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图说 新闻 笑话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沣 360图书馆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天天阅读 -> 原创文学 -> 老公不能生,但他很想要小孩,所以他把我…… -> 正文阅读
 

[原创文学]老公不能生,但他很想要小孩,所以他把我……[第1页]

作者:lsm1982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老公不能生,所以他把我…#
老公不能生,但他很想要小孩,所以他把我……让我和别人生,你们说他是不是疯了?而且我做梦也想不到,他找来的人竟然是……


第1章      想不到“借精生子”这种故事书里才会出现的事情,有一天也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叫做刘秀儿,是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和丈夫顾井然结婚已经五年,一直没有小孩,而问题不是出在我身上而是我老公顾井然,他有弱精症,这辈子基本上没有让我怀孕的可能。   我和老公是自由恋爱,为了和他在一起,我们都向各自的家庭妥协了很多,付出了很多。   当刚刚知道这个噩耗的时候,我老公差点被打倒了,整整在家里躺了三天,不吃也不喝。第四天,我发现他躺在厨房的地上,煤气打开着,他竟然要自杀。   我连忙找了斧头破门而入,他瞪着满是红血丝的眼睛看着我,忽然抱着我大哭:“秀儿,我不能没有你,现在我不能有孩子,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不要我,我只能去死!!”   不要他?难道是指离婚嘛?我苦笑。   我敢吗?我妈是个很能作的人,那时候结婚,问老公他们家要了四十万的彩礼,老公当时是瞒着他妈偷偷给的钱,就是婚礼当天给了我妈。   我妈拿到钱,才让我上婚车。   可老公的工资卡一直是婆婆在管,所以取钱的事情很快婆婆就知道了。   嫁过去后,婆婆每次看我和眼中钉一样。
草莓棉花球楼主 我婆婆十个非常泼辣的人,我公公出轨,她直接跳到小三的单位掀起腥风血雨,最后小三灰溜溜离开这个城市。还有很多奇葩的事情,以至于家里的亲戚都怕我婆婆。   反正,她一有空就拿彩礼的事情威胁我,说我休想离婚,否则就要赔那四十万,不然就搞死我全家。   我知道,她不是说假的。   所以,我从来没想离婚,我是个性格比较软弱,又容易耳根子软的人。我嘴比较笨,很害怕接触谋生人,不然也不会研究生毕业嫁给我老公后,连工作都不敢找。   反正我老公也说他能养我,我老公被走关系去了医院当护工,因为不是正式的工人,工作又累钱又少,一个月经常就2000多块钱,他们这工作要靠提成,他爱面子,不会抢病人,所以很少能拿到提成。
因此,让我哪里去找那四十万赔给婆家?!   再说我是真的很爱我老公,于是,就好说歹说,终于让他打消了求死的念头。   只是,他死活不肯说不能生的是他,我只能咬着牙说是我的问题。   当时我婆婆就拿出皮带狠狠抽在我的头上。   我的半边脸立刻肿了起来,头嗡嗡的,尖锐的疼。   我当时第一次产生,就算卖了自己,都想要离婚的念头。   可我老公再次跪在他妈面前苦苦哀求,我麻木地看着他不断磕头,直到我婆婆愤怒地扔下皮带走回房间。   从那以后,家里的家务全部是我干,还要伺候瘫痪的公公,我不知道公公是有意还是无意,有天我竟然看到他拿着我的一条内裤在闻,可我和顾井然我们没有钱,也没办法搬出去住。
