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图说 新闻 笑话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沣 360图书馆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天天阅读 -> 原创文学 -> 让我们一起摇摆 -> 正文阅读
 

[原创文学]让我们一起摇摆

作者:叔客与贝塔
#夜店的那些事#
Modernista
周三的夜晚在西方国家算是小周末,今晚大家都会去酒吧稍微放松一下来告慰一周的中间时刻。而今日这篇文章的主角并不是本人了,因为要跟随好友ken来一次复古摇摆舞之旅,所以这篇文章要用男二号的身份与读者们进入这个小众又不一般的世界。
Ken是我初学摇摆舞swing dance认识的朋友,他说今天这里正好举办个party。一路跟随穿着复古的ken,他的样子有点像我以前的一个同事,一身呢子西服非常复古(只是看着这个季节有点热),甚至于领带他都打了,咖啡色皮鞋和这身行头倒是很配,衬衣为淡蓝色纯棉针数看着很高,发型为满大街都可以找见的男士短发,待着一个四方眼镜,不爱笑的他看上去表情非常严肃,有点像只金融狗,但其实聊起天来还是可以的。相比之下我就穿的有些随意了,虽然知道这是个复古party便穿了皮鞋,但是休闲的破洞黑色牛仔裤以及Polo衫让我今晚见到他时有些不自信,whatever,我为初学者应该不会去跳的。



今晚的酒吧或者也可以叫咖啡馆的Modernista坐落于宝钞胡同,身为本地长大的我来说对胡同文化真的是即好奇又陌生,因为家住海淀喜欢浪,小时候基本上是没有接触过胡同的。这就好比当年大学的时候有人问我天安门怎么样好玩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路过从来没有进去过……回到正题,下了地铁之后跟随ken左拐右拐,进入了狭小的宝钞胡同,
让我惊讶的是胡同两侧非常窄,即便如此汽车还是在这里来往。



初入Modernista可以看见这里的风格非常的欧式,黑白格地板,全木质吧台与座椅,靠墙一排为玛瑙绿裹皮沙发。然而这不是今日重点,走过狭长的吧台与就餐区上一个楼梯,来到了吸烟区,此时ken赶忙跑过去与三位已经等待他已久的小姐姐们打招呼。当然也没有忘记介绍我,毕竟要展现绅士风度:“这是牙仙,这是Jessica、Emma、and Zoe!”
“Hi,大家好,我是牙仙。”然后一一与她们握手。
Emma,穿着深绿色碎花裙,上面的碎花图案像是大力水手,长相像是长期在外企工作的财务,当然了,她是中国人,值得一提的是她为自己头上缠了块玳瑁头饰,看起来很vintage,脚踩一双金黄色小跟露踝皮鞋。
与Jessica握手的时候她重复了下我的名字“ Tooth Fairy!”
“yeah,you like it?”
“一会找你算算。”她终于说中文了,但是口音偏林志玲。长得有点像某个香港的嫩模,好像也叫Jessica,就是鼻子没有那么挺。穿的是海军蓝的无袖连体阔腿裤,上面别了一枚精致的船锚胸针,红蓝白相见的头巾拴在了连体裤的腰带上,戴了一顶巴拿马圆顶草帽,脚踩着一个小细高跟鞋。
由于前两位的西式开放性格让我认为她们有些外黄内白香蕉式的思维,所以再跟Zoe握手的时候我打算与她来个贴面礼,但没想到她退后了一步愣在了那里,这多少让我有些尴尬。为了圆场我赶紧说:“我还以为你是法国留学的。”
“ken告诉你的?”
“因为我是牙仙呀,哈哈哈哈。”天呐,没想到这都能被我猜中。Zoe穿着黄杏色长袖衬衣,褐色丝制及膝裙,一双白色帆布鞋。长相偏可爱的邻家少女风,猜法国完全是为了这次贴面礼的失败,但是这好像偏偏引起了她的注意。
吸烟区零零散散坐着客人,大家都在聊天叙旧,可以想见这也很西方。整个区域也有个吧台,虽然今晚并没有启用,值得一提的是台子上有个精致的mini小喷泉,虽然没有流水,但是它的构造足足吸引了初来的我。喷泉是由窄边台盆组成,中央是个长方形立柱,顶端四面各伸出一个细细的黄铜喷头。
Ken独自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三位小姐姐并排坐在欧式的长沙发,其中Emma在抽女士细烟,Jessica在打趣ken“最近你需要认识女孩嘛?”
