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美女 新闻 | 开发 下载 快照 三丰软件 360图书馆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器↓
古典文学:
现代推荐:
古典小说 史书 经部 子部 诗歌 宋词 元曲 辞赋 原创 推荐 鬼故事 微小说 玄幻 最新 武侠 都市 言情
穿越 网游 恐怖 科幻 其他
  小说阅读网 -> 原创文学 -> 穿阿玛尼的中医 -> 正文阅读

[原创文学]穿阿玛尼的中医[第1页]

作者:硅谷的卡妮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63] [放入我的收藏夹]
#施坦福 伯克利 硅谷 高科技 投行#
轻轻按下按钮,白色薄纱窗帘一片片地往上收起,初升金黄色的阳光透射过整面的落地玻璃墙,整个房间顿时明亮起来。灰白色调的大理石与地毯,摩登线条简单的家具,宽敞的空间展现出精致低调的奢华。三十二层楼的高度往下看,脚底下的城市正在徐徐地清醒,早起的行人与车辆零散在十字街口,好像初生的幼苗一样,提醒人们又是新的一天的开始。
黑色微卷的头发,成熟的东方男子面孔,赤裸着上半身在地毯上做起伏立挺身,明显的胸膛与手臂肌肉线条,好像这个现代化房间的延伸,生命的张力与机器的强韧,在上上下下的动作里,让人闭气宁神的专注着。
淋浴梳洗完,从穿衣间里拿出一套剪裁十分讲究的黑色乔治?亚曼尼西装。白色的French Cuff衬衫、银色袖扣、浅蓝色纯丝领带、古典的机械手表、 Cambridge Monk Oxford型式的黑色皮鞋,依序一一穿戴好,拿起了手机放入公事包,走出旅馆房间前,顺手拿起了吧台上的矿泉水瓶,才发现只剩下一点点水。
走出房间,穿过旅馆的长廊,来到电梯间。水晶灯下,大约三十朵香水百合插在宝蓝色的瓷瓶里,散放着浓郁的气息。电梯打开,里面站着一个穿着湖绿色套装,棕色头发盘成髻的年轻女子,对他点点头,问他:「几楼?」
他犹豫了一下,本来应该到一楼旅馆大厅,进入电梯才发现电梯是往上的。 「跟妳一样,三十三楼, 谢谢!」
「到Executive Lounge吃早餐?」女子笑着问。
「其实我已经吃过了,是想去拿杯水…」话声未落,电梯门已经打开,他让女子先出电梯,两人都朝着电梯门口「Executive Lounge」指示牌的方向走去。
「出差吗? 」跨进Executive Lounge时,女子转过头来问。
Executive Lounge有一整排比客房里更大片的落地窗围绕着半圆形的挑高空间,远方的山峦在晨曦中隐约可见,四盏漩涡状的银色金属片大型吊灯,映照着正中间以金色和深咖啡色为主调的座位区,右手边是一个吧台,一大早居然也坐着好几个人在喝酒,左手边一排长桌摆满各式冷热早餐。他迅速地审视着环境,回答道:「参加研讨会,妳呢?」
「也是参加研讨会,医疗与人工智慧,在市区的另一头,但是,我比较喜欢这家旅馆…」
「是吗?我跟妳去同一个研讨会,不过也是刻意选择住这里。」
「真巧,哦,我叫黛安…」女子伸出手,「我是…」正要和她握手时,突然,一位坐在吧台上的中年略肥胖的白人男子从高脚椅上倒下来,手按在胸口,一付心脏病病发的样子。黛安收回手捂着嘴尖叫一声,四周看到的人都吓到了,很紧张,酒保跳过吧台,匆促检查这位心脏病病发男子,大叫赶快叫救护车,众人一无所措的慌乱….