草莓棉花球楼主 可这次,我有些犹豫:“姐,我想找你借点钱,你看方便吗?”   我想将那四十万彩礼扔到我婆婆脸上,以后再也不用看她的脸色做人。   可姐一听是为了还我老公的彩礼,就狠狠将我教训了一顿,道:“还什么还,你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让他们家儿子给糟蹋了,开苞费收她四十万,不算多,怎么你也是个研究生呢。”   我实在听不下去她这粗俗的描述,只好道:“我不能生孩子,所以总觉得欠了他们家的,就当我和他们两不相欠,姐,你看能借我多少。”   “不能生孩子?”我姐忽然顿了顿,似乎在考虑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老公回来了,我只好和姐低声道:“井然回来了,姐,我以后和你说啊。”
草莓棉花球楼主 我姐不高兴地哼了一声,然后神神秘秘地道:“秀儿你真想要四十万也不是不可以,等你哪天过来,我和你说。”   我听到这里,心里有些高兴,又有些忐忑,我姐不是个吃亏的性格,让她借给我四十万,真不知道她会要我做什么。   我挂了电话过去帮老公脱外套,心不在焉地道:“回来了?”   没想到,老公比我还心不在焉,一下碰到我肚子上的水泡,我痛得惨叫一声,捂着肚子就蹲了下去,那感觉就好像自己的 肚子被钝刀刮肉一样,我痛了好半天才缓过来。   平常我老公肯定会很心疼地嘘寒问暖,这次,他却只是很冷地看着我,对我说:“秀儿,你总怀不上也不是个办法,别人会说闲话,妈肯定会把我们分开。”
草莓棉花球楼主 我听到这里觉得非常委屈,怎么他这口气说得好像都是我的错一样,我老公有点变了,其实,这几个月我能感觉出来。   可我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我为他做了这么多的牺牲,本以为他会对我更好,更疼我才对。   这时,老公忽然又哭了起来。   我只能拖着疲惫伤痛的身体,去安慰他,每次这样,我都安慰自己,我这样的和他同甘共苦,他是个一点小事就会很感恩的人,这辈子肯定都不会对不起我,还会对我很好。   嫁人不就图个知冷知热吗?   我拉着他的手道:“老公,你又怎么了?怎么又想不开?我们不是都说清楚了吗?”   我老公忽然给我跪下了,哭得泣不成声,我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我老公给我一个晴天霹雳。
草莓棉花球楼主 “秀儿,我答应了,让你和堂哥生孩子,第一个小孩给我们,第二个给他家里,而且不能用试管婴儿,这件事情是堂哥那边要求的,姑妈那边信神佛,很排斥试管婴儿。”我老公这会说话倒是非常利索。   我却觉得他是不是疯了。   接着才是最疯狂的——     他接着又用绝望的语气道:“没有别的办法,你和堂哥,你们必须那个,然后自然怀孕。”   轰的一声,我的脑子似乎被一道惊雷爆开。   我再也支撑不住,踉跄后退地靠在墙壁上。   半响,我盯着他不敢相信地道:“顾井然,你是不是疯了?你如果不是疯了就是犯贱!!有把自己老婆送到别人床上的吗?!”
 老公发出一声低吼,结束了对我的折磨。   我想破口大骂,可门口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让我无法做声。   或许是婆婆,也或许是公公,反正每次我和老公办事,总能听到外面又声音,这种无时无刻被监视隐私的生活,让人发疯。   而我老公似乎也忽然惊醒过来,忙将我抱到床上,一个劲和我道歉,我不理他,他就在地上不停给我磕头,额头都撞紫了。   我忍着眼泪,将脸扭到一边,我老公就一直跪着不动。   半夜我实在痛得受不了,从睡梦里被痛醒,一转身看到他还直直地跪在地上,一双眼睛充满痛苦地看着我,脸上是不正常的潮红。   我忍着痛站起来,一摸他的额头,滚烫。   我还能怎么办?只能原谅他,还给他找来退烧药,给他吃了,让他去床上睡。
