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图说 新闻 笑话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沣 360图书馆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天天阅读 -> 原创文学 -> 那天,我目睹村长女儿被人拉进了玉米地... -> 正文阅读
 

[原创文学]那天,我目睹村长女儿被人拉进了玉米地...[第1页]

作者:墨夜琰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村花欺负我#玉米地#
 上小学那会,我妈嫌家里穷跟野男人跑了,住进了县城,我爸硬着头皮去找我妈理论,结果让那男的砸破脑袋,灰溜溜的回来了,随后他找村长帮忙,结果被村长一顿大骂,他指着我爸的鼻子说:“你老婆跟人跑了,你找我干啥?我把你老婆睡了?”


喜欢本文的读者欢迎加入飞飞的读者群:567708934,感谢您的关注!
我爸从村长家回来后整个人都蔫了,经常一个人坐在炕头哭,我看着特别心疼,我觉得就是因为太软弱太老实才会被人一直欺负,我以后长大了,一定不要做个老实人,同时我心里也恨我妈,恨那个打我爸的野男人,也恨我们村长,我赵成虎以后要是混出样了,一定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我爸。
该回复已经被黑风老妖抓走了,刷得出来算我输
 我们村的村长外号叫黑狗熊,是个大老粗,人又丑又没文化,但他有三个女儿,生的亭亭玉立,一个比一个好看,三个人只要同时出现,那绝对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当然了,这里我只提他三女儿陈圆圆,因为我跟她在村外的玉米地里,发生过一段见不得人的丑事。
 我们村子外面是大片的玉米地,只有一条土路通向县城,我上学那会天天走着去学校,我和陈圆圆是同班同学,但我两从来没说过话,在村里见面了也不会打招呼,因为她爸是村长,她家有钱,她看我的眼神里透露着一股子嫌弃恶心。
但我对她却有点好感,我觉得她很漂亮,一点不像村里人,反而很洋气,倒像是城里的大千金,可能是吃的好,她身子发育的很好,总是骑着一辆粉色女式自行车从我身边经过,使劲蹬车的时候扭动着小腰和屁股,我几乎每天都要在她背后偷看她,看着她慢慢消失在了小路的尽头。
 我们班好几个男的都追她,也有城里有钱的男学生,但她根本看不上眼,她骨子里有种傲气,让人不敢接近。
  记得那年夏天,地里一片绿油油的时候,我们学校一女生出事了,她在放学的路上被人拖到玉米地侵犯了,事后她连人长啥样都不知道,这事闹得她们女生人心惶惶的,学校还专门开了会,提醒我们学校的女生,上下学结伴而行,或者让家人接送。
这天傍晚,黑狗熊提着一塑料袋水果来我家了,他把水果往我家桌子上一扔,跟我说道:“成虎啊,以后你上下学,跟着我家圆圆一起走啊,两人好有个伴,知道不!”
我知道黑狗熊是怕她女儿出事,让我跟她凑个伴,我没拒绝,一方面我害怕黑狗熊打我,另一方面我也想跟她一起上下学,那样我就可以近距离接触她,兴许还能经常聊天呢,可那会我家穷,连二手的自行车都买不起,我寻思不行我就骑着她的自行车带着她,自己辛苦点,心里高兴就成,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天我去她家门口等她,她跟她爸出来后,满脸嫌弃的说道:“我自己上学就行,不用他跟着!”
 黑狗熊对别人一向很蛮横,对这个小女儿却是一点办法没有,他说现在世道乱,他不放心,陈圆圆看了我一眼,说:“你看他穿的穷酸的,同学们看见了怎么议论我?”
 听到这话,我心里有点不舒服,我这人自尊心其实还挺强的,我给黑狗熊说那不然就算了,黑狗熊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又苦口婆心的劝了陈圆圆一会,陈圆圆这才勉强同意,她跟我说:“你可以跟着我,不过我在前面骑,你在后面跑着,跟我离着五六米远就行,到了县城里人多了就不要跟着我了,知道不?”
 我有点愣,没想到让我跟她一起上下学的方式居然是这样,那她不就跟遛狗一样遛我了吗?但我没有拒绝的理由,我怕黑狗熊打我,只好答应她。
打这天之后,每天上下学我都等着她,她在前面骑,我在后面跑,其实跑这么一段路我也无所谓,根本不怕累,但我忍受不了的是陈圆圆总会故意刁难我,有时候她骑的很快,我跑一段路累了的时候,她就转过脸冲我吼,让我快点跟上,有时候她骑的慢,我离着她比较近的时候,她就会训斥我让我离她远点,渐渐的她在我心里的好印象就消失了,我觉得她长得虽然很漂亮,但人脾气有点太坏。


 有一次刚放学,走了没一段路呢就下起了雨,玉米地里的土路变得湿滑,她在前面骑车的时候不小心连人带车滑倒了,我赶紧跑过去想把她拉起来,白色的衬衣一湿就变得有点透明,她的头发湿漉漉的,样子很诱人,我哪看过这场面,一时脸红心跳,竟看的出奇愣在那,还咽了一口口水,舔了舔嘴唇。
 舔嘴唇的时候被她看到了,她估计看出了我的心思,当场就一巴掌扇我脸上,骂道:“滚回家看你妈的去!真恶心死我了!”
