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图说 新闻 笑话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沣 360图书馆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天天阅读 -> 原创文学 -> 长篇小说连载《江少,余生请别将就》--深扒裸贷门事件 -> 正文阅读
 

[原创文学]长篇小说连载《江少,余生请别将就》--深扒裸贷门事件

作者:一曲清歌丶
每个月的1号,我都要去S市的监狱,探望在里面服刑的唐飞。 
今天又是月初,几乎一夜无眠的我,早早起床,心情格外好,精心画好妆容,和妈妈吃完早餐,一切收拾妥当后,正拎包准备出门时,手机响了起来。 
看是妍妍打来的,我一边换鞋,一边划过接听键。 
“清歌,永别了,他们把我裸贷的视频发到了群里,所有人都知道了我裸贷和肉亻尝的事,我没脸见人了……” 
电话里,妍妍崩溃地痛哭,声音沙哑含糊。 
一听是裸贷的事,我的心也顿时慌了起来,怕被妈妈听到,赶紧带上房门,溜到楼道里,紧张地安慰妍妍,“你别做傻事啊,你是不是喝酒了,你在哪,我过去找你。” 
“我在酒店的楼顶,不过很快就会到楼底下了。我自作自受,我爱慕虚荣,我咎由自取……”妍妍声音透露着深深的绝望,她哭了一会又哑着嗓子说:“清歌,你和我不一样,你裸贷是走投无路,也千万不要学我肉亻尝,那样你只会越陷越深,一辈子都完了,都完了……” 
“妍妍,你不要吓我,快告诉我,你在哪儿好不好?”感觉到妍妍的绝望,我急得眼泪儿都掉了下来。

 手机里没有了妍妍的哭声,取而代之的是呼呼作响的风,心瞬间就紧到了嗓子眼,随着“啪”的一声炸裂,我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等我再见到妍妍时,她已经是殡仪馆里一具摔得面目全非的尸体,这个曾经连画个睫毛,都容不得有半点瑕疵的姑娘,最终选择了以最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兔死狐悲。
妍妍的死,让我也如芒在背,我也身陷裸贷,好害怕妍妍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
也总是担心,自己这段不光彩的经历,有一天会公之于众。
但是当时,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大二的下半年,妈妈在下晚班的路上,被车撞了,肇事司机没抓着,几万块的医药费,一下子压到我身上,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我把妈妈出车祸的事,告诉我那个只知道吃喝嫖赌的爸爸,不出所料,电话里爸爸一顿咆哮,“咋没直接撞死她呢?!你们俩都死外边才好!”
最后,妈妈的医药费,除了学校帮我募捐一部分,剩下的那一部分,在经过强烈的内心挣扎后,我偷偷地在网上联系了借贷平台。
妈妈出院以后,为了应付日常开销,我选择了休学,在室友妍妍的介绍下,在夜尊做了一名端送酒水的侍应生。
妍妍出事后,一连数日,我都心神恍惚,瘫痪以后性情大变的妈妈,在我失神打碎一个饭碗后,指着我又是一顿谩骂,“23了都,连个碗都洗不好。天天就一个心眼等唐飞,等你把自己等成黄脸婆,不谁还要你,跟谁搞不行,非得等他,23活的跟32一样累,怎么这么缺心眼!”
“妈,都说了不说唐飞,再说,唐飞是因为我进去的,我有什么理由不等人家。”
“你个小骚婊子!”妈妈骂得难听,把手里的遥控器向我扔过来,“现在学的都会对嘴了,是不是嫌我瘫了拖累你了?!气死我你就省心了是吧?”