他自言自语地说:「上班的尖峰时间要到这么吵杂拥挤的闹区,救护车来的时候,他早就撑不住了…」,转身轻柔的对黛安说:「我可以借妳身上几样东西吗?」黛安一脸疑惑又尴尬的呆住了,他很有礼貌地把黛安发髻旁的几个细长发夹拿下来,走向那位心脏病病发的男子。他请众人让出空间,把这位心脏病患者身体摆了个大字形,把他胸口的衣服扯开,拿着发夹,往他手腕内侧、脚掌内侧、胸口及腹部叉了进去。众人一阵错愕,几个旅馆的人员慌乱地商量着,是该让他继续拿着发夹刺病患,还是该阻止他伤害病患。一名经理模样的女士匆匆地跑过来,大声地喊着:「先生,先生,请住手…」,那名酒保正想把他拉开时,这位白人心脏病病患开始好转,胸口剧痛开始减轻,呼吸变得平缓,脸上血色开始恢复,大家很惊讶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黛安一脸吃惊疑惑地看着他,他微笑地说:「虽然这是最快、最适合、也完全合法的医疗急救行为,等一下救护人员到达时,我还得花很多力气去解释我刚才做了什么, 或许会让我赶不上会议开场,所以,我得走了,…… 不好意思弄乱妳的头发,不过,妳头发放下来挺好看的!」
在众人疑惑又惊叹的注视下,他拿起一瓶矿泉水,走出Executive Lounge,坐电梯到一楼,穿过挑高的旅馆大厅,向代客停车拿车钥匙,开他双涡轮12汽缸的Mercedes-Benz S65 AMG走了……
会场上坐满了等候演讲者的听众,看似平静,大家却又忙着和四周的人交换名片、认识彼此。沿着进入会议的路线,许多研讨会工作人员及贵宾看到他走进了演讲厅,都想和他握手交谈,他很有礼貌和每个迎面而来的人和他握手寒暄几句,听到台上的主持人说着:「现在,就让我们欢迎今天的keynote speaker, Dr. ……」他缓缓稳健地走上了演讲台上,谢谢了主持人,拿出最新型的超大屏幕iPad ,演讲厅灯光变暗,高科技化的多重投影,在演讲会场几个大屏幕上显示各种不同的图样,生动地介绍医学上的问题,现代医疗花费过高等等,再延伸到为什么古老的中医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呈现了许多数据及临床病例后,他开始提高音调:「基于对现在的医疗体系及方法的高度不满意,目前高科技界在医疗领域上最想做的事情,是收集人们从诞生到现在的所有资料,无论是与生俱有的基因,每天食衣住行、喜怒哀乐的细节,去过地方的温度、湿度、污染指数,每次生病情况、服药反应,甚至到每天看的电视、读过的网页等等,所有与一个人有关的资料,我再次强调是所有资料,把数百万人的所有资料通通收集起来,然后做庞大的大数据分析,把现有的医学思维放在旁边,希望找出全新而意想不到的连结,重新建立人体健康与生病的模型。然而,目前遇到最大的问题是,收集了那么多的资料以后,该如何着手分析?盲目的找寻关联性,比海底捞针还难,即使好像看到了一点点足丝马迹,下一步该收集什么样的资料?依然又卡住了。整个高科技界为这样大的一面墙挡在前面感到束手无策,再多的穿戴式零件、物联网、网路病例整合等等,也只是garbage in garbage out而已…」
他拿起主办单位准备的矿泉水,轻轻喝了两口,继续说:「反观中医,中医或许是人类最早也最完整的大数据分析,怎么来的已经不知道了,原始资料及分析验证的细节也已经无法考证了,但是,分析最后的结果,整个人体运作的模型,却流传下来了。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两千年前黄帝内经说肺主忧,到现在才有医学研究显示,长时期忧虑的人得到肺癌的机率比一般人大很多倍…」
他把投影片倒回到刚才讨论过的许多临床病例,自信中带有对病人关怀的眼光看着听众说:「不但人体运作模型已经有了,连如何利用天然的药材及简单的针灸来改变人体的方法也有了,在临床治疗上,不断地证明中医理论的正确性,端看使用者能否发挥其精髓。相信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一方面从卓越的中医临床病例来反推,帮助西医重新建立更正确的人体病理学,另一方面,藉由更完整的大数据分析,来证明中医人体运作模型的正确性,当这两者接轨的时候,就是中医重新引领世界医学的时候。这也正是突破目前人类医疗知识瓶颈的契机,更是彻底拯救各国濒临破产的医疗体系的最好方法。」
演讲刚刚到一个段落,还等不及主持人开放问答时间,很多现场观众就已经抢着问问题。连着几个医学与科技方面的问题,突然有位年轻的学生,面带尴尬及好奇的表情问到:「你为什么总是穿着那么讲究,像一位投资银行家,举手投足一点都不像我们心中中医的样子…」