  挨了这一巴掌,我心里也窝火,但毕竟我偷看了人家,只好往旁边走了两步,跟她保持着距离,就这她还不依不饶,又继续刺激我:“哦对,我想起来了,你没妈,你妈已经跟人跑了!”
  这句话算是刺到了我痛心的地方,我当时脑海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那就是把她拖进玉米地羞辱她一顿,让她知道害怕,以后不要再欺负我,可想了想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我可没那胆子,以黑狗熊的脾气,知道了还不得弄死我啊。
我两回到村子后,我刚到家里换了身干衣服,黑狗熊就气冲冲的来我家了,他好像是喝了一些酒,一进门就砸东西,过来揪着我就打,不停的质问我为啥要欺负陈圆圆,我自然明白,陈圆圆肯定告状了,还指不定怎么埋汰我呢。
 我说我没有欺负她,她摔倒了我去拉她而已,黑狗熊根本不听我解释,一顿拳脚伺候着我,我爸别看平常老实不敢招惹人,但我好歹是他儿子啊,他护犊子心切,过来跟黑狗熊拉扯在一起了,黑狗熊后来顺手抄起院子里的一块砖,直接闷我爸脑门上了,血直接就顺着脸流了下来,我喊了一声爸,也急眼了,过去跟黑狗熊打起来了,但我毕竟是个学生,干不过他,被他狠狠收拾了一顿,完事他大摇大摆的走了,临走的时候警告我,说:“明天继续跟圆圆去上学,你要不去我弄死你,还有,再也别动什么歪脑筋了,知道不?”
他走之后,我爸在那唉声叹气,说他这一辈子活的太窝囊了,老婆跟人跑了,还要看着自己的儿子在眼跟前受人欺负,他嘀咕着说他活着还有啥意思,我当时心里担心,怕他会想不开做什么傻事,就过去安慰他,说:“爸,我是个男的,挨这点打算啥,你等我长大了,他黑狗熊肯定不是我对手,他要再敢欺负你,我弄不死他!”
我爸叹了口气,捂着脑袋去村里诊所包扎了,看着他那落魄的背影,我更讨厌黑狗熊和陈圆圆了,第二天我再三考虑,最后还是去等陈圆圆一起上学了,她看见我的时候,一脸的厌恶,她说:“你怎么不自己去上学啊,跟个狗一样跟在我后面,感觉很爽吗?”
我心里也是有点不爽,就反驳她,说:“是你爸非要我跟着的,你以为我愿意?”她哼了一声,说:“我不稀罕,别跟着我了!”说着她就骑着自行车走了,我也没有继续跟她,而是自己在后面慢慢走,不过这天中午,黑狗熊知道后在村口堵住我,又打了我一顿,说我再不跟着的话,村里浇地的时候,不给我家地放水,到时候让我家的玉米全旱死。
迫于黑狗熊的压力,我只能继续跟着陈圆圆,不管她说啥难听的话我都忍了,可我万万没想到,她居然会在班里说我家里的事,她告诉我们班的人我妈嫌我家穷跟人跑了,我爸找人家去了反而被人家打破了脑袋,我去上课的时候,同学们就跟我起哄,嘲讽我,因为这我还跟班里的张大兵打了架,张大兵把我衣服都撕扯了,我心里恨,我觉得受的这些罪,都是拜陈圆圆所赐,我得给陈圆圆一点颜色瞧瞧。
 一定要给陈圆圆一点颜色瞧瞧,我想到个计划,把她拖进玉米地吓唬吓唬她,还不能让她认出我来,这样做有个好处,那就是别人不会想到是我,肯定会联想到前一段犯案的那个人。
心里一旦有了这种念头,它就跟种子埋进土壤里一样会慢慢的生根发芽,我几乎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在琢磨我这个计划,比如我该怎么不被她认出是我来,如果她大叫怎么办?如果刚好有路人经过怎么办等等,总之我想了很多,也放弃过这个念头,但终于有一天下起了雨,我觉得这天气适合我的计划,我不想再等了。
这天下午我给老师请假说家里有事没去上课,快放学的时候,我就穿着雨衣,带着我爸的墨镜出了门,早早的就藏在了路边的玉米地里,听着周围的下雨声,我心跳特别快,我也想过打退堂鼓,但一想起陈圆圆跟她爸那恶心的嘴脸,我就有种豁出去的气魄,我不管了,今天一定要收拾陈圆圆。
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我见县城的方向上,有个人影出现了,看那粉色的自行车,可不就是陈圆圆吗,她当时也披着一件黄色的雨衣,特别显眼,我往路的两头看了看,并没其他人,真是天助我也。
