索一下太平天国相关的历史资料。 字还没打一个,一个来电跳了出来——“老王来电”,赶紧按了接听。 “海哥啊,在忙吗?”老王总是这么客气。 “王哥,您说。” “这样啊,我给你说一下,我呢去新疆看一批料子,可能要一星期时间,走得急,昨晚带买力浦江和吴均一起走了。对了昨晚发了信息给你看你没回,估计是没收到。有几个事给你说下。梁总凌晨的时候突然过来了,说要住一阵子,好像有点什么不好的情况,反正听着电话里面感觉情绪是非常很不好。我让小袁给他安排把温泉会馆二层的VIP单元包场了。你看看,留意一下,具体有什么等我回来再处理。” “好,我知道了。”“其他么……就是最近让保安警醒点儿,山下路口问清楚再放行,老是有乱七八糟的散客上来不好。” “行,这事我也发现了,回头就处理,您放心吧。”电话一挂,搜索历史资料这茬当然也忘了,倒是顺手一翻未读信息,的确有老王发来的信息没看。 赶紧的让吧台叫行政部经理马二峰过来。我们这里是会员制俱乐部,山下玉器城的管理处边上有条上山的专用车道。平时都有保安把守,除了会员或者业务预约,一概不让上来的。最近是有点奇怪,总有零星的散客,莫名其妙的要进来转转。每每事后查保安排班情况呢,又都在岗上并未有缺。 等着马二峰的当口,手不自觉的掏出了胸前挂的玉石,最近总是做着类似昨晚的怪梦,每次醒来都觉得挂着玉石的位置微微的发烫。直觉让我仔细端详起这块随身带了多年的和田籽料。还算规整近圆的随形,白度一般,但是肉质老熟温润,顶部还有一块色泽鲜亮的红皮。一言以蔽之,就一大开门的和田原籽,没啥特别之处。 不过说起这来历,倒真的是有点不清不楚。记得当年这会所还没开张,老王的玉器店里来了一个神神道道自称资深土夫子的卖货男,想是和老王之前也有些交集,背了一小口袋物件,赌咒发誓说是什么在北京雍和宫东配殿(法车仑殿东侧夹道的南头)大黑天(玛哈噶拉,藏传佛教供奉的愤怒像的护法本尊,原为印度教的魔神,后皈依三宝护持佛法。)圣像座基的暗隔里面冒死盗出来的密宝。都是不大的物件,主要是些鎏金的法器之类,我当时也没太在意,倒是其中有一个简简单单的檀木盒子里面盛着的这块和田玉,让我感觉非常有眼缘。我不爱玩古玉,一是水太深,一般人不具备鉴别能力;二是但凡能见得着摸得到的,那品相实在是真让我爱不起来。可眼前这个不同,年代啥的撇开不谈,至少就是个大开门的和田原籽,浑然天成,也不十分的名贵,于是让老王给他砍价。 这哥们也真敢开价,张嘴就是五十万,说什么折了几个兄弟花了几许本钱这个那个的,最后在咱们王老板冷静机智加霸道的收货套路面前,连哄带吓唬的,就按照当时相等品相的和田籽料的价格,一万多点成的交易。打入手那一天,我就一直贴身挂着到现在,期间最最潦倒的时候也没肯脱手变现。因为我相信,一块好玉石,戴久了那就是你身上一块肉,轻易割舍不得。可是今日盘摩在手,不知怎的,却有种可怕的感觉。虽说我自己也不信,可是真切的感觉到淡淡的热度,时不时还有如心脏跳动般极其细微的震颤。 “海哥,您找我?”马二峰走路不带声响,一下子杵在我面前打断了我的遐思。 “小马,保安排班你去查过了没?怎么又有乱七八糟的人上来逛了啊?” “哥,都查了,确实没人脱岗,而且我还每班多加了两个人,唉,真的是不知道哪儿蹿上来的。回头不行就安排个机动组,每天早晚巡山一次。” 其实按说呢,难得有个把游客绕过山下的门岗上来玩玩也不算是太大的事情,只是最近发生的颇为频繁,大家心里难免有点不安的感觉。 马二峰摆弄着手里的对讲机,在我对面的座位坐了下来。 “对了,梁总什么时候进来的?” “今天凌晨2点多,王董直接电话安排的,也就没惊动您。来了直接袁小姐接待的,给安排在温泉馆一号楼的汤屋楼层。不过……” “不过什么?” “海哥,这次感觉好怪,梁总一个人来的,司机和妹子都没带,脸色也很难看。王总说是要住一阵,但是看梁总并没有带行李,就提了一个小手包。” 我盯着马二峰满脸刮得发青的胡子茬呆看了好一会,感觉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他,但是使劲也想不起来是什么,于是便让他先去安排保安巡山的事情了。也许最近身边的好多事情都是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如鲠在喉却又难明难言,整个人感觉压抑的难受。 