他笑着说:「这是个人的喜好与风格,或许和我以前的背景与经历有关系。不过,我们也可以换个角度来想想你的问题,为什么一般人无法把中医和时髦精致的西装连结在一起?似乎觉得两者形象差很多?好像中医都应该看起来老老的、头发白白的, 穿着长袍马挂或唐装,如此才能透露出中医的古老神秘?在我看来,中医,虽然古老,但是一点都不神秘,非常科学,也很美。而美的东西是跨越时空的,和最现代的事物放在一起,不但不冲突,反而可以让对人的关怀透过美学的过滤,更加人性化… . 当然,对病人来说,只要是能治好病,中医穿什么并不重要。」
群众响起一阵笑声,主持人指着一个举着手的年轻女孩说,这是最后一个问题。她问道:「你提到和你的背景有关,我们都多少听过你的故事,以前是做高科技和公司并购,和中医是完全不相关的。我想问的是,这一路走来,转换的过程,是很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吗?怎么知道会是正确的决定?你现在回头看,有什么是关键的时刻改变了一切吗?」
他对女孩点点头,说道:「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也是许多二三十岁年轻朋友都会有的疑问,不止是对于职业选择,对于人生中的许多决定,我们都会迷惘。但是答案不是两分钟可以说得完,也许要讲两个小时,也许可以开一门课。 对于你的问题,简单的说,答案是不,一切并不是那么自然而然,做决定也不是顺理成章,即使是现在回头看来… 让我先这么说吧,许多人觉得Steve Jobs当年在史丹佛大学毕业典礼致词上讲的『connecting the dots』很有道理,当你回头看时,你会发现哪些点是你人生关键,哪些线是你做的决定,然后成就了你的人生。所以,年轻的朋友们会急切地想知道那些点在哪里,接下来该连到哪里去,当年的我也是如此。但是, 这几年临床看诊多了,看尽了生老病死,我体会了不一样的道理。人生,不是那些『点』把我们连结到那里,『人生就是那些点』。那些点有大事有小事,有的会连到别的事,有的是长存你心中,有的天天发生,有的只是短短几分钟却带给你一生的感动。如果我们能了解每一个点其实都为我们的人生注入了意义,我们对人生的观感会大不相同,我们会变得非常珍惜每一刻,珍惜每一个共处那一刻的人,我们会活在当下。而往往出乎意料之外的,当我们如此做的时候,做决定会变得比较容易,因为你会发现每一个眼前的点都是一颗颗闪亮的珍珠,都可以串成一圈圈美丽的珍珠项链。就如同今天这个演讲的场合,我很感谢大家,让我们在这一时空有了交会的点,让我能多一颗珍珠,也期望能帮助大家串出自己的珍珠项链。祝福大家都有健康美好的人生!谢谢!」
在众人的掌声中,他和主持人握手,对着观众笑着挥挥手走下讲台,一群与会者又簇拥而上,想和他握手、交谈、拍照, 他依旧耐心地倾听、回答、合影。然而,在镁光灯的闪烁中,他的思绪像被强大的漩涡卷到大海底一般,回到十多年前…………
四月,加州大多数城市渐渐展开晴朗温暖,日日蓝天白云的好天气。位在旧金山湾区中心点的巴洛阿图市(Palo Alto),如它西班牙名所指的「高树」之意,此刻参天古木绿意盎然,树下姹紫嫣红,虽然早晚仍有些寒意,已经透露出夏天将到来的气息。
这家国王大道(El Camino Real)上的星巴客似乎永远是人潮汹涌,更不要说现在是星期一早上七点半,长长的队伍都快要排到外面去了,店员们个个忙得不可开交。然而,当唐云汉推门走进来的时候,所有的店员都瞥了他一眼,尤其是丽莎。
丽莎当然认得唐云汉,他是这里的常客,几乎每天早上都会来报到,点一杯摩卡咖啡加上一份面包带走。在丽莎眼里,唐云汉是一个挺好看的亚洲男子,一头黑色略卷的黑发,稍稍盖住他高而饱满的额头,两道剑眉下是一双坚定明亮的眼神,看着人的时候,总有点意味深长的样子。丽莎特别喜欢他的笑容,有一股孩子般的纯真,带着一种莫名的感染力,让人嘴角也禁不住跟着向上扬。当然,让丽莎最贴心的,是唐云汉对店员发自内心的关心和尊重。硅谷的天之骄子太多了,走进星巴客的那些工程师,穿着短裤凉鞋,都可能坐拥着几百万的股票,更不要说那些身家上亿的创投家和创业家们,像丽莎这样的小店员,在这遍地黄金的地方,实在是太平凡了。其实,说真的,其他客人们对店员们都很客气,对身材微胖但长得很可爱的金发丽莎也常有恭维之语,然而,丽莎觉得很少人是真的在意他们,没办法,那是个不同的世界。唐云汉却是例外,而且不只是对丽莎,对其他人也是,他总是那么真诚又温和,他的目光让人感到一种在乎的暖意,丽莎喜欢看到唐云汉。
而今天的他,「天啊」,丽莎忍不住在心里惊呼,「实在是太帅了」!