等人快到我跟前的时候,我感觉心都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我把墨镜戴上,准备上去动手,但发现墨镜戴上后光线太黑了,情急之下我把墨镜扔在了玉米地里,寻思上去从背后抱住她,反正她穿着雨衣呢,肯定看不见我是谁,不行我就用手捂住她眼睛。
等她从我跟前路过后,我憋着一股子气,赶紧跳了出去,冲到她身后,直接从后面抱住了她,并用胳膊搂住了她的脖子,她立马跟发疯了的母猪一样叫唤挣扎起来,一直问我是谁,要干啥。
  我不敢说话,甚至都不敢喘气,就怕她认出我来。
 她的自行车也摔倒在旁边的地上,我本来想把她拖到玉米地里去,但发现并没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她的反抗很激烈,还咬我的胳膊,用脚往后面踹我,我此时慌张到极点了,之前想过很多对付她的法子,此时竟然全想不起来了,因为我的手当时搂着她呢,我寻思干脆使劲捏,捏疼她算了,想罢,我使劲捏了一下,她喊了一声疼后,我转身就跑,钻进玉米地之后,我没敢停留,使劲的跑。
 当时心里除了有一丝复仇后的快感外,更多的怕是惊慌害怕了,我最害怕的就是陈圆圆会不会猜出来是我?按理说不会,我也穿着雨衣呢,她的脑袋也一直没转过来,没可能看见我,而且我松开她后就钻进了玉米地,她怎么可能知道是我呢?
我也没敢多想,怕她回去后黑狗熊去我家找我,毕竟他不知道我请假了,肯定要问我为啥没跟着陈圆圆一起回家,要是去了我家发现我不在,可能会怀疑我,想完,我拼了命的往家跑,回去后将雨衣跟沾满泥的鞋子藏了起来,唯一让我有点担心的就是,我的墨镜落在那了,不会被人发现吧?黑狗熊会不会报警?不会查到是我吧?
果然,回来没片刻功夫,黑狗熊就来我家了,见到我后二话没说给了我一巴掌,他骂我道:“你他妈的,老子让你跟着她一起回家,你他妈跑哪去了?”
  我心里有点慌,装作无辜的样子给他说我今天下午没去上课请假了,他嘴里嘀嘀咕咕着,说没什么事请个JB假,说完他就走了,这让我有点惊讶,他怎么不跟我提陈圆圆的事?他到底有没有怀疑到我?
 不过仔细一琢磨,人家不提也有他的道理,那时候村里人思想都封建,这事要是传出去,别人指不定会怎么想,到头来对陈圆圆的名声不好,要是这样的话,起码黑狗熊他不会去报警,对我来说是好事一件,这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今天从后面抱住她的情景,那感觉又刺激又享受,我想如果她没穿雨衣,那抱着的感觉应该会更舒服。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敲我家的门,我一开门,见陈圆圆站在我家门口,当时给我吓坏了,心跳砰砰的,这是她头一次主动来我家找我,我很慌张,难道她发现是我搞的鬼了?我正要问她有事吗,她给我递过来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一些水果,她说这是她爸让送过来的。
 她说话的态度跟以前相比也要好很多,我心里的石头也放下了,看来她并没怀疑我,之所以对我态度好点,怕是也意识到有个男同学一起回家要安全的多,明显她被吓怕了,而且我发现,她的眼睛肿了,应该是哭成这样的,不知道咋的,看着她这样子,我居然有点心疼。
  我接过水果后,她跟我说等下去她家里一趟,她爸找我有事,说着就走了,这句话让我心又提了起来,找我有啥事?莫不是怀疑我,现在给我送水果只是先打消我的顾虑?我要去了她家,肯定少不了一番死揍,虽然这个想法有点太勉强,但我确实很害怕。
 所幸的是我想太多了,去了陈圆圆家后,黑狗熊给了我一辆二手自行车,让我以后骑着自行车跟陈圆圆一起走,还给我一把弹簧刀让我装兜里,我自然明白他这是让我保护陈圆圆呢,但我装作不明白的问他:“给我刀子干啥呀?”
 他瞪了我一眼,不耐烦的说:“给你,你就拿着,废什么话,记住,从今天开始,你天天上下学都得跟着我家圆圆,要是再请假啥的,先跟我打招呼,知道不?如果再让我知道,你敢不等我家圆圆,哼哼!”