草莓棉花球楼主 他好像真的累了,一碰枕头就发出鼾声,我沉默看了他很久,走到浴室里清洗自己,肚子里都是那玩意,可是却不能让我怀孕,我再想到公公的猥琐,婆婆 的虐待,还有老公的那个恶心的提议,最后,我摸到自己肚子上的伤口,发现已经灌脓。   随着哗啦啦的水声,我放声痛哭——   第二天,我醒过来,老公又带着烧跪在我的床前,将一张一百万的存折交给我:“秀儿,我都已经答应了,不好后悔,而且堂哥家里给了这些钱,够我们还了我妈彩礼再在外面买套房子,你不是一直想搬出去住吗?只要你点头,我马上去买房。”   其实我早想搬出去了,可婆婆说租房子不安全,不准我们搬,她说帮我老公攒钱,等够首付,给我们买个新房。
老公的钱太少了,我们怎么省吃俭用,可存得很有限。   我怔怔地看着那张无数个零的存折,觉得很是绝望。   而我老公又握着我的手道:“秀儿,你妈那时候不是挺能生吗?你姐就是你妈新婚那天就怀上的,你不用忍受多少次,到时候生下两个小孩,我们和就和堂哥家断绝关系,以后再也不会想起这件事,我们可以一直好好过日子,你说,好吗?”   我麻木地看着他,老公着急地扯了下我的手:“秀儿,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呢?”   我冷笑了一声:“是啊,你都不介意,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说完,我翻身朝着床的里面,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   我老公似乎也被气到 了,因为我听到他在我身后,呼吸很急促的样子。
不过,最后他什么也没说,转身就去上班了。   我躺了一会,婆婆就在外面敲门:“懒筋又犯了是不是?还不起来做饭,你是想饿死我们两个老人是不是,不孝顺的狗东西,你要想懒也可以啊,你倒是给我生个蛋出来,我立马天天让你躺床上,我亲自伺候你。”   我一下子爬了起来,一眼看到那一百万的存折,再对比婆婆在外面的叫嚣,她嗓门大,吵得整栋居民楼都听见,让我颜面尽失。   说真的,那一刻,这一百万看在我眼里是非常诱人的。   可是我还是不想做出让自己万劫不复的事情,所以我给公婆做好饭后,回了一趟娘家。   我妈果然又不在,倒是我姐,似乎在娘家住上了瘾,看到我的时候,难得没有露出嫌弃的表情。   “今天我带你出去玩玩。”我姐这次意外的大方。
后来,我姐夫走的时候还意味深长地和我姐说:“瑾儿,你安排吧,我没意见。”   我听到这半句话,觉得莫名其妙,还以为和我没关系。   结果姐夫一走,我姐就拉了我进车里,和我偷偷说了自己的条件:“四十万,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陪你姐夫睡一个星期。”   “什么?”我简直不赶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什么?男人嘛,你要多试几个才能分得出好坏,反正我告诉你,绝对不会让你失望。”我姐得意地道。   我板着脸说:“我下车了。”
草莓棉花球楼主 我准备下车,我姐忽然拉住我,开始哀求道:“秀儿你就帮我这一次,你姐夫做那种事情不喜欢戴套,可我现在不想要小孩,你反正不能怀孕,给你姐夫一个星期有什么关系,四十万呢,你到哪里去找一个星期四十万这么好的工作?你到时候直接拿着四十万,扔在那老姑婆的脸上,不是很爽?!”   我真的觉得寒心,一个是我的老公,一个是我的亲姐,可他们都当我是货物一样,待价而沽,所谓的亲情和爱情难道是骗人的 东西?!!   我冷笑起来,将刚刚她给我买的那些东西,全部砸在她身上,狂笑:“哈,我告诉你,真正不能生的是我老公,不是我,姐,这样你还坚持要我去伺候我的姐夫?到时候,我有了孩子,说不定就怂恿我姐夫踢掉你,毕竟我才是他孩子的吗?你说是不?”