说起这个梁总,渝州市浮生投资集团的老板,年纪不大四十出头,之前在某央企的地方公司里面有个不大不小比较实惠的职位。就像我们这儿好多会员一样,没什么野心,光是图个安逸玩乐。正混的风生水起的时候,却主动退了职。搞起个投资集团主要也就是在全国各地入股些比较优质的休闲娱乐项目,又有进账又不管事,还能到处玩。按说,这梁老板平时挺和气幽默的人,还是个资深高古玉器爱好者,看着他的感觉就乐呵两字。但今天听马二峰说的这情形,怕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边想着,我起身径直往温泉馆的入口走去,决定去看看老梁。 走到入口近前,只见一扎着一把马尾的姑娘,正背对我打电话。这一身穿的我们会所的管理层制服,深灰色薄羊毛洋装,中长的袖口微微带一点荷叶边的扩口,里面是一件粉白色丝质的低襟抹胸,同色的窄口一步裙箍衬起S型优美的线条,碳灰色的天鹅绒丝袜包裹着一双匀称的长腿,黑色浅口露出半截趾根的漆皮高跟鞋,绷起优美的足弓线条。话说,这套制服的设计是本人参加筹建之时的得意之作,当然了,这也是顺着自己养眼的私心定的。我属于很守旧刻板那种,就喜欢看女孩子穿的清清爽爽的正经套装。于时下穿着那些所谓潮流的或是开洞扎脚,或是吊档露裤衩的奇装异服小女孩,看一眼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眼前这位,正是我们这儿分管餐娱的副总袁小姐。我从背后走近,刚想拍下她的肩膀,谁知那儿一通电话打完,猛地一下转身过来,几乎撞到我身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我倒还好,这袁小姐轻轻惊叫一声,捏着电话的手下意识的甩了过来,电话正正的磕上了在我胸前衬衣里面挂着的那块玉石,“咔~~”令人心痛的声音今天第二次响起。碍于是女同事,我也不好发作,只能抬手假装拽外套的领口的空隙,轻轻的撸撸我的小玉玉……。 “领导!你是不是要吓死个人啊!”此时袁小姐已经瞪着大眼睛笑嘻嘻的和我打招呼了,不过我余光一瞥,她垂在腹前的两手,也在心疼的撸着撞上我的新手机。 “额……我来看看梁总什么情况。” “啊梁总啊,我早晨帮他安排好房间,他就一下把自己锁里面了,就交代了一句,不要任何人来打扰。看着很不对劲呢。”袁小姐撸了几下手机,大概感觉没啥磕伤,就轻轻的放到了上装的口袋里。 “好吧,那我就不进去了,你多关心一下,到饭点的时候先电话问一下是不是要送餐……”正说着,大堂前厅一阵喧闹传来,好像是客人和保安纠纷的样子。 阅文首发 id 7805495304798501
楼上格式有点问题,删不了,重新发下。 第二章 不速之客
勉为其难的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窗。从我宿舍的阳台望出去,隐约可以看到禾州城笼罩在一片薄雾中的早晨。这座两千多年历史的小城,随着城市化的高速发展,早已失了原本恬静安逸的氛围。倒是我所在的这所山庄,远离城市,山脚下的几个村落里面倒还保留了浓浓的吴侬风情。撑着阳台的栏杆,深深的吸了一口这充满山林味道的空气,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洗漱完毕,我坐电梯下到了山庄的大堂。各路工作人员都已各就各位忙碌的开始一天的工作了。和往常一样,刚下了楼的我,第一件事就是一屁股坐在了大堂水吧最里面的一张桌子上。说是和大家一起感受一下新的一天的开始,其实,呵呵,我是一非常懒惰的人,实在是坐着不如躺着,非得喝一会早茶让自己再好好醒醒觉。对了,本人海传纲,禾州人士,70年代生人。早年在外操练过各种职业小本买卖,也在外企当过洋差,最后回禾州城投身建筑施工事业。怎奈天生不擅务实,又揣着几斤傲气,下不愿算计工人伙计,上不愿逢迎不入眼的官僚卒吏,结果可想而之。五年前亏得血本无归还倒挂一屁股债务。自己挺着不愿意坑朋友,就都一个人硬抗。最后落得家破人散,两手空空。不过也就是因为这种脾气个性吧,多年来结交了不少朋友。都知道我不会算计,为人没那么多小心眼,所以虽说驴车倒了,也总有朋友帮衬扶着我这半拉驴架子。