唐云汉穿着一套正式的西装,丽莎从没看过他穿得这么正式。平时唐云汉多半是休闲衫配牛仔裤,偶而是衬衫加西装裤。有人打趣得说,在硅谷开公司成功的都穿着T-shirt,西装毕挺的反而是卖汽车或房子给那些百万富翁的销售员或仲介。可是,穿着西装的唐云汉绝不会让人误认为汽车销售员,你会猜他是一个要去接受商业周刊或时代杂志的专访的年轻企业家。那是一套剪裁极合身的棕色西装,丽莎猜是欧洲的牌子,把唐云汉修长的身材显得更俐落。里面是浅黄色的衬衫,配着一条褐金色相间的Burberry经典格子纹领带,衬得唐云汉那张俊秀的脸英气十足。更重要的是他脸上的神采,像是发了光似的,那是一种融合了高度自信与满足的神情。是的,那是成功的表情,是处在巅峰状态的人才有的光芒。丽莎发现唐云汉成了店里目光的聚焦点,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看着他,打量着他。光芒四射的人,你是无法不去注意的。
「嗨~丽莎!还好吗?看你们忙成这样!」
「嘿~看看你,像个明星!什么重要的事?是不是要告诉我你的公司要上市了?」
唐云汉笑了,「嗯~妳真会说话!不过,还不能说,总之,是好消息!」
「这么神秘…除了摩卡,今天还要什么?」
「不了,谢谢妳,摩卡就好,待会儿有早餐会议。妳放心,能公开时的时候,我一定会告诉妳!」
「真的?也会请客?」丽莎才刚说出口,就为她的突兀感到一些些的不自在。
唐云汉看着丽莎,「没问题,而且…我保证绝对不会只请咖啡!」
丽莎听到了最后,心都快跳出来。
等她定过神来,唐云汉已领了他的摩卡朝丽莎挥挥手走出去,丽莎第一次发现有人连背影也可以那么好看。她心想,迎接他的将是怎样辉煌的一天呢?