“我当然需要,又不是gay。”
Zoe有一搭没一搭的也跟他们聊天,布拉布拉布拉,我并没有加入到他们的对话当中。注意力还是放在了整个屋子里,在墙的一边还有一个复古木质衣帽架让我感觉只是个摆设,应该不会有人真的去使用。


那么乐队表演的时间快到了,我们陆续进入大厅。由于一直在吸烟区聊天所以我们进来算是晚的了,这里没有了座位。前面介绍过一开始上了楼梯才来到这层,所以这二层的大厅有点像是剧院的二层,围绕着整个舞台沿着墙壁划出一个凹字形,外侧用铁栏杆围住,沿着栏杆是一个个小圆形餐桌与椅子,墙壁四周又有方形四人座可以选择。由于已经没了座位,我们决定下到一层去观看。这是让我很惊奇的,原来这家酒吧外面看着很小好像只有餐区,原来上了二层进入里面就能看到这个小剧场,而二层的另一侧又是个楼梯能下到剧场的一层!


楼下主舞台就像普通的静吧一样摆着一些椅子供乐手使用。舞台的右侧延伸到楼梯口是两个卡座区,也已经坐满了人;舞台的左侧延伸到屋子这头,又是个吧台,围着吧台每个高脚凳上也都有人。因此我们一行人决定做到卡座区隔断外边的长条凳处,这个凳子是为了中间舞池准备的。坐下后,我才发现原来吧台里面的三位服务员都是外国人,而整个剧场的客人们都是中国人,这让我有点喜出望外。
这次演奏的是四位外国人,他们各个西服马甲领结,坐在舞台左侧唯一一处圆桌那里调试乐器:吉他、贝斯、大提琴以及舞台上的架子鼓。这时候屋子这头的DJ台,一位中国扎辫小哥开始放一些拉丁摇摆舞曲。似乎是热闹了起来,已经有一对儿女孩在舞池里跳舞了。其中一位女孩应该是leader①,一直在带领另一位女孩子跳舞。Leader穿的紧身浅色牛仔裤,完美的展现了她的美腿,她一会单脚站立,另一条腿弯曲;一会又站立的腿稍稍向下半弯,另一条腿伸直斜点地。同时抱着的另一个女孩子被她一下转到这边,女孩子旋转着又被带到了另一边。整个过程好不优美,可以看出作为leadaer的女孩子很专业,她们跳的应该有华尔兹,恰恰还有拉丁舞的一些融合动作,抱歉不专业的我是分辨不出来的。
既然聊到了这里那么我就再啰嗦几句介绍下摇摆舞,摇摆舞蹈(摘自百度词条)是爵士舞蹈中的一种,也可称为摇摆爵士舞蹈、两步摇滚,是欧美各国普遍流行的一种快节奏交谊舞。爵士舞蹈最早出现在二十世纪早期的美国,从20世纪的二十年代到五十年代是摇摆舞不仅在美国本土拥有大批忠实的追随者,而且受到了世界范围的普遍喜爱。而此舞姿必须要由两个人完成,我最先接触到的就是从电影《低俗小说》里看到的。


灯光暗了下来,乐手上了舞台。简短的一段英文介绍后,曲子开始。舞池里的人更多了,ken首先邀请了Zoe。高大身躯的ken站在舞池中央仿佛是个柱子,Zoe像是只小猫一样被ken各种带来带去,没有想到看上去很害羞的她跳起舞来还是有模有样,只是表情似乎没有沉浸在音乐当中。怎么说呢,这个表情似乎像是旧社会第一次圆房的小媳妇儿,虽然身体各种摇摆,但是表情始终没有太多变化,而且在时刻观察别人好像怕撞到周围的舞者。然而之前那对儿小姐姐也在舞池里,只是她们各换了个leader一起跳舞,此外还有一对儿couple,他们彼此都没有互相干扰,虽然是不同的舞种。