 我点点头说知道,心里不但不害怕了,反而有点高兴,打这之后,我每天都骑着自行车跟陈圆圆一起上下学,可能是玉米地的事给她产生了心理阴影,她不再像以前那么强势那么嫌弃我,反而有点依赖我,有时候我跟她离得比较远了,她还会提醒我近一点,尤其是走到玉米地的时候,她的神色就显得很慌张,偶尔还会主动跟我说话,估计她觉得说话可以壮胆。
我那时候都觉得,我的春天来了,要是能一直这么跟她上下学,那日子实在太舒服了,只是我万万也想不到,恶梦很快就来临了。
  记得有一天放学,陈圆圆要打扫卫生,她给我说不用等她,让我先回家,我觉得挺纳闷的,以前她打扫卫生的时候,都是让我等的,怎么这次不让我等了,我也没问她为啥,而是在校门口等她,后来她出来的时候,居然旁边跟着一个男的,这男的是我们学校的,学习特别好,两人有说有笑的,我瞬间就明白了,怪不得不让我等她了,原来有人陪了。
 陈圆圆当时看见我了,她愣了下,并没有跟我打招呼,推出自己的自行车后跟那个男的走了,不知道为啥,我心里居然有种失落感,陈圆圆一向对男生特别冷,为啥对这个男的有说有笑的,难不成喜欢人家?
 我心里难受了一会后,打算自己回家,但是走到玉米地那的时候,觉得有点不妥,要是让黑狗熊知道我没有跟陈圆圆一起回,那他不得弄死我啊,所以干脆就在这等她,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左右吧,突然我听见县城方向那边传来叫喊声,好像有人呼救,在仔细一听,这声音不是陈圆圆的吗?
给大家来点福利,也为了让帖子更多人看到,此楼回复满66层


我就晒出圆圆妹纸在苞米地的真实照片吧,真的很漂亮,尤其是大白腿,可来感了。
听到呼救声我扔下自行车就跑了过去,没跑两步就看到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拽着陈圆圆要往玉米地里拖,给陈圆圆吓得哇哇直叫,还有一个光头推着陈圆圆的自行车扔进了玉米地里,不过我没看到刚才和陈圆圆在一起的男生。
 两个男的脸上都戴着一次性口罩,看不清楚长什么样子,但是眼神特别的吓人,陈圆圆正一边挣扎一边骂,看到我跑过来,她立马趾高气昂的喊道:“赵成虎,他们不让我走,快点救我,要不然我就告诉我爸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我心里骂了句娘,到现在还这么牛逼,早知道就不应该过来,那么有本事你咋不让跟你一起回家那小子帮你,心里虽然这么想的,嘴上肯定不能说,我看了眼那两个男的,长得都比我高、比我装,有些心虚的问:你们要干啥?
 那黄毛一点都不害怕,骂了我句滚蛋,再多管闲事连你一块弄,还说陈圆圆的对象欠他们钱,今天必须得还钱。
  陈圆圆两手护在胸前皱着眉头说:“我不是何磊的对象,我警告你别碰我,我爸是村长,跟县城的派出所所长是朋友。”说话的时候她想要推开黄毛,不过她毕竟是个女生,怎么可能拗的过男人。
 “别以为我刚才没看见何磊骑车带着你,你都搂她腰了,还敢说不是他对象?”黄毛一把薅住陈圆圆的衣服骂了句要么把何磊找出来,要么就替何磊还钱。
  何磊是刚才跟陈圆圆一起回家的那个男生,在我们学校也算是个风雨人物,长得帅,学习也好,学校里有很多小姑娘都暗恋他,我没想到陈圆圆竟然跟他在搞对象,一时间心里有种特别失落的感觉,觉得自己特傻逼。
 陈圆圆这时候也知道自己惹上麻烦了,慌里慌张的解释说她真跟何磊没关系,何磊把她送到村口就走了,她也不知道何磊的家在哪住,见根本劝说不了黄毛,又朝着我大喊大叫起来:“赵成虎我肯定要告诉我爸,你看见别人欺负我都不管。”
我一下子火了,骂了句爱JB告谁告谁吧,老子不管了,说完以后我扭头就走。
  然后听到陈圆圆大声喊叫“救命啊,抢劫了!”这个时候就听见那个黄毛直接狠狠的给了陈圆圆一巴掌,这巴掌打的真响,远远的听着我都感觉疼,不忍心回头又看了一眼。