唐云汉驾着他的黑色BMW M3,在101高速公路上缓慢的前进,一反平时遇到塞车就要不耐烦,此刻他的脸上还带着微笑。丽莎猜的没有错,这一天对唐云汉来说将是个重要的日子。他看看仪表板上的时间,七点55分,再过五分钟,麦瑞科技就要公布季度营运报告,同时要宣布他们以两亿美金收购艾比客系统的消息。两亿美金对麦瑞科技来说没什么,对艾比客系统却是一笔不得了的数字。艾比客系统从成立那一天起就没有过盈余,十年来烧掉了投资者好几亿美金。最大的投资者博得实业,这些年来一直想尽办法要卖掉艾比客系统,找过好几家华尔街的投资银行,然而,这些投资银行报出来的可能卖价低得让艾比客系统和博得实业都觉得羞辱,尤其是这两家公司的董事长:亨利?乔可司,最后一次当场就轰走了投资银行家。九个月前,年仅三十三岁的唐云汉接下了艾比客系统的财务长,上个星期五,麦瑞科技签下了并购案同意书。
「哔!」的一声,唐云汉的手机显示有新的邮件,是亨利发给所有高阶主管的信,发布麦瑞科技的并购新闻稿。这是意料中的事,不同的是,现在可以公开,也可以庆祝了。不过,唐云汉的心思不止于此,并购案是他一手打造的艺术品,他从接手那一天就知道成功是志在必得的。这可不表示得来容易,九个月来他没有一天工作少于十五个小时。这么拼命,为的并不是金钱上的报酬,唐云汉不是创办人,他是被雇来的打手,不像一般公司被并购后,执行阶级会得到一笔为数可观的奖金,艾比客系统这个案子成功以后,唐云汉只会有二十五万美金入帐,外加一些麦瑞科技的股票选择权,虽然不无小补,这是无法让唐云汉如此卖命的。真正让唐云汉兴奋的,是八点半即将召开的董事会议,他知道,除了并购案,另一个消息也将公布,那是亨利给他的承诺。
八点15分,圣塔克拉拉(Santa Clara),艾比客系统。
唐云汉停好车,拎起了他的Tumi公事包,往艾比客大门走去。门锁着的,还太早,平常开门的萝拉通常八点半才会来。唐云汉只好掏出员工卡开门,接着想了一下,决定把它夹在皮带上。艾比客系统内部也很多地方要用卡才能开,今天这种情况下,他肯定要整个公司跑来跑去的,一直掏出来太麻烦了。但是,穿着这样一身西装却挂着个员工卡在胸前真的不太相配。唐云汉心想,发明员工卡的人品味很有问题。唐云汉是朋友们公认的雅痞,用的东西不在贵也不在多,对人性化的功能和艺术化的表现却有极高的要求。
唐云汉走进他的办公室,放下公事包,他看着这间十平方尺的带窗办公室。不管再忙,唐云汉的桌子一定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这是他年少以来就保有的好习惯。书柜里一排排档案夹里摆着厚厚的文件,纪录着他近一年来的心血。真该把东西收一收,他边想边朝会议室走去,有人叫住他。
「Brian! 」
Brian是唐云汉的英文名字,布莱恩,是很久以前在台大念书时,一个外文系的女孩子给他取的。唐云汉一直记得她边看着他边说出这个名字时的表情,从此这就是他的英文名字。
唐云汉回过头去,是艾比客的执行长,里欧?罗得。
里欧?罗得今年五十五岁,可是他发福的中广身材,灰白的头发,总让人觉得他已经六十好几。他有点喘,显然是为了追上唐云汉走快了几步。
「嗨,里欧!」
里欧看见转过身来的唐云汉先是楞了一下。
「嗯~很棒的西装!」
里欧有点欲言又止,唐云汉瞥见几个董事也走过来,里欧顺着他的目光,抽了一口气,停了半晌,最后只说一句:
「我们进去吧!」
唐云汉和那几个董事边打招呼边拿了个可颂面包,手上还拿着刚才买的摩卡咖啡,坐进了会议室的皮椅里。
这间会议室,是艾比客系统整栋楼,除了董事长办公室以外,唯一称得上豪华的房间,不像其他的地方一切从简,这里摆着一套昂贵的红木会议桌,配上黑色的旋转皮椅,墙上还挂了几幅画。董事会,高阶主管会议,重要的访客会谈都在此进行。亨利最后一个走进来,像往常一样,他脸上总带着公式化的笑容。五十六岁的亨利保养得很好,看起来像四十多岁,当他站在里欧的身边时,常有人把他们俩的头衔搞错。不过,很快的人们就会明白为什么亨利才是老大,他是个天生的演说家,一开口就有着不凡的魅力。当他想要说服你做一件本来你极不甘愿做的事,他会在谈完后让你觉得,能替他做这件事真是修了几辈子才有的福气。当他推销一个初创公司的投资案时,他会说得让你相信,这是千载难逢大捞一票的罕见机会。不过,拜艾比客系统之赐,最近几年没这么容易了。