一曲奏毕,ken又邀请了Jessica,而Emma带着Zoe,下一曲紧接而至。场子里又换了几对儿,之前的小姐姐已经回到卡座上休息,来到场地中央的是一个短袖短裤小哥儿带着一个稍矮一些的女孩子。Ken也由于跳热了,把西服外套丢给了我。他高大的身躯,抬起手臂,170的Jessica就顺势原地转了好几个圈。不得不说他们都跳得好好啊,作者我就不打算破坏整晚的气氛了,虽然后来Emma有过来邀请我,但是深知自己的功力不够于是摇手拒绝。
已经好几个曲子了,我的朋友一点累的样子都没有,而Zoe已经香汗淋漓的坐在了我的身边。我说要不要喝酒,于是给自己买了个BeerLao,给她来了个日出龙舌兰。几杯下肚脸颊红晕的她似乎已经很开心了,然后她也邀请我跳。恩,感兴趣的看来是不会拒绝的。然而我一直在重复lindy hop②的基本舞步,剩下的干脆松手,然后我们相视独舞,感谢上帝终于撑到了曲毕。另外说一句,BeerLao是真的难喝。
我们一干人move到了卡座区,Jessica开始缠着我让我给她算命。我的天,你以为我真的是神棍嘛。Ken一直在跟Emma和Zoe玩色子,其中一回Emma输了被要求真心话大冒险去亲邻桌那个帅哥,当然后来他俩就结合在一起跳舞了。又有一回ken输了,被要求在舞池中间做20个蹲起,周围都在跳舞,只有他傻傻的一上一下。
时间过得很快,11点了,邻家少女Zoe先行告辞,我估计她要不还在跟父母住,要不就是男友来接。Emma似乎已经跟帅哥如胶似漆,而ken也跟Jessica两个人跳的忘我了。到后来他俩又各自换了几个舞伴,我不得不承认社交舞的基本作用就是用来勾搭的。
这时候走进舞场两男一女,男一号穿着白T,七分裤,帆布鞋;男二号个子稍矮,渔夫帽下是盘卷的长发,艺术家式的山羊络腮胡;女孩个子非常高,有点像王珞丹与白百合混合体,露脐露肩深色红点上衣,今年流行的喇叭长裤,高跟小凉鞋,斜挎着一个小小的粉色皮质小包。他们仨站了很久,似乎是男一号本来会跳,但大概技术跟我差不多,但是略显装逼好像今天没穿皮鞋来就不跳了。
Ken上前询问白合珞丹要不要一起跳一曲,女孩子示意自己不会。Ken说没关系,他来教。没想到白合珞丹真的同意了,两位男生被晾在那里。明显观察到,男一号稍有不悦,男二号由始至终都保持微笑。Ken不愧为舞场老司机,跳着跳着,他们就转到了舞台前远离了楼梯口,男一号不时向内张望。望不到后索性不想受气,带领男二号上楼了。
在这里我有一种体会,那就是人们都很高雅,无论是跳舞还是说话,因为有些是专业的音乐学校毕业的,有些是师承国外。但是似乎大家都披着文明的外衣,内心是怎样我实在揣测不出,但是大都以舞会友,倒是没有出现夜店那种暧昧的情况,他们并不会挨得太近,如果不小心碰到另一对儿还会说声sorry,每曲舞毕,最精彩的就是男领舞会一手搂腰,一手杖女孩子的腿或手。而女舞者就顺势做一个后仰的动作,幅度达到了与地面平行的程度,然后头也一昂,下巴冲天,然后一只腿离地,这些动作非经年累月不可。
这时候我来到了吸烟区,看到了男一号和男二号在那里聊天。我不喜欢男一号的一点是他很没有修养一直再说什么不该带女孩来这里什么的,而男二号就像《灌篮高手》里的安西教练一直在笑。这时候女孩子也上来了,从一号嘴里拿过了烟来抽:“你怎么不去跳啊!”
“我没穿皮鞋呀!”