 陈圆圆脸上出现一个很显眼的巴掌印,哭的更加厉害了,指着我骂:“孬种,等着吧,我一定告诉我爸。”本来瞧陈圆圆哭的那么伤心,我还有点不忍心,想着回村里喊人来帮忙。
  看她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冷笑着看向黄毛说:“大哥,她家可有钱了,她爸是我们村村长,家里有好几百万呢。”然后就拔腿往村里走。
 陈圆圆又骂了我很多难听话,我当作没有听见继续往前走,心想你爸这么厉害,何磊又是你对象,有本事让他们来救你啊,其实我之所以放心走,主要觉得不会出什么大事,那黄毛也说了,他们要找的人是何磊,估计吓唬吓唬陈圆圆就放了。
刚好可以借黄毛的手好好的教训教训陈圆圆,让他知道我这个孬种对她到底好不好,快走到村口的时候,冷不丁我看见了黑狗熊,正背着手在跟人说话,吓得我又钻进了玉米地里,让黑狗熊又看到我没和陈圆圆一起回家,肯定得揍我。
  在玉米地里等了两三分钟,我探头看了眼,黑狗熊居然还在,就偷偷摸摸的返回了路口,想着陈圆圆估计也被教训完了,正好回去安慰安慰她,指不定小娘们一感动,就抱住我了,我看电视里都说这么演的。
 等我走到路口的时候,发现黄毛竟然还跟陈圆圆拉扯在一起,已经快把陈圆圆拖进玉米地里面,陈圆圆哭的不成样子,见到我又回来,央求的朝我叫:“成虎救救我吧,我以后再也不对你喊了,肯定对你好。”
 我顿时有些心软了,陈圆圆虽然平常蛮不讲理,但到底是个女孩子,而且被打了那么多耳光,整个脸都有些肿了,我心里再有气也散了,走到他们黄毛和光头身边恳求道:“大哥差不多算了,你们要找的人是何磊,难为一个女生干啥。”
  谁知道那个光头直接从口袋掏出一把刀子来凶狠的指向我吼道:“跪下!”
 看到他手里明晃晃的刀子,我立马怂了,赶忙摆摆手陪笑说,我就路过的,什么都没看见!然后老老实实的蹲到了地上。
  “成虎,救救我吧,我以后肯定报答你。”陈圆圆满脸是眼泪的朝我喊叫,我心里说出来什么感觉,是真有心思想帮她,可我特别害怕。
 陈圆圆哭的嗓子都哑了,估计是看求我没有用,又开始求那个黄毛说:我爸是村长,我家有钱,你们只要放了我,要多少钱我都让我爸给你们。
  黄毛一巴掌甩在陈圆圆的脸上,拿刀架在她脖子冷笑“少废话,老子现在不想要钱了,乖乖的跟我进玉米地里,不然我刮花你的脸!”
“进玉米地干什么?”陈圆圆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求饶,漂亮的小脸蛋上全是泥土,看着就让人心疼。
  “当然是干该干的事。”黄毛在陈圆圆的胸脯上抓了一把哈哈大笑,陈圆圆吓得捂着胸脯尖叫。【这样看不过瘾的大神,一楼有裙号,来裙,我在里面发全部后续】
我蹲在地上一句话没敢吭声,像是没听见一样依旧低着脑袋,余光看到陈圆圆被黄毛往玉米地里推,陈圆圆拼命的挣扎,看着我大声喊叫“成虎,快救救我,只要你救我,以后让我干什么都行。”
  “闭嘴!再逼逼一句,老子立马捅死你!自己滚进去!”黄毛又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在陈圆圆的脸上,然后跟光头很猥琐的说道:“老规矩,我先爽,待会喊你啊。”
 陈圆圆一边哭一边往玉米地里慢腾腾的走,还回头看了我一眼,望着她央求的眼神,我心里更不是滋味了,稍稍动了动身子。
  “看什么看!”光头一脚踹在我身上,把我给蹬倒在地。
 不一会儿就听到玉米地里传出衣服被撕扯的声音和陈圆圆撕心裂肺的求饶,我听到她说,她还是处,求黄毛放过她。
  黄毛好像又打了陈圆圆一巴掌,而且还捂住陈圆圆的嘴巴又往玉米地深处拖去,因为声音已经越来越远了。
 一想到陈圆圆还是个处,如果今天真被糟蹋了,那这辈子可就真毁了,黑狗熊要是知道这件事,肯定得扒了我的皮,我和我爸也别想在村里继续呆下去,我鼓足勇气看向旁边的光头说,哥我腿有点麻了,能不能站会儿?