会议开始,亨利开始说明艾比客系统被收购的情况。唐云汉听着,那种感觉很奇怪,像是一个作家听到别人在朗诵着自己的作品,尽管那是个出色的朗诵者。唐云汉对亨利的感觉有一点点复杂,当然,他是感激亨利的知遇之恩的。他们有着非常相似的背景,一见如故,亨利几乎是当场就决定要让年轻的唐云汉接下卖掉艾比客系统的重责。对亨利来说,艾比客系统是他卡在喉咙里的一根刺,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十年前判断错误的代价,却是有苦说不出。他非但不能撤资,不能让它倒,还要在各种可能的场合下继续画着大饼。然而,即使是最资浅的财务分析师也看得出艾比客系统是个烫手山芋,一个投资银行家甚至对亨利说就算是要付钱给买家都值得脱手。亨利每次都气得要发狂,「这些笨蛋」,他心里想,商品的价值从来就不是算出来的,只要找对了对象,说得出故事,垃圾也可以当黄金来卖。他要的是一个聪明绝顶,一个能说故事,能算财务模型,还要懂得无线通讯与晶圆厂的人。难就难在会前两者的人很容易找,三个都会的就不容易了。当他在斯坦福大学校友会上遇到了一表人才,同时有斯坦福大学电机工程博士和加大伯克利分校MBA的唐云汉时,亨利觉得他也许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唐云汉没有让亨利失望。亨利请唐云汉到艾比客公司来详谈,唐云汉仔细看了财务报表几分钟后就告诉亨利,他至少可以卖到一亿美金,但是一切要由他来主导。亨利当时简直要怀疑自己听错,多少次他听到的是少了一个甚至两个零。一亿美金当然还是让这个投资案血本无归,但是却是个很好的下台台阶,不至于让他名声扫地。当一个人的身份地位和财富到了某一个层次,台面上的东西远重于实际的内容。亨利很快的恢复了镇定看着唐云汉,确定他的眼神里没有一丝丝夸大的成分。
唐云汉解释说,艾比客根本的问题在于手机晶片市场和基地台晶片市场的冲突,艾比客这几年来,一直想利用基本上相同的技术,同时进攻手机晶片市场和基地台晶片。然而,手机晶片市场在于打价格战,为了压低成本,晶片应该找台湾公司做晶片代工。可是,基地台晶片有着严格的技术规范及要求,若想打入像爱立信(Ericsson)那种世界级的基地台制造商,必须拥有自己的晶圆厂,才能掌控其中的关键制程。艾比客正处在一个两难的困境,艾比客刚成立时,为了要卖基地台晶片而建造了自己的晶圆厂,这个晶圆厂至少得使用到百分之六十的产能,才能在造价上打平,但是,基地台组件的生命周期在十年以上,更新速度很慢,以至艾比客无法大量的打入基地台晶片市场,销售量最多只能填满百分之二十五的产能。几年前,亨利把里欧从摩托罗拉(Motorola)挖来当艾比客的执行长,里欧的第一个决策就是利用同样的技术进入手机晶片市场,里欧以为如此便可以用手机晶片的销售量来填满晶圆厂的产能。从大公司训练出来的里欧,万万也没想到,不论怎么填满艾比客自家的晶圆厂,艾比客的手机晶片制造成本,也无法跟台积电或联电比,艾比客只好忍痛降价,手机晶片卖越多,赔的越多。而基地台晶片上赚的钱,只是帐面上的游戏,基地台晶片的制造成本,好像因晶圆厂的产能增加而降低,因而能有所净赚,追根究底,那是从手机晶片事业上转赚而来的,艾比客的财务破洞,只是越补越大。
亨利听了,很想立刻把里欧开除!
唐云汉接着告诉亨利,他要把公司拆开来卖,兜售的是智慧财产权和技术部分,但最后会让买主急着连晶圆厂一起买,所以可以推高价钱。买主将锁定上市公司,一家急需要找一个「好的新故事」给华尔街听的公司,而那家公司最好有一个急着想把自己手上的股票高价卖出的执行长。听到最后一句,亨利实在佩服自己的识人之明,他告诉唐云汉,他会马上要董事会批准让唐云汉以财务长的名义,全权主导卖掉艾比客系统的一切策略和决定,他自己也会在底下尽全力支持唐云汉。
唐云汉空降艾比客系统财务长的消息在公司内造成一阵恐慌和混乱,除了里欧以外,其他几个高阶主管刚开始对唐云汉相当抗拒,谁都知道亨利急着要收掉这个烂摊子,但找一个这么年轻的家伙来,是要贱卖公司到什么程度?创办人兼技术执行长的大卫?费尔尤其气愤,他始终坚信自己的技术是天才之作,如果不是亨利一开始就决策错误,艾比客系统早就上市了,怎么会弄到这个地步。他甚至对里欧说亨利是疯了吗?到哪里弄来一个长得像电影明星的小子,又不是在卖古龙水。另一个一向沉稳的创办人兼营运长高平也忍不住发飙,亨利十年来不停的画饼充饥,他都强迫自己接受了,毕竟亨利一手创办了博得实业,虽然一直没能壮大成高科技业的一级公司,到底也是个大型的科技集团,跟着他总该错不到哪里去。可是找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来卖公司?年轻人搞技术是矽谷的特色,可是财务长?尤其是像艾比客系统这样一家问题一堆的公司?