“瞧你那怂样。”
“我看你跳的挺好呀”
“有帅哥教呢”
“我帮你去要号呀”
“得得得,我下去继续学了”
“别走呀,回来呀,诶,回来呀,靠”
跟ken一行人打过招呼之后我离开了Modernista,对比夜店来说,这里算得上是文明的,但文明的背后会不会有虚伪的存在那就要各位亲自一试究竟了。
① Leader一词为双人舞的领舞者,通常为男性,而另一位舞者为follower,通常为女性。
② lindy hop为摇摆舞的一个基本舞法。
Modernista
周三的夜晚在西方国家算是小周末,今晚大家都会去酒吧稍微放松一下来告慰一周的中间时刻。而今日这篇文章的主角并不是本人了,因为要跟随好友ken来一次复古摇摆舞之旅,所以这篇文章要用男二号的身份与读者们进入这个小众又不一般的世界。
Ken是我初学摇摆舞swing dance认识的朋友,他说今天这里正好举办个party。一路跟随穿着复古的ken,他的样子有点像我以前的一个同事,一身呢子西服非常复古(只是看着这个季节有点热),甚至于领带他都打了,咖啡色皮鞋和这身行头倒是很配,衬衣为淡蓝色纯棉针数看着很高,发型为满大街都可以找见的男士短发,待着一个四方眼镜,不爱笑的他看上去表情非常严肃,有点像只金融狗,但其实聊起天来还是可以的。相比之下我就穿的有些随意了,虽然知道这是个复古party便穿了皮鞋,但是休闲的破洞黑色牛仔裤以及Polo衫让我今晚见到他时有些不自信,whatever,我为初学者应该不会去跳的。
今晚的酒吧或者也可以叫咖啡馆的Modernista坐落于宝钞胡同,身为本地长大的我来说对胡同文化真的是即好奇又陌生,因为家住海淀喜欢浪,小时候基本上是没有接触过胡同的。这就好比当年大学的时候有人问我天安门怎么样好玩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路过从来没有进去过……回到正题,下了地铁之后跟随ken左拐右拐,进入了狭小的宝钞胡同,
让我惊讶的是胡同两侧非常窄,即便如此汽车还是在这里来往。
初入Modernista可以看见这里的风格非常的欧式,黑白格地板,全木质吧台与座椅,靠墙一排为玛瑙绿裹皮沙发。然而这不是今日重点,走过狭长的吧台与就餐区上一个楼梯,来到了吸烟区,此时ken赶忙跑过去与三位已经等待他已久的小姐姐们打招呼。当然也没有忘记介绍我,毕竟要展现绅士风度:“这是牙仙,这是Jessica、Emma、and Zoe!”
“Hi,大家好,我是牙仙。”然后一一与她们握手。
Emma,穿着深绿色碎花裙,上面的碎花图案像是大力水手,长相像是长期在外企工作的财务,当然了,她是中国人,值得一提的是她为自己头上缠了块玳瑁头饰,看起来很vintage,脚踩一双金黄色小跟露踝皮鞋。
与Jessica握手的时候她重复了下我的名字“ Tooth Fairy!”
“yeah,you like it?”
“一会找你算算。”她终于说中文了,但是口音偏林志玲。长得有点像某个香港的嫩模,好像也叫Jessica,就是鼻子没有那么挺。穿的是海军蓝的无袖连体阔腿裤,上面别了一枚精致的船锚胸针,红蓝白相见的头巾拴在了连体裤的腰带上,戴了一顶巴拿马圆顶草帽,脚踩着一个小细高跟鞋。
由于前两位的西式开放性格让我认为她们有些外黄内白香蕉式的思维,所以再跟Zoe握手的时候我打算与她来个贴面礼,但没想到她退后了一步愣在了那里,这多少让我有些尴尬。为了圆场我赶紧说:“我还以为你是法国留学的。”
“ken告诉你的?”
“因为我是牙仙呀,哈哈哈哈。”天呐,没想到这都能被我猜中。Zoe穿着黄杏色长袖衬衣,褐色丝制及膝裙,一双白色帆布鞋。长相偏可爱的邻家少女风,猜法国完全是为了这次贴面礼的失败,但是这好像偏偏引起了她的注意。
吸烟区零零散散坐着客人,大家都在聊天叙旧,可以想见这也很西方。整个区域也有个吧台,虽然今晚并没有启用,值得一提的是台子上有个精致的mini小喷泉,虽然没有流水,但是它的构造足足吸引了初来的我。喷泉是由窄边台盆组成,中央是个长方形立柱,顶端四面各伸出一个细细的黄铜喷头。
Ken独自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三位小姐姐并排坐在欧式的长沙发,其中Emma在抽女士细烟,Jessica在打趣ken“最近你需要认识女孩嘛?”