  光头没理我,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左掏右摸的翻口袋,最后踢了我一脚,问我有没有打火机。
 我说有,就站起来掏口袋,其实是想找机会跑回村里叫人,突然摸到裤子口袋有个硬硬的东西,这才想起来之前黑狗熊给过我一把弹簧刀,我觉得特酷,就一直揣在身上。
  见我站在原地没动静,光头皱着眉头推了我一把问我找到没有,我心一横猛的掏出弹簧刀就捅在了他的肚子上,然后又一脚狠狠的蹬在他裤裆上,光头“呃”了一声捂着肚子开始在地上打滚。
 第一次捅人我心里紧张的要命,甚至刀都忘了从他肚子上拽出来,撒腿就往玉米地里跑,心里祈祷陈圆圆你可千万别出事啊,不然我真死定了。
  跑了十几步就看到陈圆圆躺在地上,那个黄毛上衣已经脱了,衣服和水果刀扔在旁边,他背后纹着一条龙,骑在陈圆圆的身上,好像正在解皮带,一边解一边很烦躁骂脏话,估计是解不开皮带。
 陈圆圆哭喊着挣扎,她的裤子已经被褪到脚跟前,两条雪白雪白的大长腿夹的特别紧,来回扭动着,看的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我悄悄的又往前挪动了几步,咬住嘴唇不敢呼吸,左右看了看周边的地上有什么东西适合当武器,最后从地上搬起来一块锅盖大小的土坷垃,慢慢的走到黄毛的身后,黄毛可能听到声音,转过了脑袋,我照着他的脑袋就砸了下去,黄毛“哎哟”一声就摔到了旁边。
 我这才看清楚躺在地上的陈圆圆,她的上衣被扯坏了,只剩下件小吊带,卡通小内内若隐若现,白花花的大长腿并在一起,惊魂未定的脸上沾满了泥土,红扑扑的还有几条巴掌印。
  见我目不转睛的看她,陈圆圆红着脸赶忙将裤子提起来,然后又胡乱套上衣服,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别害怕,有我呢!”我抓住她的胳膊想要把她拉起来,其实也有坏心思是想占点小便宜,这个时候就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变了,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个黄毛满脸是血的站了起来,手里握着水果刀。
  “快跑!”我抓起陈圆圆的小手刚准备跑,就被黄毛给踹在了腰上,然后整个人失去平衡摔了个狗吃屎。
 “别害怕,有我呢!”我抓住她的胳膊想要把她拉起来,其实也有坏心思是想占点小便宜,这个时候就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变了,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个黄毛满脸是血的站了起来,手里握着水果刀。
  “快跑!”我抓起陈圆圆的小手刚准备跑,就被黄毛给踹在了腰上,然后整个人失去平衡摔了个狗吃屎。
“老子弄死你!”那黄毛拿着水果刀就朝我扑了过来,想要爬起来已经来不及了,我慌忙拿脚踢他,猛的感到小腿肚子一凉,接着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就看到他手里的水果刀插在我腿上。
  陈圆圆吓得尖叫一声,头也不回的跑出了玉米地,当时我的心就凉了,我拼尽全力来救她,可她居然把我给抛弃了,那种感觉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
黄毛捅了我一刀还不算解气,抬腿照着我脑袋“咣咣...”就是好几脚,踹的我眼前发黑,冒出来好多星星,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流进了嘴里,粘糊糊的还有点咸,应该是鼻血。
  这个时候猛的听到小路上有人喊我名字,我拼尽全力的吼叫:“爸,我在这儿!”
那个黄毛吓得拔腿就跑...
  不一会儿,我爸抱着一根扁担冲进了玉米地里,当看到我这个样子的时候,他的眼睛都红了,一边问我怎么回事,一边把我抱起来。
我什么都没说,趴在我爸的后背上哭了,心里觉得特别委屈,陈圆圆刚才逃跑的样子一直在我脑中回放,我怎么也想不到她是这种人,我救了她,可她竟然不管我...
 我爸背着我刚从诊所回到家,黑狗熊就怒气冲冲的掐着腰踹开了我家大门,抓着我衣服领子上来就扇了我一个响亮的大耳光。
  我刚刚止住的鼻血又流了出来。
  “老子跟你拼了!”我爸从厨房里拿出来菜刀,朝着黑狗熊就劈了过去,黑狗熊吓了一跳,松开我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放狠话“给我等着!”
 等黑狗熊逃远以后,我爸抱着我嚎啕大哭起来,说他没本事,保护不了我,他哭,我也跟着哭,不知道是因为挨了一巴掌还是觉得太委屈,明明救了陈圆圆还受到这样待遇。
  晚上的时候黑狗熊又来了,这次来的时候不是一个人,带着陈圆圆,提了两箱伊利牛奶。
 一进门就亲热的给我爸道歉,还说近期准备安排我爸到村委会帮忙记账,陈圆圆眼神复杂的看着我,声音特别小的问我“你没事吧?”