草莓棉花球楼主 刚刚进门就发现一个熟人,是我老公的同事,她上下打量我:“哟,这不是秀儿吗?这是怎么了啊?怎么浑身都湿了。”   我:“别提了,刚刚出门忘记带伞,打的过来刚下车就摔了一跤。”   女同事啧啧两声道:“还真是不走运,你是不是来看顾井然啊?他今天接了个有钱的富婆,照顾一个月呢,这次提成肯定高。”   我说:“太好了,那我去他休息室等。”   而等我到了休息室,顾井然那王八蛋真的当缩头乌龟去做照顾富婆去了,一个穿着OL套裙的女人在等着我,她透过眼镜打量我的样子很让人不舒服,我也就没给好脸色,沉默地找个地方坐下来。   “你是叫做刘秀儿吧?”   我:“嗯。”   “那顾井然和你把情况都说清楚了?”   我:“是。”
她皱了下眉头,似乎也很不屑的样子:“那请跟我来。”   于是我就和她一起做完了整套体检,特么做妇科的时候,也是我老公认识的女医生,还啧啧道:“秀儿,你这里都红肿了,平时也让顾井然注意点啊。”   我笑也不是哭也不好,只能匆匆拿着检查的单子走出去。   那个戴眼镜的OL叫做林诗雨,听说我顾井然那位堂哥的秘书,其实明明可以我自己来做检查的,可她却一定要陪同,美其名曰陪同,其实就是监视,生怕我有病还作假。   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尊严,做完检查后,回去和我老公冷战了三天,期间,我姐和姐夫都有打电话回来,我直接将他们两个拉进了黑名单。
第3章 他有女朋友? 她咬着牙道:“”反正也被糟蹋了,不能让他白糟蹋,我要再去一次裴公馆。” 裴公馆位于A市郊区,占地面积巨大,里面古色古香,很是有些底蕴。   林妈妈看着这些景致,叹惜道:“当初裴家家道中落,想不到这个地方还是被保全了下来。”   夏薇有些沉默,这里她再熟悉不过,小时候,她经常跑来找裴景程玩,他大她六岁,已经很有些大人的样子,她却总是打扰他,让他烦不胜烦,当时说退婚,他也答应得很干脆,不过还是将她骂了个狗血淋头。   两个人订婚的金锁被他狠狠砸在她额头上,肿了好大个包,她哭着回去,整整过一个星期才好。   她情不自禁瑟缩了一下,这次,他会不会还打她?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哪儿哪儿都疼。
 裴家的管家是认识她的,将她扔在花厅里冷冷地道:“裴少的女朋友在这,一会儿才有空见你。”   说完,就抛下她干坐,自己径直离开。   林妈妈气坏了:“真是无礼。”   夏薇有些忧伤,咬着唇还是那句话:“等吧,不能白吃这个亏。”   就在这时,一个非常干练美丽的女人从屏风后走出来,夏薇愣了下,却是认识的,这是林家的大小姐,林悦儿。   以前有段时间她们两个关系还挺好呢,现在,她是裴景程的女朋友?   想到他有女朋友,昨天还那样对她,夏薇心里一阵难堪和添堵。   林悦儿看到夏薇的样子,也有些吃惊,她竟然还穿着三年前的衣服,虽然很好看,可这种款式早过时了。
忽略了夏薇就算穿着丢人,可只那张脸就早让整个大厅蓬荜生辉,林悦儿挑剔地打量面前的女人。   对了,夏薇的前夫是顾家,现在夏家说不定还得倾家荡产,难怪夏薇会这么落魄,她表示理解。   只是——   “夏薇,你怎么会来这?”林悦儿的眼神有些尖锐。   夏薇坐着没动:“自然是来找裴景程,请问你知道他现在有空吗?”   以前林家的人还要看夏家的脸色,什么时候敢这么嚣张?!   林悦儿笑了一下,她很清楚夏薇和裴景程那点破事:“是来找景程吗?他不想见你,那天听说你离婚,当时他就说,‘离婚就算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夏薇不知道这女人说的是真是假,反正心口被狠狠插了一刀是真的,如果是以前,她早冲去让林妈妈架住这人,扇她几耳光。   可她现在是来求人,其实这几年在顾家,她什么没受过,反而不觉得怎样。   “想不到这么多年了,景程对我的感情还这么深。”夏薇叹了口气,“难怪他找你做女朋友,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有人能说你长得像我。”   “你!!”林悦儿脸色微变,正要说什么,却忽然转成义正言辞的样子:“夏薇,你有没有良心,当年你看裴家衰败,就立刻退婚改嫁,现在还这么自恋,以为裴景程依然暗恋你放不下你,难道你还想再来坑他一次?!裴景程不是傻子,不会让你玩弄于鼓掌。”