“我当然需要,又不是gay。”
Zoe有一搭没一搭的也跟他们聊天,布拉布拉布拉,我并没有加入到他们的对话当中。注意力还是放在了整个屋子里,在墙的一边还有一个复古木质衣帽架让我感觉只是个摆设,应该不会有人真的去使用。
那么乐队表演的时间快到了,我们陆续进入大厅。由于一直在吸烟区聊天所以我们进来算是晚的了,这里没有了座位。前面介绍过一开始上了楼梯才来到这层,所以这二层的大厅有点像是剧院的二层,围绕着整个舞台沿着墙壁划出一个凹字形,外侧用铁栏杆围住,沿着栏杆是一个个小圆形餐桌与椅子,墙壁四周又有方形四人座可以选择。由于已经没了座位,我们决定下到一层去观看。这是让我很惊奇的,原来这家酒吧外面看着很小好像只有餐区,原来上了二层进入里面就能看到这个小剧场,而二层的另一侧又是个楼梯能下到剧场的一层!
楼下主舞台就像普通的静吧一样摆着一些椅子供乐手使用。舞台的右侧延伸到楼梯口是两个卡座区,也已经坐满了人;舞台的左侧延伸到屋子这头,又是个吧台,围着吧台每个高脚凳上也都有人。因此我们一行人决定做到卡座区隔断外边的长条凳处,这个凳子是为了中间舞池准备的。坐下后,我才发现原来吧台里面的三位服务员都是外国人,而整个剧场的客人们都是中国人,这让我有点喜出望外。
这次演奏的是四位外国人,他们各个西服马甲领结,坐在舞台左侧唯一一处圆桌那里调试乐器:吉他、贝斯、大提琴以及舞台上的架子鼓。这时候屋子这头的DJ台,一位中国扎辫小哥开始放一些拉丁摇摆舞曲。似乎是热闹了起来,已经有一对儿女孩在舞池里跳舞了。其中一位女孩应该是leader①,一直在带领另一位女孩子跳舞。Leader穿的紧身浅色牛仔裤,完美的展现了她的美腿,她一会单脚站立,另一条腿弯曲;一会又站立的腿稍稍向下半弯,另一条腿伸直斜点地。同时抱着的另一个女孩子被她一下转到这边,女孩子旋转着又被带到了另一边。整个过程好不优美,可以看出作为leadaer的女孩子很专业,她们跳的应该有华尔兹,恰恰还有拉丁舞的一些融合动作,抱歉不专业的我是分辨不出来的。
既然聊到了这里那么我就再啰嗦几句介绍下摇摆舞,摇摆舞蹈(摘自百度词条)是爵士舞蹈中的一种,也可称为摇摆爵士舞蹈、两步摇滚,是欧美各国普遍流行的一种快节奏交谊舞。爵士舞蹈最早出现在二十世纪早期的美国,从20世纪的二十年代到五十年代是摇摆舞不仅在美国本土拥有大批忠实的追随者,而且受到了世界范围的普遍喜爱。而此舞姿必须要由两个人完成,我最先接触到的就是从电影《低俗小说》里看到的。
灯光暗了下来,乐手上了舞台。简短的一段英文介绍后,曲子开始。舞池里的人更多了,ken首先邀请了Zoe。高大身躯的ken站在舞池中央仿佛是个柱子,Zoe像是只小猫一样被ken各种带来带去,没有想到看上去很害羞的她跳起舞来还是有模有样,只是表情似乎没有沉浸在音乐当中。怎么说呢,这个表情似乎像是旧社会第一次圆房的小媳妇儿,虽然身体各种摇摆,但是表情始终没有太多变化,而且在时刻观察别人好像怕撞到周围的舞者。然而之前那对儿小姐姐也在舞池里,只是她们各换了个leader一起跳舞,此外还有一对儿couple,他们彼此都没有互相干扰,虽然是不同的舞种。
一曲奏毕,ken又邀请了Jessica,而Emma带着Zoe,下一曲紧接而至。场子里又换了几对儿,之前的小姐姐已经回到卡座上休息,来到场地中央的是一个短袖短裤小哥儿带着一个稍矮一些的女孩子。Ken也由于跳热了,把西服外套丢给了我。他高大的身躯,抬起手臂,170的Jessica就顺势原地转了好几个圈。不得不说他们都跳得好好啊,作者我就不打算破坏整晚的气氛了,虽然后来Emma有过来邀请我,但是深知自己的功力不够于是摇手拒绝。
已经好几个曲子了,我的朋友一点累的样子都没有,而Zoe已经香汗淋漓的坐在了我的身边。我说要不要喝酒,于是给自己买了个BeerLao,给她来了个日出龙舌兰。几杯下肚脸颊红晕的她似乎已经很开心了,然后她也邀请我跳。恩,感兴趣的看来是不会拒绝的。然而我一直在重复lindy hop②的基本舞步,剩下的干脆松手,然后我们相视独舞,感谢上帝终于撑到了曲毕。另外说一句,BeerLao是真的难喝。