这座山头,就是我文玩圈子里面一王姓朋友的产业。山下是古玩一条街,山上有一个酒厂,玉石雕刻厂,还有一个资管公司,剩下还有就是我所在的这个会所——“何填欲山林会”。老王知道我好面子,就只说请我帮忙管理,吃用都在会所里开支,具体决策事宜他一概不干涉,再给我分一成半的利润做花红。经过许多挫折漂泊半生,身负的那点不切实际的傲气早已经丢到江里喂了王八了,加之老王也真是一片拳拳之心,而且虽说单练的本事不咋滴,搞搞管理维系维系自己那点社会关系还是绰绰有余的。于是就在此处安身,别无他图了。
刚烧开的滚水注入我那只薄胎青花大茶缸子,干干的嫩绿茶叶一边翻滚着,一边慢慢变得丰盈油润。淡淡的其实可能还不能飘出多远的香味,已经在自己的感官中升起。还是这句话,实在太懒,真不愿意摆弄那种几个杯子倒来倒去的茶道。朋友以前有送点好茶,但我这都是大茶缸子招呼,直接导致我永远都没再收过到类似的馈赠。
咂了一口热烫的香茗,心满意足的往后一靠,开始回味最近这阵子总是重复着的梦境。有些模糊,但是干脆不去使劲回忆,很多画面反而会跳跃着浮现出来。好像是太平天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思量中打开手机,想着搜索一下太平天国相关的历史资料。
字还没打一个,一个来电跳了出来——“老王来电”,赶紧按了接听。
“海哥啊,在忙吗?”老王总是这么客气。
“王哥,您说。”
“这样啊,我给你说一下,我呢去新疆看一批料子,可能要一星期时间,走得急,昨晚带买力浦江和吴均一起走了。对了昨晚发了信息给你看你没回,估计是没收到。有几个事给你说下。梁总凌晨的时候突然过来了,说要住一阵子,好像有点什么不好的情况,反正听着电话里面感觉情绪是非常很不好。我让小袁给他安排把温泉会馆二层的VIP单元包场了。你看看,留意一下,具体有什么等我回来再处理。”
“好,我知道了。”“其他么……就是最近让保安警醒点儿,山下路口问清楚再放行,老是有乱七八糟的散客上来不好。”
“行,这事我也发现了,回头就处理,您放心吧。”电话一挂,搜索历史资料这茬当然也忘了,倒是顺手一翻未读信息,的确有老王发来的信息没看。
赶紧的让吧台叫行政部经理马二峰过来。我们这里是会员制俱乐部,山下玉器城的管理处边上有条上山的专用车道。平时都有保安把守,除了会员或者业务预约,一概不让上来的。最近是有点奇怪,总有零星的散客,莫名其妙的要进来转转。每每事后查保安排班情况呢,又都在岗上并未有缺。
等着马二峰的当口,手不自觉的掏出了胸前挂的玉石,最近总是做着类似昨晚的怪梦,每次醒来都觉得挂着玉石的位置微微的发烫。直觉让我仔细端详起这块随身带了多年的和田籽料。还算规整近圆的随形,白度一般,但是肉质老熟温润,顶部还有一块色泽鲜亮的红皮。一言以蔽之,就一大开门的和田原籽,没啥特别之处。
不过说起这来历,倒真的是有点不清不楚。记得当年这会所还没开张,老王的玉器店里来了一个神神道道自称资深土夫子的卖货男,想是和老王之前也有些交集,背了一小口袋物件,赌咒发誓说是什么在北京雍和宫东配殿(法**殿东侧夹道的南头)大黑天(玛哈噶拉,藏传佛教供奉的愤怒像的护法本尊,原为印度教的魔神,后皈依三宝护持佛法。)圣像座基的暗隔里面冒死盗出来的密宝。都是不大的物件,主要是些鎏金的法器之类,我当时也没太在意,倒是其中有一个简简单单的檀木盒子里面盛着的这块和田玉,让我感觉非常有眼缘。我不爱玩古玉,一是水太深,一般人不具备鉴别能力;二是但凡能见得着摸得到的,那品相实在是真让我爱不起来。可眼前这个不同,年代啥的撇开不谈,至少就是个大开门的和田原籽,浑然天成,也不十分的名贵,于是让老王给他砍价。
这哥们也真敢开价,张嘴就是五十万,说什么折了几个兄弟花了几许本钱这个那个的,最后在咱们王老板冷静机智加霸道的收货套路面前,连哄带吓唬的,就按照当时相等品相的和田籽料的价格,一万多点成的交易。打入手那一天,我就一直贴身挂着到现在,期间最最潦倒的时候也没肯脱手变现。因为我相信,一块好玉石,戴久了那就是你身上一块肉,轻易割舍不得。可是今日盘摩在手,不知怎的,却有种可怕的感觉。虽说我自己也不信,可是真切的感觉到淡淡的热度,时不时还有如心脏跳动般极其细微的震颤。
“海哥,您找我?”马二峰走路不带声响,一下子杵在我面前打断了我的遐思。
“小马,保安排班你去查过了没?怎么又有乱七八糟的人上来逛了啊?”