遥控器掉在地上,我捡起来放在一边,知道妈妈到现在还接受不了瘫痪的现实,所以才变成这个样子,我不想和她怄气,也不想和她争辩,赶紧给她道了歉。
晚上临上班时,我吃力地把她从轮椅挪到床上,又给她换了一个新的纸尿裤,妈妈又嫌我这做不好,那弄疼她的腰,从头数落到脚,把她安顿好,我自己也累出了一身汗。
 许是今晚老天爷的心情也不好,从下午就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等我下了公交车,虽然雨停了,但是地面上,随处可见积水。
我刚想绕过面前的一大滩积水,一辆黑色的SUV,突然从我面前飞驰掠过,来不及闪躲的我,被车轮喷溅起来的污水,结结实实的淋个正着。
黑色的SUV,在不远处的夜尊前停了下来,而且肇事的那位,丝毫没有半点道歉的意思,下了车连朝我这边看一眼的动作都没有,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迈步就朝前面走。
 “喂,难道你对刚才发生的事,没有什么想表达的么?”本来就怄了一肚子气的我,见他这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追上去挡住他的路,抻着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不客气地问。
他个子挺拔,英俊潇洒,五官精致得就如大师精心雕琢过的艺术品,往那里一站,更是气定神闲,墨染的眸子就像夜空里耀眼的星,俊目流转间隐含着一股俯瞰众生的冷傲,但浑身上下,又有一股子慵懒的气质。
虽然他风采不凡,但此时在满腔怒火的我看来,只觉得他面-目-可-憎!
“哼,一看就是家境优越,游手好闲、不学无术、不务正业、不思进取、不着正调的纨绔子弟!”我在心底,暗自诽谤。恨不得把所有贬义词,都用在他身上。
他的眼神落在我淋湿的衣服上,有那么一瞬闪现出歉意,但是只那一瞬过后,又不削地移开,然后有些不耐地掏出钱包,抽出几张毛爷爷就塞到我手里,阴着脸“碰瓷也不挑一个好地方站着。”说完就要从我身边离开。
碰瓷?!!!!
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已经找不到形容词来表达我此刻的愤怒,“你把话说清楚,谁是碰瓷的?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
  “我今天心情不好,你不要无理取闹,我钱都给你了,你还想怎样?”他从我的手里抽出胳膊,用手指掸了下被我抓过的衣袖,“还有,我不叫喂,我姓江,叫江-霆-启。”
“呵,我管你叫什么江霆启,我要听的是一句对不起。你说我无理取闹?”要不是担心打他还得付医药费,我真想把鞋底子呼在他那张倨傲不逊的脸上,我指着湿透了的衣服问,“我这是无理取闹吗?你心情不好,我就活该这样吗?再说,我有给你要过钱么?你凭什么说我是碰瓷的?明明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的事,你非要搞得如此……盛气凌人!对,就是盛气凌人,不可理喻!”
他被我一顿抢白,脸色很不好看。
我没好气地把钱摔回到他怀里,不甘示弱地说:“钱是好东西,但不是所有人都见钱眼开,不要把你用在别人身上的那一套,用在我这里。说一句对不起,也不会死。下次开车,请顾忌一下路边人的感受,不要因为你心情不好,就弄得所用人都不开心,毕竟谁也不欠你的!”
 我劈哩啪啦地说了一通,才感觉心里痛快许多,他的脸黑得像一块万年寒冰。
风一吹过,湿透了的衣服贴在身上,冰冷入骨。周围已经有吃瓜群众,我不想再与他纠缠,转身迈上夜尊的台阶,就听身后某人言语轻浮地讥讽,“刚刚还一副视钱财如粪土的样子,怎么这会是要着急去夜尊挣钱么?如果要是坐台,现在来向本少爷道歉,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可以考虑,照顾下你的生意。”
呵,还真是眦睚必报的角色,这么快就反唇相讥了?
“少爷?你是做鸭子的么?难怪长得油头粉面的,那些富婆如狼似虎,小心生吞活剥榨干了你。”
“你……!”
江霆启被我气得,指着我的手指有些发抖。
见他被我气得不行,心里别提多舒坦了,我把包包往后背一甩,以胜利者的姿态,夸张地扭着腰肢离开。
在更衣间,换上干爽露腰包臀工装,想起刚才的事,脑子一冷静下来,开始有些后悔,我心里是痛快了,但江霆启被我气得颜面扫地,他知道我在这里工作,以后会不会找我麻烦?