我们一干人move到了卡座区,Jessica开始缠着我让我给她算命。我的天,你以为我真的是神棍嘛。Ken一直在跟Emma和Zoe玩色子,其中一回Emma输了被要求真心话大冒险去亲邻桌那个帅哥,当然后来他俩就结合在一起跳舞了。又有一回ken输了,被要求在舞池中间做20个蹲起,周围都在跳舞,只有他傻傻的一上一下。
时间过得很快,11点了,邻家少女Zoe先行告辞,我估计她要不还在跟父母住,要不就是男友来接。Emma似乎已经跟帅哥如胶似漆,而ken也跟Jessica两个人跳的忘我了。到后来他俩又各自换了几个舞伴,我不得不承认社交舞的基本作用就是用来勾搭的。
这时候走进舞场两男一女,男一号穿着白T,七分裤,帆布鞋;男二号个子稍矮,渔夫帽下是盘卷的长发,艺术家式的山羊络腮胡;女孩个子非常高,有点像王珞丹与白百合混合体,露脐露肩深色红点上衣,今年流行的喇叭长裤,高跟小凉鞋,斜挎着一个小小的粉色皮质小包。他们仨站了很久,似乎是男一号本来会跳,但大概技术跟我差不多,但是略显装逼好像今天没穿皮鞋来就不跳了。
Ken上前询问白合珞丹要不要一起跳一曲,女孩子示意自己不会。Ken说没关系,他来教。没想到白合珞丹真的同意了,两位男生被晾在那里。明显观察到,男一号稍有不悦,男二号由始至终都保持微笑。Ken不愧为舞场老司机,跳着跳着,他们就转到了舞台前远离了楼梯口,男一号不时向内张望。望不到后索性不想受气,带领男二号上楼了。
在这里我有一种体会,那就是人们都很高雅,无论是跳舞还是说话,因为有些是专业的音乐学校毕业的,有些是师承国外。但是似乎大家都披着文明的外衣,内心是怎样我实在揣测不出,但是大都以舞会友,倒是没有出现夜店那种暧昧的情况,他们并不会挨得太近,如果不小心碰到另一对儿还会说声sorry,每曲舞毕,最精彩的就是男领舞会一手搂腰,一手杖女孩子的腿或手。而女舞者就顺势做一个后仰的动作,幅度达到了与地面平行的程度,然后头也一昂,下巴冲天,然后一只腿离地,这些动作非经年累月不可。
这时候我来到了吸烟区,看到了男一号和男二号在那里聊天。我不喜欢男一号的一点是他很没有修养一直再说什么不该带女孩来这里什么的,而男二号就像《灌篮高手》里的安西教练一直在笑。这时候女孩子也上来了,从一号嘴里拿过了烟来抽:“你怎么不去跳啊!”
“我没穿皮鞋呀!”
“瞧你那怂样。”
“我看你跳的挺好呀”
“有帅哥教呢”
“我帮你去要号呀”
“得得得,我下去继续学了”
“别走呀,回来呀,诶,回来呀,靠”
跟ken一行人打过招呼之后我离开了Modernista,对比夜店来说,这里算得上是文明的,但文明的背后会不会有虚伪的存在那就要各位亲自一试究竟了。


① Leader一词为双人舞的领舞者,通常为男性,而另一位舞者为follower,通常为女性。
② lindy hop为摇摆舞的一个基本舞法。
该条回复因涉嫌违规已被带走,现在赶快来写下你的精彩回复吧
  原创文学 最新文章
缘起·缘聚·缘尽
春莺神秘谷
原创科幻机甲小说《星河锁链》
春莺神秘谷
留学获得deploma到底能不能认证为degree
如何让孩子的学习从被动到主动?你需要明白这
《致我们匆匆走过的大学》--第三十八章 两个
抹不去的历史记忆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
论法家
穿阿玛尼的中医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16 15:08:00  更:2017-06-16 15:08:06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22 12:13:54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