 夏薇直觉这女人不对劲,一丝猜测让她的心又往底下沉了沉。   “是么?”男人冷漠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夏薇蓦地站起来,看向身后,只见裴景程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到近前,他脱了军装,只穿着休闲的西装,少了那种凶神恶煞的气质,显得温漠了许多。   “景程,夏薇现在来,可能是有事要求你,你可要三思。别忘了当初,夏家如何落井下石。”林悦儿一脸不忿。   裴景程扫两个人一眼,忽然笑了一下。   夏薇就缩了缩脖子,小时候就是这样,他笑得越温柔,越是有人要倒霉,就是不知道这次是针对她还是林悦儿。
前面有部分发错了,发成别的小说了,不好意思哈。
你们可以打死我,哈哈哈哈
 第3章        那天那个林诗雨又给我电话,让我现在就去金爵小区18栋,这是我们这个市里最高档的小区,私密性和设施都是最好的,我以前听过那里的房价,一平方好几万,然后就当是做了一个梦,想不到,我还有不做梦走进它里面的一天。   在车上,我给老公打了好多电话,他都不肯接。   大概是他想假装自己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我开始很生气,后来是麻木,可是等我走进那栋豪华得不像话的别墅时,只剩下了紧张。   林诗雨没让我适应太久,就将我带进了一间崭新的房间,那张床很大,我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   她和我对了下生理期,确定我这几天是最容易受孕的,就让我洗澡,然后将自己扒干净躺在床上,一句安慰的话没有。
我躺在被子里,牙齿打架,一直发抖,从未有过的紧张和害怕。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脚步声走进来。   我于是死死闭上了眼睛。   那是个男人,脚步声很沉,他走近的时候,我闻到了他身上的蓝调香水的味道。   然后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脸上忽然开始发热。   他好像很公事公办,因为他应该看都没看我,也没碰过我任何地方,直接从脚的那头掀开被子,开始办事。   大概因为我太紧张吧,一直干涩,可他还是持续了很久都没完,我痛得不得了,只好慢慢放松。   之后不知道怎么,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我和村里孩子去抓鳝鱼,鳝鱼滑不溜湫的,抓在手里,它竟然还扭动翻滚地想往泥里钻,我不安地动了动,然后一切开始顺畅起来。
我感觉得出来他应该很满意,可持续的时间真是太长了,等他解决完后,我捂着砰砰乱跳的心脏,松了口气。   从头到尾,我们没有一丝交流。   除了我痛得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哼了两声,就是他到最后的时候,有些粗的呼吸。   完事后,我的腿不敢马上放下去,因为想增加受孕机会,所以希望他能将被子给我重新盖好,可是这位堂兄,不知道是不是不懂体贴,从头到尾,都都让我暴露在外面。   我听到他穿好衣服,慢条斯理地走了出去,随着门砰的一声被关上,我终于含着眼泪睁开了双眼。
房间里还是那么整齐,风轻轻吹动洁白的窗纱,我半撑起身子看了下被子,我身上的被子,除了脚那头被他掀开过,就是我自己盖上时候的样子,我忽然有些脸红,忙将被子遮住脚。   幸好,我这么干了,因为接着林诗雨就一脸便秘地走进来,看到我坐着,立刻厉声呵斥道:“你怎么回事?这个姿势一会儿都出来了怎么办?真是浪费。”   我只好躺回床上,对于她忽然生气的态度莫名其妙。   我在林诗雨的监视下,又躺了半个小时,才被允许回去,她还吩咐我不要洗澡。   我浑身不舒服地回到家,换裤子的时候,发现都一塌糊涂了,就偷偷去洗干净,这才出来给公婆做晚饭。
 我老公回来的很晚,好像还喝了酒,不过家里一直有等他回来吃饭的传统,所以,我马上将饭菜上桌,饥肠辘辘地开始吃了起来。   至于白天的那些事,我也没有什么想头了,大家避而不谈反而是更好的结果吧?   可我公公在饭桌上的一句话,却忽然点燃了这颗定时炸弹。   我公公一边吃饭一边拼命看我,我婆婆暴怒地打了他下,骂道:“专心吃你的饭,个老不死的,你怎么还不死,偏偏要拖累我家。”   我公公被婆婆打了也无所谓,似乎习以为常,反而直勾勾看着我道:“秀儿今天皮肤特别好,是吃了什么好的滋补品吗?”