 换好工装,也到了上班的点,检查完一遍自己负责的包房,外面金碧辉煌的走廊里,开始陆续上客人,嫩模们也在妈咪的带领下,穿梭在各个包房。
我不禁又想起了妍妍,她为了还上欠款,周末时会偷偷来这里坐台,据我所知,借贷公司也会隔三差五的,给她介绍需要服务的金主。
但我不清楚妍妍到底欠了多少钱,以至于她出卖肉体,最终也没堵上因为她挥霍无度,而挖下的这个窟窿。
夜尊华城是S市有名的声色场,来这里纸醉金迷的客人,非富即贵。
客人走了一波又来了一波,嫩模们陪着客人在包房花天酒地,我端送酒水的过程中,也难免被好色的客人揩油,我小心地回避着客人的纠缠,客人要是缠得紧,嫩模们也会出来为我挡牌,毕竟她们也不想让别人抢了财主。
就在我刚从一个包房送果盘退出来时,服务部经理赵哥从后面拍了下我肩膀,“清歌,忙累了吧?这边你就不用管了,跟我去总统包房,今晚你要发财了。”
“赵哥,您是不是搞错了呀,我从来没有负责过总统包,一点经验都没有,怎么会突然找我呢?”
从VIP包房一下子调到每个侍应生都梦寐以求的总统包,我有点搞不清状况,更怕自己给搞砸了。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这里面有事。
“客人找的就是你,到里面嘴甜一点,心思活络点,把里面的客人伺候好了,小费丰厚。”赵哥做了个捻钱的手势。
“找我?”
容不得我多想,赵哥就拽着我来到总统包,在门口还不放心地叮嘱我,千万不要得罪里面的客人。
我有点想打退堂鼓,赵哥开门把我推了进去。
璀璨的水晶灯下,两个衣履光鲜的男子,正相谈甚欢。其中一位是常在我们这消费的VIP钻石级的客人,远程集团的二世祖宋子铭。另一位正是我一辈子都不想再碰到的江霆启。
江霆启看到我进来,很悠闲地向后靠在沙发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目光倨傲地打量着我,看得我很不自在。
 江霆启朝着赵哥向外摆了摆手,赵哥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陪着笑脸退出去。
“宋少晚上好,江--江少晚上好,欢迎光临夜尊,请问需要什么服务?”我微笑地念着开场白,避开江霆启的目光。
“上你们这里最贵的酒就对了,今晚我要开怀畅饮。”宋子铭一向如此浮夸,在我们这是出了名的花花大少,“美女,站那么远干嘛?我们又不吃了你?”
他说话的语速很快,天生一双桃花眼,一看就是招蜂引蝶的浪荡子。
江霆启看起来要比他稳重很多,但因为先前对他印象不佳,此刻对他也无半点好感。
他嘴角勾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伸手捞起茶几上的烟,抽出一棵很摆谱地叼嘴上,也不点着。
我很不情愿地走过去,蹲下身子,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熟练地把烟给他点着。
没办法,人家现在是夜尊会所尊贵的上帝。
“我说过,我会照顾你的生意,说到做到。但是,你没有坐台,我很失望,不过,这样更有意思。”江霆启很轻佻地把烟吐到我的脸上,伸过手指勾了下我胸前的工牌。
“江少,请自尊。”我愠怒,挡开他手指,站起身。
“曲-清-歌,名字还不错。”
他挑着眉毛,撇着嘴角递过几张钞票,我接过小费,不想激化矛盾,起身要出去端酒,江霆启又开腔,“钱都拿了,不说声谢谢么?”
我知道在门口把钱摔回去让他很不爽,深吸一口气,转身继续微笑,“我只拿我该拿的钱,劳动所得。祝两位少爷,玩儿的开心。”然后礼貌性地弯下腰,转身往出走。
想必少爷两字,他听到会很刺耳吧?