  我冷笑一声把脑袋转向了别处,其实经过一下午我也想明白了,这事不怪陈圆圆,任何女生碰上那种情况肯定都会跑,只是我心里好像还有个疙瘩似得解不开。
 见我不说话,陈圆圆又绕到我前面,还是声音很小的说了声“对不起!”她说对不起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感觉好像又要哭,弄得我一瞬间就没脾气了。
  “行了,翻篇吧,别人要是不知道还以为我欺负了你似的,对了?你跟何磊啥关系?为啥那孙子看到你被人绑架都不管?”我朝着陈圆圆撇了撇嘴巴,说这话的时候我声音没敢太大,生怕旁边跟我爸说话的黑狗熊听见再削我。
陈圆圆的小脸瞬间红了,支支吾吾的说她跟何磊没关系,何磊也不知道她被绑架了,只是把她送到了村口那条公路就走了,而且眼神有点复杂,声音很小的问我,今天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告诉别人,特别是别让何磊知道,我没有吭声,心里有点嫉妒陈圆圆那么在乎何磊。
  见我不说话,她又着急的推了推我,问我能不能替她保密。
 她要不提这茬我还几乎都忘了,听她这么一说,我又想起来之前她躺在玉米地里,那抹粉色的小吊带,还有和两根铅笔似得的大白腿紧紧并在一起时候的样子,下意识的往她的胸脯瞄了两眼。
  陈圆圆立马觉察出来我鬼鬼祟祟的目光,红着脸往旁边侧了侧身子,她这么一侧身,我刚好可以从侧面更清楚的看到她的胸脯,恶作剧似的故意吞了两口唾沫,我压低声音说:“不告诉别人也行,除非你亲我...”
 陈圆圆瞬间变了脸,又羞又气的哼了一声无赖,站起身就要走。
  “我想让你亲自来给我补课,怎么就无赖了?你想到哪去了?”我装作一脸懵懂的样子。
 陈圆圆本就红扑扑的小脸蛋瞬间红到了耳根子上,朝黑狗熊和我爸说了一句:“爸,赵叔我回家写作业了!”就逃也似的跑出了我家大门,看她一扭一扭的小屁股,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快。
  黑狗熊又跟我爸说了几句话也离开了。
经过这件事以后,陈圆圆和黑狗熊对我和我爸的态度好了很多,因为小腿受伤了,我爸到学校给我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在家修养,每天都是无聊的躺在床上看电视,每天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下午放学,陈圆圆会拿课堂笔记来给我看。
 其实对于我这样的成绩渣到吓人的学生来说,就算把考试答案给我,我也记不住,不过我很喜欢看陈圆圆给我补习功课时候的样子,那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女生是天底下最漂亮的美女。
  刚开始的时候陈圆圆还不太乐意跟我多说话,可是架不住我脸皮厚,总是没羞没臊的跟她搭讪,一来二去我们俩的话就渐渐多了起来,有时候我故意指着她鼻子问她去哪抹的黑,然后装着帮她擦,其实就是想趁机摸摸她的小脸蛋,不过每次都被她掐的眼泪掉出来。
 那时候特别流行星爷的《少林足球》,里面有句很经典的台词,“做人如果没有理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陈圆圆就问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说我没有梦想,就想以后多挣点钱,再也不让别人瞧不起。
  陈圆圆笑我,说我还不如条咸鱼,咸鱼都有可能翻身。
 我特别认真的问她,咸鱼翻身了不还是咸鱼么?她拿书砸了一下就跑走了。
  可能我这个人天生就皮糙肉厚,一个多礼拜就能下地了,迫不及待的推着黑狗熊送我的那辆二手自行车跟陈圆圆一起去学校,这次陈圆圆没有让我跟在她后面,而是有说有笑的跟我骑车并行,把我美的当天晚上差点没睡着。
 我和陈圆圆不在一个班,她在“快”班,都是些学习成绩比较好的尖子生,每次放学老师都会拖堂,所以下课铃一响我就跑到她们班门口吹口哨,有好几次还被她班的老师骂,陈圆圆也说过我好几次,让我去学校门口等她就行,每次她这么说我都会有点不高兴,板着脸不说话,好像已经完全把她当成了我对象。
 那段时间正好赶上村里改造电路,黑狗熊忙的不可开交,所以每天都给陈圆圆一些钱让她在学校附近吃午餐,为了能跟陈圆圆能多呆几分钟,我骗爸爸说学校交杂费,要了五十块钱和陈圆圆一起吃午饭,最不爽的是一个叫林小梦的女生每次吃饭都会跟陈圆圆一起。
  有时候我都怀疑林小梦和陈圆圆是不是同性恋,俩人不管干啥都在一起,就连下课上厕所都会搀着胳膊一起去。
 和陈圆圆不同,林小梦是个很泼辣的女生,我见过她和学校的很多混混在一起打情骂俏,家里也应该也属于挺有钱的那种,长的好看也会打扮,梳着个齐刘海,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很可爱,经常穿件紧身牛仔裤,看得人心里直痒痒,不过她看不起我,总是没事找我茬,我也不爱跟她多说话。
  有次我们三人一起吃饭,她们两人要的盖浇饭,我要了份炒饼,林小梦就笑话我抠门,还说和女生吃饭都不知道主动结账,活该一辈子打光棍、当屌丝。
 我赌气说我们家穷,林小梦鼻孔昂的特别高,埋汰我家里穷还想泡圆圆,还是让你爸妈多挣点钱再说吧。
  我心里那点尊严再次被践踏,气急败坏的拍着桌子吼叫,老子没有妈!