 砰!!   我老公直接 将整个饭桌给推翻——   菜汁和饭粒泼了我们一身,那天好像世界末日一样,婆婆一直在叫骂,老公发了疯似的砸东西,我捂着咕咕叫的肚子,疲惫得好希望永远睡着,不要醒来。   晚上,我老公僵尸一样躺在床上,我揉了揉因为收拾残局劳累一天的胳膊,摸索着躺到他的身边。   开口的时候,嗓子干得好像在冒烟。  “老公,要不我们算了,你把钱还回去。其实想出去住,租房子也可以。”   闻言,我老公忽然冷笑:“我一个月工资才2000,租了房子,我们喝西北风。”   我:“要不我也出去工作?”   老公没说话,他沉默地倒回床上,过了一会儿他哑着嗓子问:“秀儿,他厉害吗?”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谁?”
 老公呼吸忽然急促,恼火地道:“还能有谁?!”   我忽然明白过来,心头一阵撕痛,他扑过来的时候,我用力反抗挣扎——   那天晚上,我们第一次背对背,冷漠地各自睡去。   我后来好不容易睡着了,却梦到了过世很久的老爸,他对着我露出失望的眼神,我在梦里哭得幸酸。   我盼着这样的日子早点结束。   可是两个星期后,我拿验孕棒测了,没有怀孕。   当我将这个消息告诉老公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说,直接从家里出去,一个晚上没回来。   我婆婆意识到了不对劲,那天莫名其妙对我特别好,晚饭都不让我做,然后拉我去房间里问道:“你老公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看她竭力假装慈祥,却难掩目光里的凶气,心里又羞耻又害怕,只能装傻:“不知道,好像是工作上的事情不顺利。”   我婆婆旁敲侧击没问出个所以然,又厉声道:“我儿子要是因为你才故意和我作对,让我知道了,可别怪我不客气。”   我憋了一肚子气回房间,往常还有我顾井然在旁边嘘寒问暖,现在却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忆婆婆那些诛心的话,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喜欢钻牛角尖,婆婆那些难听的话,一直在我脑子里响了一整晚。   早上我被镜子里那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女人给吓了一跳。   我想,再这样下去,我可能会疯掉。   这时候,顾井然的短信来了。
 我以为他是发短信和我和好,想到我们两个结婚后,虽然婆婆和公公虐待我,可我们两个的感情还是很好的,很少红脸,每次他说点软话,我心里就会暖得不得了,心里有些高兴,那些不愉快和罪恶感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我有些急切地按开老公的短信,上面没有只字片语的温存,只有一行冷冰冰的字:今晚七点开始,连续三天,还是金爵小区,我和妈说了,公司组织旅游带上你。    我心灰意冷,甚至短信都懒得回。   中间老公打了个电话过来问:“ 你怎么回短信,看到我给你发的了吗?”   他心情似乎好了点,我也不想再和他吵架,只好压着满腹委屈问:“你们公司组织旅游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不然妈会怀疑。”老公的理由也很充分。   可我知道他只是想逃避。   我擦了擦眼泪道:“那你去吧。”   “秀儿,你——我这几天对不起你,我旅游给你带礼物。”老公在那头也很难受。   我们彼此沉默了很久,老公那边先挂了电话。   这次,我的目的性比之前都强了很多,一定,一定要怀上,最好是双胞胎,那就一劳永逸。   所以,我去前还去送子观音那里虔诚烧香许了愿。   然后我打车到金爵小区门口下,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金爵小区旁边是我们市里很有名的卫校,专门培养护士姑娘的。   此刻,外面停了一大圈的豪车,每辆豪车上面都放了一瓶纯净水。