唐云汉很快就证明了他自己,也证明了亨利的眼光。他花了一个星期和所有核心员工面谈,问的问题句句切中要害。麻省理工学院出身的大卫和唐云汉谈完后,不得不承认斯坦福的毕业生称霸硅谷不是没道理的,他原本以为要花上两小时才能让这小子稍微搞懂他的技术在干什么,没想到唐云汉听不到二十分钟后就开始提问题,接着还指出他其中一套演算逻辑中的瑕疵。而当唐云汉第一次召集高阶主管开会,投影机上射出了他做的财务模型时,华顿商学院毕业的高平打从心里佩服这个年轻他一轮的小老弟。然而这还只是开始,接下来唐云汉拟定了一套兜售计画才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他要大卫和高平演一出和亨利翻脸的戏,为的是一项好不容易研发出来的技术得不到亨利的支持,这个技术若被用在新一代无线晶片上将大幅减低杂讯的干扰,可是亨利坚持市场还没成熟到要用这样高成本的晶片,他不愿意再洒钱到没被证实的新产品。三个人从会议室一路吵出来,大卫甚至扬言要辞职,员工们个个在打探消息,流言很快就传开了。当唐云汉那些做财务分析和写产业评论的朋友们找他出来喝咖啡问东问西时,唐云汉显得很为难,最终要他们当成八卦听一听算了,千万别传出去。很快地几家无线通讯的大厂纷纷私底下打电话给大卫和高平,探听他们跳槽的意愿,得到的是无奈的回答,他们的技术已申请专利,而且晶片原型也在公司内通过初步测试,专利权利当然全都属于公司,光走人是没用的。除非,对方愿意出资买下。不出所料,几天后,对方就表示愿意谈。很快的,其他中小型的厂也来探听消息。接着,唐云汉、大卫及高平对每一通电话,每一场会议进行沙盘演练,目标是让大厂出个数字,让小厂在后面追加。唐云汉锁定两家上市公司会是最后的买主,因为他们包装得金玉其外的财务报表告诉唐云汉,他们急切需要「好的新故事」,越快越好,麦瑞科技正是其中之一。但在唐云汉正式出场谈以前,两家公司提的价钱都不到五千万美金。对只有专利和技术的收购而言,这个数字并不算太刻薄。麦瑞科技的执行长当初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他会同意加价到两亿美金,但是唐云汉猜得对,两亿美金若能让股票涨回到他上任前的价钱,那还不算是太贵的,何况,用的也不是他的钱。
没有人喜欢吗?大家不喜欢说一声呗,都没动力发了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63] [放入我的收藏夹]
  原创文学 最新文章
缘起·缘聚·缘尽
春莺神秘谷
原创科幻机甲小说《星河锁链》
春莺神秘谷
留学获得deploma到底能不能认证为degree
如何让孩子的学习从被动到主动?你需要明白这
《致我们匆匆走过的大学》--第三十八章 两个
抹不去的历史记忆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
论法家
穿阿玛尼的中医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6-09-07 23:33:02  更:2016-09-07 23:43:35 
 
360图书馆 母婴/育儿 软件开发资料 网页快照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 美食菜谱 新闻中心 电影下载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生肖星座解梦 三沣玩客 拍拍 视频 开发 Android开发 站长 古典小说 网文精选 搜图网 天下美图 中国文化英文 多播视频
2018-7-22 13:06:48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小说阅读网