  当时把林小梦给吓了一跳,她指着我鼻子骂我:“在他妈给我当个老子试试?”
 我一点没惯着她,吓唬她:“你再指老子一下试试!”
  “行,你有种!放学给我等着!”林小梦一口饭没吃,就跑出了饭店。
  陈圆圆埋怨我一点都没有风度,跟女生一般见识,也没吃两口饭就走了,我没理她们,依旧低头望嘴里扒拉炒饼,心里却烦躁的一逼,本来以为只是一件小插曲,然而我却没想到林小梦居然真的报复了我。
这天下午放学,我还和往常一样跑到陈圆圆的教室门口去等她,结果却在他班门口看到了好几个别的班男生,其中一个是何磊,就是之前害的陈圆圆被绑进玉米地里的罪魁祸首。
  之前说过何磊这个人,在我们学校也算是风云人物,成绩好、人长得也帅,而且还和学校的一些混混关系处的很不错,属于“黑白”通吃的那种,而我就是个不爱学习的差生也没啥朋友。
看见何磊的时候,我没有吭声,趴在走廊的栏杆上吹口哨,何磊和那几个男生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几个人就走到了我跟前,何磊拍了拍我肩膀说想跟我谈谈,我也没怵他,问他想谈什么?
  跟何磊一起的一个高个子拽着我衣服说,到厕所聊吧,省的大家都不好看。
 上学的时候,一般解决问题,或者学生和学生之间处理什么事情都会到厕所,老师不容易发现。
  我说我不去,待会放学了我还得等人一起回家。
 “你麻痹,给你脸了是吧?乖乖的跟我去厕所?”何磊推了我一下骂道。
  这会儿刚放学,走廊里的学生也很多,我觉得特别的丢人,虽然他们有三四个人,我还是壮着胆子问了他一句想干啥?
  哪知道何磊猛地上来就扇了我一巴掌,他这一耳光打的特别响亮,震得我耳朵嗡嗡的直响,他一动手旁边的几个男生也都“操...操...”骂着往我身上踹。
 我脑子一懵,想都没想就扑向了何磊,我那时候根本不会打架,完全就是瞎挠瞎抠,结果只把何磊的脸上抓出来几条血道子就被另外几个人给踹倒在地上,这几个家伙特别狠,把我踹倒以后还往我脑袋上“咣咣...”的猛跺,我根本还不上手,只能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挨揍。
  打了我三四分钟以后,陈圆圆她们班下课,听见老师喊了一句“哪个班的?”那几个男生就跑掉了,何磊双手插兜站在旁边跟老师打招呼,说他路过,本来还想拦架什么的。
 我完全被打急眼了,从地上爬起来就扑倒了何磊,结果一下都没来得及打他,就被老师和几个男生给拽了起来,林小梦掐着腰在旁边声音特别大的说有娘生、没娘养的人就是没素质。
  我瞪着眼睛让她再说一遍,林小梦冷笑了两声没有说话把脑袋转向了别处。
  何磊真孙子,这个时候竟然还捂着脸装模作样的替我说好话,还说什么我对他肯定有误会。
 陈圆圆很生气的问我,干什么?
  我火一下子起来了,特别委屈的指着陈圆圆的鼻子骂:“你们都瞎了,没看见他刚才打我?”
  陈圆圆没理我,很关切的问何磊有没有事?然后和老师搀着何磊就往楼道口走,我当时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感觉心好像都碎了,因为何磊学习好,所以老师觉得他做什么都是对的,就连陈圆圆也认为是我没事找事。
 林小梦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小声说了句“活该!”,我气的眼泪当时就掉了下来,因为打架,第二天班主任把我爸教到学校狠狠的批评了一顿,让我写五千字的检查,周一班会当着全班同学面前念。
  我说不写,谁爱写谁写,气的班主任差点开除我,后来还是我爸又是作揖又是赔礼,还给老师买了一大堆的水果班主任才免了我的检查。
 一瞬间我就成了整个初二的名人,八个班的学生都知道我被何磊打了,走到哪都会有人指指点点的小声念叨,我们班也有几个喜欢打架的混混,总是没事找我事,因为不想爸爸再为难,我一直强忍着没有跟他们闹起来。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3] [放入我的收藏夹]
  原创文学 最新文章
缘起·缘聚·缘尽
春莺神秘谷
原创科幻机甲小说《星河锁链》
春莺神秘谷
留学获得deploma到底能不能认证为degree
如何让孩子的学习从被动到主动?你需要明白这
《致我们匆匆走过的大学》--第三十八章 两个
抹不去的历史记忆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
论法家
穿阿玛尼的中医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23 15:07:39  更:2017-06-23 15:14:08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22 12:12:32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