 在等林诗雨出来接我的过程中,我因为无聊就一直看着那块地方。   这时候,我看到一个穿着青春的女学生走出来,袅娜地走到一辆保时捷面前,拿起那瓶水喝了一口,忽然,保时捷的门打开,女孩子坐进了副驾驶座。   我有些惊讶,难道这些车子都是学生家长的?为了能让孩子放学出来马上就能喝上水,所以才在车顶放纯净水?   但是好奇怪啊,难道是学校规定的?   我正好奇,正好林诗雨开的奔驰停在我面前,她按了下喇叭,我忙上车,并且好奇问了她这件事。   没想到她竟然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她冷笑道:“你真不明白还是装纯呢,那是大款找情人呢,喝我水同和我睡同音,懂了吧?!”   我有些吃惊,沉默了下来。   我想,那位顾兼之住得离卫校这么近,是不是也经常光顾?   那他为什么不让这些如花朵般的女孩给他生孩子,却能轮到我?   林诗雨似乎看出我的想法,冷笑道:“你是不是奇怪为什么我们顾总会选择你来给他代孕?只是你运气比较好而已,顾总的母亲去给他算命,大师给了个和顾总最配的八字,这么巧你婆婆也拿你的八字来让顾总的母亲帮忙找人算,和大师给的那个八字竟一模一样。本来还想着你不能生育,大师是不是算错了,结果顾总让人调查了下,不能生的竟然是你老公,所以才促成了这件事情。”
我听到这里只觉得心惊。   原来婆婆以为我克老公,还算了我的八字。   而我一直怀疑老公一向胆小,这次怎么能这么雷厉风行。   原来一切都是那位顾兼之和他母亲的手笔,这就说得通了。   林诗雨看我呆呆傻傻的,很是不耐烦,皱着眉头道:“我的话说得够清楚了吧?就是提醒你,你的身份和那些卫校的小姑娘没有任何区别,可别因为和顾总上了几次床,就爱上他,顾总最讨厌麻烦,他能捧你起来,也能将你摔如尘埃,明白了吗?!”   我心里一阵膈应,谁会喜欢他啊?!   我生硬地道:“这不是当然的吗?我也只想要个孩子。”
 林诗雨嗤笑一声还要说什么,可她发现已经到了别墅前面,就立刻不说了,态度也好了许多。   等她将我再次带进那个房间的时候,我刚刚的刚硬早消失,有些局促地站在原地,我注意到周围多了几盆花,看起来多了点生气,不由多看了几眼。   接着还是一样程序,洗澡,躺到床上。   林诗雨走后,我竟然比上次还要紧张,一直在发抖,所以,顾兼之走进来的时候,我忘记了闭眼,余光看到他的身影,很高大健扩的男人。   我忙闭上双眼,记得模糊中看到他的脸色冷冷,一看就很不好相处。   我情绪糟糕到了极点,这几天累积的负罪感,老公和婆婆个我的压力,甚至那些美丽却失去自我的女孩都成为压倒我的稻草。
所以他试了几次,却好像我这里变成了一条死路。   我死死皱着眉,不知所措地捏紧身下的床单。   良久,这个叫做顾兼之的男人忽然冷冷开口道:“翻身!”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让我改成了趴着。   开始还是很艰涩,可我和老公从来没这样过,很快就觉得不太对劲,快感瞬间蔓延,我一口咬住自己的手臂。   这次完事后,他压在我身上休息了一会儿,这才淡淡道:“再来——”   等他走后,我身上胀得不行,休息了好一会儿,不知道怎么林诗雨这次没进来,而是一直在外面催促,我这才懒洋洋从床上起来将自己收拾好,走出去的时候,腿一直打抖。
林诗雨用怪异和不悦的目光看着我,让我更加觉得无地自容,她带我去客房休息后,我一个人缩在大床上,想到刚刚自己的表现,羞愧地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那天,顾兼之没有留在这别墅里,我一个人吃了一顿豪华晚餐,却食不知味,第二天,也是营养丰富的早餐摆了满满一桌,偌大的别墅里,除了林诗雨和我,再也没有别人。   我觉得压抑,一直等到下午六点。   我看反正顾兼之也没来,暂时不需要履行义务,就央求林诗雨放我出去走走。   她好像给顾兼之打电话请示了,然后说我可以出去,但是要带着手机,随叫随到。   看来这位顾总真的很忙,连造人都还要见缝插针。
我穿了件林诗雨放在我房间的米白色衣裤,因为是亚麻的,很舒服透气。   金爵小区的绿化做得非常好,到处树木葱郁,我走着走着,又来到靠近卫校那的围墙边,外面又停了十几辆豪车,几个女孩站在车前,拿着水瓶喝水。   原本平常的情景在经过林诗雨的介绍后,变得充满诡秘。   我情不自禁走过去,伸手扶住了金爵的充满洛可可风格的黑色铁艺栏杆。   变故就在那一刻发生,忽然从外面冲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穿着运动衣的女人,她一下冲到其中一个女孩 面前,猛击她的面部,将她打倒在地。   那么巧,那女孩就是我昨天看到的那个。