“哥,都查了,确实没人脱岗,而且我还每班多加了两个人,唉,真的是不知道哪儿蹿上来的。回头不行就安排个机动组,每天早晚巡山一次。”
其实按说呢,难得有个把游客绕过山下的门岗上来玩玩也不算是太大的事情,只是最近发生的颇为频繁,大家心里难免有点不安的感觉。
马二峰摆弄着手里的对讲机,在我对面的座位坐了下来。
“对了,梁总什么时候进来的?”
“今天凌晨2点多,王董直接电话安排的,也就没惊动您。来了直接袁小姐接待的,给安排在温泉馆一号楼的汤屋楼层。不过……”
“不过什么?”
“海哥,这次感觉好怪,梁总一个人来的,司机和妹子都没带,脸色也很难看。王总说是要住一阵,但是看梁总并没有带行李,就提了一个小手包。”
我盯着马二峰满脸刮得发青的胡子茬呆看了好一会,感觉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他,但是使劲也想不起来是什么,于是便让他先去安排保安巡山的事情了。也许最近身边的好多事情都是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如鲠在喉却又难明难言,整个人感觉压抑的难受。
说起这个梁总,渝州市浮生投资集团的老板,年纪不大四十出头,之前在某央企的地方公司里面有个不大不小比较实惠的职位。就像我们这儿好多会员一样,没什么野心,光是图个安逸玩乐。正混的风生水起的时候,却主动退了职。搞起个投资集团主要也就是在全国各地入股些比较优质的休闲娱乐项目,又有进账又不管事,还能到处玩。按说,这梁老板平时挺和气幽默的人,还是个资深高古玉器爱好者,看着他的感觉就乐呵两字。但今天听马二峰说的这情形,怕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边想着,我起身径直往温泉馆的入口走去,决定去看看老梁。
走到入口近前,只见一扎着一把马尾的姑娘,正背对我打电话。这一身穿的我们会所的管理层制服,深灰色薄羊毛洋装,中长的袖口微微带一点荷叶边的扩口,里面是一件粉白色丝质的低襟抹胸,同色的窄口一步裙箍衬起S型优美的线条,碳灰色的天鹅绒丝袜包裹着一双匀称的长腿,黑色浅口露出半截趾根的漆皮高跟鞋,绷起优美的足弓线条。话说,这套制服的设计是本人参加筹建之时的得意之作,当然了,这也是顺着自己养眼的私心定的。我属于很守旧刻板那种,就喜欢看女孩子穿的清清爽爽的正经套装。于时下穿着那些所谓潮流的或是开洞扎脚,或是吊档露裤衩的奇装异服小女孩,看一眼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眼前这位,正是我们这儿分管餐娱的副总袁小姐。我从背后走近,刚想拍下她的肩膀,谁知那儿一通电话打完,猛地一下转身过来,几乎撞到我身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我倒还好,这袁小姐轻轻惊叫一声,捏着电话的手下意识的甩了过来,电话正正的磕上了在我胸前衬衣里面挂着的那块玉石,“咔~~”令人心痛的声音今天第二次响起。碍于是女同事,我也不好发作,只能抬手假装拽外套的领口的空隙,轻轻的撸撸我的小玉玉……。
“领导!你是不是要吓死个人啊!”此时袁小姐已经瞪着大眼睛笑嘻嘻的和我打招呼了,不过我余光一瞥,她垂在腹前的两手,也在心疼的撸着撞上我的新手机。
“额……我来看看梁总什么情况。”
“啊梁总啊,我早晨帮他安排好房间,他就一下把自己锁里面了,就交代了一句,不要任何人来打扰。看着很不对劲呢。”袁小姐撸了几下手机,大概感觉没啥磕伤,就轻轻的放到了上装的口袋里。
“好吧,那我就不进去了,你多关心一下,到饭点的时候先电话问一下是不是要送餐……”正说着,大堂前厅一阵喧闹传来,好像是客人和保安纠纷的样子。
  原创文学 最新文章
缘起·缘聚·缘尽
春莺神秘谷
原创科幻机甲小说《星河锁链》
春莺神秘谷
留学获得deploma到底能不能认证为degree
如何让孩子的学习从被动到主动?你需要明白这
《致我们匆匆走过的大学》--第三十八章 两个
抹不去的历史记忆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
论法家
穿阿玛尼的中医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23 15:07:39  更:2017-06-23 15:14:24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24 9:41:25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