“哈哈,有点意思,带刺的玫瑰,你要小心扎手哟。”身后是宋子铭笑着调侃江霆启。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对浪荡公子。看来今晚,要小心应对了。
 门口妈咪春风满面地领着一排姿色靓丽的嫩模,一阵香风进了包房。
我扫了一眼,都是我们这里点台率最高的姑娘,里面进去一批,外面还候着一批。
我低了下头,赶紧去拿酒水,有几个嫩模看我从总统包出来,很是意外,毕竟平时负责总统包,接待VIP钻石级客人的都是领班经理秋姐。
让我一个普通的小侍应生,去接待高端客人,在她们眼里,有点……不够档次==
要不是江霆启点名要我服务,我恐怕一辈子都进不了总统包的门。
等我请示过秋姐该给他们上什么酒,端着酒水回到包房时,里面已是春色旖旎,留下来的嫩模们,都娇声燕语地绕坐在江霆启和宋子铭身边争相献媚。宋子铭左拥右抱,很是受用。江霆启身边的美女,也美得让人侧目,只是江霆启面色冷峻,看得出他身边的嫩模,都小心翼翼地讨他欢心。
“今朝有酒今朝醉,最难消受美人恩。”宋子铭说着左右亲了一口,冲着江霆启说,“你家老爷子看重你那个弟弟,产业都交给他打理,要我说,你落个逍遥自在也不错。不像我,对生意一点都不感兴趣,天天被我爸逼着学管理,都没有时间泡妞。”
我赶紧把酒送了过去打开,嫩模们争相给他俩倒酒,江霆启也不说话,拿起酒杯就是闷头一口。
 看来他说今天心情不好,跟他家里的事有关。
我见没人没注意我,想溜之大吉。
“诶,你干嘛去?没让你走,你不能走,你得在这里给我们提供最优质的服务。”宋子铭推开身边的一个美女,摆着手示意让我坐过去,“来来来,坐下先陪我喝两杯。”
我不想得罪他,又不想陪他喝酒,开始拿会所规章制度挡刀。
“对不起,宋少,服务部不允许侍应生陪酒,而且,我本人,也不会喝酒。我还有事要做,要先出去一下。”
“就是呀,我们这么多姐妹陪您喝酒,保证把宋少您侍候的开开心心,舒舒服服的。她一个小侍应生冒冒失失的,呆在着惹您不开心就不好了。”一个叫左嫣的嫩模开始娇滴滴地给我解围,其他人也跟着附和,都恨不得把胸前的山峰贴到宋子铭怀里去。
我感激地冲左嫣笑笑。
“少拿那些鬼话糊弄我,别说一个侍应生,我一句话,你们部门经理都屁颠屁颠过来倒酒。”宋子铭推开靠在身上的嫩模,看着我问,“怎么,不想赏脸?”
江霆启转着手里的空杯子,低着头也不说话,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气氛有点尴尬,嫩模们见宋子铭不悦,都噤若寒蝉。
我从来不喝客人递过来的酒,有一杯就有二杯,不想开这个头,但是宋子铭不好得罪,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蹲下身子,接过酒杯仰头喝下。
第一次喝酒还是十四岁那年,和十五岁的唐朝,在他家的破房子里。他八岁时死了爸爸,那以后他妈经常带男人回来。那天唐飞把我叫了过去,把一个鸡腿塞给我吃,他抓着一瓶啤酒,世故地说:“男人不喝酒,白来世上走。”我吃着鸡腿,知道肯定又有男人来他家过,唐飞咕噜咕噜几口,不小心呛到咳嗽出眼泪,我哈哈大笑。他就把酒瓶递到我面前,“让你笑,你也喝,喝了就是喜欢我,不喝就是不喜欢。”我红着脸接过酒瓶,闭着眼睛喝了一大口,然后红着脸跑了出去。
酒不好喝,但那时心却很甜。回家还被我爸打了一顿,我知道不是因为喝酒,他打我从来只看心情,不需要理由。
喝完宋子铭递过来的酒,也假装被酒呛到,想到唐飞,心里有丝酸楚,放下酒杯,陪着一脸干笑,“宋少,我真不会喝酒,也真的有事要做……”
 我刚想找理由脱身,宋子铭一个长臂抓住我的手腕,把我拽到他旁边的沙发上,“在声色场混,不会喝酒怎么行,我来教你。
从来没遇到过这么蛮横的客人,我被他搂着肩膀,顿时乱了方寸。
 “宋少,您别这样,我真的不能在喝了。”
换做一般客人,也不敢在夜尊造次的,要是遇到这种情况,一叫看场子的保安就搞定。宋子铭不一样,就是估计我们夜尊大-BOSS来了,也得给他三分薄面。
“宋少最会怜香惜玉,他轻易不教人的,你今天走运,得好好学哦。”江霆启落井下石,把一杯酒顺着桌面推到我面前。
我瞪了他一眼,心说,我今天遇到你,是走了霉运。
他见我瞪他不怒反笑,一脸的腹黑。
“教人做事,就得手把手,教人喝酒,就得嘴对嘴。”宋子铭把我搂得更紧,浑身上下都像是要发情的样子。
“宋少,你好坏哟,不要为难人家小姑娘了嘛。”
“就是,你看人家妹子脸都红,宋少,你来教教我们吧?”