 她被几个人抓着头发,摁在地上,裙子、内衣被扯开扔了满地,她拼命的跑,每次 跑几步,又被人一脚踹在地上,最后她躲到了我这边的灌木丛里,警察来了。   她崩地蹲在灌木丛里大哭,我虽然觉得她做得不对,可也觉得很可怜,就把自己的外套丢给她,她震惊地看了我一眼,垂下眼眸,将外套紧紧裹住身体。   我不想招惹麻烦,丢完衣服,就匆匆离开。   等再回头,那边已经人去无踪,好像刚刚那场闹剧只是我的一个幻想。   我开始胡思乱想,如果我婆婆知道我做的这些事,会不会也这么对我?!   不由得惊恐地打了一个寒噤。   不过,到时候我老公总不能再逃避,他肯定会和婆婆说清楚啊!
 我想到这里,又松了口气,心想,自己应该不会落到那样悲惨的地步。   只是,刚刚那种轻松的心情也已经被破坏殆尽,我不想再逛了。   刚刚走回到别墅门口,就看到林诗雨犹如凶神一般站在门口,看到我,她没好气地骂道:“你怎么回事?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这么不懂事,出去就没影,看看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   我拿出来看了一眼,只有一个未接来电,我调的是振动,估计正好是卫校出事那时候打的,我看着那个女孩,可能没注意。   我忙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林诗雨一脸风雨欲来似乎想还喷我,可是她忌讳地扫了下身后,压着声音道:“进去吧,老规矩。”   我忽然有些臊得慌。
 这次,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放空思想什么都不想,绝对不能像昨天那样丢盔弃甲,这是我对老公的爱的唯一的莫名坚持。   可是,顾兼之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变本加厉地折腾我,他一改之前的冷淡,开始触碰我,我想提醒他不要碰,可我不敢说。   结果我越不想注意却越会注意。   我一口死死要在胳膊上,拼命压抑。   忽然,顾兼之冷冷哼了一声,忽然将我翻过来,我看到他的脸整个人都呆住,那张脸,我竟然是认识的。   他冷冷哼了一声。低声道:“认出来了?!”   我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   接下来的时间,他一直强迫我看着他的脸,一遍遍冲撞。
我的脑海里只剩下滚烫的一片空白,还有他清晰的俊脸,是他!竟然是他!!   无数的画面纷至沓来,和此刻他对我的事情形成鲜明的对比,好像一个又一个凌厉的巴掌,扇在我的脸上,让我痛不欲生,我甚至痛恨自己为什么当初第一次的时候,不睁眼看清楚他的样子!   陌生而屈辱的感觉,如浪潮一般,一次次冲刷着我,再狠狠压入海底,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哭了,他吻了吻我的眼泪。   难得哄了我一句——    “身体有感觉只是自然反应。”他淡淡地道。   我拼命想屏蔽他的脸,他的声音,他的话,死死咬着唇,用力扯着床单。   最后那一刻,仿佛有阵阵美丽的烟火在我体内绽放。   他终于停下来,忽然按了按——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原创文学 最新文章
缘起·缘聚·缘尽
春莺神秘谷
原创科幻机甲小说《星河锁链》
春莺神秘谷
留学获得deploma到底能不能认证为degree
如何让孩子的学习从被动到主动?你需要明白这
《致我们匆匆走过的大学》--第三十八章 两个
抹不去的历史记忆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
论法家
穿阿玛尼的中医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20 01:11:46  更:2017-06-20 01:13:02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24 9:19:53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