气氛比刚才缓和很多,嫩模们又开始争宠,这个拉他一把,那个搂他的腰,软玉温香,争相献媚,各个都是道行高深的狐狸精,把宋子铭迷得恨不得把她们都抱在怀里。
 我趁机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丢下一句“这里酒不够喝,我去给大家拿酒”落荒而逃。
江霆启腹黑,宋子铭难缠,他们两个来者不善,我好不容从虎口里逃出来,更不敢轻易涉险。
小费我也不想要了,站在包房门口,里面不叫我,我也不进去,左嫣懂我的心思,里面缺什么,就探出头给我要,我把东西端给她,她替我端里去,我落个自在。
时间过去两个来小时,里面纵情酒色,一点也没要散场的意思。
总统包的楼层比较清静,装修得富丽堂皇的走廊里,鲜有客人走动,我无所事事,掏出口红,对着镜子一样的墙面给嘴唇补色。
包房的门有响动,我以为是左嫣又来要东西,扭头一看,是江霆启那张妖孽一样的脸,因为喝酒的缘故,脸面微红,墨染的眸子里,目光邪魅而迷离。
我愣了一下,这样的江霆启帅得确实有些让人合不拢腿。
他的目光落在我的唇上,喉节动一下。
“我对你的服务,很不满意,我要投诉你。”
要投诉就投诉呗,还通知我干嘛呀?
我刚要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没想到他突然推开另一扇包房的门,搂住我的肩膀,把我勾到里面。
我一声惊呼,他捂住我的嘴,手里的口红掉到了地上。
反锁上房门,他把我压倒在沙发上,头埋进我脖子里,捂着我嘴的手也放肆地从我的月凶峰揉捏过去,滑过腰际,毫无忌惮地把我的裙子往上推。
“你现在还有机会,好好表现,今晚所有的事,都一笔勾销,而且报酬丰厚。”
脖子被他温润的唇,撩拨得有些酥痒,他的气息渐重,上下掠夺的手更是让人无法闪躲。
“你疯了吧?!”
他居然想嫖我?!!!
我又气又急,一只手去推他的脸,一只拼命地护住短裙。
他恼怒地把我的双手拉过头顶,钳制在沙发上。欠起身子,目光逡巡在我脸上和胸口的雪白,将我的窘迫尽收眼底,“欲迎还拒吗?看不出,你还很会吊起男人的胃口。”
“江霆启!我没有吊你胃口,请你放尊重一些。我是侍应生,不是坐台女。你想发情,去找包房里的嫩模。”我羞愤气急,拼力地扭动手腕想挣脱他的牵制。
 “那些花钱,人人都可以玩儿到的货色,我没兴趣。”他腾出一只手,用手指勾起我的下巴,目光玩味而又自信,“不过话又说回来,夜场里的女孩,都是在男人身上挣钱,侍应生出不出-台,也取决于钞票够不够厚。卖与不卖,都是早晚的事”
“夜场里也没有用钱放不倒的女人。矜持也不过想吊足男人的胃口,来换取更多的酬报。”
他没有耐心再和我对台词,低头攫住我的唇,肆意轻薄,夏天的衣料都很薄,隔着衣服我明显感觉到他身体的坚硬。
我羞愤,惊惧,也不知他在多少女人身上总结的这套理论。更没想到他会用这种轻贱的方式报复我,气愤交加,挣脱不得又无处闪躲,情急之下狠狠地咬住了他的唇。
他惨叫地直起身子,扬起的手又收了回去。
“曲清歌,你TMD的有种!你怕老子差你钱吗?!”他说完将一把钱,扔在我身上,置气一样的又来撕扯我衣服。
  原创文学 最新文章
缘起·缘聚·缘尽
春莺神秘谷
原创科幻机甲小说《星河锁链》
春莺神秘谷
留学获得deploma到底能不能认证为degree
如何让孩子的学习从被动到主动?你需要明白这
《致我们匆匆走过的大学》--第三十八章 两个
抹不去的历史记忆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
论法家
穿阿玛尼的中医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16 01:11:43  更:2017-06-16 01:18:22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1-24 9:40:34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天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